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作文 学门教育

国学古籍

大宋中兴通俗演义

  • 大宋中兴通俗演义(又名《大宋演义中兴英烈传》、《武穆王演义》、《大宋中兴岳王传》、《武穆精忠传》、《宋精忠传》、《岳武穆王精忠传》、《岳鄂武穆王精忠传》、《精忠传》)

    版本:
    明代小说。七十五回。

    作者:
    题熊大木撰。

    内容:
    写岳飞出身,立志精忠报国,驰骋沙场,身先士卒,骁勇无比,卒被秦桧陷害,死后显灵,秦桧冥司遭报、以告慰岳飞忠魂的故事,反映了中国人善良的愿望。此书结构完整,编年记事详实,对后世有关岳飞题材的小说戏曲创作,影响深远。

作者:熊大木

金云翘传

  • 本书又名《双奇梦》、《双和欢》。不署撰人,题“青心才人编次”。首有序,后署“天花藏主人偶题”。全书共二十回。

    此书作于明末清初。小说中女主人公王翠翘在明代实有其人。她本一青楼女子,在明嘉靖年间官军剿灭勾结倭寇的海盗徐海一役中,起了重要作用。因而成为多部明清笔记、小说、戏剧中的醒目角色。越南诗人阮攸(1765—1820)根据此书写成的长篇叙事诗《金云翘传》被推为越南文学中的经典作品。

    本书据《贯华堂评论金云翘传》本校点。

作者:青心才人

铜人针灸经

  • 《铜人针灸经》,针灸著作。七卷。此书虽冠“铜人”之名,实与“铜人”无涉。系元代书商抄录《太平圣惠方》卷九十九《针经》的全文,析分为卷一-六,另附针灸禁忌一卷。原书成于唐代,作者已无可考。书中记载了一些常用要穴的针治经验,并附十二幅腧穴图。现存明·清刻本、《四库全书》本等。
    ==============================================================================

    《铜人针灸经》七卷,不著撰人名氏。按晁公武《读书後志》曰:《铜人腧穴针灸图》三卷,皇朝王惟德撰。仁宗尝诏惟德考次针灸之法,铸铜人为式,分脏腑十二经,旁注腧穴所会,刻题其名,并为图法及主疗之术,刻版传於世。王应麟《玉海》曰:天圣五年十月壬辰,医官院上所铸腧穴铜人式二。诏一置医官院,一置大相国寺仁济殿。先是,上以针砭之法传述不同,命尚药奉御王惟一考明堂气穴经络之会,铸铜人式。又纂集旧问,订正讹谬,为《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三卷,至是上之,摹印颁行。翰林学士夏竦序所言与晁氏略同,惟王惟德作惟一,人名小异耳。此本卷数不符,而大致与二家所言合。疑或天圣之旧本而後人析为七卷欤。周密《齐东野语》曰:尝闻舅氏章叔恭云,昔倅襄州日,尝获试针铜人全像,以精铜为之,腑脏无一不具。其外腧穴则错金书穴名於旁,凡背面二器相合,则浑然全身。盖旧都用此以试医者。其法外涂黄蜡,中实以水,俾医工以分折寸,案穴试针。中穴则针入而水出,稍差则针不可入矣。亦奇巧之器也。後赵南仲归之内府,叔恭尝写二图,刻梓以传焉。今宋铜人及章氏图皆不传,惟此书存其梗概尔。==============================================================================

作者:(宋)不著撰人

茶譜

  • 朱权,明太祖朱元璋之第十七子,晚号臞仙,又号涵虚子、丹丘先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封宁王,卒于正统十三年(1448),谥献,故亦称宁献王。曾奉敕辑《通鉴博论》,撰有《家训》、《宁国仪范》、《汉唐秘史》、《史断》、《文谱》、《诗谱》等数十种著作。

    《千顷堂书目》载有“宁献王权臞仙茶谱一卷”,不见其他书目。据万国鼎考,南京图书馆有清代杭大宗蓝格钞本《艺海汇函》,其中有茶谱一种,序题涵虚子臞仙书。《明史》卷117“传”曰:“宣德三年(1428),请乞近郭灌城乡土田,明年,又论宗室不应定品级。帝怒,颇有所诘,责权上书谢过。时年已老,有司多齮龁,以示威重。权日与文学士相往还,托志羽中举,自号臞仙”。

    《茶谱》所署“臞仙”,故推论作于晚年,即在宣德四年(1429年)至正统十三年(1448年)间,万国鼎定其为约在1440年前后。

    全书约2000字,除绪论外,下分十六则,即品茶、收茶、点茶、熏香茶法、茶炉、茶灶、茶磨、茶碾、茶罗、茶架、茶匙、茶筅、茶瓯、茶瓶、煎汤法、品水。其绪论中言:“盖羽多尚奇古,制之为末,以膏为饼。至仁宗时,而立龙团、凤团、月团之名,杂以诸香,饰以金彩、不无夺其真味。然天地生物,各遂其性,莫若叶茶烹而啜之,以遂其自然之性也。予故取烹茶之法,末茶之具,崇新改易,自成一家”。标意甚明,书中所述也多有独创。
    ==============================================================================

    挺然而秀 鬰然而茂 森然而列者 北園之茶也 泠然而清 鏘然而聲 涓然而流者 南澗之水也 塊然而立 晬然而溫 鏗然而鳴者 東山之石也 癯然而酸 兀然而傲 擴然而狂者 渠也 以東山之石 擊灼然之火 以南澗之水 烹北園之茶 自非吃茶漢 則當握拳布袖 莫敢伸也 本是林下一家生活 傲物玩世之事 豈白丁可共語哉 予法舉白眼而 望青天 汲清泉而烹活火 自謂與天語以擴心志之大 符水以副內練之功 得非游心於茶竈 又將有裨於修養之道矣 豈惟清哉涵虚子臞仙書

    茶之爲物 可以助詩興而雲山頓色 可以伏睡魔而天地忘形 可以倍清談而萬象驚寒 茶之功大矣 其名有五 曰茶 曰檟 曰蔎 曰茗 曰荈 一雲早取爲茶 晩 取爲茗 食之能利大腸 去積熱 化痰下氣 醒睡 解酒 消食 除煩去膩 助興爽神 得春陽之首 占萬木之魁 始於晋 興於宋 惟陸羽得品茶之妙 著茶經三篇 蔡襄著茶錄二篇 蓋羽多尚奇古 制之爲末 以膏爲餅 至仁宗時 而立龍團 鳳團 月團之名 雜以諸香 飾以金彩 不無奪其眞味 然無地生物 各遂其性 莫若茶葉 烹而啜之 以遂其自然之性也 予故取烹茶之法 末茶之具 崇新改易 自成一家 爲雲海餐霞服日之士 共樂斯事也 雖然會茶而立器具 不過延客款話而已 栖神物外 不伍於世流 不污於時俗 或會於泉石之間 工處於松竹之下 或對皓月清風 或坐明窗靜牖 乃與客清談款話 探虚玄而參造化 清心神而出塵表 命一童子設香案攜茶爐於前 一童子出茶具 以飄汲清 泉注於瓶而炊之 然後碾茶爲末 置於磨令細 以羅羅之 候將如蟹眼 量客衆\寡 投數紀匕於巨甌 置之竹架 童子捧獻於前 主起 舉甌奉客曰 爲君以瀉清臆 客起接舉甌曰 非此不足以破孤悶 乃復坐 飮畢 童子接甌而退 話久情長 禮陳再三 遂出琴棋 故山谷曰 金谷看花莫謾煎是也 廬仝吃七碗 老蘇不禁三碗 予以一甌 足可通仙靈矣 使二老有知 亦爲之大笑 其他聞之 莫不謂之迂闊

    品茶

    於谷雨前 採一槍一旗者制之爲末 無得膏爲餅 雜以諸香 失其自然之性 奪其眞味 大抵味清甘而香 久面回味 能爽神者爲上 獨山東蒙山石蘚\茶 味入仙品 不入凡卉 雖世固不可無茶 然茶性涼 不疾者不宜多飮

    收茶

    茶宜蒻葉而收 喜溫燥而忌濕冷 入於焙中 焙用木爲之 上隔盛茶 下隔置火 仍用蒻葉蓋其上 以收火器 兩三日一次 常如人體溫溫 則御濕潤以養茶 若火多則 茶焦 不入焙者 宜以蒻籠\密封之 盛置高處 或經年香 味皆陳 宜以沸湯漬之 而香味愈佳 凡收天香茶 於桂花盛開時 天色晴明 日午取收 不奪茶味 然收有法 非法 則不宜

    點茶

    凡欲點茶 先須供烤盏 盏冷則茶沉 茶少則雲脚散 湯多則粥面聚 以一匕投盏內 先注湯少許調匀 旋添入 環回擊拂 湯上盏可七分則止 着盏無水痕爲妙 今人以果品爲 換茶 莫若梅桂茉莉三花最佳 可將蓓蕾數枚投於甌內罨之 少傾 其花自開 甌未至唇 香氣盈鼻矣 熏香茶法 百花有香者皆可 當花盛開時 以紙糊竹籠\兩隔 上層置茶 下層置花 宜密封固 經宿開換舊花 如此數日 其茶自有香氣可愛 有不用花 用龍腦熏者亦可

    茶爐

    與練丹神鼎同制 通高七寸 徑四寸 脚高三寸 風穴高一寸 上用鐵隔 腹深三寸五分 瀉銅爲之 近世罕得 予以瀉銀坩鍋瓷爲之 尤妙 襻高一尺七寸半 把手用藤扎 兩傍用鈎 挂以茶帚茶筅炊筒水濾於上

    茶竈

    古無此制 予於林下置之 燒成的瓦器如竈樣 下層高尺五爲竈薹 上層高九寸 長尺五 寛一尺 傍刊以詩詞咏茶之語 前開二火門 竈面開二穴以置瓶 頑石置前 便炊者之坐 予得一翁 年八十猶童 疾憨奇古 不知其姓名 亦不知何許人也 衣以鶴氅 系以麻縧 履以草履 背駝而頸蜷 有雙髻於頂 其形類一菊字 遂以菊翁名之 每令炊竈以 供茶 其清致倍宜 茶磨

    磨以青礞口爲之 取其化談去故也 其他石則無益於茶 茶碾

    茶碾 古以金銀銅鐵爲之 皆能生鉎 今以青礞石最佳 茶羅

    茶羅 徑五寸 以紗爲之 細則茶浮 粗則水浮

    茶架

    茶架 今人多用木 雕鏤藻飾 尚於華麗 予制以斑竹紫竹 最清

    茶匙

    茶匙要用擊拂有力 古人以黄金爲上 今人以銀銅爲之 竹者輕 予嘗以椰殼爲之 最佳 後得一瞽者 無雙目 善能以竹爲匙 凡數百枚 其大小則一 可以爲奇 特取其異 於凡匙 雖黄金亦不爲貴也

    茶筅

    茶筅 截竹爲之 廣贛制作最佳 長五寸許 匙茶入甌 注湯筅之 候浪花浮成雲頭雨脚乃止 茶甌

    茶甌 古人多用建安所出者 取其松紋兔毫爲奇 今淦窰所出者與建盏同 但注茶 色不清亮 莫若饒瓷爲上 注茶則清白可愛

    茶瓶 瓶要小者易候湯 又點茶湯有準 古人多用鐵 謂之罌罌 宋人惡其生鉎 以黄 金爲上 以銀次之 今予以瓷石爲之 通高五寸 腹高三寸 項長二寸 嘴長七寸 凡候湯 不可太過 未熟則沫浮 過熟則茶沉

    煎湯法 用炭之有焰者謂之活火 當使湯無妄沸 初如魚眼散布 中如泉涌連珠 終則騰波鼓浪 水氣全消 此三沸之法 非活火不能成也

    品水

    臞仙日 青城山老人村杞泉水第一 鍾山八功德第二 洪崖丹潭水第三 竹根泉水第四 或云 山水上 江水次 井水下 伯芻以揚子江心水第一 惠山石泉第二 虎丘石泉 第三 丹陽井第四 大明井第五 松江第六 淮江第七 又曰 廬山康王洞簾水第一 常州無錫惠山石泉第二 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 硤州扇子硤下石窟泄水第四 蘇州虎丘山下水第五 廬山石橋潭水第六 揚子江中泠水第七 洪州西山瀑布第八 唐州桐柏山淮水源第九 廬山頂天地之水第十 潤州丹陽井第十一 揚州大明井第十二 漢江金州上流中泠水第十三 歸州玉虚洞香溪第十四 商州武關西谷水第十五 蘇州吳松江第十六 天薹西南峰瀑布第十七 郴州圓泉第十作 嚴州桐廬江嚴陵灘水第十九 雪水第二十

作者:朱權(明)

東茶頌

  • 丁若镛(公元1762-1836年),号茶山,著名学者,对茶推崇备至。著有《东茶记》,乃韩国第一部茶书,惜已散逸。金正喜(公元1786-1856年)是与丁若镛同时而齐名的哲学家,亲得清朝考证学泰斗——翁方纲、阮元的指导。他的金石学和书法也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对禅宗和佛教有着渊博的知识,有咏茶诗多篇传世,如《留草衣禅师》诗:“眼前白吃赵州菜,手里牢拈焚志华。喝后耳门软个渐,春风何处不山家”草衣禅师(1786-1866年),曾在丁若镛门下学习,通过40年的茶生活,领悟了禅的玄妙和茶道的精神,著有《东茶颂》和《茶神传》,成为朝鲜茶道精神伟大的总结者,被尊为茶圣,丁若镛的《东茶记》和草衣禅师的《东茶颂》是朝鲜茶道复兴的成果。
    ==============================================================================
    東茶頌承海道人命作 艸衣沙門意恂

    (第1頌)

    后皇嘉樹配橘德 受命不遷生南國 密葉鬪霰貫冬靑 素花濯霜發秋榮 姑射仙子粉肌潔 閻浮檀金芳心結

    茶樹如瓜爐 葉如梔子 花如白薔薇 心黃如金 當秋開花 淸香隱然云



    (第2頌)

    沆瀣漱淸碧玉條 朝霞含潤翠禽舌

作者:

百家姓

  • 《百家姓》是一部儿童识字课本,与《三字经》、《千字文》并列为我国古代优秀的启蒙读物之一。

    《百家姓》成书于宋朝初年,一般认为是在公元960年赵宋建立至978年吴越归宋这段时间内。《百家姓》的作者不详,南宋人王明清在《玉照新志》中认为是“两浙钱氏有国时小民所著”,是吴越境内一个普通人的作品。

    明代人李诩则笼统地说“必宋人所编也”。清朝康熙年间王相根据王明清的说法,认为是“宋初钱塘老儒所作”。虽然王相的说法比前人明确,但仍未能指出《百家姓》的作者是谁,这可能是一个永远也无法解开的谜。

    《百家姓》以韵文形式,将当时的常见姓氏用四字排列,十分严整。其排列的顺序是将重要的姓氏排在前面。如第一句“赵钱孙李”,“赵”是宋朝的国姓,“钱”是吴越统治者的姓,“孙”,据王明清说法,是指钱的正妃,“李”是指南唐统治者的姓氏。第二句“周吴郑王”,也都是吴越的大族,“皆武肃(钱)而下后妃”。作为一种儿童识字课本,《百家姓》的内容并没有别的含义,仅仅是姓氏的排列。它是希望儿童通过姓氏这一人们身边的事物,来达到识字开蒙的效果。

    依照目前的通行本,《百家姓》共有568个字,其中单姓444个,复姓60(120字),末句“百家姓终”4个字。这个本子是经过后人增补的,但基本保持了《百家姓》的原貌。

作者:

汉书

  • 继司马迁撰写《史记》之后,班固撰写了《汉书》。班固,字孟坚,扶风安陵人,生于东汉光武帝建武八年。父亲班彪是一个史学家,曾作《后传》六十五篇来续补《史记》。《汉书》就是在《后传》的基础上完成的。和帝永元元年,班固随从车骑将军窦宪出击匈奴,参预谋议。后因事入狱,永元四年死在狱中。那时《汉书》还有八表和《天文志》没有写成,汉和帝叫班固的妹妹班昭补作,马续协助班昭作了《天文志》。班昭是“二十四史”中绝无仅有的女作者。

    《汉书》包括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列传七十篇,共一百篇,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它的记事始于汉高帝刘邦元年,终于王莽地皇四年。《汉书》的体例与《史记》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史记》是一部通史,《汉书》则是一部断代史。《汉书》把《史记》的“本纪”省称“纪“,“列传”省称“传”,“书”改曰“志”,取消了“世家”,汉代勋臣世家律编入传。这些变化,被后来的一些史书沿袭下来。

    《汉书》记载的时代与《史记》有交叉,汉武帝中期以前的西汉历史,两书都有记述。这一部分,《汉书》常常移用《史记》。但由于作者思想境界的差异和材料取舍标准不尽相同,移用时也有增删改易。

    《汉书》新增加了《刑法志》、《五行志》、《地理志》、《艺文志》。《刑法志》第一次系统地叙述了法律制度的沿革和一些具体的律令规定。《地理志》记录了当时的郡国行政区划、历史沿革和户口数字,有关各地物产、经济发展状况、民情风俗的记载更加引人注目。《艺文志》考证了各种学术别派的源流,记录了存世的书籍,它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图书目录。《食货志》是由《平准书》演变来的,但内容更加丰富了。它有上下两卷,上卷谈“食”,即农业经济状况;下卷论“货”,即商业和货币的情况,是当时的经济专篇。 《汉书》八表中有一篇《古今人表》,从太昊帝记到吴广,有“古”而无“今”,因此引起了后人的讥责。后人非常推崇《汉书》的《百官公卿表》,这篇表首先讲述了秦汉分官设职的情况,各种官职的权限和俸禄的数量,然后用分为十四级、三十四官格的简表,记录汉代公卿大臣的升降迁免。它篇幅不多,却把当时的官僚制度和官僚的变迁清清楚楚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从思想内容来看,《汉书》不如《史记》。班固曾批评司马迁“论是非颇谬于圣人“。这集中反映了两人的思想分歧。所谓“圣人”,就是孔子。司马迁不完全以孔子思想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正是值得肯定的。而班固的见识却不及司马迁。从司马迁到班固的这一变化,反映了东汉时期儒家思想作为封建正统思想,已在史学领域立稳了脚根。

    《汉书》喜用古字古词,比较难读。

作者:班固

八家后汉书辑注

  • 本文查考了大量征引已佚后汉书文字的原始文献,并参考其它相关史料,对《八家后汉书辑注》进行校雠,内容涉及文字、官职、标点等方面,旨在尽最大努力恢复已佚古书的原貌。

作者:周天游辑注

岛夷志略

  • 《岛夷志略》是元代中外海上交通地理名著。汪大渊撰。

    原名《岛夷志》,明代作《岛夷志》,清代改名《岛夷志略》。

    全书共分100条,前99条记载和涉及的地点总计220个,均系作者亲睹,其说可靠;其第100条“异闻类聚”,是摘录前人旧记《太平广记》等书而成,没有什么价值。

    汪大渊,安焕章,江西南昌人。关于他的生平,据吴鉴在《岛夷志·序》中介绍:“豫章汪君焕章,少负奇气,为司马子长之游,足迹几半天下矣。顾以海外之风土,国史未尽其蕴,因附舶以浮于海者数年,然后归。其目所及,皆为书以记之。校之五年旧志,大有迳庭矣。”汪氏自己在《岛夷志后序》里说:“大渊少年尝附舶以浮于海,所过之地,窃尝赋诗以记其山川、土俗、风景、物产之诡异,与夫可怪、可愕、可鄙、可笑之事。皆身所游览,耳目所亲见。传说之事,则不载焉。”张翥在《序》里说:“汪君焕章当冠年尝两附舶东、西洋,所过辄采录其山川、风土、物产之诡异,居室、饮食、衣服之好尚,与夫贸易赍用之所宜。非亲见不书,则信乎其可征也。”可见,汪大渊是大游历家,曾两次随中国商船到东洋(即南洋)、西洋(即印度洋)。《岛夷志略》前
    99条中有关各地的山川、风土、物产、居民、饮食、衣服和贸易的情况,都是他当时根据亲身的见闻记录下来的,因而是可靠的。

    归来之后,他又以5年的时间,校对前人的记载,发现其中许多与自己的见闻“大有径庭”的地方。可以断定,该书初稿,大概也是在这5年内完成的。

    《岛夷志略》最后成书是在“至正己丑冬”,即元顺帝至正九年(1349年)冬天。这年冬,汪大渊路过泉州,适值泉州路达鲁花赤偰玉立莅任。偰以《清源前志》(泉州在五代后曾置清源军节度,宋代加清源郡号,故又称清源)散失,《后志》仅至南宋淳祐十年(1250年)为止,乃命吴鉴编修《清源续志》。吴鉴以泉州为对外贸易的大港,船舶司的所在地,诸蕃幅辏之所,不能没有海道诸岛屿及诸国地理情况的记载,于是请两次亲历海外,熟悉海道地理情况的汪大渊撰写《岛夷志》,附于《清源续志》之后。

    这一是为增加商人、文人的见识,二是宣扬元朝的威德远大。从吴鉴为《岛夷志》作“序”在“至正己丑冬十有二月”看出,汪大渊最后成书的时间不会晚于这年11月。

    不久,大渊回到故乡南昌,复将《岛夷志》刊印成单行本,以广其传。至正十年(1350年),又请翰林修撰张翥为之作“序”,正式发行于世。现存的《岛夷志略》,在吴序之前,有张序,可见源于南昌所刻之单行本,而不是出自《清源续志》附录。

    元代海外地理专著还有陈大震的《大德南海志》和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两书都不如《岛夷志略》的价值。《大德南海志》原书20卷,今仅存卷6至卷10。所收地名多虽多,然仅列其名而无叙述。《真腊风土记》虽记载详赅,但仅一国而已。总之,《岛夷志略》是我们研究元代中外海上交通最有价值的必读地理著作。

    《岛夷志略》上承南宋周去非的《岭外代答》和赵汝适的《诸蕃志》,下启明初马欢的《瀛涯胜览》、费信的《星槎胜览》等书。但《岭外代答》,特别是《诸蕃志》,主要是作者耳闻,而不是亲历,因此其中存在一些错误。《四库全书总目》在评价中指出:“诸史外国列传秉笔之人,皆未尝身历其地。即赵汝适《诸蕃志》之类,亦多得于市舶之口传。大渊此书,则皆亲历而手记之,究非空谈无征者比。”马欢著《瀛涯胜览》,是受汪大渊的启发。他在自序中说:“余昔观《岛夷志》,载天时气候之别,地理人物之异,慨然叹曰:普天下何若是之不同耶?!……余以通译番书,亦被使末,随其所至,鲸波浩渺,不知其几千、万里。历涉诸邦,其天时、气候、地理、人物,目击而身履之;然后知《岛夷志》所著者不诬。……

    于是采摭各国人物之丑美,壤俗之异同,与夫土产之别,疆域之制,编次成帙。”《瀛涯胜览》虽叙事更为详细,但涉及的只有20个国家,远不如《岛夷志略》之广。费信受汪大渊的影响更深。在他的《星槎胜览》里,许多地点的记述是从《岛夷志略》中抄袭来的。巩珍的《西洋番国志》,所收条目与《瀛涯胜览》相同,内容也大同小异,实不过是根据马欢的记录加以润色,行文瞻雅罢了。

    《岛夷志略》自明至今,一直为我国公、私藏书家所珍藏。 例如:明《文渊阁书目》、晁氏《宝文堂书目》、钱氏《述古堂书目》等均收有《岛夷志》;《袁宇通志》、《大明一统志》、《东西洋考》、《古今图书集成》等,都引用过《岛夷志》,清代的《四库全书本》中有《岛夷志略》,而《四库全书总目》、《四库全书简明目录》则作《岛夷志略》,这说明明清官方都收藏有《岛夷志略》。

    在明代,未闻有《岛夷志》刻本,当时藏书家所藏刻本当是汪大渊在南昌所刻的单行本。钱氏《述古堂》还藏有“元人钞本”,《天一阁》则藏有明抄本。元、明抄本今已亡失。 清代有刻本,也有抄本,民国初年所见的抄本为旧抄本和《四库全书》传抄本。彭元瑞、李文田所藏的旧抄本与《四库全书》本有出入,说明在明、清有多种抄本存在。

    彭氏《知圣道斋》藏本今在北京图书馆,丁氏《竹书堂》抄本今藏南京图书馆。在日本、美、英、法也有藏本。

    《岛夷志略》自元以来,为中外研究海上交通的学者所重视,校注的人很多。从现存的来说,以沈曾植的注本为最早。 1912——1913年,上海神州国光社将该本刊于《古学汇刊》中,题名《岛夷志略广证》,分上、下两卷。沈氏认为不妥,在他本人著作《海日楼书目》中改为《岛夷志略笺》,孙德谦帮助校订。沈氏不懂外文,书中所考之地名往往游移不定,错误之处较多;孙氏校订时,亦仅以沈氏笔误、字误为限,因而价值不大。今本则以北京大学苏继庼教授的《岛夷志略校释》为最好,他以《四库全书》文津阁本作底本,同时以龙氏《知服斋丛书》刊本、彭氏《知圣道斋》藏本、丁氏《竹书堂》藏本以及《寰宇通志》、《大明一统志》等书中引用的《岛夷志》互为比勘,并以《诸蕃志》、《星槎胜览》等书为旁证,因而纠缪补正较为完备。在注释方面,更是详征博引,参考图书达100多种,涉及的语文、方言有10余种;他集中外诸家之说,然后进行分析研究,取长补短,考诸家
    之所未考;

    此外,在校释中,苏继庼教授还涉及到了中外交通史、华侨史、西域南海物产志和民俗学等,为研究古代中外关系提供了不少参考资料,并有独创的见解。这些,都是中外其他学者所不能比拟的。

    《岛夷志略》在国外也有很大的影响。凡是研究元代东亚、南亚诸国及海上交通的外国学者,都一定阅读《岛夷志略》。

    在国外,研究和阅读《岛夷志略》的学者大有人在。早在19世纪中叶,西方学者就注意到《岛夷志略》这本书,接着就进行翻译、征引和考证。其中最著名的学者首推卫理亚瑟(Arthurwylic)。在他1867年所编的《汉籍丛录》里,列有《岛夷志略》。格伦维尔(Croeneveldt)在1876年编辑的《南海群岛文献录》里,亦有此书名。布莱资须纳德(E·V·BreCitschneider)在1888年《中世纪史地探究》中,将《岛夷志略》中的“天堂”条译成英文。伯希和(P·pelliot)对《岛夷志略》的有关地名,也有颇
    多的论述。

    日本学者对《岛夷志略》的重视与研究远远超过海外其他诸国。藤田丰八以龙氏《知服斋丛书》刊本为底本,参考其他藏本,对《岛夷志略》进行了全面的校订,同时作出注释,题名为《岛夷志略校注》,于1914年在罗振玉主编的《雪堂丛刊》第二集中刊登出版。1935年,又在北京《国学文库》中重版。这是当时最好的版本。作者博学多才,所注可取者多。然而仍不完全,且多错误。现在,研究《岛夷志略》的日本学者仍有不少。 美国学者对《岛夷志略》的研究较晚。柔克义(W·W·Rockhill)曾将《岛夷志略》的前99条中的60条地名译成英文,发表在1914—1915年《通报》上的《十四世纪时中国与南洋群岛印度洋沿岸诸港往来贸易考》里。此后,随着贸易的发展,美国学者(包括华裔汉学家)研究《岛夷志略》的日多。==============================================================================


      彭湖(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岛分三十有六,巨细相间,坡陇相望,乃有七澳居其间,各得其名。自泉州顺风二昼夜可至。有草无木,土瘠,不宜禾稻。泉人结茅为屋居之。气候常暖,风俗朴野,人多眉寿。男女穿长布衫,系以土布。煮海为盐,酿秫为酒。采鱼虾螺蛤以佐食,蓺牛粪以爨,鱼膏为油。地产胡麻、绿豆。山羊之孳生数万为群,家以烙毛刻角为记,昼夜不收,各遂其生育。土商兴贩,以乐其利。地隶泉州晋江县,至元年间,立巡检司,以周岁额办盐课中统钱钞一十锭二十五两,别无科差。(1)  琉球(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势盘穹,林木合抱。山曰翠麓,曰重曼,曰斧头,曰大{峙}〔崎〕。1其峙山极高峻,自彭湖望之甚近。余登此山,则观海潮之消长,夜半则望晹谷之〔日〕出,红光烛天,山顶为之俱明。(1)土润田沃,宜稼穑。气候渐暖,俗与彭湖差异。水无舟楫,以筏济之。男子、妇人拳发,以花布为衫。煮海水为盐,酿蔗浆为酒。知番主酋长之尊,有父子骨肉之义,他国之人倘有所犯,则生割其肉以啖之,取其头悬木竿。地产沙金、黄豆、{麦}〔黍〕子、硫黄、黄蜡、鹿、豹、麂皮。2贸易之货,用土珠、玛瑙、金珠、粗碗、处州瓷器之属。海外诸国,盖由此始。(2)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6)改、补。

      三岛(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居大奇山之东,屿分鼎峙,有叠山层峦,民傍缘居之。田瘠,谷少。俗质朴,气候差暖。男女间有白者,男顶拳〔发〕,1妇人椎髻,俱披单衣。男子尝附船至泉州经纪,罄其资囊,以文其身,既归其国,则国人以尊长之礼待之,延之上座,虽父老亦不得与争焉。习俗以其至唐,故贵之也。民煮海为盐,酿蔗浆为酒。有酋长。地产黄蜡、木绵、花布。贸易之货,用铜珠、青白花碗、小花印布、铁块之属。次曰答陪,曰海赡,曰巴弄吉,曰蒲里咾,曰东流里。无甚异产,故附此耳。(2)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3)补。

      麻逸(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山势平宽,夹溪聚落,田膏腴,气候稍暖。俗尚节义。男女椎髻,穿青布衫。凡妇{葬}〔丧〕夫,1则削其发,绝食七日,与夫同寝,多濒于死。七日之外不死,则亲戚劝以饮食,或可全生,则终身不改其节,甚至丧夫而焚尸,则赴火而死。酋豪之丧,则杀奴婢二三十人以殉葬。民煮海为盐,酿糖水为酒。地产木绵、黄蜡、玳瑁、槟榔、花布。贸易之货,用鼎、铁块、五采红布、红绢、牙锭之属。蛮贾议价,领去{传}〔博〕易土货,2然后准价舶商,守信如终如始,不负约也。(3)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33、34)改。

      无枝拔(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在阚麻罗华之东南,石山对峙。民垦辟山为田,鲜食,多种薯。气候常热,独春有微寒。俗直。男女编发缠头,系细红布。极以婚姻为重,往往指腹成亲。通国守义,如有失信者,罚金二两重,以纳其主。民煮海为盐,酿椰浆、蕨粉为酒。有酋长。产花斗锡、铅、绿毛狗。贸易之货,用西洋布、青白处州瓷器、瓦坛、铁鼎之属。(3)

      龙涎屿(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屿方而平,延袤荒野,上如云坞之盘,绝无田产之利。每值天清气和,风作浪涌,群龙游戏,出没海濵,时吐涎沬于其屿之上,故以得名。涎之色或黑于乌香,或类于浮石,闻之微有腥气,然用之合诸香,则味尤清远,虽茄蓝木、梅花脑、檀、麝、栀子花、沉速木、蔷薇水众香,必待此以发之。此地前代无人居之,间有他番之人,用完木凿舟,驾使以拾之,转鬻于他国。货用金银之属博之。(4)

      交趾(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古交州之地,今为安南大越国。山环而险,溪道互布。外有三十六庄,地广人稠。气候常热。田多沃饶。俗尚礼义,有中国之风。男女面白而齿黑,戴冠,穿唐衣,皂褶、丝袜、方履。凡民间俊秀子弟,八岁入小学,十五入大学,其诵诗读书、谈性理、为文章,皆与中国同,惟言语差异耳。古今岁贡中国,已载诸史。民煮海为盐,酿秫为酒。部长以同〔姓女〕为妻。1地产沙金、白银、铜、锡、铅、象牙、翠毛、肉桂、槟(4)榔。贸易之货,用诸色绫罗匹帛、青布、牙梳、纸扎、青铜、铁之类。流通使用铜钱,民间以六十七钱折中统银一两,官用止七十为率。舶人不贩其地,惟偷贩之舟止于断山上下,不得至其官场,恐中国人窥见其国之虚实也。(5)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50)补。  占城(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据海冲,与新、旧州为邻。气候乍热。田中上等,宜种谷。俗喜侵掠。岁以上下元日,纵诸人采生人胆,以鬻官家。官以银售之,以胆调酒,与家人同饮,云通身是胆,使人畏之,亦不生疵疠也。城之下水多洄旋,舶往复数日,止舟载妇人登舶,与舶人为偶。及去,则垂涕而别。明年,舶人至,则偶合如故。或有遭难流落于其地者,则妇人推旧情以饮食、衣服供其身,归则又重赆以送之,盖有情义如此。仍禁服半似唐人,日三四浴,以脑麝合油涂体。以白字写黑皮为文书。煮海为盐,酿小米为酒。地产红柴、茄蓝木、打布。货用青瓷花碗、金银首饰、酒、色布、烧珠之属。(5)

      民多朗(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临海要津,溪通海,水不咸。田沃饶,米谷广。气候热。俗尚俭。男女椎髻,穿短皂衫,下系青布短裙。民凿井而饮,煮海为盐,酿小米为酒。有酋长。禁盗,盗则戮及一家。地产乌梨木、射檀、木绵花、牛麂皮。货用漆器、铜鼎、阇婆布、红绢、青布、斗锡、酒之属。(6)

      宾童龙(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隶占城,土骨与占城相连,有双溪以间之。佛书所称王舍城是也,或云目连屋基犹存。田土、人物、风俗、气候,与占城略同。人死则持孝服,设佛择僻地以葬之。国主骑象或马,打红伞,从者百余人,执盾赞唱曰亚或仆,番语也。其尸头蛮女子害人甚于占城,故民多庙事而血祭之,蛮亦父母胎生,与女子不异,特眼中无瞳人,遇夜则飞头食人粪尖。头飞去,若人以纸或布掩其项,则头归不接而死。凡人居其地,大便后必用水净浣,否则蛮食其粪,即逐臭与人同睡。倘有所犯,则肠肚皆为(6)所食,精神尽为所夺而死矣。地产茄蓝木、象牙。货用银、印花布,次曰胡麻、沙曼、头罗、沙犗、寳毗齐。新故、越州诸番,无所产,舶亦不至。(7)

      真腊(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州南之门,实为都会,有城周围七十余里,石河周围广二十丈,战象几四十余万。殿宇凡三十余所,极其壮丽。饰以金璧,铺银为砖,置七寳椅,以待其主。贵人贵戚所坐皆金杌。岁一会,则以玉猿、金孔雀、六牙白象、三角银蹄牛罗献于前。列金狮子十只于铜台上,列十二银塔,镇以铜象。人凡饮食,必以金茶盘、笾豆、金碗贮物用之。外名百塔洲,作为金浮屠百座,一座为狗所触,则造塔顶不成。次曰马司录池,复建五浮屠,黄金为尖。次曰桑香佛舍,造裹金石桥四十余丈。谚云:富贵真腊者也。气候常暖,俗尚华侈,田产富饶。民煮海为盐,酿小米为酒。男女椎髻。生女九岁,请僧作梵法,以指挑童身,取红点女额及母额,名为利市,云如此则他日嫁人宜其(7)室家也,满十岁即嫁。若其妻与客淫,其夫甚喜,夸于人:我妻巧慧,得人爱之也。以锦围身,眉额施{珠}〔朱〕。1酋豪出入,用金车羽仪,体披璎珞,右手持剑,左手持麈尾。法则劓、刖、刺配之刑,国人犯盗,则断手足、烙胸背、黥额,杀唐人则死,唐人杀番人至死,亦重罚金,如无金,以卖身取赎。地产黄蜡、犀角、孔雀、沉速香、苏木、大枫子、翠羽,冠于各番。货用〔金〕银、黄红烧珠、龙段、建宁锦、丝布之属。2(8)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69、70)改、补。

      丹马令(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与沙里、佛来安为邻国。山平亘,田多,食粟有余,新收者复留以待陈。俗节俭,气候温和。男女椎髻,衣白衣衫,系青布缦。定婚用{假}〔缎〕锦、白锡若干块。1民煮海为盐,酿小米为酒。有酋长。产上等白锡、米脑、龟筒、鹤顶、降真香及黄熟香头。贸易之货,用甘理布、红布、青白花碗、鼓之属。(8)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79)改。  日丽(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介两山之间,立一哄之市。田虽平旷,春干而夏雨,种植常违其时,故岁少稔,仰食于他国。气候冬暖。风俗尚节(8)义。男女椎髻,白缦缠头,系小黄布。男丧妻不嫁。煮海为盐,酿浆为酒。有酋长。土产龟筒、鹤顶、降真、锡。贸易之货,用青瓷器、花布、粗碗、铁块、小印花〔布、五色布〕之属。1(9)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86)补。

      麻里噜(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小港迢递,入于其地。山隆而水多卤股石,林少,田高而瘠。民多种薯芋。地气热。俗尚义。若番官没,其妇再不嫁于凡夫,必有他国番官之子孙阀阅相称者,方可择配,否则削发看经,以终其身。男女拳发,穿青布短衫,系红布缦。民煮海为盐,酿蔗浆为酒,编竹片为床,燃生蜡为灯。地产玳瑁、黄蜡、降香、{行}〔竹〕布、木绵花。1贸易之货,用牙靛、青布、瓷器盘、处州瓷、水坛、大瓮、铁鼎之属。(9)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89)改。

      遐来勿(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古泪之下,山盘数百里,厥田中下。俗尚妖怪。气候春夏秋热,冬微冷,则人无病;反此,则瘴生人畜死。男女挽髻,缠红布,系青绵布梢。凡人死,则研生脑调水灌之,以养其尸,欲葬而不腐。民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有酋长。地(9)产苏木、玳瑁、木绵花、槟榔。贸易之货,用占城海南布、铁线、铜鼎、红绢、五色布、木梳、篦子、青器、粗碗之属。(10)

      彭坑(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石崖周匝崎岖,远如平寨。田沃,谷稍登。气候半热。风俗与丁家卢小异。男女椎髻,穿长布衫,系单布稍。富贵女顶带金圏数四,常人以五色硝珠为圏以束之。凡讲婚姻,互造换白银五钱重为准。民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有酋长。地产黄熟香头、沉速、打白香、脑子、花锡、粗降真。贸易之货,用诸色绢、阇婆布、铜、铁器、漆、瓷器、鼓板之属。(10)

      吉兰丹(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势博大,山瘠而田少,夏熟而倍收。气候平热。风俗尚礼。男女束发,穿短衫,系皂布缦。每遇四时节序、生辰、婚嫁之类,衣红布长衫为庆。民煮海为盐,织木绵为业。有酋长。地产上等沉速、粗降真香、黄蜡、龟筒、鹤顶、槟榔。外有小港,索迁极深,水咸,鱼美。出花锡。货用塘头市布、占城布、青盘、花碗、红绿硝珠、琴、阮、鼓、板之属。(10)  丁家卢(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三角屿对境港口,通其津要。山高旷,田中下,民食足。春多雨,气候微热。风俗尚怪。男女椎髻,穿绿缬布短衫,系遮里绢。刻木为神,杀人血和酒祭之。每水旱疫疠,祷之则立应;及婚姻病丧,则卜其吉凶,亦验。今酋长主事,贪婪、勤俭守土。地产降真、脑子、黄蜡、玳瑁。货用青白花瓷器、占城布、小红绢、斗锡、酒之属。(11)

      戎(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山绕溪环,部落坦夷,田畲〔连〕成片,1土脉膏腴。气候不正,春夏苦雨。俗陋。男女方头,儿生之后,以木板四方夹之二周后,去其板。四季祝发,以布缦绕身。以椰水浸秫米,半月方成酒,味极苦辣而味长。二月,海榴结实,复酿榴实酒,味甘酸,宜解渴。地产白豆蔻、象牙、翠毛、黄蜡、木绵纱。贸易之货,用铜、漆器、青白花碗、瓷壶瓶、花银、紫硝珠、巫仑布之属。(11)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06)补。

      罗卫(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南真骆之南,实加罗山,即故名也。山瘠,田美,等为中上。春末则禾登,民有余蓄,以移他国。气候不时。风俗勤俭。男女文身为礼,以紫缦缠头,系溜布。以竹筒实生蜡为烛,织木绵为业。煮海为盐,以葛根浸水酿酒,味甘软,竟日饮之不醉。有酋长。地产粗降真、玳瑁、黄蜡、棉花。虽有珍树,无能割。贸易之货,用棋子手巾、狗迹绢、五色烧珠、花银、青白碗、铁条之属。(12)  罗斛(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山形如城郭,白石峭厉。其田平衍而多稼,暹人仰之。气候常暖如春。风俗劲悍。男女椎髻,白布缠头,穿长布衫。每有议刑法、钱谷出入之事,并决之于妇人,其志量常过于男子。煮海为盐,酿秫米为酒。有酋长。法以汃子代钱,流通行使,每一万准中统钞二十四两,甚便民。此地产罗斛香,味极清远,亚于沉香。次苏木、犀角、象牙、翠羽、黄蜡。货用青器、花印布、金、锡、海南槟榔口、汃子。次曰弥勒佛,曰忽南圭,曰善司坂,曰苏剌司坪,曰吉顿力。地无(12)所产,用附于此。(13)  东冲古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巀嶭丰林,下临淡港,外堞为之限{介}〔界〕。1田美谷秀。气候骤热,雨下则微冷。风俗轻剽。男女断发,红手帕缠头,穿黄绵布短衫,系越里布。凡有人丧亡者,不焚化,聚其骨撇于海中,谓之种植法,使子孙复有生意。持孝之人,斋戒数月而后已。民不善煮海为盐,酿蔗浆为酒。有酋长。地产沙金、黄蜡、粗降真香、龟筒、沉香。贸易之货,用花银、盐、青白花碗、大小水埕、青鞋、铜鼎之属。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20)改。

      苏洛鬲(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洛山如关,并溪如带,具有聚落。田瘠,谷少。气候少暖。风俗勇悍。男女椎髻,穿青布短衫,系木绵白缦。凡生育后,恶露不下,汲井水浇头即下。有害热症者,亦皆用水沃数四则愈。民煮海为盐。有酋长。地产上等降真、片脑、鹤顶、沉速、玳瑁。贸易之货,用青白花器、海〔南〕巫仑布、银、铁、水埕、小罐、铜鼎之属。1(13)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23)补。

      针路(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自马军山水路,由麻来坟至此地。则山多卤股,田下等,少耕植。民种薯及胡芦、西瓜,兼采海螺、螃蛤、虾食之。内坪下小溪,有鱼、蟹极美。民间临溪每一举网,辄食数日而有余。气候差热。俗恶。男女以红绵布缠头,皂缦系身。民煮海为盐,织竹丝布为业。有酋长。地产芎蕉。汃子通暹,准钱使用。贸易之货,用铜条、铁鼎、铜珠、五色硝珠、大小埕、花布、鼓、青布之属。(14)  八都马(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闹市广阳,山茂田少,民力齐,常足食。气候暖。俗尚朴。男女椎髻,缠青布缦,系甘理布。酋长守土安,民乐其生。亲没,必沭浴斋戒,号泣半月而葬之,日奉桑香佛唯谨。有犯奸盗者,枭之以示戒;有遵蛮法者,赏之以示劝;俗稍稍近理。地产象牙,重者百余斤,轻者七八十斤。胡椒亚于阇婆。贸易之货,用南北丝、花银、赤金、铜、铁鼎、丝布、草金缎、丹山锦、山红绢、白矾之属。(14)

      淡邈(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小港去海口数里,山如铁笔,迤逦如长蛇,民傍缘而居。田地平,宜谷粟,食有余。气候暖。风俗俭。男女椎髻,穿白布短衫,系竹布梢。民多识山中草药,有疵疠之疾,服之其效如神。煮海为盐,事网罟为业。地产胡椒,亚于八都马。货用黄硝珠、麒麟粒、西洋丝布、粗碗、青器、铜鼎之属。(15)

      尖山(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自有宇宙,兹山盘据于小东洋,卓然如文笔插霄汉,虽悬隔数百里,望之俨然。田地少,多种薯,炊以代饭。气候烦热。风俗纤啬。男女断发,以红绢缠头,以佛南圭布缠身。煮海为盐,酿蔗浆、水米为酒。地产木绵花、竹布、黄蜡。粗降真沙地所生,故不结实。贸易之货,用牙锭、铜、铁鼎、青碗、大小埕、瓮、青皮单、锦、鼓乐之属。(15)

      八节那间(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其邑临海,岭方木瘦,田地瘠,宜种粟、麦。俗尚邪,与湖北道澧州风俗同。男女椎髻,披白布缦,系以土布。一岁(15)之间,三月内,民户采生以祭鬼酬愿,信不生灾害。民煮海为盐。有酋长。地产单皮、花印布不退色、木绵花、槟榔。贸易之货,用青器、紫矿、土粉、青丝布、埕、瓮、铁器之属。(16)

      三佛齐(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自龙牙门,去五昼夜至其国。人多姓蒲。习水陆战,官兵服药,刀兵不能伤,以此雄诸国。其地人烟稠密,田土沃美。气候暖,春夏常雨。俗淳。男女椎髻,穿青绵布短衫,系东冲布。喜洁净,故于水上架屋。采蚌蛤为鲊,煮海为盐,酿秫为酒。有酋长。地产梅花片脑、中等降真香、槟榔、木绵布、细花木。贸易之货,用色绢、红硝珠、丝布、花布、铜、铁锅之属。旧传其国地忽穴,出牛数万,人取食之,后用竹木塞之,乃绝。(16)

      啸喷(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繇监毗、吉陀以东,其山陂延袤数千里,结茅而居。田沃,宜种粟。气候常暖。俗陋。男女椎髻,以藤皮煮软,织粗布为短衫,以生布为梢。地产唯苏木盈山,他物不见。每岁(16)与打网国相通,贸易通舶人。货用五色硝珠、瓷器、铜、铁锅、牙锭、瓦瓮、粗碗之属。(17)

      勃泥(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龙山磐磾于其右,基宇雄敞,原田获利。夏月稍冷,冬乃极热。俗尚侈。男女椎髻,以五采〔帛〕系腰,1花锦为衫。崇奉佛像唯严。尤敬爱唐人,若醉则扶之以归歇处。民煮海为盐,酿秫为酒。有酋长,仍选其国能算者一人掌文簿,计其出纳、收税,无纤毫之差焉。地产降真、黄蜡、玳瑁、梅花片脑,其树如杉桧,劈裂而取之,必斋浴而后往。货用白银、赤金、色缎、牙箱、铁器之属。(17)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48)补。

      明家罗(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故临国之西,山有三岛:中岛桑香佛所居,珍寳盈前,人莫能取;一岛虎豹蛇虺纵横,人莫敢入;一岛土中红石,掘而取之,其色红活,名鸦鹘也。舶人兴贩,往往金、银与之贸易。土瘠,宜种粟。气候大热。俗朴。男女衣青单被。民煮海为盐。有酋长。地产红石之外,别物不见。(17)

      暹(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自新门台入港,外山崎岖,内岭深邃。土瘠,不宜耕种,谷米岁仰罗斛。气候不正。〔俗〕尚侵掠,1每他国转输,〔辄〕驾百十艘,2以沙糊满载,舍生而往,务在必取。近年以七十余艘来侵单马锡,攻打城池,一月不下。本处闭关而守,不敢与争。遇爪哇使臣经过,暹人闻知乃遁,遂掠昔里而归。至正己丑夏五月,降于罗斛。凡人死,则灌水银以养其身。男女衣着,与罗斛同。仍以汃子权钱使用。地产苏木、花锡、大风子、象牙、翠羽。贸易之货,用硝珠、水银、青布、铜、铁之属。(18)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55)补。  爪哇(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即古阇婆国。门遮把逸山,系官场所居,宫室壮丽。地广人稠,实甲东洋诸番。旧传国王系雷震石中而出,令女子为酋以长之。其田膏沃,地平衍,榖米富饶,倍于他国。民不为盗,道不拾遗。谚云太平阇婆者,此也。俗朴。男子椎髻,裹打布,惟酋长留发。大德年间,{伊克默色}〔亦黑迷失〕、平(18)章史弼、高兴曾往其地,1令臣属纳税贡、立衙门、振纲纪,设铺兵以递文书。守常刑,重盐法,使铜钱,俗以银、锡、鍮、铜杂铸如螺甲大,名为银钱,以权铜钱使用。地产青盐,系晒成。胡椒每岁万斤,极细,坚耐。色印布及鹦鹉之类、药物,皆自他国来也。货用硝珠、金、银、青鞋、色绢、青白花碗、铁器之属。次曰巫仑,曰希苓,曰三打板,曰吉丹,曰孙剌等。地无异产,故附此耳。(19)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59)改。

      重迦罗(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杜瓶之东,与爪哇界相接。间有高山奇秀,不产他木,满山皆盐,敷树及楠树。内一石洞,前后三门,可容一二万人。田土亚于阇婆。气候热。俗淳。男女撮髻,衣长衫。地产绵羊、鹦鹉、细花木绵单、椰子、木绵花纱。贸易之货,用花银、花宣绢、诸色布。煮海为盐,酿秫为酒。无酋长,年尊者统摄。次曰诸番,相去约数日水程:曰孙陀,曰琵琶,曰丹重,曰员峤,曰彭里。不事耕种,专尚寇掠。与吉陀、亚崎诸国相通交易,舶人所不及也。(19)

      都督崖(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自海腰平原,津通淡港。土薄田肥,宜种谷,广栽薯芋。气候夏凉多淫雨,春与秋冬皆热。俗尚节序。男女椎髻,穿丝布短衫,系白布梢。民间每以正月三日,长幼焚香拜天,以酒牲祭山神之后,长幼皆罗拜于庭,名为庆节序。不喜煮盐,酿蜜〔水〕为酒。1有酋长。地产片脑、粗速香、玳瑁、龟筒。贸易之货,用海南、占城布、红绿绢、盐、铁、铜鼎、色鞋之属。(20)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75)补。

      文诞(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渤山高环,溪水若淡,田地瘠。民半食沙糊、椰子。气候苦热。俗淫。男女椎髻,露体,系青皮布梢。日间畏热,不事布种,月夕耕锄、渔猎、采薪、取水。山无蛇虎之患,家无盗贼之虞。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妇织木绵为业。有酋长。地产肉豆蔻、黑小厮、豆蔻花、小丁皮。货用水绫丝布、花印布、乌瓶、鼓、瑟、青瓷器之属。(20)

      苏禄(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其地以石崎山为保障,山畲田瘠,宜种粟、麦。民食沙糊、鱼虾、螺蛤。气候半热。俗鄙薄。男女断发,缠皂缦,系小印花〔布〕。1煮海为盐,酿蔗浆为酒,织竹布为业。有酋长。地产中等降真条、黄蜡、玳瑁、珍珠,较之沙里八丹、第三港等处所产,此苏禄之珠色青白而圆,其价甚昂。中国人首饰用之,其色不退,号为绝品。有径寸者,其出产之地,大者已直七八百余锭,中者二三百锭,小者一二十锭。其余小珠一万上两重者,或一千至三四百上两重者,出于西洋之第三港,此地无之。贸易之货,用赤金、花银、八都剌布、青珠、处器、铁条之属。(21)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78)补。  龙牙犀角(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峰岭内平而外耸,民环居之,如蚁附坡。厥田下等。气候半热。俗厚。男女椎髻,齿白,系麻逸布。俗以结亲为重,亲戚之长者一日不见面,必携酒持物以问劳之,为长夜之饮,不见其醉。民煮海为盐,酿秫为酒。有酋长。地产沉香,冠于诸番;次鹤顶、降真、蜜糖、黄熟香头。贸易之货,用(21)土印布、八都剌布、青白花〔碗〕之属。1(22)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81)补。

      苏门傍(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山如屏而石峭,中有窝藏平坦。地瘠,田少,多种麦而食。气候常暖。俗鄙薄,藉他番以足其食,赖商贾以资其国。男女披长发,短衫为衣,系斯吉丹布。煮海为盐。有酋长。地产翠羽、苏木、黄蜡、槟榔。贸易之货,用白糖、巫仑布、油绢衣、花色宣绢、涂油、大小水埕之属。涂油出于东埕涂中,熬晒而成。(22)

      旧港(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自淡港入彭家门,民以竹代舟,道多砖塔。田利倍于他壤,云一季种谷,三年生金,言其谷变而为金也。后西洋人闻其田美,〔每乘舟〕来取田内之土骨以归,1彼田为之脉而种谷,旧港之田〔金不〕复生,2亦怪事也。气候稍热。男女椎髻,以白布为梢。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有酋长。地产黄熟香头、金颜香,木绵花冠于诸番,黄蜡、粗降真、绝高鹤顶、中等沉速。贸易之货,用门邦丸珠、四色烧珠、麒(22)麟粒、处瓷、铜鼎、五色布、大小水埕、瓮之属。(23)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87)补。

      龙牙菩提(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环宇皆山,石排类门。无田耕种,但栽薯芋,蒸以代粮。当收之时,番家必堆贮数屋,如中原人积粮,以供岁用。食余,则存防下年之不熟也。园种果,采蛤蚌、鱼虾而食,倍于薯芋。气候倍热。俗朴。男女椎髻,披木棉花单被。煮海为盐,浸芋根汁以酿酒。地产速香、槟榔、椰子。贸易之货,用红绿烧珠、牙箱锭、铁鼎、青白土印布之属。(23)

      毗舍耶(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僻居海东之一隅。山平旷,田地少,不多种植。气候倍热。俗尚虏掠。男女撮髻,以墨汁刺身至头颈。项臂缠红绢,系黄布为饰。国无酋长。地无出产。时常裹干粮、桌小舟,过外番。伏荒山穷谷无人之境,遇捕鱼采薪者,辄生擒以归,鬻于他国,每一人易金二两重。盖彼国之人,递相仿效,习以为业。故东洋闻毗舍耶之名,皆〔畏避之〕也。1(23)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93)补。

      班卒(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势连龙牙门后山,若缠若断,起凹峰而盘结,故民环居焉。田瘠,谷少登。气候不齐,夏则多雨而微寒。俗质。披短发,{假}〔缎〕锦缠头,1红油布系身。煮海为盐,酿米为酒,〔名明家西。〕2有酋长。地产上等鹤顶、中等降真、木绵花。贸易之货,用丝布、铁条、土印布、赤金、瓷器、铁鼎之属。(24)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196)改、补。

      蒲奔(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控海濵,山蹲白石,不宜耕种,岁仰食于他国。气候乍热而微冷。风俗果决。男女青黑,男垂髫,女拳髻,系白缦。民煮海为盐,采蟹黄为鲊。以木板造舟,藤篾固之,以绵花塞缝底,甚柔软,随波上下,以木为桨,未尝见有损坏。有酋长。地产白藤、扶留藤、槟榔。贸易之货,用青瓷器、粗碗、海南布、铁线、大小埕瓮之属。(24)

      假里马打(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山列翠屏,阛阓临溪。田下,谷不收。气候热。俗浇薄。男女髡头,以竹布为桶样穿之,仍系以梢,罔知廉耻。采蕉实为食,煑海为盐,以适他国易米,每盐一斤易米一斗。地(24)产番羊,高大者可骑,日行五六十里,及玳瑁。贸易之货,用硫磺、珊瑚、阇婆布、青色烧珠、〔八都剌〕布之属。1(25)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02)补。

      文老古(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益溪通津,地势卑窄。山林茂密,田瘠,稻悭。气候热。俗薄。男女椎髻,系花竹布为稍。以象齿树之内室,为供养之具。民煮海为盐,取沙糊为食。地产丁香,其树满山,然多不常生,三年中间或二年熟。有酋长。地每岁望唐舶贩其地,往往以五枚鸡雏出,必唐船一只来;二鸡雏出,必有二只,以此占之,如响斯应。贸易之货,用银、铁、水绫、丝布、巫仑、八节那间布、土印布、象齿、烧珠、青瓷器、埕器之属。(25)  古里地闷(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居加罗之东北,山无异木,唯檀树为最盛。以银、铁、碗、西洋丝布、色绢之属为之贸货也。地谓之马头,凡十有二所。有酋长。田宜谷粟。气候不齐,朝热而夜冷。风俗淫滥。男女断发,穿木绵短衫,系占城布。市所酒肉价廉,妇不(25)知耻,部领〔目〕纵食而贪色,1醉酒之余,卧不覆被,至者染疾多死。倘在番茍免,回舟之际,栉风沐雨,其疾发而为狂热,谓之阴阳交,交则必死。昔泉之吴宅,发舶梢众百有余人,到彼贸易。既毕,死者十八九,间存一二,而多羸弱{之}〔乏〕力,2驾舟随风回舶。或时风恬浪息,黄昏之际,则狂魂荡唱,歌{十}〔舞不已。夜〕则添炬晔燿,3使人魂游而胆寒。吁!良可畏哉。然则其〔地〕纵〔使〕有万倍之利,4何益?昔柳子厚谓海贾以生易利,〔观此〕有甚于此者乎?5(26)

      12345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09)补、改、删。

      龙牙门(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门以单马锡番两山相交,若龙牙{门}〔状〕,1中有水道以间之。田瘠。稻少。气候热,四五月多淫雨。俗好劫掠。昔酋长掘地而得玉冠,岁之始,以见月为正初,酋长戴冠披服受贺,今亦递相传授。男女兼中国人居之。多椎髻,穿短布衫,系青布稍。〔地〕产粗降真、斗锡。贸易之货,〔用〕赤金、青缎、花布、处瓷器、铁鼎之类。盖以山无美{林}〔材〕,2贡无异货。以通{众}〔泉〕州之贸易,3皆剽窃之物也。舶往西洋,本番置之不问。回(26)船之际,至吉利门,舶人须驾箭棚、张布幕、利器械以防之。贼舟二三百只必然来,迎敌数日,若侥幸顺风,或不遇之,否则人为所戮,货为所有,则人死系乎顷刻之间也。(27)

      123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13、214)改、补。  昆仑(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古者昆仑山又名军屯山。山高而方,根盘几百里,截然乎瀛海之中,与占城、〔东〕西竺鼎峙而相望。1下有昆仑洋,因是名也。舶贩西洋者,必掠之,顺风七昼夜可渡。谚云:上有七州,下有昆仑,{计}〔针迷舵失,人船〕孰存?2虽则地无异产,人无居室,山之窝有男{人}〔女〕数十〔人,怪形而〕异状,3穴居而野处,既无衣褐,日食山果、鱼虾,夜则宿于树巢,仿标技野鹿之世,何以知其然也?{百}〔凡〕舶阻恶风湾泊其山之下,4男女群聚而玩,抚掌而笑,{笑而}〔良久乃〕去,5自适天趣。吾故曰:其无怀大庭氏之民欤?其葛天氏之民欤?(27)  12345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18)补、删、改。

      灵山(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岭峻而方,石泉下咽。民居星散,以结网为活。田野辟,宜(27)耕种,一岁凡二收榖。舶至其所,则船人斋沐三日,具什事,崇佛讽经,燃水灯放彩舶,以禳本舶之灾,始度其下。风俗、气候、男女,与占城同。地产藤杖,轻小黑文相对者为冠,每条互易一花斗锡,粗大而纹疏者,一花斗锡互易三条。舶之往复此地,必汲水、采薪以济日用。次得槟榔、老叶,余无异物。贸易之货,用粗碗、烧珠、铁条之属。(28)

      东西竺(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石上嵯峨,形势对峙,地势虽有东西之殊,不啻蓬莱、方丈之争奇也。田瘠,不宜耕种,岁仰淡{净}〔洋〕米榖足食。1气候不齐,四五月淫雨而尚寒。俗朴略。男女断发,系占城布。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有酋长。地产槟榔、老叶、椰{子}〔心〕簟、木绵花。番人取其椰心之嫩〔而白者〕,或〔素或〕染,2织而为簟,售之唐人。其簟冬暖而夏凉,亦可〔贵也〕。3贸易之货,用花锡、胡椒、铁器、蔷薇露水之属。(28)

      123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27)改、补。

      急水湾(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湾居{石}〔巴〕绿屿之下,1其流奔骛。舶之时月迟延,兼以潮汐(28)南北人莫能测,舶洄漩于其中,则一月莫能出。昔有度元之舶,流寓在其中二十余日,失风,针迷舵折,舶遂阁浅。人船货物,俱各漂荡。偶遗三人于礁上者,枵腹五日,又且断舶往来,辄采礁上螺蚌食之。当此之时,命悬于天。忽一日大木二根,浮海而至礁傍,人抱其木,随风飘至须门答剌之国,幸而免溺焉。(29)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31)改。

      花面(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其山逶迤,其地沮洳。田极肥美,足食有余。男女以墨汁刺于其面,故谓之花面,国名因之。气候倍热。俗淳。有酋长。地产牛、羊、鸡、鸭、槟榔、甘蔗、老叶、木绵。货用铁条、青布、粗碗、青处器之属。舶经其地,不过贸易以供日用而已,余无可兴贩也。(29)

      淡洋(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港口通官场百有余里,洋其外海也,内有大溪之水,源二千余里,奔流冲合于海。其海面一流之水清淡,舶人经过,往往乏水,则必由此汲之,故名曰淡洋。过此以往,(29)未见其海洋之水不咸。〔取其水灌〕田,1常熟。气候热。风俗淳。男女椎髻,系溜布。有酋长。地产〔奖真香、苇粟,其粒〕与亚芦同,2米颗虽小,炊饭则香。贸易之货,用赤金、铁器、粗碗之属。(30)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37)补。

      须文答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峻岭掩抱,地势临海。田硗,谷少。风俗浇薄。其酋长人物修长,一日之间必三变色,或青、或黑、或赤。每岁必杀十余人,取自然血浴之,则四时不生疾病,故民皆畏服焉。男女椎髻,系红布。土产脑子、粗降真、香味短,鹤顶、斗锡。种茄树高丈有余,经三四年不萎,生茄子以梯摘之,如西瓜大,重十余斤。贸易之货,用西洋丝布、樟脑、蔷薇水、黄油伞、青布、五色鞋之属。(31)

      僧加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叠山环翠,洋海横络。其山之腰,有佛殿岿然,则释迦佛肉身所在,民从而像之。迨今,以香花烛事之若存。海濵有石如莲台,上有佛足迹,长二尺有四寸,阔七寸,深五寸许。迹中海水入其内,不咸而淡,味甘如醴,病者饮之(30)则愈,老者饮之可以延年。土人长七尺余,面紫身黑,眼巨而长,手足温润而壮健,宛然佛家种子,寿多至百有余岁者。佛初怜彼方之人贫而为盗,故以善化其民,复以甘露水洒其地。产红石,土人掘之,以左手取者为〔货,右手寻〕者设佛后,1得此以济贸易之货,皆令温饱而善良。〔其佛前有〕一钵盂,2非玉、非铜、非铁,色紫而润,敲之有玻璃声。故国初凡三遣使取之,至是,则举浮屠之教以语人,故未能免于儒者之议。然观其土人之梵相,风俗之敦厚,讵可弗信也夫?(31)  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44)补。

      交栏山(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岭高而树林茂密,田瘠谷少,气候热。俗射猎为事。国初,军士征阇婆,遭风于山下,辄损舟,一舟幸免,唯存钉灰。见其山多木,故于其地造舟一十余只,若樯柁、若帆、若篙,靡不具备,飘然长往。有病卒百余人,不能去者,遂留山中。今唐人与番人丛杂而居之。男女椎髻,穿短衫,系巫仑布。地产熊、豹、鹿、麂皮、玳瑁。贸易之货,用谷米、〔五〕色绢、(31)青布、铜器、青器之属。1(32)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48)补。  特番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居西南角,名为小食。官场深邃,前有石崖,当关以守之;后有石洞,周匝以居之。厥土涂泥,厥田沃饶。临溪,溪又通海,海口有闸,春月则放水灌田耕种,时雨降则闭闸,或岁旱则开焉。民无水旱之忧,长有丰稔之庆,故号为乐土。气候应节。俗淳,男女椎髻,系青布。煮海为盐,酿老叶为酒,烧羊羔为〔食。地产〕黄蜡,1绵羊高四尺许,波罗大如斗,甜瓜三四尺围。贸易之货,用麻逸布、五色绸鞋、锦鞋、铜鼎、红油布之属。(32)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50)补。  班达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与鬼屈、波思国为邻。山峙而石盘,田瘠。谷少。气候微热,淫雨间作。俗怪,屋傍每有鬼夜啼,如人声相续,至五更而啼止。次日,酋长必遣人乘骑鸣锣以逐之,卒不见其踪影也。厥后立庙宇于盘石之上以祭焉,否则人畜有疾,国必有灾。男女丫髻,系巫仑布,不事针缕纺绩。煮(32)海为盐。地产甸子、鸦忽石、兜罗绵、木绵花、青蒙石。贸易之货,用诸色鞋、青白瓷、铁器、五色烧珠之属。(33)  曼陀郎(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界西北隅,与播宁接壤。地瘠,宜种麦。酋长七尺有余。二国势均,不事侵伐,故累世结姻,颇有朱陈村之俗焉。蛮貊之所仅闻,他国之所未见者。气候少热。男女挽髻,以白布包头,皂布为服。以木犀花酿酒。地产犀角、木绵,摘四斗花,可重一斤。西瓜五十斤重有余,石榴大如斗。贸易之货,用丁香、豆蔻、良姜、荜茇、五色布、青器、斗锡、酒之属。(33)

      喃巫哩(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当喃巫哩〔洋〕之要冲,1大波如山,动荡日月,望洋之际,疑若无地。民居环山,各得其所。男女椎髻露体,系稍布。田瘠榖少,气候暖。俗尚劫掠,亚于{牛}单〔马〕锡也。2地产鹤顶、龟筒、玳瑁,降真香冠于各番。贸易之货,用金、银、铁器、蔷薇水、红丝布、樟脑、青白花碗之属。夫以舶历风涛,回经此(33)国幸,〔幸〕而免于鱼龙之厄,3而又罹虎口,莫能逃之;其值风信之乖时,使之然欤!(34)

      123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61)改、补。

      北溜(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势居下,千屿万岛,舶往西洋,过僧加剌傍,潮流迅急,更值风逆,辄漂此国。候次年夏东南风,舶仍〔上溜之北〕出溜。1水中有石槎牙,利如锋刃,盖已不舟矣。地产椰子索、汃子、鱼干、大手巾布。海商每将一舶汃子下乌爹、朋加剌,必互易米一船有余。盖彼番以汃子权钱用,亦乆远之食法也。(34)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64)补。

      下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居小具喃、古里佛之中,又名小港口。山旷而原平,地方数千余里。民所奠居,星罗棋布,家给人足,厥田中下。农力耕,气候暖。风俗淳,民尚气,出入必悬弓箭及牌以随身。男女削发,系溜布。地产胡椒,冠于各番,不可胜计。椒木满山,蔓衍如藤萝,冬花而夏实。民采而蒸曝,以干为度。其味辣,采者多不禁。其味之触人甚,至以川芎煎(34)汤解之,他番之有胡椒者,皆此国流波之余也。(35)

      高郎步(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大佛山之下,湾环中,纵横皆卤股石。其地湿皋,田瘠,米谷翔贵,气候暖。俗薄,舶人不幸失风,或驻阁于其地者,徒为酋长之利。舶中所有货物,多至全璧而归之,酋以为天赐也,孰知舶人妻子饥寒之所望哉?男女撮髻,系八郎那间布。稍煮海为盐,酿蔗浆为酒。有酋长。地产红石头,与僧加剌同。贸易之货,用八丹布、斗锡、酒、蔷薇水、苏木、金、银之属。(35)

      沙里八丹(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居古里佛山之后。其地沃衍,田少。俗美。气候微暖。男女系布缠头,循海而居,珠货之马头也。民有犯罪者,以石灰画圏于地,使之立圏内,不令转足,此其极刑也。地产八丹布、珍珠,由第三港来,皆物之所自产也。其地采珠官抽毕,皆以小舟渡此国互易,富者用金银以低价塌之,舶至,求售于唐人,其利岂浅鲜哉?(35)

      金塔(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古崖之下,圣井傍有塔十丈有余,塔顶曾镀以金,其顶颓而石烂,惟苔藓青青耳。上有鹤巢,宽七尺余,有朱顶雌雄二鹤长存〔不去〕,1人见每岁常巢其上。酋长子孙相传以来千有余年矣。春则育一二雏,及羽翼成,飞去,惟老鹤存焉。国人书扁曰老鹤里。土瘠而民贫。气候不齐。俗朴。男女椎髻,缠白布,系溜布。民煮海为盐,女耕织为业,寿多至百有余岁。地产大布手巾、木绵。贸易之货,用铁鼎、五色布之属。(36)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75)补。

      东淡邈(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皋揵相去有间,近希苓数日程。山瘠。民闲,田沃,稻登,百姓充给。气候热。俗重耕牛,每于二月舂米为饼以饲之,名为报耕种之本。男女椎髻,系八丹布。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有酋长。地产胡椒,亚于阇婆,玳瑁、木绵、大槟榔。贸易之货,用银、五色布、铜鼎、铁器、烧珠之属。(36)  大八丹(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居西洋之后,名雀婆岭,相望数百里。田平丰稔,时雨沾渥。近年田中生丛禾,丈有余长,禾茎四十有八,榖粒一百三十,长半寸许,国人传玩以为禾王。民掘禾土,移至酋长之家。一岁之上,茎不枯槁,后其穗自坠,色如金,养之以槟榔灰,使其不蛀。迨今存其国,时出曝之,以为寳焉。气候热。俗淳。男女短发,穿南溜布。煮海为盐。地产绵布、婆罗蜜。贸易之货,用南丝、铁条、紫粉、木梳、白糖之属。(37)

      加里那(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近具山,其地硗确。田瘠,榖少。王国之亚波下,有石穴深邃。有白牛种,每岁逢春产白牛,仍有雌雄,酋长畜之,名官牛,听其自然孳育于国。酋长以其繁衍,因之互市〔他〕国,1得金十两,厥后牛遂不产。气候稍热。风俗淳厚。男女髡发,穿长衫。煮井为盐,酿椰浆为酒。地产绵羊,高大者二百余斤,逢春则割其尾,用番药搽之,次年,其尾复生如故。贸易之货,用青白花碗、细绢、铁条、苏木、水银之属。(37)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82)补。  土塔(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居八丹之平原,赤石围绕,有土砖甃塔,高数丈。汉字书云:咸淳三年八月,毕工。传闻中国之人其年贩彼,为书于石以刻之,至今不磨灭焉。土瘠,田少。气候半热,秋冬微冷。俗好善,民间多事桑香圣佛,以金银器皿事之。男女断发,其身如漆。系以白布。有酋长。地产绵布、花布、大手巾、槟榔。贸易之货,用糖霜、五色绢、青鞋、苏木之属。(38)

      第三港(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古号马渊,今名新港,口岸分南北,民结屋而居。田土、气候、〔风〕俗、男女与八丹同。1去此港八十余里,洋名大郎,蚌珠海内为最富。采取之际,酋长杀人及十数牲祭海神。选日,集舟人采珠,每舟以五人为率,二人荡桨,二人收绠,其一人用圏竹匡其袋口,悬于颈上,仍用收绠,系石于腰,放坠海底,以手爬珠蚌入袋中,遂执绠牵掣。其舟中之人收绠,人随绠而上,才以珠蚌倾舟中。既满载,则官场周回皆官兵守之。越数日,候其肉腐烂,则去其壳,以(38)罗盛腐肉旋转洗之,则肉去珠存,仍巨细筛阅。于十分中,官抽一半,以五分与舟人均分。若{失}〔非祭〕海神以取之,2入水者多葬于鳄鱼之腹。吁!得之良可悯也。舶人幸当其取之岁,往往以金与之互易,归则乐数倍之利,富可立致,特{幸}〔罕〕逢其时耳。3(39)  123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87、288)补、删、改。

      华罗(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植椰树为疆理,叠青石为室。田土瘠硗,宜种稻。气候常热,秋冬草木越增茂盛。俗怪。民间每创石亭数四,塑以泥牛,或刻石为像,朝夕讽经,敬之若神佛焉,仍以香花灯烛为之供养。凡所主之坛,所行之地,及屋壁之上,悉以牛粪和泥涂之,反为滐净。邻人往来,茍非其类,则不敢造其所。男女形黑。无酋长,年尊者主之。语言屠詉。以檀香、牛粪搽其额,以白细布缠头,穿长衫,与今之南毗人少异而大同。(39)

      麻那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界迷黎之东南,居垣角之绝岛。石有楠树万枝,周围皆(39)水,有蚝如山立,人少至之。土薄田瘠,气候不齐。俗侈,男女辫发以带捎,臂用金丝,穿五色绢短衫,以朋加剌布为独幅裙系之。地产骆驼,高九尺,土人以之负重。有仙鹤,高六尺许,以榖为食,闻人拍掌,则耸翼而舞,其容仪可观,亦异物也。(40)

      加将门里(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去加里二千余里,乔木成林,修竹高节。其地堰潴,田肥美,一岁三收榖。通商贩于他国。气候常热。俗薄。男女挽髻,穿长衫。丛杂回人居之,其土商每兴贩黑囡往朋加剌,互用银钱之多寡,随其大小高下而议价。民煮海为盐,酿〔蔗〕浆为酒。1有酋长。地产象牙、兜罗绵、花布。贸易之货,用苏杭五色鞋、南北丝、土绸绢、巫仑布之属。(40)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297)补。

      波斯离(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境与西夏联属,地方五千余里。关市之间,民比居如鱼鳞。田宜麦、禾。气候常冷。风俗侈丽。男女长身编发,穿驼褐毛衫,以软锦为茵褥。烧羊为食,煮海为盐。有酋长。地(40)产琥珀、软锦、驼毛、腽肭脐、没药、万年枣。贸易之货,用毡毯、五色鞋、云南叶金、白银、倭铁、大风子、牙梳、铁器、达剌斯离香之属。(41)  挞吉那(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居达里之地,即古之西域。山少而〔田〕瘠。1气候半热,天常阴晦。俗与羌同。男女身面如漆,眼圆,白发鬅鬙。笼软锦为衣。女资纺绩为生,男采鸦鹘石为活。煮海为盐,酿安石榴为酒。有酋长地。产安息香、琉璃瓶、硼砂,栀子花尤胜于他国。贸易之货,用沙金、花银、五色鞋、铁鼎、铜线、琉磺、水银之属。(41)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305)补。  千里马(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北与大奋山截界,溪水护市,四时澄彻,形势宽容。田瘠榖少,气候乍热。俗淳,男女断发,身系丝布。煮海为盐,酿桂屑为酒。有酋长。地产翠羽、百合、萝蓣。贸易之货,用铁条、粗碗、苏木、铅针之属。(41)

      大佛山(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介于迓里、高郎步之间。至顺庚午冬十月有二日,因卸帆于山下,是夜,月明如昼,海波不兴,水清彻底。起而徘徊,俯窥水国,有树婆娑,余指舟人而问:此非清琅玕\、珊瑚珠者耶?曰:非也。此非月中娑罗树影者耶?曰:亦非也。命童子入水中采之,则柔滑,拔之出水,则坚如铁。把而玩之,高仅盈尺,则其树槎牙盘结奇怪,枝有一花一蕊,红色天然。既开者仿佛牡丹,半吐者类乎菡萏。舟人秉烛环堵而观之,众乃雀跃而笑曰:此琼树开花也。诚海中之稀有,亦中国之异闻。余历此四十余年,未尝有睹于此。君今得之,兹非千载而一遇者乎?余次日作古体诗一首,以记其实。袖之以归,豫章邵庵虞先生见而赋诗,迨今留于君子堂,以传玩焉。(42)

      须文那(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国居班支尼那接境,山如瓜瓠,民乐奠居。田瘠,谷少。气候应节。俗鄙薄。男女蓬头,系丝布。酋长之家有石鹤,高七尺余,身白而顶红,宛然生像,民间事之为神鹤。四五月(42)间,听其夜鸣,则是岁丰稔;凡有疾则卜之,如响斯应。民不善煮海为盐。地产丝布,胡椒亚于希苓、淡邈。孩儿茶又名乌爹土,又名胥实,考之其实,槟榔{汗}〔汁〕也。1贸易之货,用五色细鞋、青鞋、豆蔻、大小水罐、苏木之属。(43)

      1据岛夷志略(中华书局中外交通史籍丛刊苏继庼校释本,一九八一年,314)改。

      万里石塘(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石塘之骨,由潮州而生,迤逦如长蛇,横亘海中,越海诸国。俗云万里石塘,以余推之,岂止万里而已哉?舶由玳屿门挂四帆,乘风破浪,海上若飞。至西洋或百日之外,以一日一夜行百里计之,万里曾不足。故源其地脉,历历可考。一脉至爪哇,一脉至勃泥及古里地闷,一脉至西洋,极昆仑之地。盖紫阳朱子谓海外之地,与中原地脉相连者,其以是欤?观夫海洋泛无涯涘,中匿石塘,孰得而明之?避之则吉,遇之则凶。故子午针人之命脉所系,茍非舟子之精明,能不覆且溺乎?吁!得意之地勿再往,岂可以风涛为径路也哉?(43)

      小具喃(岛夷志略,四库全书本)

      地与都拦礁相近。厥上黑坟,本宜榖麦。居民懒事耕作,岁籍乌爹运米供给。或风信到迟,马船已去,货载不满,风信或逆,不得过喃巫哩洋,且防高浪阜中卤股石之厄

作者:汪大渊

台湾通史

  •   连横的《台湾通史》,仿司马迁《史记》体例,时间从隋朝大业元年至清光绪21年(1895年),横跨1290年的历史时空,将包罗万象之内容纳入88篇之中。其突出的特点,一是典据精深,记述详明,因立足奠基台湾史,故史料编撰宁详勿略,宁取无弃。无论是旧籍疏略之岛内抚垦拓殖的情况、故纸未载之相逼而来的外交兵祸,还是岛内动植矿物等天然资源的种类及分布情况、稻米糖茶等诸种作物乃至食用方法,或据资料详细系统地载录下来,或依耳闻目睹据实列述,内容扎实,使《台湾通史》成为文献大宗。二是较以往修史注重兵、刑、礼、乐者,凸显“民贵”史观,对岛内民生之丰啬、民德之隆污,特别是攸关国民生计之官方奏疏一律详细载录,以供后人借鉴。三是对以往史书以“岛夷海寇”视之而一笔代过之郑成功驱逐荷兰殖民者以及其后率领大陆同胞迁台拓台的事迹给予重新矫正定位;对台湾人民介乎以卵击石、艰贞抵御日侮的历史详情,更是重笔彩墨,致意再三。四是全书既体现了台湾与祖国大陆在政治、经济、法律、典仪、文化、宗教等方面一脉相传的历史渊源,又突出了台湾的地方特色,安排有序,相得益彰。  全书内容起于隋大业元年,终于清光绪二十一年,时间横跨1290年,有纪四、志二十四、传六十。从最早到达台湾的开拓者,到清中后期抵抗日本侵略的志士将领,凡有关台湾的政治、军事、经济、物产、风俗、人物等等,均有论列。本书曾由作者于1920~1921年在台湾分三册出版,内地流传极少。商务印书馆于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曾将其重新出版,此后亦有重印,但读者现在也不易找到当时版本。

作者:連横(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