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古籍
国学古籍
  •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六十卷、《後集》四十卷,宋胡仔撰。仔字元任,绩溪人。舜陟之子,以荫授迪功郎、两浙转运司办公事,官至奉议郎,知常州晋陵县。後卜居湖州,自号“苕溪渔隐”。其书继阮阅《诗话总龟》而作。前有自序,称“阅所载者皆不录”。二书相辅而行,北宋以前之诗话大抵略备矣。然阅书多录杂事,颇近小说。此则论文考义者居多,去取较为谨严。阅书分类编辑,多立门目。此则惟以作者时代为先後,能成家者列其名,琐闻轶句则或附录之,或类聚之,体例亦较为明晰。阅书惟采摭旧文,无所考正。此则多附辨证之语,尤足以资参订。故阅书不甚见重於世,而此书则诸家援据,多所取资焉。《新安文献志》引方回《渔隐丛话》考曰:“元任寓居霅上,谓阮阅《闳休诗总》成於宣和癸卯,遗落元祐诸公。乃增纂集自国风、汉、魏、六朝以至南渡之初,最大家数,特出其名。馀入杂纪,以年代为後先。回幼好之,学诗实自此始。元任以闳休分门为未然,有汤岩起者,闳休乡人,著《诗海遗珠》,又以元任为不然。回闻之吾州罗任臣毅卿,所病者元任纪其自作之诗不甚佳耳。其以历代诗人为先後,於诸家诗话有去有取,间断以己意,视皇朝类苑中概而并书者,岂不为优”云云。虽乡曲之言,要亦不失公论也。

    此 苕溪渔隐丛话 来源自 钱氏藏书,整理制作:恶人谷珠楼
    作者:
    胡仔
  •   夫诗之为法也,有其说焉。赋、比、兴者,皆诗制作之法也。然有赋起,有比起,有兴起,有主意在上一句,下则贴承一句,而后方发出其意者;有双起两句,而分作两股以发其意者;有一意作出者;有前六句俱若散缓,而收拾在后两句者。诗之为体有六:曰雄浑,曰悲壮,曰平淡,曰苍古,曰沉着痛快,曰优游不迫。诗之忌有四:曰俗意,曰俗字,曰俗语,曰俗韵。诗之戒有十:曰不可硬碍人口,曰陈烂不新,曰差错不贯串,曰直置不宛转,曰妄诞事不实,曰绮靡不典重,曰蹈袭不识使,曰秽浊不清新,曰砌合不纯粹,曰俳徊而劣弱。诗之为难有十:曰造理,曰精神,曰高古,曰风流,曰典丽,曰质干,曰体裁,曰劲健,曰耿介,曰凄切。大抵诗之作法有八:曰起句要高远;曰结句要不着迹;曰承句要稳健;曰下字要有金石声;曰上下相生;曰首尾相应;曰转折要不着力;曰占地步,盖首两句先须阔占地步,然后六句若有本之泉,源源而来矣。地步一狭,譬犹无根之潦,可立而竭也。今之学者,倘有志乎诗,须先将汉、魏、盛唐诸诗,日夕沉潜讽咏,熟其词,究其旨,则又访诸善诗之士,以讲明之。若今人之治经,日就月将,而自然有得,则取之左右逢其源。茍为不然,我见其能诗者鲜矣!是犹孩提之童,未能行者而欲行,鲜不仆也。余于诗之一事,用工凡二十余年,乃能会诸法,而得其一二,然于盛唐大家数,抑亦未敢望其有所似焉。

      诗学正源风雅颂赋比兴诗之六义,而实则三体。风、雅、颂者,诗之体;赋、比、兴者,诗之法。故赋、比、兴者,又所以制作乎风、雅、颂者也。凡诗中有赋起,有比起,有兴起,然《风》之中有赋、比、兴,《雅》、《颂》之中亦有赋、比、兴,此诗学之正源,法度之准则。凡有所作,而能备尽其义,则古人不难到矣。若直赋其事,而无优游不迫之趣,沉着痛快之功,首尾率直而已,夫何取焉?

      作诗准绳立意要高古浑厚,有气概,要沉着。忌卑弱浅陋。

      炼句要雄伟清健,有金石声。

      琢对要宁粗毋弱,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忌俗野。

      写景景中含意,事中瞰景,要细密清淡。忌庸腐雕巧。

      写意要意中带景,议论发明。

      书事大而国事,小而家事,身事,心事。

      用事陈古讽今,因彼证此,不可着迹,只使影子可也。虽死事亦当活用。

      押韵押韵稳健,则一句有精神,如柱磉欲其坚牢也。

      下字或在腰,或在膝,在足,最要精思,宜的当。  律诗要法起承转合破题或对景兴起,或比起,或引事起,或就题起。要突兀高远,如狂风卷浪,势欲滔天。

      颔联或写意,或写景,或书事,用事引证。此联要接破题,要如骊龙之珠,抱而不脱。

      颈联或写意、写景、书事、用事引证,与前联之意相应相避。要变化,如疾雷破山,观者惊愕。

      结句或就题结,或开一步,或缴前联之意,或用事,必放一句作散场,如剡溪之棹,自去自回,言有尽而意无穷。  七言声响,雄浑,铿锵,伟健,高远。

      五言沉静,深远,细嫩。  五言七言,语句虽殊,法律则一。起句尤难,起句先须阔占地步,要高远,不可苟且。中间两联,句法或四字截,或两字截,须要血脉贯通,音韵相应,对偶相停,上下匀称。有两句共一意者,有各意者。若上联已共意,则下联须各意,前联既咏状,后联须说人事。两联最忌同律。颈联转意要变化,须多下实字。字实则自然响亮,而句法健。其尾联要能开一步,别运生意结之,然亦有合起意者,亦妙。

      诗句中有字眼,两眼者妙,三眼者非,且二联用连绵字,不可一般。中腰虚活字,亦须回避。五言字眼多在第三,或第二字,或第四字,或第五字。  字眼在第三字鼓角悲荒塞,星河落晓山。江莲摇白羽,天棘蔓青丝。竹光团野色,舍影漾江流。  字眼在第二字屏开金孔雀,褥隐绣芙蓉。碧知湖外草,红见海东云。坐对贤人酒,门听长者车。

      字眼在第五字两行秦树直,万点蜀山尖。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市桥官柳细,江路野梅香。

      字眼在第二、五字地坼江帆隐,天清木叶闻。野润烟光薄,沙暄日色迟。楚设关河险,吴吞水府宽。

      杜诗法多在首联两句,上句为颔联之主,下句为颈联之主。

      七言律难于五言律,七言下字较粗实,五言下字较细嫩。七言若可截作五言,便不成诗,须字字去不得方是。所以句要藏字,字要藏意,如联珠不断,方妙。

      古诗要法凡作古诗,体格、句法俱要苍古,且先立大意,铺叙既定,然后下笔,则文脉贯通,意无断续,整然可观。

      五言古诗五言古诗,或兴起,或比起,或赋起。须要寓意深远,托词温厚,反复优游,雍容不迫。或感古怀今,或怀人伤己,或潇洒闲适。写景要雅淡,推人心之至情,写感慨之微意,悲欢含蓄而不伤,美刺婉曲而不露,要有《三百篇》之遗意方是。观魏、汉古诗,蔼然有感动人处,如《古诗十九首》,皆当熟读玩味,自见其趣。

      七言古诗七言古诗,要铺叙,要有开合,有风度,要迢递险怪,雄俊铿锵,忌庸俗软腐。须是波澜开合,如江海之波,一波未平,一波复起。又如兵家之阵,方以为正,又复为奇,方以为奇,忽复是正。出入变化,不可纪极。备此法者,惟李、杜也。

      绝句绝句之法,要婉曲回环,删芜就简,句绝而意不绝,多以第三句为主,而第四句发之。有实接,有虚接,承接之间,开与合相关,反与正相依,顺与逆相应,一呼一吸,宫商自谐。大抵起承二句固难,然不过平直叙起为佳,从容承之为是。至如宛转变化工夫,全在第三句,若于此转变得好,则第四句如顺流之舟矣。

      荣遇荣遇之诗,要富贵尊严,典雅温厚。写意要闲雅,美丽清细,如王维、贾至诸公〈早期〉之作,气格雄深,句意严整,如宫商迭奏,音韵铿锵,真麟游灵沼,凤鸣朝阳也。学者熟之,可以一洗寒陋。后来诸公应诏之作,多用此体,然多志骄气盈。处富贵而不失其正者,几希矣。此又不可不知。

      讽谏讽谏之诗,要感事陈辞,忠厚恳恻。讽谕甚切,而不失情性之正,触物感伤,而无怨怼之词。虽美实刺,此方为有益之言也。古人凡欲讽谏,多借此以喻彼,臣不得于君,多借妻以思其夫,或托物陈喻,以通其意。但观魏、汉古诗及前辈所作,可见未尝有无为而作者。

      登临登临之诗,不过感今怀古,写景叹时,思国怀乡,潇洒游适,或讥刺归美,有一定之法律也。中间宜写四面所见山川之景,庶几移不动。第一联指所题之处,宜叙说起。第二联合用景物实说。第三联合说人事,或感叹古今,或议论,却不可用硬事。或前联先说事感叹,则此联写景亦可,但不可两联相同。第四联就题生意发感叹,缴前二句,或说何时再来。  征行征行之诗,要发出凄怆之意,哀而不伤,怨而不乱。要发兴以感其事,而不失情性之正。或悲时感事,触物寓情方可。若伤亡悼屈,一切哀怨,吾无取焉。

      赠别赠别之诗,当写不忍之情,方见襟怀之厚。然亦有数等,如别征戍,则写死别,而勉之努力效忠;送人远游,则写不忍别,而勉之及时早回;送人仕宦,则写喜别,而勉之忧国恤民,或诉己穷居而望其荐拔,如杜公唯待吹嘘送上天之说是也。凡送人多托酒以将意,写一时之景以兴怀,寓相勉之词以致意。第一联叙题意起。第二联合说人事,或叙别,或议论。第三联合说景,或带思慕之情,或说事。第四联合说何时再会,或嘱付,或期望。于中二联,或倒乱前说亦可,但不可重复,须要次第。末句要有规警,意味渊永为佳。

      咏物咏物之诗,要托物以伸意。要二句咏状写生,忌极雕巧。第一联须合直说题目,明白物之出处方是。第二联合咏物之体。第三联合说物之用,或说意,或议论,或说人事,或用事,或将外物体证。第四联就题外生意,或就本意结之。

      赞美赞美之诗,多以庆喜颂祷期望为意,贵乎典雅浑厚,用事宜的当亲切。第一联要平直,或随事命意叙起。第二联意相承,或用事,必须实说本题之事。第三联转说要变化,或前联不曾用事,此正宜用引证,盖有事料则诗不空疏。结句则多期望之意。大抵颂德贵乎实,若褒之大过,则近乎谀,赞美不及,则不合人情,而有浅陋之失矣。

      赓和赓和之诗,当观元诗之意如何。以其意和之,则更新奇。要造一两句雄健壮丽之语,方能压倒元、白。若又随元诗脚下走,则无光彩,不足观。其结句当归着其人方得体。有就中联归著者,亦可。  哭挽哭挽之诗,要情真事实。于其人情义深厚则哭之,无甚情分,则挽之而已矣。当随人行实作,要切题,使人开口读之,便见是哭挽某人方好。中间要隐然有伤感之意。

      总论诗体《三百篇》,流为《楚辞》,为乐府,为《古诗十九首》,为苏、李五言,为建安、黄初,此诗之祖也;《文选》刘琨、阮籍、潘、陆、左、郭、鲍、谢诸诗,渊明全集,此诗之宗也;老杜全集,诗之大成也。

      诗不可凿空强作,待境而生自工。或感古怀今,或伤今思古,或因事说景,或因物寄意,一篇之中,先立大意,起承转结,三致意焉,则工致矣。结体、命意、炼句、用字,此作者之四事也。体者,如作一题,须自斟酌,或骚,或选,或唐,或江西。骚不可杂以选,选不可杂以唐,唐不可杂以江西,须要首尾浑全,不可一句似骚,一句似选。

      诗要铺叙正,波澜阔,用意深,琢句雅,使字当,下字响。观诗之法,亦当如此求之。  凡作诗,气象欲其浑厚,体面欲其宏阔,血脉欲其贯串,风度欲其飘逸,音韵欲其铿锵,若雕刻伤气,敷演露骨,此涵养之未至也,当益以学。

      诗要首尾相应,多见人中间一联,尽有奇特,全篇凑合,如出二手,便不成家数。此一句一字,必须着意联合也,大概要“沉着痛快”、“优游不迫”而已。

      长律妙在铺叙,时将一联挑转,又平平说去,如此转换数匝,却将数语收拾,妙矣!  语贵含蓄。言有尽而意无穷者,天下之至言也。如〈清庙〉之瑟,一倡三叹,而有遗音者也。  诗有内外意,内意欲尽其理,外意欲尽其象,内外意含蓄,方妙。

      诗结尤难,无好结句,可见其人终无成也。诗中用事,僻事实用,熟事虚用。说理要简易,说意要圆活,说景要微妙。讥人不可露,使人不觉。

      人所多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则自不俗。

      诗有三多,读多,记多,作多。

      句中要有字眼,或腰,或膝,或足,无一定之处。

      作诗要正大雄壮,纯为国事。夸富耀贵伤亡悼屈一身者,诗人下品。

      诗要苦思,诗之不工,只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虽多亦奚以为?古人苦心终身,日炼月锻,不曰“语不惊人死不休”,则曰“一生精力尽于诗”。今人未尝学诗,往往便称能诗,诗岂不学而能哉?

      诗要炼字,字者,眼也。如老杜诗:“飞星过水白,落月动檐虚。”炼中间一字。“地坼江帆隐,天清木叶闻。”炼末后一字。“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炼第二字。非炼归入字,则是儿童诗。又曰“暝色赴春愁”,又曰“无因觉往来”。非炼赴觉字便是俗诗。如刘沧诗云:“香消南国美人尽,怨入东风芳草多。”是炼消入字。“残柳宫前空露叶,夕阳川上浩烟波”。是炼空浩二字,最是妙处。
    作者:
    杨载
  •   乐府声诗并著,最盛于唐。开元、天宝间,有李八郎者,能歌擅天下。时新及第进士开宴曲江,榜中一名士,先召李,使易服隐姓名,衣冠故敝,精神惨沮,与同之宴所。曰:"表弟愿与坐末。"众皆不顾。既酒行乐作,歌者进,时曹元谦、念奴为冠,歌罢,众皆咨嗟称赏。名士忽指李曰:"请表弟歌。"众皆哂,或有怒者。及转喉发声,歌一曲,众皆泣下。罗拜曰:此李八郎也。"自后郑、卫之声日炽,流糜之变日烦。已有《菩萨蛮》、《春光好》、《莎鸡子》、《更漏子》、《浣溪沙》、《梦江南》、《渔父》等词,不可遍举。五代干戈,四海瓜分豆剖,斯文道息。独江南李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楼吹彻玉笙寒"、"吹皱一池春水"之词。语虽甚奇,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也。逮至本朝,礼乐文武大备。又涵养百余年,始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又有张子野、宋子京兄弟,沈唐、元绛、晁次膺辈继出,虽时时有妙语,而破碎何足名家!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茸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何耶?盖诗文分平侧,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且如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喜迁莺》,既押平声韵,又押入声韵;《玉楼春》本押平声韵,有押去声,又押入声。本押仄声韵,如押上声则协;如押入声,则不可歌矣。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乃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贺方回、秦少游、黄鲁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无铺叙。贺苦少重典。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黄即尚故实而多疵病,譬如良玉有瑕,价自减矣。

      周济,字保绪,一字介存,号未斋,晚号止庵,生于公元一七八一年,卒于公元一八三九年,荆溪(今江苏宜兴)人。公元一八〇五年(清嘉庆十年)进士,官淮安府学教授。为学重经世济用,好读史及兵书将略,著有《晋略》八十卷,自负有济世伟略而不能用。更寄情于艺事,推衍张惠言词学,谭精研思,持论精审,为常州派(清代词学有浙派和常州派之分:秀水〔浙江嘉兴〕朱彝尊选辑《词综》,论词以"清空"为宗,一时作家,相习成风,是为浙派。常州张惠言兄弟选辑《词选》,以"意内言外"为主,又开常州一派)重要的词论家。著有《未隽斋词》和《止庵词》各一卷,《词辨》十卷,《介存斋论词杂著》一卷,辑有《宋四家词选》。另有论词调之作,以婉、涩、高、平四品分目,已散佚。《清史稿》卷四六八有传。

      《介存斋论词杂著》原载于《词辨》前。《词辨》为周济于一八一二年客授吴淞时自编的一部词学教材,以选词为主,兼有评论。一九三五年,唐圭璋将《杂著》从《词辨》中析出,收入《词话从编》。《介存斋论词杂著》共三十一条,发挥"意内言外"的说法,明确提出填词要有寄托,"有寄托则表里相宣,斐然成章";"无寄托,则指事类情,仁者见仁,知者见知"。并提出了"词史"之说,即能从词中见史,"感慨所寄,不过盛衰","见事多,识理透,可为后人论世之资"。周济把上述理论原则运用到唐宋名家词数十家的品评上,作出了具体而微的辨析。从总体上,周济五代、北宋的尊奉温庭筠、韦庄、周邦彦等而贬抑南宋姜夔、张炎等,此与浙派对立。

      《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载于《宋四家词选》前,是对《介存斋论词杂著》的承继和深化,但也有些不同之处。  一两宋词各有盛衰:北宋盛于文土而衰于乐工;南宋盛于乐工而衰于文土。

      二北宋有无谓之词以应歌,南宋有无谓之词以应社。然美成《兰陵王》、东坡《贺新郎》当筵命笔,冠绝一时。碧山《齐天乐》之咏蝉,玉潜《水龙吟》之咏白莲,又岂非社中作乎?故知雷雨郁蒸,是生芝菌;荆榛蔽芾,亦产蕙兰。

      三词有高下之别,有轻重之别。飞卿下语镇纸,端己揭响入云,可谓极两者之能事。

      四近人颇知北宋之妙,然不免有姜、张二字,横亘胸中。岂知姜、张在南宋,亦非巨擘乎?论词之人,叔夏晚出,既与碧山同时,又与梦窗别派,是以过尊白石,但主"清空"。后人不能细研词中曲折深浅之故,群聚而和之,并为一谈,亦固其所也。  五学词先以用心为主,遇一事、见一物,即能沈思独往,冥然终日,出手自然不平。次则讲片段,次则讲离合;成片段而无离合,一览索然矣。次则讲色泽、音节。

      六感慨所寄,不过盛衰:或绸缪未雨,或太息厝薪,或己溺己饥,或独清独醒,随其人之性情学问境地,莫不有由衷之言。见事多,识理透,可为后人论世之资。诗有史,词亦有史,庶乎自树一帜矣。若乃离别怀思,感士不遇,陈陈相因,唾瀋互拾,便思高揖温、韦,不亦耻乎?

      七初学词求空,空则灵气往来。既成格调求实,实则精力弥满。初学词求有寄托,有寄托则表里相宜,斐然成章。既成格调,求无寄托,无寄托,则指事类情,仁者见仁,知者见知。北宋词,下者在南宋下,以其不能空,且不知寄托也;高者在南宋上,以其能实,且能无寄托也。南宋由下不犯北宋拙率之病,高不到北宋浑涵之诣。

      八皋文曰:"飞卿之词,深美闳约。"信然。€飞卿酝酿最深,故其言不怒不慑,备刚柔之气。€针缕之密,南宋人始露痕迹,《花间》极有浑厚气象。如飞卿则神理超越,不复可以迹象求矣;然细绎之,正字字有脉络。

      九端己词,清艳绝伦,初日芙蓉春月柳,使人想见风度。

      一〇皋文曰:"延巳为人,专蔽固嫉,而其言忠爱缠绵,此其君所以深信而不疑也。"一一永叔词,只如无意,而沈著在和平中见。

      一二耆卿为世訾謷久矣,然其铺叙委婉,言近意远,森秀幽淡之趣在骨。耆卿乐府多,故恶滥可笑者多,使能珍重下笔,则北宋高手也。

      一三晋卿曰:"少游正以平易近人,故用力者终不能到。"一四良卿曰:"少游词,如花含苞,故不甚见其力量。其实后来作手,无不胚胎于此。"一五美成思力独绝千古,如颜平原书,虽未臻两晋,而唐初之法,至此大备,后有作者,莫能出其范围矣。读得清真词多,觉他人所作,都不十分经意。€钩勒之妙,无如清真;他人一钩勒便薄,清真愈钩勒,愈浑厚。

      一六子高不甚有重名,然格韵绝高,昔人谓晏、周之流亚。晏氏父子,俱非其敌;以方美成,则又拟不于伦;其温、韦高弟乎?比温则薄,比韦则悍,故当出入二氏之门。

      一七梅溪甚有心思,而用笔多涉尖巧,非大方家数,所谓一钩勒即薄者。€《梅溪词》中,喜用偷字,中以定其品格矣。

      一八良卿曰:"尹惟晓’前有清真,后有梦窗’之说,可谓知言,梦窗每于空际转身,非具大神力不能。"梦窗非无生涩处,总胜空滑。况其佳者,天光云影,摇荡绿波;抚玩无斁,追寻已远。€尹特意思甚感慨,而寄情闲散。使人不易测其中之所有。

      一九李后主词如生马驹,不受控捉。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

      二〇人赏东坡粗豪,吾赏东坡韶秀:韶秀是东坡佳处,粗豪则病也。  二一东坡每事俱不十分用力。古文、书、画皆尔,词亦尔。

      二二稼轩不平之鸣,随处辄发,有英雄语,无学问语,故往往锋颖太露;然其才情富艳,思力果锐,南北两朝,实无其匹,无怪流传之广且欠也。€世以苏辛并称,苏之自在处,辛偶能到;辛之当行处,苏必不能到:二公之词,不可同日语也。后人以粗豪学稼轩,非徒无其才,并无其情。稼轩固是才大,然情至处,后人万不能及。

      二三北宋词,多就景叙情,故珠圆玉润,四照玲珑,至稼轩、白石一变而为即事叙景,使深者反浅,曲者反直。吾十年来服膺白石,而以稼轩为外道,由今思之,可谓瞽人扪籥也。稼轩郁勃,故情深;白石放旷,故情浅;稼轩纵横,故才大,白石局促,故才小。惟《暗香》、《疏影》二词,寄意题外,包蕴无穷,可与稼轩伯仲;余俱据事直书,不过手意近辣耳。€白石词,如明七子诗,看是高格响调,不耐人细看。€白石以诗法入词,门径浅狭,如孙过庭书,但便后人模仿。€白石好为小序,序即是词,词仍是序,反复再观,如同嚼蜡矣。词序、序作词缘起,以此意词中未备也。今人论院本,尚知曲白相生,不许复沓,而独津津于白石序,一何可笑!

      二四竹山薄有才情,未窥雅操。  二五公谨敲金戛玉,嚼雪盥花,新妙无与为匹。€公谨只是词人,颇有名心,未能自克;故虽才情诣力,色色绝人,终不能超然遐举。

      二六中仙最多故国之感,故着力不多,天分高绝,所谓意能尊体也。€中仙最近叔夏一派,然玉田自逊其深远。

      二七玉田,近人所最尊奉。才情诣力,亦不后诸人;终觉积谷作米,把缆放船,无开阔手段;然其清绝处,自不易到。€玉田词,佳者匹敌圣,往往有似是而非处,不可不知。叔夏所以不及前人处,只在字句上著功夫,不肯换意,若其用意佳者,即字字珠辉玉映,不可指摘。近有喜学玉田,亦为修饰字句易,换意难。

      二八西麓疲软凡庸,无有是处。书中有馆阁书,西麓殆馆阁词也。€西麓不善学少游。少游中行,西麓乡愿。€竹屋得名甚盛,而其词一无可观,当由社中标榜而成耳。然较之西麓,尚少厌气。

      二九蒲江小今,时有佳趣,长篇则枯寂无味,此才小也。

      三〇玉潜非词人也,其《水龙吟》"白莲"一首,中仙无以远过。信乎忠义之士,性情流露,不求工而自工。特录之以终第一卷,后之览者,可以得吾意矣。

      三一闺秀词惟清照最优,究苦无骨,存一篇尤清出者。

      向次《词辨》十卷:一卷起飞卿,为正;二卷起南唐后主,为变;名篇之稍有疵累者为三、四卷;平妥清通,才及格调者为五、六卷;大体纰缪、精彩间出为七、八卷;本事词话为九卷。庸选恶札,述误后生,大声疾呼,以昭炯戒为十卷。既成写本付田生。田生携以北,附粮艘行,衣袽不戒,厄于黄流,既无副本,惋叹而已!尔后稍稍追忆,仅存正、变两卷,尚有遗落。频年客游,不及裒集补缉;恐其久而复失,乃先录付刻,以俟将来。于呼!词小技也,以一人之心力才思,进退古人,既未必尽无遗憾,而尚零落,则述录之难,为何如哉!介存又记。
    作者:
    李清照
  • 范德机所撰《诗学禁脔》又称为《诗格》供童蒙入门的诗法之学。其中有部分命题探讨诗歌的义理、功用、方法,与西方诗学讨论的问题比较接近。

      凡分十五格,每格选唐诗一篇为式,而逐句解释。其浅陋尤甚,亦必非真本
    作者:
    范德机
  •   《仙呂?寄生草?閒評》無名氏

      一、

      問什麼虛名利,管什麼閒是非。想著他擊珊瑚列錦\幛石崇勢,

      則不如卸羅裾納象簡張良退,學取他枕清風鋪明月陳摶睡。看

      了那吳山青似越山青,不如今朝醉了明朝醉。

      二、

      爭閒氣、使見識,赤壁山正中周郎計,烏江岸枉費重瞳力,馬

      嵬坡空灑明皇淚。前人勛業後人看,不如今朝醉了明朝醉。

      《正宮?塞鴻秋》無名氏

      愛他時似愛初生月,喜他時似喜梅梢月,想他時道幾首西江月,

      盼他時似盼辰鉤月。當初意兒別,今日相拋撇,要相逢似水底撈

      明月。  《正宮?塞鴻秋?山行警》無名氏

      東邊路、西邊路、南邊路,五裡鋪、七裡鋪、十裡鋪,  行一步、盼一步、懶一步。霎時間、天也暮、日也暮、

      雲也暮,斜陽滿地鋪,回首生煙霧,兀的不、山無數、

      水無數、情無數。

      《正宮?塞鴻秋》無名氏

      一對紫燕兒雕梁上肩相並,一對粉蝶兒花叢上偏相趁,

      一對鴛鴦兒水面上相交頸,一對虎貓兒繡凳上相偎定。

      覷了動人情,不由人心兒硬,冷清清偏俺合孤零。

      《商調?梧葉兒?嘲謊人》無名氏

      東村裡雞生鳳,南莊上馬變牛,六月裡裹皮裘。

      瓦壟上宜栽樹,陽溝裡好駕舟。甕來大肉饅頭,

      俺家茄子大如斗。

      《商調?梧葉兒?嘲貪漢》無名氏

      一粒米針穿著吃,一文錢剪截充,但開口昧神靈。

      看兒女如銜泥燕,愛錢財似競血蠅。

      無明夜攢金銀,都做充饑畫餅。  《正宮?叨叨令》無名氏

      一、  黃塵萬古長安路,折碑三尺邙山墓。西風一葉烏江渡,夕陽十裡邯鄲樹。

      老了人也麼哥,老了人也麼哥,英雄盡是傷心處。

      二、

      只見青簾高掛垂楊樹,朱簾暮卷西山雨。  誰待向禁城狼虎叢中去,我則待儂家鸚鵡洲邊住。  倒大來快活也麼哥,快活也麼哥,

      抵多少夢回明月生南浦。

      《中呂?紅繡鞋》無名氏

      一、

      窗外雨聲聲不住,枕邊淚點點長吁,雨聲淚點急相逐。

      雨聲兒添淒慘,淚點兒助長吁。枕邊淚倒多如窗外雨。

      二、  孤雁叫教人怎睡?一聲聲叫的孤淒,向月明中和影一雙飛。

      你雲中聲嘹亮,我枕上淚雙垂,雁兒我爭你個甚的。

      《中呂?朝天子?誌感》無名氏  不讀書有權,不識字有錢,不曉事倒有人夸薦。

      老天只恁忒心偏,賢和愚無分辨。

      折挫英雄,消磨良善,越聰明越運\蹇。

      誌高如魯連,德高如閔蹇,依本分只落的人輕賤。

      《正宮?醉太平?無題》無名氏

      堂堂大元,奸佞專權。開河變鈔禍根源,惹紅巾萬千。

      官法濫,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鈔買鈔,何曾見。

      賊\做官,官做賊\,混愚賢,哀哉可憐。

      《正宮?醉太平?譏貪小利者》無名氏

      奪泥燕口,削鐵針頭,刮金佛面細搜求,無中覓有。

      鵪鶉嗉裡尋豌豆,鷺鷥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內刳脂油,虧老先生下手。

      《雙調?水仙子?失題》無名氏

      青山隱隱水茫茫,時節登高卻異鄉。孤城孤客孤舟上,鐵石人也斷腸,

      淚漣漣斷送了秋光。黃花夢,一夜香,過了重陽。

      夕陽西下水東流,一事無成兩鬢秋。傷心人比黃花瘦,怯重陽九月九。

      強登臨情思悠悠,望故國三千裡,倚秋風十二樓。沒來由惹起閒愁。

      常記的離筵飲泣餞行時,折盡青青楊柳枝。欲拈斑管書心事,

      無那可乾坤天樣般紙。意懸懸訴不盡相思,謾寫下鴛鴦字,

      空吟就花月詞,憑何人付與嬌姿。  一春魚雁杳無聞,千裡關山勞夢魂。數歸期屈指春纖困,結燈花猶未

      準。嘆芳年已過三旬,退蓮臉消了紅暈。壓春山長出皺紋,虛度了青春。

      《折桂令?微雪》無名氏  朔風寒吹下銀沙,蠹砌穿簾,拂柳驚鴉,輕若鵝毛,嬌如柳絮,瘦似梨花。

      多應是憐貧困天教少灑,止不過慶豐年眾與農家。數片瓊葩,點綴槎丫。孟浩然

      容易尋梅,陶學士不彀烹茶。  《梧葉兒?失題》無名氏

      青銅鏡,不敢磨,磨著後照人多。一尺水,一尺波,信人唆,那一個心腸似

      我。

      《紅繡鞋?贈妓》無名氏

      長江水流不盡心事,終條山隔不斷情思。想著你,夜深沉,人靜悄,自來時

      ,來時節三兩句話,去時節一篇詞,記在你心窩兒裡直到死。

      《普天樂?失題》無名氏

      他生得臉兒崢,龐兒正。諸余裡耍俏,所事裡聰明。忒可憎,沒薄幸。行裡

      坐裡茶裡飯裡相隨定,恰便似紙幡兒引了人魂靈。想那些個滋滋味味,風風韻韻

      ,老老成成。

      《中呂?快活三過朝天子四換頭?嘆四美》無名氏

      良辰媚景換今古,賞心樂事暗乘除,人生四事豈能無?不可教輕辜負。喚取,

      伴侶,正好向西湖路,花前沉醉倒玉壺,香[?翁]霧,紅飛雨。九十韶華,人間客

      寓,把三分分數數,一分是流水,二分是塵土,不覺的春將暮。西園杖屨,望眼  無窮恨有余,飄殘香絮,歌殘白苧,海棠花底鷓鴣,楊柳梢頭杜宇,都喚取春歸

      去。

      《雁兒落帶過得勝令?失題》無名氏

      一年老一年,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一聚一離別,一喜一  傷悲。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裡。尋一夥相識,他一會咱一會,都一般相知,吹  一回,唱一回。

      《醉太平?無題》無名氏

      利名場事冗。林泉下心沖。

      小柴門畫戟古城東。隔風波數重。

      華山雲不到陽台夢。  [王蓋]溪水不接桃源洞。

      洛陽城不到武夷峰。老先生睡濃。

      《醉中平?無題》無名氏  淚濺端溪硯。情寫錦\花箋。

      日暮簾櫳生暖煙。睡煞梁間燕。  人比青山更遠。梨花庭院。

      月明閒卻秋千。

      《喜春來?閨情》無名氏

      窄裁衫裉安排瘦。淡掃蛾眉準備愁。

      思君一度一登樓。凝望久。

      雁過楚天秋。

      《朝天子?廬山》無名氏

      早霞。晚霞。裝點廬山畫。

      仙翁何處煉丹砂。一縷白雲下。

      客去齋餘。人來茶罷。

      嘆浮生指落花。楚家。漢家。  做了漁樵話。  《金字經?秋夜》無名氏  我來山中宿。夜深雲滿衣。  月皎風清星斗稀。驚鳥無所依。

      乖秋意。臥將簫管吹。

      《慶東原?奇遇》無名氏

      參旗動。斗柄挪。

      為多情攬下風流禍。眉攢翠蛾。

      裙拖絳羅。襪冷凌波。

      耽驚怕萬千般。得受用些兒個。

      《清江引?九日》無名氏  蕭蕭五株門外柳。屈指重陽又。  霜清紫蟹肥。露冷黃花瘦。

      白衣不來琴當酒。  《梧葉兒?秋》無名氏

      秋來製。漸漸涼。寒雁兒往南翔。

      梧桐樹。葉又黃。好淒涼。

      繡被兒空閒了半張。

      《駐馬聽?無題》無名氏  月小潮平。紅蓼灘頭秋水冷。  天空雲淨。夕陽江上亂峰青。

      一簑全卻子陵名。五湖救了鴟夷命。  塵勞事不聽。龍蛇一任相吞並。  《憑闌人?無題》無名氏

      點破蒼苔牆角螢。戰退西風檐外鈴。

      畫樓風露清。玉闌桐葉零。
    作者:
    无名氏
  •   《劫余灰》十六回,最先发表在1907年—1908年《月月小说》第十号至二十四号。内容为写情兼海外华工的悲苦遭际,情词凄苦,故标“苦情小说”。

      小说的作者是“我佛山人”吴沃尧,《月月小说》是他自己办的提倡新小说的刊物。吴沃尧,生于1866年,卒于1910年,字趼人,因居住在广东佛山,所以别署“我佛山人”,其实他是广东南海人。吴沃尧二十余岁到上海,感受新潮流,卖文为生,开始撰作所谓的新小说,他的作品极多,《痛史》、《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九命奇冤》、《瞎骗奇闻》、《电术奇谈》、《恨海》、《新石头记》、《两晋演义》和本篇,都是他的作品。其中有不少发表在梁启超主办的《新小说》杂志上,而《劫余灰》、《两晋演义》则登在自办的《月月小说》上。

      小说采用章回体,以反美华工禁约运动为背景,描写了一对青年情侣的惨痛遭遇,是对罪恶社会的血泪控诉。虽然吴沃尧说是敷衍一个“情”字,但主旨却是表彰女主人公朱婉贞的“贞和孝”。不过由于小说中多设磨难,让读者从中可以看到当时(清末)多方面的社会生活面貌,了解当时的社会黑暗状况,认识当时人一些观念。从这些地方说,此小说是有一定认识价值的。作品情节曲折,故事生动,在口语运用和风俗人情描绘上生动逼真。但写法上仍然较为陈旧,书中叙述多而描写少,笔法上与旧小说差别不大。书中对话过多,过于繁杂琐碎,也是一个小小的毛病。不过,吴沃尧的小说叙述清楚,注意前后照应,有头有尾,结构上较为完整。
    作者:
    吴趼人
  • 简介暂无
    作者:
    褦襶道人
  • 简介暂无
    作者:
    驷溪云间子
  • 简介暂无
    作者:
    程善之
  • 《益智录》是新发现的《聊斋志异》续书,该书无论布局谋篇,还是遣词运笔,都逼似《聊斋》。书中塑造了一系列性格鲜明的花妖狐魅和鬼魂精怪形象,往往显得恢谐幽默,生动逼真,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其内容主要包括崇道劝善、婚姻恋爱、家庭故事、人生遇合、奇闻异事等五个方面,故事曲折、文笔优美,很多强的可读性。
    作者:
    解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