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分类
  • 集部
  • 子部
  • 史部
  • 经部
精选古籍
  • 小窗幽记
  • 酒边词
  • 丹忠录
  • 剑侠奇中奇全传
  • 金台全传
  • 东周列国志
  • 西施艳史演
  • 皇清秘史
  • 南朝秘史
  • 梼杌萃编
国学古籍
国学古籍
  • 文笔要诀
      属事比辞,皆有次第;每事至科分之别,必立言以间之,然后义势可得相承,文体因而伦贯也。新进之徒,或有未悟,聊复商略,以类别之云尔。

      观夫,惟夫,原夫,若夫,窃惟,窃闻,闻夫,惟昔,昔者,盖夫,自昔,惟。

      右并发端置辞,泛叙事物也。谓若陈造化物象,上古风迹,及开廓大纲、叙况事理,随所作状,量取用之。大凡观夫、惟夫、原夫、若夫、窃闻、闻夫、窃惟等语,可施之大文,余则通用。其表启等,亦宜以臣闻及称名为首,各见本法。

      至如,至乃,至其,于是,是则,斯则,此乃,诚乃。  右并承上事势,申明其理也。谓上已叙事状,以复申重论之,以明其理。

      洎于,逮于,至于,既而,亦既,俄而,洎、逮,及,自,属。

      右并因事变易多,限之异也。谓若述世道革易,人事推移,用之而为异也。

      乃知,方知,方验,将知,固知,斯乃,斯诚,此固,此实,诚知,是知,何知,所知,是故,遂使,遂令,故能,故使,所谓,可谓。  右并取下言,证成于上也。谓上所叙义,必待此后语,始得证成也。或多析名理,或比况物类,不可委说。

      况乃,矧夫,矧唯,何况,岂若,未若,岂有,岂至。

      右并追叙上义,不及于下也。谓若已叙功业事状于上,以其轻小,后更云"况乃""岂云"其事其状云。

      岂独,岂唯,岂止,宁独,宁止,何独,何止,岂直。

      右并引取彼物,为此类也。谓若已叙此事,又引彼与此相类者,云"岂唯"彼如然也。

      假令,假使,假复,假有,纵令,纵使,纵有,就令,就使,就如,虽令,虽使,虽复,设令,设使,设有,设复,向使。

      右并大言彼事,不越比也。谓若已叙前事,"假令"深远高大则如此,此终不越。

      虽然,然而,但以,正以,直以,只为。

      右并将取后义,反于前也。谓若叙前事讫,云"虽然"仍有如此理也。

      岂令,岂使,何容,岂至,岂其,何有,岂可,宁可,未容,未应,不容,讵令,讵可,讵使,而乃,而使,岂在,安在。

      右并叙事状所求不宜然也。谓若揆其事状所不令然,云"岂令其至于是"。

      岂类,讵以,岂如,未如。

      右并论此物胜于彼也。谓叙此物微也,讫,陈"岂若"彼物微小之状。  若乃,尔乃,尔某,尔则,夫其,若其,然其。

      右并覆叙前事,体其状也。若前已叙事,次便云"若乃"等,体写其状理。

      倘若,倘使,如其,如使,若其,若也,若使,脱若,脱使,脱复,必其,必若,或若,或可,或当。

      右并逾分测量,或当尔也。譬如论其事使异理,云如此。  唯应,唯当,唯可,只应,只可,亦当,乍可,必能,必应,必当,必使,会当。

      右并看世斟酌,终归然也。若云看上形势,"唯应"如此。

      方当,方使,方冀,方令,庶使,庶当,庶以,冀当,冀使,将使,夫使,令夫,所冀,所望,方欲,更欲,便当,行欲,足令,足便。

      右并势有可然,期于终也。谓若叙其事形势,方终当如此。

      岂谓,岂知,岂其,谁知,谁言,何期,何谓,安知,宁谓,宁知,不谓,不悟,不期,岂悟,岂虑。

      右并事有变常,异于始也。谓若其事,应令如彼,忽令如此。

      加以,加复,况复,兼以,兼复,又以,又复,重以,且复,仍复,尚且,犹复,犹欲,而尚,尚或,尚能,尚欲,犹仍,且尚。

      右并更论后事,以足前理也。谓若叙前事已讫,云"加以"又如此。

      莫不,罔不,罔弗,无不,咸欲,咸将,并欲,皆欲,尽欲,皆并咸。

      右并总论物状也。

      自非,若非,若不,如不,苟非。

      右并引其大状,令至甚也。若叙其事至甚者,云"自非"如此云。

      何以,何能,何可,岂能,讵能,讵使,讵可,畴能,奚可,奚能。

      右并因缘前状,论可致也。若云"自非"行彼,何以如此。

      方虑,方恐,所恐,将恐,或恐,或虑,只恐,唯虑。

      右并豫思来事,异于今也。若云今事已然,"方虑"于后或如此。

      敢欲,辄欲,轻欲,轻用,轻以,敢以,辄以,每欲,常欲,恒愿,恒望。

      右并论志所欲行也。

      每至,每有,每见,每曾,时复,数复,每时,或。

      右并事非常然,有时而见也。谓若"每至"其时节、"每见"其事理。

      则必,则皆,则当,何尝不,未有,不则。

      右并有所逢见便然也。若逢见其事,"则必"如此。

      可谓,所谓,诚是,信是,允所谓,乃云,此犹,何异,奚异,亦犹,犹夫,则犹,则是。  右并要会所归,总上义也。谓设其事,"可谓""如此",可比"如比"。  诚愿,诚当可,唯愿,若令,若当,若使,必使。  右并劝励前事,所当行也。谓若其事,云"诚愿"如此。  自可,自然,自应,自当,此则,斯则,女则,然则。

      右并豫论后事,必应尔也。谓若行如彼。"可"如此。
    作者:
    杜正伦
  • 诗谱
      ○古体

      《周南》,不离日用间,有福天下万世意。

      《召南》,至诚谆恪,秋毫不犯。

      《邶风》,君子处变,渊静自守。

      《齐风》,翩翩有侠气。

      《唐风》,忧思深远。

      《秦风》,秋声朝气。

      《豳风》,深知民情而真体之。

      《小雅》,忠厚。

      宣王《小雅》,振刷精神。

      《大雅》,深远。  宣王《大雅》,铺张事业。

      《周颂》,天心布声。

      《鲁颂》,谨守礼法。

      《商颂》,天威大声。  凡读《三百篇》,要会其情不足性有馀首。情不足,故寓之景;性有馀,故见乎情。

      凡读《骚》,要见情有馀处。

      凡读汉诗,先真实,後文华。

      凡读建安诗,於文华中取真实。  三国六朝乐府,犹有真意,胜於当时文人之诗。  凡读《文选》诗,分三节,东都以上主情,建安以下主意,三谢以下主辞。齐梁诸家,五言未成律体,七言乃多古制,韵度独出盛唐人上一等,但理不胜情,气不胜辞耳。

      ○律体

      沈约吴均何逊王筠任昉

      阴铿徐陵薛道衡江总

      右诸家,律诗之源,而尤近古者,视唐律虽宽,而风度远矣。

      ○绝句体

      古乐府,浑然有大篇气象。

      六朝诸人,语绝意不绝。

      ○杂体

      晋傅咸作《七经》诗,其《毛诗》一篇略曰:“聿修厥德,令终有淑。勉尔遁思,我言维服。盗言孔甘,其何能淑。谗人罔极,有靦面目。”此乃集句诗之始。或谓集句起於王安石,非也。

      ○张衡

      寄兴高远,遣辞自妙。  ○唐山夫人  《安世歌》,质古文雅。

      ○蔡琰

      真情极切,自然成文。

      ○汉郊祀歌  锻意刻酷,炼字神奇。

      ○汉乐府  真情自然,但不能中节尔。累度乃是好景。

      ○古诗十九首情真,景真,事真,意真。澄至清,发至情。  ○陈思王

      斫削精洁,自然沈建。

      ○王粲刘桢  真实有馀,澄滤不足。  思健功圆。

      ○嵇康

      人品胸次高,自然流出。

      ○阮籍

      天识清虚,礼法疏短。

      ○张华

      气清虚,思颇率。

      ○傅玄

      思切清古,失之太工。

      ○潘岳

      安仁质胜於文,有古意,但澄汰未精耳。

      ○陆机

      士衡才思有馀,但胸中书太多,所拟能痛割舍乃佳耳。

      ○束皙

      全篇锻炼,首尾有法。

      ○张协

      逐句锻炼,辞工制率。

      ○郭璞

      构思险怪而造语精圆,三谢皆出於此。杜李精奇处皆取此。本出自淮南小山。  ○刘琨卢谌

      忠义之气,自然形见,非有意於诗也。杜子美以此为根本。

      ○陶渊明

      心存忠义,心处闲逸,情真景真,事真意真,几於《十九首》矣,但气差缓耳。至其工夫精密,天然无斧凿痕迹,又有出於《十九首》之表者。盛唐诸家风韵皆出此。

      ○谢瞻

      景至清虚,甚有古文。

      ○谢灵运

      以险为主,以自然为工。李杜取深处多取此。  ○谢惠连

      酌取险怪自然之中,而句句为之。

      ○鲍照

      六朝文气衰缓,唯刘越石鲍明远有西汉气骨。李杜筋取此。  ○谢朓

      藏险怪於意外,发自然於句中。齐梁以下造语皆出此。  ○沈约  佳处斫削,清瘦可爱,自拘声病,气骨薾然。唐诸家声律皆出此。

      ○江淹

      善观古作,曲尽心手之妙,其自作乃不能尔。故君子贵自立,不可随流俗也。
    作者:
    陈绎曾
  • 庚溪诗话
    《庚溪诗话》二卷,宋陈岩肖撰。岩肖字子象,金华人。父德固,死靖康之难。绍兴八年,以任子中词科,仕至兵部侍郎。此编记其於靖康间游京师天清寺事,犹及北宋之末。而书中称高宗为太上皇帝,孝宗为今上皇帝,光宗为当今皇太子,则当成於淳熙中。上溯靖康已六十年,盖其晚年之笔也。卷首先载宋累朝御制,附以“汉高帝、唐文皇、宣宗”三条。次即历叙唐、宋诗家,各为评骘。而於元祐诸人,徵引尤多。盖时代相接,颇能得其绪馀,故所论皆具有矩矱。其中如赵与峕《宾退录》所称《虞中琳送林季仲》诗,殊嫌陈腐。又厉鹗《宋诗纪事》摘所载蔡肇《睦州诗》“叠嶂巧合丁字水,腊梅迟见二年花”句,实为杜牧之诗,亦间舛误,然大旨不诡於正。其论“山谷诗派”一条,深斥当时学者未得其妙,而但使声韵拗捩,词语艰涩,以为江西格,尤为切中後来之病。至遗篇佚句,缀述见闻,亦间有宋人诗集所未及者。宋末左圭尝辑入《百川学海》中,但题西郊野叟述,而佚其名氏。明胡应麟《笔丛》据中间论皇太子作诗一条,自题其名,始考定为岩肖所作。然吴师道《敬乡录》已云岩肖著《庚溪诗话》,具有明文,不待应麟始知矣。
    作者:
    陈岩肖
  • 唐子西文录
      《唐子西文录记》宣和元年,行父自钱塘罢官如京师,眉山唐先生同寓于城东景德僧舍,与同郡关注子东日从之游,实闻所未闻,退而记其论文之语,得数纸以归。自己亥九月十三日尽明年正月六日而别。先生北归还朝,得请宫祠归泸南,道卒于凤翔,年五十一。自己亥距今绍兴八年戊午,二十年矣,旧所记,更兵火无复存者。子东书来,属余追录,且欲得仆自书,云:“将置之隅坐,如见师友。”衰病废忘,十不省五六,乃为书所记,得三十五条。先生尝次韵行父《冬日旅舍诗》:“残岁无多日,此身犹旅人。客情安枕少,天色举杯频。桂玉黄金尽,风尘白发新。异乡梅信远,谁寄一枝春。”又次《留别》韵云:“白头重踏软红尘,独立鸳行觉异伦。往事已空谁叙旧,好诗乍见且尝新。细思寂寂门罗雀,犹胜累累冢卧麟。力请宫祠知意否,渐谋归老锦江滨。”盖绝笔于是矣。集者逸之,故并记云。三月癸巳,余杭强行父幼安记。

      《唐子西文录》古乐府命题皆有主意,后之人用乐府为题者,直当代其人而措词,如《公无渡河》须作妻止其夫之词,太白辈或失之,惟退之《琴操》得体。

      《六经》已后,便有司马迁,《三百五篇》之后,便有杜子美。《六经》不可学,亦不须学,故作文当学司马迁,作诗当学杜子美,二书亦须常读,所谓“何可一日无此君”也。  司马迁敢乱道却好,班固不敢乱道却不好。不乱道又好是《左传》,乱道又不好是《唐书》。八识田中,若有一毫《唐书》,亦为来生种矣。

      三谢诗,灵运为胜,当就《文选》中写出熟读,自见其优劣也。

      唐人有诗云:“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及观陶元亮诗云:“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便觉唐人费力。如《桃源记》言“尚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可见造语之简妙。盖晋人工造语,而元亮其尤也。  杜子美《秦中纪行诗》,如“江间饶奇石”,未为极胜;到“暝色带远客”,则不可及已。

      子美诗云:“天欲今朝雨,山归万古春。”盖绝唱也。余惠州诗亦云:“雨在时时黑,春归处处青。”又云:“片云明外暗,斜日雨边晴。山转秋光曲,川长暝色横。”皆闲中所得句也。

      子美云:“舜举十六相,身尊道何高。秦时用商鞅,法令如牛毛。”其于治道深矣。

      东坡作《病鹤诗》,尝写“三尺长胫瘦躯”,缺其一字,使任德翁辈下之,凡数字。东坡徐出其稿,盖“阁”字也。此字既出,俨然如见病鹤矣。

      《琴操》非古诗,非骚词,惟韩退之为得体。退之《琴操》,柳子厚不能作;子厚《皇雅》,退之亦不能作。  东坡诗,叙事言简而意尽。忠州有潭,潭有潜蛟,人未之信也。虎饮水其上,蛟尾而食之,俄而浮骨水上,人方知之。东坡以十字道尽云:“潜鳞有饥蛟,掉尾取渴虎。”言“渴”则知虎以饮水而召灾,言“饥”则蛟食其肉矣。

      谢固为绵州推官,推官之廨,欧阳文忠公生焉。谢作六一堂,求余赋诗。余雅善东坡以约词纪事,冥搜竟夕,仅得句云:“即彼生处所,馆之与周旋。”然深有愧于东坡矣。

      韩退之作古诗,有故避属对者,“淮之水舒舒,楚山直丛丛”是也。

      杜子美祖《木兰诗》。

      晚学遽读《新唐书》,辄能坏人文格。《旧唐书》赞语云:“人安汉道之宽平,不厌高皇之嫚骂。”其论唐亡云:“注江海以救焚,焚收而溺至;引鸩爵以止渴,渴止而身亡。”亦自有佳处。

      诗在与人商论,深求其疵而去之,等闲一字放过则不可,殆近法家,难以言恕矣,故谓之诗律。东坡云:“敢将诗律斗深严。”余亦云:律伤严,近寡恩。大凡立意之初,必有难易二涂,学者不能强所劣,往往舍难而趋易,文章罕工,每坐此也。作诗自有稳当字,第思之未到耳。皎然以诗名于唐,有僧袖诗谒之,然指其《御沟诗》云:“「此波涵圣泽」,波字未稳当改。”僧艴然作色而去。僧亦能诗者也,皎然度其去必复来,乃取笔作“中”字掌中,握之以待。僧果复来,云欲更为“中”字如何,然展手示之,遂定交。要当如此乃是。

      近世士大夫习为时学,忌博闻者,率引经以自强。余谓挟天子以令诸侯,诸侯必从,然谓之尊君则不可;挟《六经》以令百氏,百氏必服,然谓之知经则不可。

      王荆公五字诗,得子美句法,其诗云:“地蟠三楚大,天入五湖低。”

      《文选》三赋,《月》不如《雪》,《雪》不如《风》。  东坡隔句对:“着意寻弥明,长颈高结喉,无心逐定远,燕颔飞虎头。”或云:“结”,古“髻”字也。退之序,是“长颈高结喉,中又作楚语。”

      余作《南征赋》,或者称之,然仅与曹大家辈争衡耳。惟东坡《赤壁》二赋,一洗万古,欲仿佛其一语,毕世不可得也。

      凡为文,上句重,下句轻,则或为上句压倒。《昼锦堂记》云:“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下云:“此人情之所荣,而今昔之所同也。”非此两句,莫能承上句。《居士集序》云:“言有大而非夸。”此虽只一句,而体势则甚重。下乃云:“达者信之,众人疑焉。”非用两句,亦载上句不起。韩退之与人书云:“泥水马弱不敢出,不果鞠躬亲问,而以书。”若无“而以书”三字,则上重甚矣。此为文之法也。

      东坡赴定武,过京师馆于城外一园子中。余时年十八,谒?栍啵骸赣^甚书?”余云:“方读《晋书》。”卒问:“其中有甚好亭子名?”余茫然失对,始悟前辈观书用意盖如此。  关子东一日寓辟雍,朔风大作,因得句云:“夜长何时旦?苦寒不成寐。”以问先生云:“夜长对苦寒,诗律虽有銼对,亦似不稳。”先生云:“正要如此。一似药中要存性也。”

      蜀道馆舍壁间题一联云:“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不知何人诗也。

      苏黄门云:“人生逐日,胸次须出一好议论。若饱食暖衣,惟利欲是念,何以自别于禽兽?予归蜀,当杜门著书,不令废日,只效温公《通鉴》样,作议论商略古人,岁久成书,自足垂世也。”

      张文昌诗:“六宫才人《大垂手》,愿君千年万年寿,朝出射糜暮饮酒。”古乐府《大垂手》、《小垂手》、《独摇手》,皆舞名也。

      《南征赋》:“时廓舒而浩荡,复收敛而凄凉。”词虽不工,自谓曲尽南迁时情状也。

      读退之《罗池庙碑》:“北方之人兮为侯是非,千秋万岁兮侯无我违”,辄流涕有感。

      《乐府解题》,熟读大有诗材。余诗云:“时难将近酒,家远莫登楼。”用古乐府名作对也。

      过岳阳楼观杜子美诗,不过四十字尔,气象闳放,涵蓄深远,殆与洞庭争雄,所谓富哉言乎者。太白、退之辈率为大篇,极其笔力,终不逮也。杜诗虽小而大,余诗虽大而小。  凡作诗,平居须收拾诗材以备用。退之作《范阳卢殷墓志》云:“于书无所不读,然止用以资为诗”是也。  诗疏不可不阅,诗材最多,其载谚语,如“络纬鸣,懒妇惊”之类,尤宜入诗用。

      谢玄晖诗云:“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苍然”。“平楚”,犹平野也。吕延济乃用“翘翘错薪,言刈其楚”,谓楚,木丛。便觉意象殊窘,凡五臣之陋,类若此。

      古之作者,初无意于造语,所谓因事以陈词,如杜子美《北征》一篇,直纪行役尔,忽云“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此类是也。文章只如人作家书乃是。
    作者:
    强幼安
  • 诗学禁脔
    范德机所撰《诗学禁脔》又称为《诗格》供童蒙入门的诗法之学。其中有部分命题探讨诗歌的义理、功用、方法,与西方诗学讨论的问题比较接近。

      凡分十五格,每格选唐诗一篇为式,而逐句解释。其浅陋尤甚,亦必非真本
    作者:
    范德机
  • 走马春秋
    简介暂无
    作者:
    不题撰人
  • 茅亭客話
    黄休復久往成都,和当时四川文人李畋、张及、任玠及画家孙知微、童仁益等为友。好道术,曾受道于处士李谌,鬻丹养亲,隐仕不居。通《春秋》学,兼精画学,收藏甚富,景德中着《益州名画录》三卷。并有小说《茅亭客话》十卷行世。
    作者:
    黄休復
  • 步里客谈
    陈长方(生卒年不详),字齐之,别号唯室,侯官(今福建闽侯)人。绍兴八年(1138年)进士,官江阴县学教授。初,长方父侁为洪州录事,卒于官。长方奉母居吴,依其外祖父太仆寺卿林旦家于步里,遂以名书。《宋史翼》有传。

    《步里客谈》一卷,《宋史·艺文志》著录于子类小说家类,《四库全书》收于子部小说家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其“所记多嘉祐以来名臣言行,而于熙宁、元丰之间邪正是非尤三致意。”“至于评论文章,颇多可采。”
    作者:
    陈长方
  • 大宋宣和遗事
    简介暂无
    作者:
  • 十二笑
    作者:墨憨斋主人十二笑,古代讽刺谴责小说,十二卷,今存前六卷。题墨憨斋主人编,墨憨斋主人为冯梦龙别号。
    作者:
    墨憨斋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