好学生作文 学门教育

国学古籍

春秋左传正义

  •   《十三经注疏》四百十六卷,系汇编儒家的十三部经典和汉至宋代经学家对经的注疏而成。儒家十三经是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圣经”,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体和核心。它们主导和影响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达数千年之久,中国传统的哲学、文学、教育、伦理等一切学术思想以及政治、经济、文化活动和社会风尚,无不以之为圭臬。经学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国家”统治者奉它们为治国安邦的法宝,士大夫以通经致用为自己的终身抱负,平民百姓也以它们为修身行事的彝训。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圣经,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体和核心。它们主导和影响了中华民族的发展达数千年之久,中国传统的哲学、文学、教育、伦理等一切学术思想以及政治、经济、文化活动和社会风尚,无不以之为衡准。清代阮元的《十三经注疏》刻本最称美善,而此次为便于非文献专业的人士阅读,以李学勤先生为首的《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对全书进行了统一规范的标点,采用简体横排的方法重新刊印,诚为功德无量的文化盛举。  作者:(周)左丘明 传;(晋)杜预 注;(唐)孔颖达 正义

作者:杜预、孔颖达

临池管见

  • 周星莲,清代道光年间书法家。初名日旿,字午亭,仁和(今浙江杭州)人。1840年中举,官知县、教习知习。以书名海内。
    临池管见上世结绳而治,自伏羲画八卦,而文字兴焉。故前人作字,谓之字画。画,分也,界限也。《尔雅·释丘》:“途出其右而还之,画邱。”注言:为道所规画。《释名》:“道出其右曰画邱。人尚右,凡有指画,皆尚右。”故用右手画字。或篆,或隶,或楷,或行,或草,皆当不忘画字之义,为横,为竖,为波,为磔,为钩,为趯,当永守画字之法。盖画则笔无不直,笔无不圆,而字之千变万化,穷工极巧,从此出焉。乃后人不曰画字,而曰写字。写有二义:《说文》:“写,置物也。”《韵书》:“写,输也。”置者,置物之形;输者,输我之心。两义并不相悖,所以字为心画。若仅能置物之形,而不能输我之心,则画字、写字之义两失之矣。无怪书道不成也。

    字画本自同工,字贵写,画亦贵写。以书法透入于画,而画无不妙;以画法参入于书,而书无不神。故曰:善书者必善画;善画者亦必善书。自来书画兼擅者,有若米襄阳,有若倪云林,有若赵松雪,有若沈石田,有若文衡山,有若董思白。其书其画类能运用一心,贯串道理,书中有画,画中有书。非若后人之拘形迹以求书,守格辙以求画也。米元章谓东坡为画字,自谓刷字。此不过前人等而上之,精益求精之语。非谓不能写字,而竟同剔刷成字,描画成字也。自《桧》以下无讥,后之作书者,欲求苏、米之刷字画字,不可得矣。

作者:周星莲

燕京岁时记

  • 简介暂无

作者:富察敦崇

阅微草堂笔记

  • 本书为情代文言笔记小说集。作者纪昀(1724-1805)清学者、文学家。字晓岚,一字春帆。生于清乾隆时。直隶献县(今属河北)人。乾隆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谥文达。

    曾任四库全书馆总篆官,篆定《四库全书总白提要》,受到乾隆皇帝嘉奖。能诗及骈文。有《纪文达公遗集》。并撰有《阅微草堂笔记》等。本书主要记述鬼狐怪故事。有的是小说,有的仅为随笔杂记。其中作品或表现作者对民生疾苦的关注与同情;或用辛辣痛切的语言对吏治的黑暗,腐败,以及官员贪赃枉法丑行予以抨击,对社会的种种弊病,以及世态人情的浇薄、奸诈等等进行喇讽和指斥;或对道学家的拘迂、虚伪给以深刻揭露。还有几篇不怕鬼的故事,写来饶有趣昧.脍炙人口。此外,书中对异域的描绘.文笔清新,引入入胜。

    文字的风格,尚质黜华,简雅隽永。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曾给予较高评价:“凡侧鬼神之情状,发人间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见。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阅微草堂笔记》清代文言小说中的重要作。其历史地位及对清代小说发展的影响,仅次于蒲松龄的(聊斋志异)。

    《阅微草堂笔记》共24卷,38万余字。全书分五大栏目,每栏首卷有卷首语。

作者:纪昀

醒世姻缘传

  • 《醒世姻缘传》又名《恶姻缘》,是一部共一百回、长达百万字的白话小说。《醒世姻缘传》是明末清初通俗世情小说,它以描写一个家庭为中心,展现了广阔的社会生活,比较尖锐和深刻地暴露了封建社会的黑暗.小说皆以平民家庭生活为其主要内容,写一个冤仇相报的两世姻缘故事。其中对惧内现象的描写尤为精彩,从中笔者归纳出男人惧内、女人泼悍的社会、经济、生理、心理因素。惧内现象昭示着男权文化的式微及妇道教化的失败,也体现了妇女对低下社会地位的不满,对一夫多妻制的反抗。而作者对“悍妇”的丑化、兽化,对其悍恶行为的极度夸张,正泄露了男权社会的恐惧与无奈。全书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文笔汪洋恣肆,语言流利通畅,人物描写幽默诙谐、个性分明,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在我国小说发展史上实属少见。

    《醒世姻缘传》继承了《金瓶梅》的写实精神,直接反映现实人生,具有重要的认识价值和社会史料价值。与《金瓶梅》借用《水浒传》原有的框架结构、时代故事不同,《醒世姻缘传》虽也托为明代正统至成化年间的史事,但并不以前代作品作为自己创作的起点,表现出个人独立创作的发展趋势。据此有论者认为《醒世姻缘传》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人独立创作的开始,这可以说《醒世姻缘传》表达出文人驾驭章回小说的能力的提高,这在整个小说史上无疑是一种进步。

    这部书署名“西周生辑著”,这“西周生”到底是谁呢?这部书究竟成于何时呢?有关这方面的争论。自本世纪30年代就开始了。1933年上海亚东图书馆把所收到的《醒世姻缘传》版本加以排比与校对,出版了新的排印本。徐志摩应邀为这部书作序,胡适应约准备考证出这部书的作者及写作年代。他前后花了六七年时间,费了不少心血,终于写出了《(醒世姻缘传)考证》一文,在当时引起了轰动。胡适自己也认为这个难题的解答非同小可。

    由此看来要解决《醒世姻缘传》之谜,如同解决《金瓶梅》之谜一样,绝不是一件易事,也不是马上就能办到的。

作者:西周生

中说

  • 王通,字仲淹,生干隋文帝开皇四年( 584年),卒于隋炀帝大业十三年( 617年)。隋河东郡龙门县通化镇(今山西省万荣县通化乡)人。是隋代山西的一位私人教育家,死后,门弟子私谥为“文中子”。

    王通好自求名,模仿孔子作《续六经》,在河汾讲学时,便以“王孔子”自诩。这样一个华而不实的人,他的《续六经》自然不会有什么学术价值,所以在唐代就大多散失无存了。今存《元经》一书,题王通撰,薛收传,阮逸注,实出于伪造,前入辨之已明。

    今天研究王通的思想,主要依靠《中说》一书。《中说》一书,有人疑其为伪作,但大多数学者认为,此书虽非王通所作,但其原本是王通门弟子姚义、薛收汇编而成的,大体上是弟子们对其师言行的回忆和追录。不过,此书到了王通之子王福寺手里后,福寺对其重新分类编排,在这个过程中,加进了许多吹嘘王通的不实之词,以至后人疑其为伪作。其实,《中说》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朱熹就讲过:“《中说》一书如子弟记他言行,也煞有好处。虽云其中是后人假托,不会假得许多,须具有个人坯模,如此方装点得成。”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

    《中说》所反映的王通思想,还是有许多可贵之处的。王通在政治上,以恢复王道政治为目标,倡导实行“仁政”,主张“三教合一”,基本上是符合时代潮流的,有进步性;在哲学上,王通致力于探究“天人之事”,围绕“天人”关系这个核心,阐述了他关于自然观、发展现、认识论和历史观等方面的思想,表现了朴素唯物主义的倾向和主变思想,在文学上,王通论文主理,论诗主政教之用,论文辞主约、达、典、则,主张改革文风。这些都有一定的进步意义。

作者:王通

王右丞集笺注

  • 正文·序

      传称诗以道性情,人之性情不一,以是发于讴吟歌咏之间,亦遂参差其不同,盖有不知所以然而然者。唐之诗,传者几百家,其善为行乐之词,与工为愁苦之什相半。虽于性情各得所肖,而求其不悖夫温柔敦厚之教者,未易数数觏也。  右丞崛起开元、天宝之间,才华炳焕,笼罩一时;而又天机清妙,与物无竞,举人事之升沉得失,不以胶滞其中。故其为诗,真趣洋溢,脱弃凡近,丽而不失之浮,乐而不流于荡。即有送人远适之篇,怀古悲歌之作,亦复浑厚大雅,怨尤不露。苟非实有得于古者诗教之旨,焉能至是乎。乃论者以其不能死禄山之难,而遽讥议其诗,以为萎弱而少气骨:抑思右丞之服药取痢,与甄济之阳为欧血,苦节何殊?而一则竟脱于樊笼,一则不免于维絷者,遇之有幸有不幸也。普施拘禁,凝碧悲歌,君子读其辞而原其志,深足哀矣。即谓揆之致身之义,尚少一死,至于辞章之得失何与,而亦波及以微辞焉。毋乃过欤?

      又古今来推许其诗者,或称趣味澄复,若清流贯达;或称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或称出语妙处,与造物相表里之类:扬诩亦为曲当。若其诗之温柔敦厚,独有得于诗人性情之美,惜前人未有发明之者。诗注虽有数家,颇多舛凿,至于文笔,类皆缺如。鄙心有所未尽,爱是校理旧文,芟柞浮蔓,搜遗补逸,不欲为空谬之谈,亦不敢为深文之说,总期无失作者本来之旨而已。独是能薄材譾,读书未广,纵有一隅之见,譬之管窥筐举,所得几何。幸而生逢圣世,文教诞敷,炳炳麟麟,典籍于今大备。而博物洽闻之彦,接武于兰台麟阁之间,可以折中而问难。行将访其所未知,订其所未合,以定斯编之阙失。其或有雌霓谬呼,金根妄易,薪歌延濑之未详者,苟有见闻,克以应时改定,是固区区之志焉矣。

      乾隆元年,岁在丙辰正月望日,仁和赵殿成松谷氏漫题于书圃之目耕堂。

作者:王维撰

花月痕

  • 本书是我国第一部以妓女为主要人物的长篇小说,书中描写韦痴珠、刘秋痕和韩荷生、杜采秋这两对才子与妓女的故事,叙述他们空达升沉的不同遭遇。韦、韩角逐官场,流连妓院。韦风流文采,名倾一时,而怀才不遇,终身潦倒;秋痕也因不得嫁韦,以身殉情。韩则飞黄腾达,累迁官至封侯;采秋终于归韩,亦得一品夫人封号。全书布局巧妙,行文缠绵,文笔细腻、哀艳姜婉。其中刘秋痕,虽堕娼门,但不甘沉沦,以死殉情,是中国古代小说中少见的一处身遭侮辱损害而奋力抗争搏斗的光彩照人的妓女形象。作者通过这一穷一达两对人物追求。其中关于韦、刘二人的描写,凄婉动人,颇具艺术感染力。

    《花月痕》出现在《红楼梦》一个世纪之后,流行于清末狭邪小说及鸳鸯蝴蝶派小说浪潮之前,是明末清初才子佳人小说到狭邪小说的过渡环节。

作者:魏秀仁

古画品录

  • 谢赫的《古画品录》是中国古代画论名著,对古代诗学也有很深影响。

    《古画品录》一卷,南齐谢赫撰。赫不知何许人。姚最《续画品录》,称其写貌人物,不须对看,所须一览,便归操笔。点刷精研,意存形似,目想毫發,皆无遗失。丽服靓妆,随时变改。直眉曲鬓,与世竞新。别体细微,多自赫始。委巷逐末,皆类效颦。至於气韵精灵,未穷生动之致;笔路纤弱,不副雅壮之怀。然中兴以来,象人为最。据其所说,殆後来院画之发源。张彦远《名画记》,又称其有安期先生图传於代,要亦六朝佳手也。是书等差画家优劣,晁公武《读书志》谓分四品。今考所列,实为六品,盖《读书志》传写之讹。大抵谓画有六法,兼善者难。自陆探微以下,以次品第,各为序引,仅得二十七人,意颇矜慎。姚最颇诋其谬,谓如长康之美,擅高往策,矫然独步,终始无双,列於下品,尤所未安。李嗣真亦讥其黜卫进曹,有涉贵耳之论。然张彦远称谢赫评画,最为允惬。姚、李品藻,有所未安,则固以是书为定论。所言六法,画家宗之,亦至今千载不易也。

作者:谢赫

喻世明言

  • 冯梦龙,字犹龙,别署龙子犹,又号墨憨斋,明吴县人。他是崇祯三年的贡生,曾经做过寿宁县的知县。《苏州府志》称他“才情跌宕,诗文丽藻,尤明经学”(卷八十一《人物》引《江南通志》)。他留下来的一些诗文,和研究《春秋》的著述如《春秋衡库》等,也许可以为这几句话作证。但是冯梦龙的名字之所以今天对于我们显得重要,却并不是由于他擅长诗文,精通经学,而是由于他在明代俗文学方面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他曾经收集民歌俗曲,编成专书。作为一个戏曲作家,他创作和改编的传奇多达十余种。此外,他还致力于通俗小说的写作和整理。他改写过《新列国志》,为罗贯中的《平妖传》作过增补。而他所纂辑的“三言”,则是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三部最丰富、最重要的选集。

    “三言”是《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三书的总称。现在呈献在读者面前的《古今小说》,也即“三言”中的《喻世明言》的初版本。《恒言》刊于天启七年(一六二七年),《通言》刊于天启四年(一六二四年),《古今小说》的出版,又早于两书。三部选集虽非同时刻成,但是它们的编印,却无疑是一个有计划的工作。传本《古今小说》扉页上有书铺天许斋的三行题识,中云:“本斋购得古今名人演义一百二十种,先以三之一为初刻云。”而本书目录之前,也题“古今小说一刻”。这不只说明继这部“初刻”或“一刻”之后必将有二刻和三刻继续问世,而且也使我们明白了,“古今小说”四字本来是编者给自己编纂的几个通俗小说选集所拟定的一个总名。但是,当《古今小说一刻》增补再版的时候,书名却改成了《喻世明言》;而等到二刻、三刻正式出书时,它们也各各有了自己的名称:《警世通言》和《醒世恒言》。这样,《古今小说》对于后来的读者,也就无异于《喻世明言》的一个异名了。

    《古今小说》、《警世通言》、《醒世恒言》遗留给我们的古代短篇小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正如有些人所形容的那样,它们是话本小说的宝库。每书四十卷,每卷一篇,“三言”总共收有小说一百二十篇。

    就这一种流传于今本来无多的古代通俗文学作品而论,一百二十篇已经可以看作一个十分庞大的数字了。自然,人们之所以珍视这三个集子,除了其中的小说在数量上非常可观之外,也还因为这里所选的,一般都是长期以来脍炙人口和艺术上较为成功的作品。明末的另一位著名小说作家凌蒙初曾经有过这样的评论:独龙子犹所辑《喻世》等诸言,颇存雅道,时著良规,一破今时陋习。如宋元 旧种,亦被搜括殆尽,肆中人见其行世颇捷,当别有秘本图出而衡之,不知一二遗者,比其沟中之断,芜略不足陈已。(《拍案惊奇序》)可见,冯梦龙一方面不遗余力地大量采录宋元时代的作品,另一方面还进行了一次审慎的去芜存精的遴选工作。只须拿《清平山堂话本》和“三言”对照一下,我们就不难看出,在冯氏的书中没有入选的,大部分是一些比较平庸的作品。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尽管“三言”还不是宋、元、明三代话本小说的全集,但是历来流传的一些优秀的作品,实际上几乎已经网罗无遗了。

    《古今小说》四十篇,也是自宋至明长时期中的产物。虽然我们现在已很难一一正确指出它们中间每一篇产生的具体时代,但是其中有些篇章,如《赵伯升茶肆遇仁宗》、《史弘肇龙虎君臣会》、《陈从善梅岭失浑家》、《杨思温燕山逢故人》、《张古老种瓜娶文女》、《简帖僧巧骗皇甫妻》、《宋四公大闹禁魂张》、《汪信之一死救全家》等,大致可以肯定是宋元旧篇。另外一些如《蒋兴哥重会珍珠衫》、《陈御史巧勘金钗钿》、《滕大尹鬼断家私》、《杨八老越国奇逢》、《沈小官一鸟害七命》、《游酆都胡母迪吟诗》、《沈小霞相会出师表》等,则系明代的新作。和《通言》、《恒言》一起,这部选集显示了古代民间的文学家们在小说创作方面的杰出的艺术才能,同时也具体地反映出了宋、元、明之间话本小说的不断的发展。

作者:冯梦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