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作文 学门教育

国学古籍

文笔要诀

  •   属事比辞,皆有次第;每事至科分之别,必立言以间之,然后义势可得相承,文体因而伦贯也。新进之徒,或有未悟,聊复商略,以类别之云尔。

      观夫,惟夫,原夫,若夫,窃惟,窃闻,闻夫,惟昔,昔者,盖夫,自昔,惟。

      右并发端置辞,泛叙事物也。谓若陈造化物象,上古风迹,及开廓大纲、叙况事理,随所作状,量取用之。大凡观夫、惟夫、原夫、若夫、窃闻、闻夫、窃惟等语,可施之大文,余则通用。其表启等,亦宜以臣闻及称名为首,各见本法。

      至如,至乃,至其,于是,是则,斯则,此乃,诚乃。  右并承上事势,申明其理也。谓上已叙事状,以复申重论之,以明其理。

      洎于,逮于,至于,既而,亦既,俄而,洎、逮,及,自,属。

      右并因事变易多,限之异也。谓若述世道革易,人事推移,用之而为异也。

      乃知,方知,方验,将知,固知,斯乃,斯诚,此固,此实,诚知,是知,何知,所知,是故,遂使,遂令,故能,故使,所谓,可谓。  右并取下言,证成于上也。谓上所叙义,必待此后语,始得证成也。或多析名理,或比况物类,不可委说。

      况乃,矧夫,矧唯,何况,岂若,未若,岂有,岂至。

      右并追叙上义,不及于下也。谓若已叙功业事状于上,以其轻小,后更云"况乃""岂云"其事其状云。

      岂独,岂唯,岂止,宁独,宁止,何独,何止,岂直。

      右并引取彼物,为此类也。谓若已叙此事,又引彼与此相类者,云"岂唯"彼如然也。

      假令,假使,假复,假有,纵令,纵使,纵有,就令,就使,就如,虽令,虽使,虽复,设令,设使,设有,设复,向使。

      右并大言彼事,不越比也。谓若已叙前事,"假令"深远高大则如此,此终不越。

      虽然,然而,但以,正以,直以,只为。

      右并将取后义,反于前也。谓若叙前事讫,云"虽然"仍有如此理也。

      岂令,岂使,何容,岂至,岂其,何有,岂可,宁可,未容,未应,不容,讵令,讵可,讵使,而乃,而使,岂在,安在。

      右并叙事状所求不宜然也。谓若揆其事状所不令然,云"岂令其至于是"。

      岂类,讵以,岂如,未如。

      右并论此物胜于彼也。谓叙此物微也,讫,陈"岂若"彼物微小之状。  若乃,尔乃,尔某,尔则,夫其,若其,然其。

      右并覆叙前事,体其状也。若前已叙事,次便云"若乃"等,体写其状理。

      倘若,倘使,如其,如使,若其,若也,若使,脱若,脱使,脱复,必其,必若,或若,或可,或当。

      右并逾分测量,或当尔也。譬如论其事使异理,云如此。  唯应,唯当,唯可,只应,只可,亦当,乍可,必能,必应,必当,必使,会当。

      右并看世斟酌,终归然也。若云看上形势,"唯应"如此。

      方当,方使,方冀,方令,庶使,庶当,庶以,冀当,冀使,将使,夫使,令夫,所冀,所望,方欲,更欲,便当,行欲,足令,足便。

      右并势有可然,期于终也。谓若叙其事形势,方终当如此。

      岂谓,岂知,岂其,谁知,谁言,何期,何谓,安知,宁谓,宁知,不谓,不悟,不期,岂悟,岂虑。

      右并事有变常,异于始也。谓若其事,应令如彼,忽令如此。

      加以,加复,况复,兼以,兼复,又以,又复,重以,且复,仍复,尚且,犹复,犹欲,而尚,尚或,尚能,尚欲,犹仍,且尚。

      右并更论后事,以足前理也。谓若叙前事已讫,云"加以"又如此。

      莫不,罔不,罔弗,无不,咸欲,咸将,并欲,皆欲,尽欲,皆并咸。

      右并总论物状也。

      自非,若非,若不,如不,苟非。

      右并引其大状,令至甚也。若叙其事至甚者,云"自非"如此云。

      何以,何能,何可,岂能,讵能,讵使,讵可,畴能,奚可,奚能。

      右并因缘前状,论可致也。若云"自非"行彼,何以如此。

      方虑,方恐,所恐,将恐,或恐,或虑,只恐,唯虑。

      右并豫思来事,异于今也。若云今事已然,"方虑"于后或如此。

      敢欲,辄欲,轻欲,轻用,轻以,敢以,辄以,每欲,常欲,恒愿,恒望。

      右并论志所欲行也。

      每至,每有,每见,每曾,时复,数复,每时,或。

      右并事非常然,有时而见也。谓若"每至"其时节、"每见"其事理。

      则必,则皆,则当,何尝不,未有,不则。

      右并有所逢见便然也。若逢见其事,"则必"如此。

      可谓,所谓,诚是,信是,允所谓,乃云,此犹,何异,奚异,亦犹,犹夫,则犹,则是。  右并要会所归,总上义也。谓设其事,"可谓""如此",可比"如比"。  诚愿,诚当可,唯愿,若令,若当,若使,必使。  右并劝励前事,所当行也。谓若其事,云"诚愿"如此。  自可,自然,自应,自当,此则,斯则,女则,然则。

      右并豫论后事,必应尔也。谓若行如彼。"可"如此。

作者:杜正伦

升庵诗话

  •   《升庵诗话》,自明以来无善本。有刻入升庵文集者,凡八卷;(自五十四卷至六十一卷。)有刻入升庵外集者,凡十二卷;(自六十七卷至七十八卷。)有入《丹铅总录》者,凡四卷;(自十八卷至二十一卷。)《函海》又载其十二卷及补遗三卷。此详彼略,此有彼无,前後异次,卷帙异数。其字句之讹,则各本皆然。鲁鱼亥豕,往往不能句读,殆皆仍其传写之误耳。明刻书夙以多讹闻,兹复益以传写之误,升庵嘉惠後学之心,後学其何以领悟邪?升庵渊通赅博,而落魄不检形骸,放言好伪撰古书,以自证其说。(如称宋本《杜集丽人行》中有“足下何所有?红蕖罗袜穿镫银”二句,钱牧斋遍检各宋本《杜集》,均无此二句。又如岑之敬《栖乌曲》载《乐府诗集》,有“明月二八照花新,当垆十五晚留宾”之句。升庵截此二句,添“回眸百万横自陈”一句,别题为岑之敬《当垆曲》。又如李陵诗有“红尘蔽天地,白日何冥冥”二句,下阙,见《古文苑》,见《文选》李善本《西都赋注》。《升庵诗话》备载全诗,下多十二句,云出《修文御览》。

      此书亡来已久,殊不可信。以文义考之,“白日何冥冥”下,何得遽接云“招摇西北指,天汉束南倾”邪?又载七平七仄诗,七平如《文选》“离袿飞绡垂纤罗”,今考傅武仲舞赋、《古文苑》、《文选》,皆云“华袿飞绡杂纤罗”,不言“垂纤罗”也。凡此种种,皆失之伪撰。又如称渤海北海之地,今哈密扶馀,中国之沧州景州名渤海者,盖侨称以张休盛云云。不知哈密在西,扶馀在东,绝不相及。沧景一带,地皆濒海,故又有瀛州瀛海诸名,谓曰侨置,殊非事实。又“香云”“香雨”,并出王嘉《拾遗记》,而引李贺元稹之诗,又以卢象“云气杳流水”句,误为“香”字,此亦其引据疏舛处。)王弇州讥其求之字宙之外,而失之耳目之前。陈耀文且有《正杨》之作以诋之,後学或引以病升庵。然升庵之才器,实在有明诸家之上,瑕玷虽多,而精华亦复不少,《四库提要》谓求之于古,可以位置于郑樵罗泌之间,後学弃其瑕砧而取其精华可也。余读升庵集,仰其为人。会有《历代诗话续编》之刻,爰搜集各本,详加校订,讹者正之,复者删之,缺者补之。至其伪撰之句,则原之以存其真,据其题中第一字之笔画数,改编一十四卷,自谓较各本为善矣。割裂古人书,世所诟病,若《升庵诗话》之散如盘沙,不割裂无以得善本,而或者升庵嘉惠後学之心,反以余之割裂而显也。敢以质诸当世君子。中华民国四年冬,无锡丁福只识。

作者:杨慎

惊梦啼

  • 简介暂无

作者:天花主人

终须梦

  • 《终须梦》四卷十八回,卷首目录题“弥坚堂主人编次”,内封右栏署“步月主人订”。弥堂主人的姓名履历均不详,步月主人亦未详为何人。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将此书归入乾隆、嘉庆间才子佳人类小说。

作者:弥坚堂主人

幻中游

  • 简介暂无

作者:烟霞主人

薛刚反唐

  • “薛刚反唐”的故事相传唐时薛仁贵之子薛丁山为奸臣张台(张士贵之子)所害,全家抄斩。薛丁山的长子薛猛囿于封建道德,愚忠愚孝,终于作了封建制度下的牺牲品。而薛丁山的三子薛刚,为人性格坚强,不肯屈服,终于起兵反唐,报了血海深仇使正义得以伸张。薛刚与薛猛的性格,在这里恰好作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作者:如莲居士

醒梦骈言

  • 《醒梦骈言》又名《醒世奇言》,全书十二回,有清代刊本。书署“守朴翁编次”,然其真实姓名与生平事迹皆无可考。书中每回演写一个故事,这些故事均可在《聊斋志异》中找到对应篇目。可以说本书是一部根据《聊斋志异》原本改写的《白话聊斋》。书中故事都是写下层社会生活的,具有浓厚的平民文学色彩。全书各篇故事结构完整,文笔流畅,语言通俗,清新可读,堪称清代话本小说中的佳作。原本第十二回缺两页。

作者:守朴翁

鬼神传

  • 《鬼神传》又 名《 鬼 神 传 终 须 报》、《 阴 阳 显 报 鬼 神 全 传》》、《鬼神传终须报》。清代小说。 此 书 无 序 跋, 实 系 一 短 篇 小 说 集。《 阴 阳 显 报 水 鬼 升 城 隍 全 传》,作者不题撰人。 丹柱堂刊本。四卷十八回。。 此 书 尚 有 咸 丰 九 年 (1859) 富 经 堂 刊 本, 藏 伦 敦 大 英 图 书 馆。 孙 楷 第《中 国 通 俗 小 说 书 目》中 著 录 广 东 坊 刊 本, 阿 英 藏 有 丹 桂 堂 刊 本。 此 本 据 北 京 首 都 图 书 馆 所 藏 咸 丰 七 年 (1857) 刊 本 影 印。

    全书内容描写义神义鬼助善惩恶,故事情节虽不甚曲折,但伸张正气,寓理其中,读之快慰人心。

作者:不题撰人

续小五义

  • 《小五义》、《续小五义》与《三仪五义》总称《忠烈侠义传》,是中国侠义公案小说的代表作。《续小五义》故事情节上接《三侠五义》(又名《七侠五义》和《小五义》,接叙众英雄大破铜网阵,襄阳王潜逃,诸侠仍在江湖间诛锄盗贼,打太岁坊,破桃花寨,盗鱼肠剑,擒白菊花……最后拿获襄阳王,皇帝论功,众侠义皆受封赏,于是全书结束。在艺术成就上,《续小五义》和《小五义》一样,比《三侠五义》要略为逊色一些,但其风格则基本一致。首先是故事情节曲折动人,富于变化,很能引起读者的悬念。其次,语言口语化、大众化,运动不少方言土语,叙事写人恰到好处,鲁迅曾评价说:“《三侠五义》及其续书,绘声状物,甚有平话习气。”

作者:

老子集注

  •  
       普遍认为《老子》是一部晦涩的书。

      理解这部困难的书的最好就是“逐字逐句”地去读它。也就是说,从基础的基础作起。  人们指责,这种或许是愚蠢的方法在某种程度上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因为年代久远,令你百思不得其解的某个字、某个词或某句话可能根本就是后来的讹传而已!

      但即使这样,也不能放弃这种方法。因为这是根据原著本身理解原著的必经之路。即使后来被证明这里言之凿凿的某个观点其实本来不是《老子》的原文,那也只好如此——人们不能因噎废食!虽然我认为,理解老子的精神远比就某个字的含义的理解更加重要;但前者只有建立在后者的基础上才是可靠的!

      《老子》在理解上存在如下特别的困难:  断句。

      已经“死”的字或词,如“象帝”。当然,也许这不是什么词,但无论如何,这的确使准确的理解更加困难了。

      歧义。即在这篇近乎是“解释”性质的文章中,作者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可能会和一些似乎已经普遍承认的观念产生冲突,在这种情况下,作者有理由坚持自己的看法,但并不一定就否定了其他不同的观点,总之,如果结合《老子》的全文来看,在很多方面存在不同见解是正常的;而相反的情况则不正常了。

      不同的版本的字、句不同。我在这里参照了几个版本,选择了其中比较广泛流传的作为“正文”。如果读者对于某些字、句有不同的意见,完全可以一起讨论。至于什么是最终的结论,与理解《老子》一书精神相比倒是次要的事情。  尽管存在这些困难,但认为《老子》是绝对不可能被理解的观点也是过于偏激了。恰恰相反,《〈老子〉集注》这部书就致力于这样的努力,即通过概念的分析,比较满意地理解《老子》并不是如想象的那么难于达到。当然,这同样需要读者本身的思考才能作到。  希望这本《〈老子〉集注》对于理解《老子》,进而理解中国古典哲学能够有所裨益

作者:落花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