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作文 学门教育

国学古籍

针邪密要

  • 凡男妇或歌或笑,或哭或吟,或多言,或久默,或朝夕嗔胀,或昼夜妄行,或口眼俱斜,或披头跣足,或裸形露体,或桑见神鬼,如此之类,乃飞虫精灵,妖孽狂鬼,百邪侵害也。欲治之时,先要 愉悦:谓病家敬信医人,医人诚心疗治。两相喜悦,邪鬼方除。若主恶砭石,不可以言治,医贪货财,不足以言德。

    书符:先用朱砂书太乙灵符一道,一道烧灰酒调,病人服,一道贴于病人房内。书符时,念小天罡咒。

    念咒:先取气一口,次念天罡大神,日月常轮,上朝金阙,下覆昆仑,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真武曲,破军辅弼,大周天界,细入微尘,玄黄正气,速赴我身,所有凶神恶煞,速赴我魁之下,母动母作,急急如律令。

    定神:谓医与病人,各正自已之神。神不定勿刺,神已定可施。

    正色:谓持针之际,目无邪视,心无外想,手如握虎,势若擒龙。 祷神:谓临针之时,闭目存想一会针法,心思神农黄帝,孙韦真人,俨然在前,密言从吾针后,病不许复。乃掐穴咒曰:大哉乾元,威统神天,金针到处,万病如拈,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咒针:谓下手入针时,呵气一口于穴上,默存心火烧过,用力徐徐插入,乃咒曰:布气玄真,万病不侵,经络接积,龙降虎升,阴阳妙道,插入神针,针天须要开,针地定教裂,针山须使崩,针海还应竭,针人疾即安,针鬼悉馘灭。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摄。

    又咒曰:手提金鞭倒骑牛,唱得黄河水倒流,一口吸尽川江水,运动人身血脉流,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作者:

诗 (历代诸家)

  • 这是集汉代乐府至明清诗歌汇集。

作者:

养兰说

  •   会稽多兰,而闽产者贵。养之之法,喜润而忌湿,喜澡而畏日,喜风而避寒,如富家小儿女,特多态难奉。予旧尝闻之,曰他花皆嗜秽而溉,闽兰独用茗汁,以为草树清香无如兰味,洁者无如茗气,类相合宜也。休园中有兰二盆,溉之如法,然叶日短,色日萃,无何其一槁矣。而他家所植者,茂而多花。予就问故,且告以闻。客叹曰:“误者子之术也。夫以甘食人者,百谷也;以芳悦人者,百卉也。其所谓甘与芳,子识之乎?奥腐之极,复为神奇,物皆然矣。昔人有捕得龟者,曰龟之灵不食也。箧藏之旬而启之,龟已几死。由此言之,凡谓物之有不食者,与草木之有不嗜秽者,皆妄也。子固而溺所闻,子之兰槁,亦后矣。”

      予既归,不怿,犹谓闻之不妄,术之不谬。既而疑曰:物固有久而易其嗜,丧其故,密化而不可知者。《离骚》曰:“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夫其脆弱骄蹇□(“衔”中“金”换“玄”)芳以自贵,余固以忧其难养,而不虞其易变也。嗟乎!于是使童子刈槁沃枯,运粪而渍之,遂盛。万历甲午五月廿五日。

作者:陶望龄

樵隐词

  •   ☆水调歌头(次韵陆务观陪太守方务德登多景楼)

      襟带大江左,平望见三州。凿空遗迹,千古奇胜米公楼。太守中朝耆旧,别乘当今豪逸,人物眇应刘。此地一尊酒,歌吹拥貔貅。

      楚山晓,淮月夜,海门秋。登临无尽,须信诗眼不供愁。恨我相望千里,空想一时高唱,零落几人收。妙赏频回首,谁复继风流。  ☆水调歌头(上元郡集)

      春意满南国,花动雪明楼。千坊万井,此时灯火隘追游。十里寒星相照,一轮明月斜挂,缥缈映红球。共嬉不禁夜,光彩遍飞浮。

      艳神仙,轰鼓吹,引遨头。文章太守,此时宾从敌应刘。回首升平旧事,未减当年风月,一醉为君酬。明日朝天去,空复想风流。  ☆水调歌头(和人新堂)

      小筑百年计,雅志几人成。乱山深处,烟雨面面对萦青。巾屦方安吾土,花木仍供真赏,邻有阮嵇生。岁月抛身外,尘事更无营。

      鸟知归,云出岫,两忘情。从渠华屋,回首烟草吊颓倾。何似生涯才足,欹枕南窗北牖,醉梦落樵声。更喜濯樱处,门外一江清。  ☆水调歌头(送周元特)  汉代李元礼,江左管夷吾。英姿雅望,凛凛玉立冠中都。25石鬼胸中千丈,不肯低回青禁,引去卧江湖。更学鸱夷子,一舸下东吴。

      送公别,杯酒尽,少踌躇。旧棠阴下,几人临路拥行车。归近云天尺五,梦想经纶贤业,谈笑取单于。为问苕溪水,留得此翁无。

      ☆水调歌头(次刘若讷韵)  十载刘夫子,名过庾兰成。人人争看,角犀今喜试丰盈。倾耳新诗千首,妙处端须击节,金石破虫声。此士难复得,黄口闹如羹。

      忆年少,游侠窟,戏荆卿。结交投分,驰心千里剧摇旌。我老公方豪健,傥许相从晚岁,B629慨激中情。洗眼功名会,一箭取辽城。

      ☆秋蕊香  荡暖花风满路。织翠柳阴和雾。曲池斗草旧游处。忆试春衫白苎。

      暗惊节意朱弦柱。送春去。晓来一阵扫花雨。惆怅蔷薇在否。  ☆满庭芳(自宛陵易倅东阳,留别诸同寮世事难穷,人生无定偶然蓬转萍)

      世事难穷,人生无定,偶然蓬转萍浮。为谁教我,从宦到东州。还似翩翩海燕,乘春至、归及凉秋。回头笑,浑家数口,又泛五湖舟。

      悠悠。当此去。黄童白叟,莫漫相留。但溪山好处,深负重游。珍重诸公送我,临岐泪、欲语先流。应须记,从今风月,相忆在南楼。

      ☆满庭芳

      五十年来,追思畴曩,佳时去若云浮。依然重见,感涕话西州。幸喜灵光不改,空自笑、蒲柳先秋。成何事,风波末路,险畏有沈舟。  别愁。都几许,相从未E363,我去公留。况狂直平生,谁念遨游。月夕风天正好,还惊怅、失此诗流。江南岸,明朝更远,回首仲宣楼。  ☆满庭芳(行次四安,用前韵,寄章叔通、沈无隐)

      B324落难容,崎岖堪笑,一年陆走川浮。又携妻子,两度过神州。紫蟹鲈鱼正美,凉天气、恰傍中秋。今宵意,无人伴我,快泻玉双舟。

      功名,聊尔耳,千金聘楚,万户封留。又争如物外,闲旷优游。好在东阡北陌,相从有、诸老风流。家山近,归休去也,不上望京楼。

      ☆渔家傲  极目丹枫迎霁晓。山明水净新霜早。燕去鸿归无事了。天渺渺。风吹平野低寒草。

      渐过初冬时节好。寻梅踏雪城南道。追忆旧游人已老。欢更少。孤怀拟共谁倾倒。

      ☆好事近(次韵叶梦锡陈天予南园作。)

      飞盖满南园,想见八仙遥集。几树海棠开遍,正新晴天色。

      休辞一醉任扶还,衣上酒痕湿。便恐岁华催去,听秋虫相泣。

      ☆贺新郎

      风雨连朝夕。最惊心、春光蜿晚,又过寒食。落尽一番新桃李,芳草南园似积。但燕子、归来幽寂。况是单栖饶惆怅,尽无聊、有梦寒犹力。春意远,恨虚掷。

      东君自是人间客。暂时来、匆匆却去,为谁留得。走马插花当年事,池畹空余旧迹。奈老去、流光堪惜。杳隔天涯人千里,念无凭、寄此长相忆。回首处,暮云碧。

      ☆念奴娇(陪张子公登览辉亭)

      层栏飞栋,压孤城临瞰,并吞空阔。千古吴京佳丽地,一览江山奇绝。天际归舟,云中行树,鹭点汀洲雪。三山无际,眇然相望溟渤。  凤么遗响悲凉,故台今不见,苍烟芜没。千骑重来初起废,缅想六朝人物。岘首他年,羊公终在,笑几人磨灭。一时尊俎,且须同赋风月。

      ☆念奴娇(次韵寄陆务观、韩无咎)

      少年奇志,笑功名画虎,文章刻鹄。永夜漫漫悲昼短,难挽苍龙衔烛。飞藿飘零,浮云迁变,过眼邮传速。昔人真意,眇然千载谁属。

      犹喜二子当年,诸公籍甚,赏云和孤竹。翰墨流传知几许,遗响宫商相续。梦里京华,不须惊叹,春草年年绿。赤霄归去,更看奔电喷玉。

      ☆念奴娇(暮秋登石桥追和祝子权韵)

      十年湖海,叹潘郎憔悴,无心云阁。强起登临惊暮序,目极清霜摇落。散发层阿,振衣千仞,浩荡穷林壑。B879寥无际,镜天收尽云脚。

      长啸声落悲风,想沧洲万里,当年归约。回首区中无限事,此意谁同商略。欲驾飞鸿,翩然独往,汗漫期相诺。滞留何事,坐令双鬓如鹤。

      ☆念奴娇(次韵施德初席上)

      丽谯春晚,望东南千里,湖山佳色。画戟门前清似水,时节初过灯夕。封井年登,京华日近,每报平安驿。满城花柳,正须千骑寻觅。

      忆我年少追游,叨兔园客右,多惭英识。今日怀人无限意,老泪尊前重滴。赋咏空传,雄豪谁在,鬓点吴霜白。招呼一醉,幸公时慰愁寂。

      ☆念奴娇(追和张巨山《牡丹词》)

      倚风含露,似轻颦微笑,盈盈脉脉。染素匀红,知费尽,多少东君心力。国艳酣晴,天香融暖,画手争传得。绿窗朱户,晓妆谁见凝寂。

      独占三月芳菲,千花百卉,算难争春色。欲寄朝云无限意,回首京尘犹隔。舞破霓裳,一枝浑似,醉倚香亭北。旧欢如梦,老怀那更追惜。

      ☆念奴娇(题曾氏溪堂)

      王孙老去,算无地倾倒,胸中豪逸。小筑三间便席卷,多少江山风月。万壑回流,千峰输秀,人境成三绝。登临佳处,鸟飞不尽空阔。  追念辋水斜川,有风流千载,渊明摩诘。何必斯人聊一笑,俯仰今犹前日。只恐东州,催成棠荫,又作三年别。赏心难继,莫教孤负华发。

      ☆念奴娇(记梦)

      阿环家住阆风顶,绛阙瑶台相接。翳凤乘鸾人不见,隐隐霓裳云衱。秀骨贞风,长眉翠浅,映白咽红颊。非烟深处,渺然云浪千叠。  一笑徐福扁舟,春风空老尽,当时童妾。骨冷魂清惊梦到,同看碧桃千叶。寄语青童,何时丹就,为我留琼笈。天鸡催晓,却愁吹堕尘劫。  ☆念奴娇(中秋夕)

      素秋新霁,风露洗寥廓,珠宫琼阙。帘幕生寒人未定,鹊羽惊飞林樾。河汉无声,微云收尽,相映寒光发。三千银界,一时无此奇绝。

      正是老子南楼,多情孤负了,十分佳节。起舞徘徊谁为我,倾倒杯中明月。欲揽姮娥,扁舟沧海,戏濯凌波袜。漏残钟断,坐愁人世超忽。☆满江红(送施德初)

      东马严徐,名籍甚、西京人物。谁不羡、伏蒲忠鲠,演纶词笔。雅意中朝今小试,二年东郡弦风迹。数中兴、循吏两三人,公居一。

      温诏趣,还丹阙。倾睿相,方前席。看云台登践,论思密勿。超览堂中遗爱在,几人同恋津亭别。顾倦游、云路仆登仙,心如失。

      ☆满江红(怀家山作)  回首吾庐,思归去、石溪樵谷。临玩有、门前流水,乱松疏竹。幽草春余荒井迳,鸣禽日在窥墙屋。但等闲、凭几看南山,云相逐。

      家酿美,招邻曲。朝饭饱,随耕牧。况东皋二顷,岁时都足。麟合功名身外事,墙阴不驻流光促。更休论、一枕梦中惊,黄粱熟。

      ☆水龙吟(登吴江桥作)

      渺然震泽东来,太湖望极平无际。三吴风月,一江烟浪,古今绝致。羽化蓬莱,胸吞云梦,不妨如此。看垂虹千丈,斜阳万顷,尽倒影、青奁里。

      追想扁舟去后,对汀洲、白萍风起。只今谁会,水光山色,依然西子。安得超然,相从物外,此生终矣。念素心空在,徂年易失,泪如铅水。

      ☆渔家傲(次丹阳忆故人)

      杨子津头风色暮。孤舟渺渺江南去。忆得佳人临别处。愁返顾。青山几点斜阳树。

      可忍归期无定据。天涯已听边鸿度。昨夜乡心留不住。无驿数。梦中行了来时路。

      ☆江城子(和德初灯夕词次叶石林韵)

      神仙楼观梵王宫。月当中。望难穷。坐听三通,谯鼓报笼铜。还忆当年京辇旧,车马会,五门东。

      华堂歌舞间笙钟。夕香濛。度花风。翠袖传杯,争劝紫髯翁。归去不堪春梦断,烟雨晓,乱山重。☆江城子

      倚墙高树落惊禽。小窗深。夜沈沈。酒醒灯昏,人静更愁霖。惆怅行云留不住,携手处,却分襟。

      悠悠风月两关心。拥孤衾。恨难禁。何况一春,憔悴到如今。最苦清宵无寐极,相见梦,也难寻。

      ☆画堂春

      华灯收尽雪初残。踏青还尔游盘。落梅强半已飞翻。刬地春寒。

      多病故人日远,几时双燕来还。可怜楼上一凭栏。不见长安。

      ☆风流子

      新禽初弄舌,东郊外、催尔踏青期。渐晴滟翠漪,惠风骀荡,暖蒸红雾,淑景辉迟。粉墙外,杏花无限笑,杨柳不胜垂。闲里岁华,但惊萧索,老来心赏,尤惜芳菲。  平生歌酒地,空回首,惆怅触绪沾衣。谁见素琴翻恨,青镜留悲。念千里云遥,暮天长短,十年人杳,流水东西。惟有寄情芳草,依旧萋萋。

      ☆浪淘沙  帘幕燕双飞。春共人归。东风恻恻雨霏霏。水满西池花满地,追惜芳菲。

      回首昔游非。别梦依稀。一成春瘦不胜衣。无限楼前伤远意,芳草斜晖。

      ☆醉落魄(梅)

      暮寒凄冽。春风探绕南枝发。更无人处增清绝。冷蕊孤香,竹外朦胧月。

      西洲昨梦凭谁说。攀翻剩忆经年别。新愁怅望催华发。雀C269江头,一树垂垂雪。

      ☆眼儿媚

      小溪微月淡无痕。残雪拥孤村。攀条弄蕊,春愁相值,寂默无言。

      忍寒宜主何人见,应怯过黄昏。朝阳梦断,熏残沈水,谁为招魂。  ☆谒金门

      春已半。芳草池塘绿遍。山北山南花烂熳。日长蜂蝶乱。

      闲掩屏山六扇。梦好强教惊断。愁对画梁双语燕。故心人不见。

      ☆谒金门

      伤离索。犹记并肩池阁。病起绿窗闲倚薄。一秋天气恶。

      玉臂都宽金约。歌舞新来忘却。回首故人天一角。半江枫又落。

      ☆玉楼春

      日长淡淡光风转。小尾黄蜂随早燕。行寻香迳不逢人,惟有落红千万片。

      酒成憔悴花成怨。闲杀羽觞难会面。可堪春事已无多,新笋遮墙苔满院。

      ☆玉楼春

      曲房小院匆匆过。急鼓疏钟催又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金瓶落井翻相误。可惜馨香随手故。锦囊空有断肠书,彩笔不传长恨句。

      ☆蝶恋花

      罗袜匆匆曾一遇,乌鹊归来,怨感流年度。别袖空看啼粉污。相思待倩谁分付。

      残雪江村回马路。袅袅春寒,帘晚空凝伫。人在梅花深处住。梅花落尽愁无数。☆薄幸

      柳桥南畔。驻骢马、寻春几遍。自见了、生尘罗袜,尔许娇波流盼。为感郎、松柏深心,西陵已约平生愿。记别袖频招,斜门相送,小立钗横鬓乱。

      恨暗写、如蚕纸,空目断、高城人远。奈当时消息,黄姑织女,又成王谢堂前燕。托琴心怨。怕娇云弱雨,东风蓦地轻吹散。伤春病也,狼藉飞花满院。  ☆应天长令  曲栏十二闲亭沼。履迹双沈人悄悄。被池寒,香烬小。

      梦短女墙莺唤晓。柳风轻袅袅。门外落花多少。日日离愁萦绕。不知春过了。

      ☆点绛唇

      夜色侵霜,萧萧络纬啼金井。梦寒初警。一倍铜壶永。

      无限思量,展转愁重省。熏炉冷。起来人静。窗外梧桐影。

      ☆瑞鹤仙

      柳风清昼溽。山樱晚,一树高红争熟。轻纱睡初足。悄无人、欹枕虚檐鸣玉。南园秉烛。叹流光、容易过目。送春归去,有无数弄禽,满径新竹。

      闲记追欢寻胜,杏栋西厢,粉墙南曲。别长会促。成何计,奈幽独。纵湘弦难寄,韩香终在,屏山蝶梦断续。对沿阶、细草萋萋,为谁自绿。

      ☆满江红

      泼火初收,秋千外、轻烟漠漠。春渐远、绿杨芳草,燕飞池阁。已著单衣寒食后,夜来还是东风恶。对空山、寂寂杜鹃啼,梨花落。  伤别恨,闲情作。十载事,惊如昨。向花前月下,共谁行乐。飞盖低迷南苑路,湔裙怅望东城约。但老来、憔悴惜春心,年年觉。

      ☆燕山亭(面力。侄求睡红亭为赋)

      暖霭辉迟,雨过夜来,帘外春风徐转。霞散锦舒,密映窥亭亭万枝开遍。一笑嫣然,犹记有、画图曾见。无伴。初睡起,昭阳弄妆日晚。

      长是相趁佳期,有寻旧流莺,贪新双燕。惆怅共谁,细绕花阴,空怀紫箫凄怨。银烛光中,且更待、夜深重看。留恋。愁酒醒、霏千片。

作者:毛幵

英云梦传

  • 简介暂无

作者:

巧联珠

  • 简介暂无

作者:烟霞逸士

武侯八阵兵法辑略

  • 作者:(清)汪宗沂写的一本有关诸葛孔明八阵行军作战的古书,分序、正文、后序三部分,比较有参考价值。

作者:汪宗沂

爱日斋丛抄

  •   《爱日斋丛抄》五卷、《补遗》一卷、《续补》一卷,宋叶釐撰。

      《爱日斋丛抄》见诸书志所载者,多不著撰者姓氏。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卷十二载有叶釐《爱日斋丛抄》十卷,又《坦斋笔衡》一卷。两书《说郛》均收录,前者题宋叶某撰,后者题宋叶釐撰。书名或题《爱日堂丛抄》,见《澹生堂藏书目》和《楝亭书目》等。今所见五卷本为《四库全书》本,此本从《永乐大典》中辑出,釐为五卷。又有《守山阁丛书》本,据文澜阁藏《四库全书》本录出刊行。南京图书馆藏有清抄本,原为萧山王宗炎十万卷楼藏书,王氏有批校,后为钱塘丁丙嘉惠堂所得。王宗炎,字以除,号穀塍,清乾隆四十五年进士,学问淹博,性尤淡退,通籍后遂杜门不出,筑十万卷楼,以文史自娱。王氏藏抄本为五卷,又《补遗》一卷,《补遗》所载各条均见于《说郛》(百卷)本中。正文五卷所载诸条,与《四库全书》本前后次第不爽,所据也当是四库本。抄本错讹较多,虽有王氏朱笔批校,仅极少数得到更正。此次校点即以王氏藏抄本为底本。校以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并参校《守山阁丛书》本,《补遗》一卷则用《说郛》(百卷)本校勘。其中卷三全部录自《永乐大典》卷八二八,其它卷中有数条也见于《大典》中,则以《大典》参校。又从《大典》中辑得未见于辑本的两条作《续补》。

      现存本所载多为杂考,订讹正误,或略作品评。多罗列诸家之说,互相阐发,作者本人的见解有限。又作者在引录众人之说时,不论是片言只语,还是长篇大论,引录较为随意,脱漏省略较多,甚至导致句意不完整。对于这些问题,只要读得通,校勘时不再补录,但在校勘记中说明。书中引录的他人之说,少数为今通行本所不载,也有助于拾遗补阙。

      本书由江苏教育学院中文系邓子勉校点整理,并撰写说明。

      叶釐,字子真,号坦斋,池州青阳(今属安徽)人,隐居九华山,以著书自娱。与洪咨夔、魏了翁、刘克庄等有交往。宋末监司论荐,补迪功郎、本州签判。著有《爱日斋丛抄》、《坦斋笔衡》。详见陆心源《宋诗纪事补遗》卷八十一。

作者:叶釐

月波洞中记

  •   《月波洞中记》二卷,案《月波洞中记》见于宋郑樵《通志。艺文略》者一卷。称老君记于太白山月波洞,凡九篇。晁公武《读书志》亦载此书一卷,序称唐任逍遥得之于太白山月波洞石壁上,凡九篇相形术也,与《艺大略》所记并合。《宋史。艺大志》载《月波洞中龟鉴》一卷,又《月波洞中记》上卷,皆无撰人姓氏。其为一书异名,抑或两本别行,已无可考。自来术家亦罕有征引,惟《永乐大典》所载尚存。核其体例,盖犹据宋时刊本录入。并有原序一篇,称老君题在太白山鸿灵溪月波洞中七星南龛石壁间。其说与《艺文略》相符,而序中不及任逍遥之名,则亦非晁氏所见之旧矣。序末又题赤乌二十年七月二十三日。案相术自《左传》已载,而序中乃独称钟、吕二真人。钟离权主于汉代,其事已属渺茫。吕则唐之洞宾,传记凿然。何由三国时人得以预知其名姓?且赤乌纪号尽十三年,又安得有二十年?明为不学之徒依托附会,其妄殆不足与辨。特以其所论相法,视后来俗本较为精晰,当必有所传授。篇目自仙济至玉枕九章,其词亦颇古奥。责即郑樵、晁公武所言之九篇,疑原本实止于此。故诸家著录皆称一卷,九篇以下或为后人所附益,未可知也。然相传已久,今亦不复删汰。以篇页稍多,析为二卷,似便循览,且微示原本与续入之别焉。

作者:

送高闲上人序

  • 苟可以寓其巧智,使机应于心,不挫于气,则神完而守固,虽外物至,不胶于心。尧、舜、禹、汤治天下,养叔治射,庖丁治牛,师旷治音声,扁鹊治病,僚之于丸,秋之于奕,伯伦之于酒,乐之终身不厌,奚暇外慕?夫外慕徙业者,皆不造其堂,不哜其胾者也。 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今闲之于草书,有旭之心哉!不得其心而逐其迹,未见其能旭也。为旭有道,利害必明,无遗锱铢,情炎于中,利欲斗进,有得有丧,勃然不释,然后一决于书,而后旭可几也。 今闲师浮屠氏,一死生,解外胶。是其为心,必泊然无所起,其于世,必淡然无所嗜。泊与淡相遭,颓堕委靡,溃败不可收拾,则其于书得无象之然乎!然吾闻浮屠人善幻,多技能,闲如通其术,则吾不能知矣。


    [评点]
    韩愈对张旭的狂草创作作了完整而系统的考察,得出他是以情感为核心的表现过程的结论,从而揭示了狂草创作艺术思维模式:情感——书法,物象——情感——书法。这在当时是对狂草艺术本质一个弃旧立新、由表及里的深层探索。正是韩愈此说剔除了张旭书法中的庸俗性一面,其精神实质被大大宣扬,因此,张旭的书法在后代更受推崇。

    韩氏站在儒家积极入世的功利主义立场上肯定了张旭的书法,并对释家的高闲书法问难。在他看来,一个“四大皆空",一心出世的和尚不具备“利害必明”、“利欲斗进"的条件,一切归于淡泊就不可能产生激情,没有激情,任凭高闲怎样纵横挥扫,也将只有空洞的形式,而无真苦、真乐、真泪的精神内容,也就无所谓书了。这种不加掩饰的儒家功利主义的艺术观,虽然有其正确的一面,但以为“入世”才有“情"、“出世”则无“情”,这就把“情感”理解得太片面了。

作者:韩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