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分类
  • 集部
  • 子部
  • 史部
  • 经部
精选古籍
  • 楚辞补註
  • 紫微诗话
  • 长生殿
  • 五鼠闹东京
  • 麟儿报
  • 幻中游
  • 周秦行记
  • 孽海花
  • 二十四尊得道罗汉传
  • 好逑传
国学古籍
国学古籍
  • 元人小令选
      無名氏「醉太平○無題」

      堂堂大元,奸佞專權。開河變鈔禍根源,惹紅巾萬千。官法濫,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鈔買鈔,何曾見。賊\做官,官做賊\,哀哉可憐。

      ~﹒※﹒~

      無名氏「醉太平○譏貪小利者」  奪泥燕口,削鐵針頭,刮金佛面細搜求,無中覓有。鵪鶉嗉里尋豌豆,鷺鷥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內刳脂油,虧老先生下手。

      ~﹒※﹒~

      無名氏「水仙子○失題」

      青山隱隱水茫茫,時節登高卻異鄉。孤城孤客孤舟上,鐵石人也斷腸,淚漣漣斷送了秋光。黃花夢,一夜香,過了重陽。  夕陽西下水東流,一事無成兩鬢秋。傷心人比黃花瘦,怯重陽九月九,強登臨情思幽幽,望故國三千里,倚秋風十二樓。沒來由惹起閑愁。

      常記得離筵飲泣餞行時,折盡青青楊柳枝。欲拈斑管書心事,無那可乾坤天樣般紙。意懸懸訴不盡相思,謾寫下鴛鴦字,空吟就花月詞,憑何人付與嬌姿。

      ~﹒※﹒~

      無名氏「折桂令○微雪」

      朔風寒吹下銀沙,蠹砌穿帘,拂柳驚鴉,輕若鵝毛,嬌如柳絮,瘦似梨花。多應是憐貧困天教少洒,止不過慶丰年眾與農家。數片瓊葩,點綴槎丫。孟浩然容易尋梅,陶學士不彀烹茶。

      ~﹒※﹒~

      無名氏「塞鴻秋○山行警」

      東邊路、西邊路、南邊路。五里鋪、七里鋪、十里鋪。行一步、盼一步、懶一步。霎時間天也暮、日也暮、云也暮,斜陽滿地鋪,回首生煙霧。兀的不山無數、水無數、情無數。

      ~﹒※﹒~

      無名氏「塞鴻秋○失題」

      愛他時似愛初生月,喜他時似喜梅梢月,想他時道几首西江月,盼他時似盼辰鉤月。當初意兒別,今日相拋撇,要相逄似水底撈明月。

      ~﹒※﹒~

      無名氏「梧葉兒○失題」  青銅鏡,不敢磨,磨著後照人多。一尺水,一尺波,信人唆,那一個心腸似我。

      ~﹒※﹒~

      無名氏「紅繡鞋○贈妓」

      長江水流不盡心事,終條山隔不斷情思。想著你,夜深沉,人靜悄,自來時,來時節三兩句話,去時節一篇詞,記在你心窩兒里直到死。

      ~﹒※﹒~

      無名氏「普天樂○失題」

      他生得臉兒崢,龐兒正。諸余里耍俏,所事里聰明。忒可憎,沒薄幸。行里坐里茶里飯里相隨定,恰便似紙幡兒引了人魂靈。想那些個滋滋味味,風風韻韻,老老成成。

      ~﹒※﹒~

      無名氏「快活三過朝天子四換頭○嘆四美」

      良辰媚景換今古,賞心樂事暗乘除,人生四事豈能無?不可教輕辜負。喚取,伴侶,正好向西湖路,花前沉醉倒玉壺,香滃霧,紅飛雨。九十韶華,人間客寓,把三分分數數,一分是流水,二分是塵土,不覺的春將暮。西園杖屨,望眼無窮恨有余,飄殘香絮,歌殘白紵,海棠花底鷓鴣,楊柳梢頭杜宇,都喚取春歸去。

      ~﹒※﹒~

      無名氏「雁兒落帶過得勝令○失題」

      一年老一年,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一聚一離別,一喜一傷悲。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里。尋一夥相識,他一會咱一會,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

      楊果「小桃紅○采蓮女」

      滿城煙水月微茫,人倚蘭舟唱,常記相逄若耶上。隔三湘,碧云望斷空惆悵。美人笑道:蓮花相似,情短藕絲長。

      采蓮人和采蓮歌,柳外蘭舟過,不管鴛鴦夢驚破。夜如何?有人獨上江樓臥。傷心莫唱:南朝舊曲,司馬淚痕多。

      ~﹒※﹒~

      劉秉中「乾荷葉○失題」  南高峰,北高峰,慘淡煙霞洞。宋高宗,一場空。吳山依舊酒旗風,兩度江南夢。

      ~﹒※﹒~

      王惲「小桃紅○平湖樂二首」  采蓮人語隔秋煙,波靜如橫練。入手風光莫流轉,共留連,畫船一笑春風面。江山信美,終非吾土,問何日是歸年?

      秋風湖上水增波,水底云陰過。憔悴湘累莫輕和,且高歌,凌波幽夢誰驚破?佳人望斷,碧云暮合,道別後意如何?

      ~﹒※﹒~

      盧摯「殿前歡○失題」

      酒杯濃,一葫蘆春色醉山翁,一葫蘆酒壓花梢重。隨我奚童,葫蘆干,興不窮,誰人共?一帶青山送,乘風列子,列子乘風。  ~﹒※﹒~  盧摯「節節高○題洞庭鹿角廟壁」  雨晴云散,滿江明月,風微浪息,扁州一葉。半夜心,三生夢,萬里別,悶倚蓬窗睡些。  ~﹒※﹒~

      盧摯「沉醉東風○秋景」

      挂絕壁松枝倒倚,落殘霞孤鶩齊飛。四圍不盡山,一望無窮水。散西風滿天秋意,夜靜云帆月影低,載我在瀟湘畫里。

      ~﹒※﹒~

      盧摯「壽陽曲○別珠帘秀」

      才歡悅,早間別,痛煞煞好難割舍。畫船兒載將春去也,空留下半江明月。

      ~﹒※﹒~

      珠帘秀「壽陽曲○答前曲」  山無數,煙萬縷,憔悴煞玉堂人物。倚蓬窗,一身兒活受苦,恨不得隨大江東去。  ~﹒※﹒~

      王實甫「十兒月堯民歌○別情」

      自別后遙山隱隱,更那堪遠水粼粼。見楊柳飛棉滾滾,對桃花醉臉醺醺,透內閣香風陣陣,掩重門暮雨紛紛。怕黃昏不覺又黃昏,不消魂怎地不消魂,新啼痕壓舊啼痕,斷腸人憶斷腸人。今春,香肌瘦几分,裙帶寬三寸。

      ~﹒※﹒~

      關漢卿「四塊玉○別情」

      自送別,心難舍,一點相思几時絕?憑闌袖拂楊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

      白朴「駐馬聽○吹」

      裂石穿云,玉管宜橫清更潔,霜天沙漠,鷓鴣風里欲偏斜。鳳凰台上暮云遮,梅花驚作黃昏雪。人靜也,一聲吹落江樓月。

      ~﹒※﹒~

      姚燧「喜春來○失題」

      筆頭風月時時過,眼底兒曹漸漸多。有人問我事如何?人海闊,無日不風波。

      ~﹒※﹒~

      姚燧「憑闌人○寄征衣」  欲寄君衣君不還,不寄君衣君又寒。寄與不寄間,妾身千萬難。

      ~﹒※﹒~

      馬致遠「壽陽曲○山市晴嵐」  花村外,草店西,晚霞明雨收天霽。四圍山一竿殘照里,錦\屏風又添鋪翠。

      ~﹒※﹒~

      馬致遠「壽陽曲○遠浦帆歸」  夕陽下,酒旆閑,兩三航未曾著岸。落花水香茅舍晚,斷橋頭賣魚人散。

      ~﹒※﹒~  馬致遠「壽陽曲○瀟湘夜雨」

      漁燈暗,客夢回,一聲聲滴人心碎。孤舟五更家萬里,是離人几行情淚。

      ~﹒※﹒~

      馬致遠「壽陽曲○煙寺晚鐘」

      寒煙細,古寺清,近黃昏禮佛人靜。順西風晚鐘三四聲,怎生教老僧禪定?  ~﹒※﹒~

      馬致遠「壽陽曲○漁村夕照」

      鳴榔罷,閃暮光。綠楊堤數聲漁唱,挂柴門几家閑晒網,都撮在捕魚圖上。

      ~﹒※﹒~

      馬致遠「天淨沙○秋思」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

      馮子振「黑漆弩○野渡新晴」

      孤村三兩人家住。終日對野叟田父。說今朝綠水平橋,昨日溪南新雨么碧天邊云歸岩穴。白鷺以行飛去。便芒鞋竹仗行春,問底是青帘舞處。

      ~﹒※﹒~

      張養浩「普天樂○大明湖泛舟」  畫船開,紅塵外,人從天上,載得春來。煙水間,乾坤大,四面云山無遮礙。影搖動城郭樓台,杯斟的金波灩灩,詩吟的青霄慘慘,人驚的白鳥皚皚。

      ~﹒※﹒~

      張養浩「雁兒落帶得勝令○退隱」

      云來山更佳,云去山如畫,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倚仗立云沙,回首見山家,野鹿眠山草,山猿戲野花。云霞,我愛山無價,看時,行踏,云山也愛咱。

      ~﹒※﹒~

      張養浩「水仙子○詠江南」

      一江煙水照晴嵐,兩岸人家接畫檐。芰荷叢一段秋光淡,看沙鷗舞再三,卷香風十里珠帘。畫船兒天邊至,酒旗兒風外颭,愛殺江南。

      ~﹒※﹒~  張養浩「落梅風○失題」

      野鶴才鳴罷,山猿又復啼。壓松梢月輪將墜,響金鐘洞天人睡起。拂不散滿衣云氣。

      ~﹒※﹒~

      趙禹圭「蟾宮曲○題金山寺」

      長江浩浩西來,水面云山,山上樓台,山水相輝,樓台相映,天與安排。詩句就云山動色,酒杯傾天地忘懷。醉眼睜開,遙望蓬萊,一半煙遮,一半云埋。  ~﹒※﹒~

      喬吉「殿前歡○登江山第一樓」

      拍闌干,霧花吹鬢海風寒。浩歌驚得浮云散,細數青山,指蓬萊一望間。紗巾岸,鶴背騎來慣,舉頭長嘯,直上天壇。

      ~﹒※﹒~

      劉致「雁兒落帶得勝令○送別」

      和風鬧燕鶯,麗日明桃杏。長江一線平,暮雨千山靜。載酒送君行,折柳系離情。夢里思梁宛,花時別渭城。長亭,咫尺人孤零,愁聽,陽關第四聲。

      ~﹒※﹒~  馬九皋「慶東原○西皋亭適興」

      興為催租敗,歡因送酒來。酒酣時詩興依然在,黃花又開,朱顏未衰,正好忘懷。管甚有監州,不可無螃蟹。

      ~﹒※﹒~

      馬九皋「楚天遙帶過清江引○無題」

      有意送春歸,無計留春住,明年又著來,何似休歸去。桃花也解愁,點點飄紅玉。目斷楚天遙,不見春歸路。春若有情春更苦,暗里韶光度。夕陽山外山,春水渡傍渡,不知那搭兒是春住處。

      ~﹒※﹒~

      張可九「小梁州○失題」

      篷窗風急雨絲絲,笑捻吟髭,淮陽路何之?鱗鴻至,把酒問篙師,么迎頭便說兵戈事,風流莫再追思,塌了酒樓,焚了茶肆,柳營花市,更呼甚燕子鶯兒。

      ~﹒※﹒~  張可九「梧葉兒○湖山夜景」

      猿嘯黃昏後,人行畫卷中。蕭寺罷疏鐘,濕翠橫千嶂,清風響萬松,寒玉奏孤桐,身在秋香月宮。

      ~﹒※﹒~

      張可九「迎仙客○秋夜」

      雨乍晴,月籠\明。秋香院落砧杵鳴,二三更,千萬聲,搗碎離情,不管愁人聽。

      ~﹒※﹒~  張可九「紅繡鞋○次韻」

      劍擊西風鬼嘯,琴彈夜月猿號。半醉淵明可人招,南來山隱隱,東去浪淘淘,浙江歸路杳。

      ~﹒※﹒~

      張可九「紅繡鞋○西湖雨」  刪抹了東坡詩句,糊涂了西子妝梳,山色空蒙水模糊,行云神女夢,潑墨范寬圖,挂黑龍天外雨。

      ~﹒※﹒~

      張可九「拆挂令○西陵送別」

      畫船兒載不起離愁。人到西陵,恨滿東州,懶上歸鞍,慵開淚眼,怕倚層樓。春去春來管送別依依岸柳,潮生潮落,會忘機泛泛沙鷗。煙水悠悠,有句相酬,無計相留。

      ~﹒※﹒~

      張可九「水仙子○別懷」

      飛花和雨送蘭舟,細柳垂煙掩畫樓,啼痕帶酒淹羅袖,換金杯勞玉手。大江流不盡詩愁,象牙床上,鮫綃枕頭,夢到并州。

      ~﹒※﹒~

      張可九「水仙子○梅邊即事」

      好花多向雨中開,佳客新從云外來。清詩未了年前債,相逢且開懷。曲闌干碾玉亭台,小樹粉蝶翅,蒼苔點鹿胎,踏碎青鞋。

      ~﹒※﹒~  任昱「清江引○錢塘懷古」

      吳山越山山下水,總是淒涼意,江流今古愁,山雨興亡淚,沙鷗笑人閑未得。  ~﹒※﹒~

      徐德可「水仙子○夜雨」

      一聲捂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后。落燈花,棋未收,嘆新丰孤館人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

      ~﹒※﹒~

      徐德可「憑闌人○江行」

      鷗鷺江皋千萬灣,雞犬人家三四間。逆流灘上灘,亂云山外山。

      ~﹒※﹒~

      徐德可「憑闌人○春愁」

      前日春從愁里得,今日春從愁里歸。避愁愁不離,問春春不知。

      ~﹒※﹒~

      查德卿「一半兒○春情」

      自調花露染霜毫,一種春心無處托。欲寫寫殘三四遭,絮叨叨,一半連真一半草。

      ~﹒※﹒~

      查德卿「塞兒令○金陵故址」

      臨故國,認殘碑,傷心六朝如逝水,物換星移,城是人非,今古一枰棋。南柯夢一覺初回,北邙墳三尺荒堆。四圍山護繞,几處樹高低,誰,誰曾賦黍離。

      ~﹒※﹒~

      張鳴善「普天樂○愁懷」

      雨兒飄,風兒揚,風吹回好夢,雨滴損柔腸,風蕭蕭梧葉中,雨點點芭蕉上,風雨相留添悲愴,雨和風卷起淒涼,風雨兒怎當,風雨兒定當,風雨兒難當。

      ~﹒※﹒~

      張鳴善「水仙子○譏時」

      鋪眉苫眼早三公,裸袖揎拳享萬鍾,胡言亂語成時用,大綱來都是烘,說英雄誰是英雄?五眼雞歧山鳴鳳,兩頭蛇南陽臥龍,三腳貓渭水飛龍。

      ~﹒※﹒~

      周德清「塞鴻秋○潯陽即景」  長江萬里白如練,淮山數點青如澱,江帆几片疾如箭,山泉千尺飛如電。晚霞都變露,新月初學扇,塞鴻一字來如線。

      ~﹒※﹒~

      湯式「慶東原○京口夜泊」

      故園一千里,孤帆數日程,倚蓬窗自嘆飄泊命。城頭鼓聲、江心浪聲、山頂鐘聲,三處愁相并。

      ~﹒※﹒~
    作者:
  • 牛郎织女传
    【牛郎】 神话人物,由牵牛星座衍化而成。《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说牵牛与织女是对夫妻,却因河汉的阻隔,“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荆楚岁时记》说民间传说牛郎与织女每年七月七夕相会一次。《续齐谐记》有:“七月七日,织女渡银河,诸仙悉还宫”,“织女暂诣牵牛”。汉时,已有七夕相会,喜鹊搭桥之说。宋元南戏有《渡天河织女会牛郎》,明代有朱名世《牛郎织女传》小说四卷。清代花部地方戏剧目中,有《天河配》、《牛郎织女》,都说牛郎是凡间一农夫,为商人张有才之弟。因张贪财,与弟牛郎分家时,只分给牛郎一头老牛。此牛原为天上金牛星下凡,教牛郎前往天河(即银河)窃取天孙织女衣裳。

    现为明代有朱名世《牛郎织女传》小说四卷十二回。
    作者:
    朱名世
  • 禾谱
    曾安止(1048—1098)字移忠,号屠龙翁,泰和人。北宋农学家。熙宁进士。曾任丰城主簿、彭泽知县。潜心研究水稻栽培。所著《禾谱》为我国古代第一部水稻品种专著,详述泰和水稻品种资源和附近地区农业生产状况。苏轼称其“文既温雅,事亦详实”。泰和曾氏族谱中有该书部分内容。据载,北宋时泰和水稻品种多达五十个。南宋中期,其后裔曾之谨又撰《农器谱》以补《禾谱》之缺。
    ==============================================================================
    曾安止(1048-1074年),字移忠,号屠龙翁。熙宁(1068-1074年)进士,尝为彭泽令。绍圣初(1094年)撰《禾谱》5卷,介绍水稻的各个品种、特征、栽培方法等。它是中国第一部水稻品种专志,在中国农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将该书献给苏东坡。苏东坡认为,该文既温雅,事亦详实,惜不谱农器,故为之赋《秧马歌》附之。


    -----------------------------------------------------------------------

      禾谱题序  元丰辛酉年,余初举进士于鄱阳,时泰和曾公安止为考试官。明年南省奏言,以余为第一,既赐集英第。曾公走书,自庆得士,又恨未识余面。及绍圣丙子,家君充户部出使江南,余自大学博士,自乞为发运司,干当公事,侍亲以行。丁丑春,始过螺川。是时,曾公丧明,退居泰和。虽一造其庐,承其语绪,而识面之恨,竟不果偿。曾公示余以《禾谱》,属予取予为之叙,县许以送其书。未及,而遽以不起。尔后,初心不遂,每载其事,颇伫延陵季子挂剑之想。政和甲午,予假守庐陵郡,会乡人朱元礼来为泰和宰,遂托寻访其书。一日元礼得写本以遗余,亟取读之,不觉潸然。呜呼,曾公之墓木拱矣,而其故意,廑廑草草答塞,岂事之流传有数,其不可知者如此耶?—曾公常语余以黄帝问师旷之说,“杏多实不虫者,来岁秋必善。五木为五谷之先,故欲知五谷,但视五木,择其盛者,来年必益种之”。此说出《师旷占》中,老农往往以为信。然今其书中无有是事,并秧马一段,亦不收载。以此颇疑,尚非全书,不然则曾公所自笔削,固不可得而知也。余家旧有曾公所撰《车说》一篇,兼收博引,凡所以为车者,洪纤小大,无不具有。盖该博曲尽伦美,而於立言不苛。是以创一说,纪一物,必委曲详到而后止。所谓根底之学者,不幸赋命不偶,而不得自见于昭世也,悲夫。

      赐进士第一集英第大学博士程祁撰。

      禾谱序  江南俗厚,以农为生。吉居其右,尤殷且勤。漕台岁贡百万斛④,调之吉者十常六七,凡此致之县官者耳。春夏之间,淮甸荆湖,新陈不续,小民艰食豪商巨贾水浮陆驱,通此饶而阜彼乏者,不知其几千万亿计。朽腐之逮,实半天下,呜呼盛哉。尝观三代之隆,家有宅,夫有田,养生之具,如此其备。垂绥五雨,异服以愧其心;屋粟里布,厚征以困其财。督责之法,又如此其严,犹以为未能丁宁反复,以作其怠惰之气。田畯至喜,以劝其力,曾孙不怒,以慰其心。故方此时,民无游手,而地无遗利,亦以其法制全而道化行也。灭裂于秦汉,卤莽于五季,宅不家给,田不夫制,兼并者得以连阡陌,而贫乏者不能有立锥。游怠者无耻,不耕者无罚,而天下之民,始猖狂汗漫,若牛马麋鹿群群逐于旷野,惟所适往,曾莫之禁。独吉之民,承雕惫之余,能不谬于斯习,盻盻然,惟稼穑之为务。凡髫龀之相与嬉,厘井之相与言,无非耰、锄、钱、镈之器,作讹成易之事,故自邑以及郊,自郊以及野,巉崖重谷,昔人足迹所未尝者,今皆为膏腴之壤,而民生其间者,虽椎鲁朴钝,不觇诗书札义之文,不哦经生儒士之言,而孝弟之行,诚意之心,醇然无异于三代之盛时。岂非处中国之一偏,干戈疮痍所不及,上下日以播种为俗,无流离冻馁之迫,而有饱食逸居之计。是以历世虽久,去先王虽远,而余泽犹在也。岂惟民哉,儒而士者,干居之日,孰不介止以蒸之作,其有政,爰知小人之依,然则有天下之大者,安可旦昼不及乎此也。近时士大夫之好事者,尝集牡、荔枝与茶之品,为经及谱,以夸于市肆⑩。予以为农者,政之所先,而稻之品亦不一,惜其未有能集之者,适清河公表臣持节江右,以是属余,表臣职在将明,而耻知物之不博。野人之事,为贱且劳,周爰咨访,不自倦逸,可谓善究其本者哉。予爱其意,而为之书焉。

      室德郎曾安止叙。

      正文:

      稻有总名,有复名,有散名。曰谷云者,举凡种以为言。《洪范》曰:“百谷用成”。《大宰》曰:“三农生九谷”。《孟子》曰:“五谷熟而民人育”。今江南呼稻之有稃者曰稻谷,黍之有稃者曰黍谷,而不及麦菽者,以禾为主也。曰粟云者,谷之未成米者也。许氏曰:“粟二十斗;为米十斗,曰毇;为米六斗太半斗,曰粲”。今西昌呼稷为粟,长通二者,尤为谷粟之总名而已。稻之所以为稻,禾之所以为禾,一类之中,又有总名焉。曰稻云者,兼早晚之名。大率西昌俗以立春芒种节种,小暑大暑节刈为早稻;清明节种,寒露霜降节刈为晚稻。自类以推之,有秔有糯,其别凡数十种。许氏曰:“二月而生,八月而熟,得时之中,故曰禾”。言二月生,则立春清明在其间矣;言八月熟,则寒露霜降在其问矣。贾思勰曰:“二月三月种为稙禾,四月五月种为稚禾”。许氏曰:“稙,早种也”。稚,晚种也。以二月三月种为稙,则今江南早禾种率以正月二月种之,惟有闰月,则春气差晚,然后晚种,至三月始种,则三月者,未为早种也。以四月五月种为稚,则今江南盖无此种。《诗》曰:“彼有不获稚”,许氏以为幼禾。而今江南之再生禾;亦谓之女禾,宜为可用,未知贾氏何证而有是说,此总名之辩也。《诗》曰:“丰年多黍多稌”;《食医》曰:“牛宜稌”;康成曰:“稌,稻也”;郭璞曰:“沛国人以稌为稻”。盖一物而方言异,此复名之辩也。诗》曰:黍稷重穋”,司稼掌辩重穋之种。毛、郑、郭璞等曰:“先种后熟曰重,后种先熟曰穋。”今江南有黄穋禾者,大署节刈早种毕而种,霜降节未刈晚稻而熟。《诗》曰:“维穈维芑”;康成曰:“穈,赤苗也,芑,白苗也”;郭璞曰:“穈,赤苗粟也,芑,白苗粟也”。以江南早晚种较之,早种如六月白,晚种如白圆禾之类,其谷芒皆黄白,岂非所谓芑耶?早种如小赤禾,晚种如蜜谷乌禾,其谷芒皆赤,岂非所谓穈耶?许氏曰:“稻紫茎不粘曰(禾糞)”,今江南晚种中有所谓紫眼禾者,其叶当节处有紫色,抑亦许氏所?谓也欤?又曰:“芒粟曰穬”,今西昌早晚种中,自稻禾而外,多有芒者,抑亦许氏所谓穬也欤:今西昌晚种中,亦有所谓穬稻禾者。其谷无芒,盖名同而实非,此散名之辩也。百谷之种,其略见于经,具备见于今,其种或产于中国,或生于四夷,今西昌早种中有早占禾,晚种中有晚占禾,乃海南占城国所有,西昌传之才四五十年,推今验古,此其类也。贾思勰乃引《周书》:“神农氏世,天雨粟,神农耕而种之”。此小说之举,不可用之。而其叙土宜有曰,按《禹贡》,扬州厥土涂泥,厥田下下,厥赋下上错。荆州厥土涂泥,厥田下中,厥赋上下。又按《职方氏》,扬州,荆州,其谷宜稻。以汉郡国志考之。庐陵郡隶扬州刺史,与荆州长沙为切境,而吉之安福在汉长沙为安城,则吉之壤正当古荆扬之交。《职方》二州皆宜稻,而吉在其两间,兼二州之美。《禹贡》二州之土惟涂泥;《稻人》亦曰:“掌稼下地”。则下地者,涂泥之所在,为种稻之宜也。然《禹贡》扬州田第九等,赋第七等;荆州田第八,赋第三者,亦以人功修故也。惟其壤有骍、缇、坟、泽之异,潟、勃、垆、(上临下木)爨之殊⑩,故其种亦有早晚大小之不同,坚弱精粗之不一,或一物而彼此有异名,或所称虽近而俗有讹正。则宜颠倒,错而难辩。今之见于谱者,尚记西昌大略而已。

      芸稻篇  记礼者曰:仲夏之月,利以杀草,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疆。盖耘除之草,和泥渥漉,深埋禾苗根下,沤罨既久,地草腐烂而泥土肥美,嘉谷蕃茂矣。大抵耘治水田之法,必先审度形势,先於最上处潴水,勿令走失,然后自下旋放旋芸之。其法须用芸爪。不问草之有无,必遍以手排漉,务令稻根之傍,液液然而后已。荆扬厥士涂泥,农家皆用此法。又有足芸,为木杖如拐子,两手倚以用力,以趾塌拔泥上草秽,壅之苗根之下,则泥沃而苗兴,其功与芸爪相类,亦各从其便也。今创有一器,曰耘荡,见农器谱,以代手足,工过数倍,宜普效之。纂文曰,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今小锄也。《吕氏春秋》曰:先生者为米,后生者为粃,是故其耨也,长其兄而去其弟。不知稼者,其耨也,去其兄而养其弟,不收其粟而收其粃,此失耨之道也。锄后复有薅拔之法,以继成锄之功也。夫稂莠秕稗,杂其稼出,盖锄后茎叶渐长,使可分别,非薅不可,故有薅鼓、薅马之说。事见农器谱。

      祈报篇

      《记》曰:有其事必有其治,故农事有折焉,有报焉,所以治其事也。天下通祀,惟社与稷;社祭土,勾龙配焉,稷祭谷,后稷配焉。此二祀者,实主农事。载芟之诗,春籍田而祈社稷也、良耜之诗,秋报社稷也。此先王祈报之明典也。匪直此也。山川之神,则水旱疠疫之不时,於是乎禜之。月星辰之神,则雪霜风雨之不时,放是乎禜之。与夫法施於民者,以劳定国者,能御大灾者,能捍大患者,莫不秩祀。先王载之典礼,著之令式,岁时行之,凡以为民祈报也。周礼“龠章”“凡国祈年於田祖”,则「吹豳雅,击士鼓、以乐田畯」。尔雅注曰,畯音俊。乃先农也。于先农有祈焉,则神农后稷与世俗流传所为田父、田母,皆在所祈报可知矣。大田之诗言:“去其螟螣,用其蟊贼,无害我田穉。田祖有神,秉畀炎火。有渰萋萋,兴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此祈之之辞也。甫田之诗言“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农夫之庆。此报之之辞也。继而“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谷我士女”,此又因所报而寓所祈之义也。若夫噫嘻之诗,言春夏祈谷於上帝,盖大雩、帝之乐歌也;丰年之诗,言秋冬报者,烝尝之乐歌也。其诗曰,“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然於上帝,则有祈而无报,於祖妣、有报而无祈,岂阙文哉?抑互言之耳。此祈报之大者也。

      周礼“大祝掌六祈,以同鬼神示。”“小祝掌小祭祀,将事侯禳祠之祝号,以祈福祥,顺丰年,逆时雨,宁风旱,弭灾兵,远罪疾。”举是而言,则祈报禬禳之事,先王所以媚於神而和於人,皆所以与民同吉凶之患者也。凡在祀典,乌可已耶?记礼者曰:伊耆氏之始为蜡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主先啬而祭司啬,飨农及邮表畷,禽兽,迎猫迎虎而祭之。祭坊与水庸,其辞曰,“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无作,草木归其泽。”由此观之,飨先啬先农而及於猫虎,祭坊水庸而及於昆虫,所以示报功之礼大小不遗也。考之月令,有所谓「祈来年於天宗」者,有所谓「祈谷实」者,有所谓「为麦祈实」者,而《春秋》有一虫兽之为灾害,一雨旸之致愆忒,则必雩,圣人特书之,以见先王勤恤民隐,无所不用其至也。夫惟如此,是以物由其道,而无夭阏疪疠,民遂其性,而无札瘥灾害,神之听之,有相之道,固如此也。後世从事於农者,类不能然。借或有一焉,亦勉强苟且而已,岂能悉循用先王之典故哉?田祖之祭,民间或多行之,不过豚蹄盂酒;春秋社祭,有司仅能举之,牲酒等物,取之临时;其为礼、盖蔑如也。水旱相仍,虫螟为败,饥馑荐臻,民卒流亡,未必不由祈报之礼废,匮神乏祀,以致然也。

      今取其尤关于农事者言之。社稷之神,自天子至郡县,下及庶人,莫不得祭。在国曰大社、国社、王社、侯社,在官曰官社、官稷,在民曰民社。自汉以来,历代之祭,虽粗有不同,而春秋二仲之祈报,皆不废也。又育蚕者亦有祈禳报谢之礼。皇后祭先蚕,至庶人之妇,亦皆有祭。此后妃与庶人之祭,虽贵贱之仪不同,而祈报之心则一。古有有养马一节,春祭马祖,夏祭先牧,秋祭马社,冬祭马步,此马之祈谢,岁时惟谨。至於牛,最农事之所资,反阙祭礼。至於蜡祭,迎猫迎虎,岂牛之功不如猫虎哉?盖古者未有耕牛,故祭有阙典。至春秋之间,始教牛耕,後世田野开辟,谷实滋盛,皆出其力。虽知有爱重之心,而曾无爱重之实。近年耕牛疫疠,损伤甚多,亦盍禳祷祓除,祛祸祈福,以报其功力,岂为过哉?故於此篇祭马之後,以祭牛之说继之,庶不忘乎谷之所自,农之所本也。

      禾品

      早禾秔品十二

      稻禾赤米占禾乌早禾小赤禾归生禾黄谷早禾六月白黄菩蕾禾红桃仙禾大早禾女儿红禾住马香禾

      早禾糯品十  稻白糯黄糯竹枝糯青稿糯白糯秋风糯黄栀糯赤稻糯乌糯椒皮糯

      晚禾秔品八

      住马香禾八月白禾土雷禾紫眼禾大黄禾蜜谷乌禾矮赤秔禾稻禾

      晚禾糯品十二  黄栀糯矮稿糯龙爪糯马蹄糯白糯大椒糯大乌糯小焦糯大谷糯青稿糯骨雷糯竹枝糯

      附早禾品二

      早稻禾早糯禾

      附晚禾品二

      赤稑糯乌子糯

      宋进士宣德郎移忠公墓志铭

      曾君讳安止,字移忠,世为庐陵泰和人。曾祖再盈,祖德谊,父肃,皆以善行称于乡。君之为人,外和内刚,操行修洁。熙宁登第,同学究出身为耻,不离上庠,励己修业,夜以继日,至伤厥明,后三年复登戊科,诏升甲焉。君谢恩毕,即奏:“臣父年已高,久困场屋,愿回授臣父一散官”。先帝嘉其诚,以无例止。至父得疾且重。即默祷以身代之,厥疾果瘳。初调洪州丰城主簿,除江州彭泽令,检身清勤,莅事端敏,而导民以孝为本,故政誉蔼然,而荐者交彰矣。以目疾弃官,授宣德郎,号屠龙翁,伤技成而无所用。有《禾谱》五卷,《车说》一卷,《屠龙集》几卷。东坡苏公所称《禾谱》,谓文既温雅,事亦详实,惜乎其有所缺,不谱农器也。作《秧马歌》以附其后,不幸元符戊寅五月十六日以无疾而卒,享年五十有一。娶杨氏生子二人,(虫宾)举进士,蜡尚幼,女三人,适仕族。三年庚辰十有二月三日葬于千秋乡武山南。前期乃弟舒州司法参军安强来请铭。遂从而铭之。铭曰:呜呼,士莫尚于志,志莫本于道,道不可闻,闻而死之矣,况荣辱得失之端乎。君可谓有志之士,而勇于见义者也。惜夫止于斯,而遽终焉,使得闻斯行诸宜何如哉。余司上庠,熟君所为,昭昭无穷,贻以铭诗。

      右正议大夫守尚书左丞上柱国会稽郡开国公食邑三千六百户实封五百户黄履撰  右朝议大夫直龙图阁知福州宣州事兼福建路兵马铃辖江夏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柯述书
    作者:
    曾安止
  • 茶譜
    《茶谱》,五代茶书。前蜀·毛文锡撰,一卷,已佚。陈尚君辑本已辑佚文四十一则。毛文锡,字平珪。高阳(治今河北高阳县东旧城)人。父龟范,成通(八六0一八七四)间为岭南刺史,历任潮州刺史等。文锡通音乐,能诗工词,时名颇重。年十四,登进士第,仕唐宦历未详。入蜀依王建,累任中书舍人、翰林学士,迁承旨。永平三年(九一三)七月,为太子元膺贬逐、拘捕,挝之几死。太子败死,仍复原职,四年八月,迁礼部尚书,判枢蜜院事。通正元年(九一六),兼文思殿大学士,寻进位司徒。天汉元年(九一七)八月,为飞龙使唐文房所谮,贬茂州司马。其后事迹无考。撰有《毛司徒词》三卷,有王国维辑本,录词三十二阕。又有《前蜀王氏纪事》二卷,记王建称前帝事,佚。《茶谱》一卷,至迟撰于唐亡后不久;前蜀初,已流传于世,这从康末诗僧贯休《禅月集》卷一七《和毛学士舍人早春诗》可考知。其诗有云:“茶癖金铛快”(注云:“舍人有《茶谱》”)。《崇文总目》卷三、《晁志》卷一二、《通志·略》四、尤袤《遂初堂书目》、《解题》卷一四均著录是书。陈振孙《解题》称“后蜀毛文锡撰”,实误;此书撰于五代前蜀之初无疑。但因此书久佚,自宋至明真见过此书者,不会太多。乃至对其书作者著录多误,如《文献通考》误称为“燕文锡”,《说郛》作“王文锡”,《山堂肆考》又称“毛文胜”;《天中记》则误书名为《茶品》等,不一而足。晁公武谓:“记茶故事,其后附以唐人诗文”;实亦未能概括是书内容。据南宋浦国宝《金堂南山泉铭·序》(《全蜀艺文志》卷四四)称:“毛文锡作《茶谱》,(水品)又增至三十有八”云,则似《茶谱》亦仿《茶经》有品水之内容,但今已无可辑佚。从佚文看,《茶谱》着重记述中唐以后名茶的产地、品性等,间或附以茶事及茶诗文。从未以后人刊行《茶经》时,多取《茶谱》之文作注文,足见此书之价值,是继《茶经》以后的又一部重要茶书。佚文中,附有关于陆羽、张志和、胡生、志崇、陆龟蒙、蒙山僧及湖常二州太守境会亭制贡茶的茶故事七则,唐人诗文则无存。这有两种可能:一为诗文已佚,今已无从搜辑,二为《晁志》误记。《茶谱》佚文中涉及唐七道三十六州产茶情况,记载了五十余种中唐以后的名茶品目和性状。较《茶经》已大为拓展。从明清茶书中录存的《茶谱》佚文中存在不少与宋人书中引文不同的异文判断,似还无从论定此书佚于宋元之际,至少,明代尚存其残本或从类书、方志中转录的条文。《茶谱》是仅次于《茶经》的茶学巨著,其久佚不传,无疑是中国茶文化史上的一大损失。今其佚文虽存有三千余字,但仅全书一部分。佚文主要辑自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吴淑《事类赋注》、陈景沂《全芳备祖》、晏殊《类要》、谢维新《古今合璧事类备要》、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唐慎微《重修政和证类本草》等。日本学者青木正儿有《茶谱》辑本,刊其《中华茶书》(东京春秋社一九六二年版)中,又收入其《全集》。今蒙台湾王德毅教授赐示覆印本,其辑本无出拙辑之右,今不取。今拟将《茶谱》佚文重加裒辑,谢维新书不仅多出今传各本数则,且有些条目文字亦详且胜,故多用作底本,并详加校证。所幸上列前三种书均有宋本存世(《寰宇记》约存百分之四十),无疑提供了辑校的善本。由于有些条文已被宋人用作《茶经·八之出》之注,《太平寰宇记》有几条可确证为《茶谱》之文者,往往误注出处为《茶经》,这种现象绝非偶然,疑宋初乐史所见之《茶经》,已有《茶谱》文窜入为注,今也尽力予以辨析。必须指出,今辑《茶谱》诸条或已多非毛氏原文,已由宋人以意改写,这从上引诸书文字略有不同可证。
    ==============================================================================

    彭州有蒲村堋口 灌口 其園名仙崖 石花等 其茶餅小 而布嫩芽如六出花者尤妙

    眉州洪雅 昌阖 丹棱 其茶如蒙頂制餅茶法 其散者葉大而黄 味頗甘苦 亦片甲 蟬翼之次也 臨邛數邑茶 有火前 火後 嫩綠 黄芽號 又有火番餅 每餅重四十兩 入西蕃 黨項重之 如中國名山者 其味甘苦

    蜀州晋原 洞口 横源 味江 青城 其横源雀舌 鳥觜 麥顆 蓋取其嫩芽所造 以其芽似之也 又有片甲者 即是早春黄茶 芽葉相抱如片甲也 蟬翼者 其葉嫩薄如蟬翼也 皆散茶之最上也

    雅州百丈 名山二者尤佳 瀘州之茶樹 夷獠常攜瓢窴側 每登樹採摘芽茶 必含于口 待其展 然後置于瓢中 旋塞其竅 此歸 必置于暖處 其味極佳 又有粗者 其味辛而性熟 彼人云 飮之療風 通呼爲瀘茶

    建州方山之露芽及紫笋 片大極硬 須湯浸之 方可碾 治頭痛 江東老人多味之

    鄂州之東山 蒲圻 唐年縣皆産茶 黑色如韭葉 極軟 治頭疼

    長沙之石楠 其樹如棠楠 採其芽謂之茶 湘人以四月摘楊桐葉 搗其汁拌米而蒸 猶蒸糜之類 必啜此茶 乃其風也 尤宜暑月飮之 潭邵之間有渠州 中有茶 而多毒蛇猛獸 鄕人每年采擷不過十六七斤 其色如鐵 而芳香異常 烹之無滓也 南平縣狼猱山 茶黄黑色 渝人重之 十月採貢

    容州黄家洞有竹茶 葉如嫩竹 土人作飮 甚甘美(作者按 以上各條據宋樂史太平寰宇記)

    渠江薄片 一斤八十枚

    洪州西山之白露 味美而淸

    袁州之界橋 其名甚著 不若湖州之硏膏 紫筍 烹之有
    作者:
    毛文錫(五代蜀)
  • 海野词
      ☆水龙吟

      楚天千里无云,露华洗出秋容净。银蟾台榭,玉壶天地,参差桂影。鸳瓦寒生,画檐光射,碧梧金井。听韶华半夜,江梅三弄,风袅袅、良宵永。

      携手西园宴罢,下瑶台、醉魂初醒。吹箫仙子,骖鸾归路,一襟清兴。DE32鹊楼高,建章门迥,星河耿耿。看沧江潮上,丹枫叶落,浸关山冷。

      ☆念奴娇

      霁天湛碧,正新凉风露,冰壶清彻。河汉无声□□□,涌出银蟾孤绝。岩桂香飘,井梧影转,冷浸宫袍洁。西厢往事,一帘幽梦凄切。

      肠断楚峡云归,尊前无绪,只有愁如发。此夕姮娥应也恨,冷落琼楼金阙。禁漏迢迢,边鸿杳杳,密意凭谁说。阑干星汉,落梅三弄初阕。☆念奴娇(席上赋林檎花)

      群花渐老,向晓来微雨,芳心初拆。拂掠娇红香旖旎,浑欲不胜春色。淡月梨花,新晴繁杏,装点成标格。风光都在,半开深院人寂。

      刚要买断东风,袅栾枝低映,舞茵歌席。记得当时曾共赏,玉人纤手轻摘。醉里妖饶,醒时风韵,比并堪端的。谁知憔悴,对花空恁思忆。

      ☆念奴娇(赏芍药)

      人生行乐,算一春欢赏,都来几日。绿暗红稀春已去,赢得星星头白。醉里狂歌,花前起舞,拚罚金杯百。淋漓宫锦,忍辜妖艳姿色。

      须信殿得韶光,只愁花谢,又作经年别。嫩紫娇红还解语,应为主人留客。月落乌啼,酒阑烛暗,离绪伤吴越。竹西歌吹,不堪老去重忆。

      ☆念奴娇(余年十八寓符离,临行,作此词)

      媚容素态,比群花、赢了风流颜色。昵枕低帏销受得,□□轻怜深惜。怎望如今,瓶沈簪折,蓦地成疏隔。□□夕雨,甚时重见踪迹。

      门外暂泊兰舟,一行霜树,□一重山碧。泪眼相看争忍望,天际孤村寒驿。汴水无情,催人东去,去也添愁寂。鳞鸿方便,为人传个消息。

      ☆瑞鹤仙  陡寒生翠幕。冻云垂,缤纷飞雪初落。萦风度池阁。袅余妍,时趁舞腰纤弱。江天漠漠。认残梅、吹散画角。正貂裘乍怯,黄昏院宇,入檐飘泊。

      依约。银河迢递,种玉群仙,共骖鸾鹤。东君未觉。先春绽,万花萼。向尊前、已喜丰年呈瑞,人间何事最乐。拥笙歌、绣合低帷,纵欢细酌。  ☆倾杯乐(仙吕席上赏雪)

      锦帐寒添,画檐雀噪,冻云布野。望空际、瑶峰微吐,琼花初绽,江山如画。裁冰剪水装鸳瓦。杳旗亭路,依稀管弦台榭。倚小楼佳兴,一行珠帘不下。  随缕板、歌声闲暇。傍翠袖云鬟、怜艳冶。似佯醉、不耐娇羞,浓欢旋学风雅。向暝色、双鸾舞罢。红兽暖、春生金斝。但殢饮,香雾卷、壶天不夜。  ☆木兰花慢(长乐台晚望偶成)

      正枝头荔子,晚红皱、袅熏风。对碧瓦迷云,青山似浪,返照浮空。高台称吟眺处,□繁华、清胜两无穷。帘卷榕阴暮合,万家香霭溟濛。

      年光冉冉逐飞鸿。叹雨迹云踪。渐暑退兰房,凉生象簟,知与谁同。临鸾晚妆初罢,怨清宵、好梦不相逢。看即天涯秋也,恨随一叶梧桐。

      ☆水调歌头(书怀)

      溪山多胜事,诗酒辨清游。主人为我,增葺台榭足凝眸。仿佛玉壶天地,隐见瀛洲风月,千首傲王侯。谁与共登眺,公子气横秋。

      记当年,曾共醉,庾公楼。一杯此际,重话前事逐东流。多谢兼金清唱,更拟重阳佳节,挼菊任扶头。但愿身长健,浮世拚悠悠。☆水调歌头

      图画上麟阁,莫使鬓先秋。壮年豪气,无奈黯黯阵云浮。常记青油幕下,一矢聊城飞去,谈笑静边头。勋业出无意,非为快恩仇。

      卷龙韬,随凤诏,与时谋。朱幡皂盖南下,聊试海山州。邂逅故人相见,俯仰浮生今古,蝼蚁共王侯。万事偶然耳,风月恣嬉游。

      ☆水调歌头(和南剑薛倅)

      长乐富山水,杖屦足追游。故人千里,西望双剑黯回眸。多谢扁舟乘兴,慰我天涯羁思,何必羡封侯。暮雨疏帘卷,爽气飒如秋。

      送征鸿,浮大白,倚危楼。参横月落,耿耿河汉近人流。堪叹人生离合,后日征鞍西去,别语却从头。老矣江边路,清兴漫悠悠。

      ☆醉蓬莱(侍宴德寿宫应制赋假山)

      向逍遥物外,造化工夫,做成幽致。杳霭壶天,映满空苍翠。耸秀峰峦,媚春花木,对玉阶金砌。方丈瀛洲,非烟非雾,恍移平地。

      况值良辰,宴游时候,日永风和,暮春天气。金母龟台,傍碧桃阴里。地久天长,父尧子舜,灿绮罗佳会。一部仙韶,九重鸾仗,年年同醉。  ☆满庭芳(赏牡丹)

      冶态轻盈,香风摇荡,画栏淑景初长。彩霞深处,明艳夺昭阳。试问沈香旧事,应劝我、莫负韶光。多情是,低徊顾影,云幕淡微凉。

      人间,春更好,一枝斜插,犹记疏狂。到如今潘鬓,暗点吴霜。乐事直须年少,何妨拚、一饮千觞。醺醺醉,壶天向晚,春思正悠扬。

      ☆燕山亭(中秋诸王席上作)

      河汉风清,庭户夜凉,皓月澄秋时候。冰鉴乍开,跨海飞来,光掩满天星斗。四卷珠帘,渐移影、宝阶鸳甃。还又。看岁岁婵娟,向人依旧。

      朱邸高宴簪缨,正歌吹瑶台,舞翻宫袖。银管竞酬,棣萼相辉,风流古来谁有。玉笛横空,更听彻、裳霓三奏。难偶。拚醉倒、参横晓漏。

      ☆燕山亭(杨廉访生日)

      玉立明光,才业冠伦,汉历方承休运。江左奏功,塞垒宣威,紫绶几垂金印。岁晚归来,望丹极、新清氛CB4A。忠愤。著挠节朋俦,便成嘉遁。

      千载云海茫茫,记举目新亭,壮怀难尽。蝴蝶梦惊,化鹤飞还,荣华等闲一瞬。七十尊前,算畴昔、都无可恨。休问。长占取、朱颜绿鬓。

      ☆沁园春(初冬夜坐闻淮上捷音次韵)

      更漏迢迢,乍寒天气,画烛对床。正井梧飘砌,边鸿度月,故人何处,水远山长。老去功名,年来情绪,宽尽寒衣销旧香。除非是,仗蛮笺象管,时伴吟窗。

      词章。莫话行藏。且喜见捷书来帝乡。看锐师云合,妖氛电扫,随堤宫柳,依旧成行。梦绕他年,青门紫陌,对酒花前歌正当。空成恨,奈潘郎两鬓,新点吴霜。

      ☆喜迁莺(福唐平荡海寇宴犒将士席上作)

      七闽形胜。镇南纪会府,山川交映。箫鼓喧天,绮罗盈市,不负四时风景。共喜太平无事,岂料潢池不逞。殄群丑,看一鼓雷奔,沧溟波静。  指纵诗书帅。曾到凤池,密勿陪几政。暂淹筹帏,催分战舰,总出智谋先定。想见捷书初上,尽道臣贤主圣。正图旧,听重宣丹诏,归调金鼎。  ☆金人捧露盘(庚寅岁春奉使过京师感怀作)  记神京、繁华地,旧游踪。正御沟、春水溶溶。平康巷陌,绣鞍金勒跃青骢。解衣沽酒醉弦管,柳绿花红。

      到如今、余霜鬓,嗟前事、梦魂中。但寒烟、满目飞蓬。雕栏玉砌,空锁三十六离宫。塞笳惊起暮天雁,寂寞东风。

      ☆传言玉女

      凤阙龙楼,清夜月华初照。万点星球,护花梢寒峭。华胥梦里,老去欢情终少。花愁醉闷,总消除了。

      紫陌嬉游,不似少年怀抱。珠帘十里,听笙箫声杳。幽期密约,暗想浅颦轻笑。良时莫负,玉山频倒。

      ☆好事近(仰赓圣制)

      摇扬杏花风,迟日淡阴双阙。丝管缓随檀板,看舞腰回雪。

      龙舟闲舣画桥边,须趁好花折。频劝御杯宜满,正清歌初阕。  ☆好事近(严陵柳守席上)  一梦别长安,山路雨斜风细。行到子陵滩畔,谢主人深意。

      多情低唱下梁尘,拚十分沈醉。去也为伊消瘦,悄不禁思忆。  ☆好事近

      霁雪好风光,恰是相逢时节。酒量不禁频劝,便醉倒人侧。

      严城更漏夜厌厌,应有断肠客。莫问落梅三弄,喜一枝曾折。

      ☆柳梢青(侍宴禁中和张知合应制作)

      梅粉轻匀。和风布暖,香径无尘。凤阁凌虚,龙池澄碧,芳意鳞鳞。  清时酒圣花神。对内苑、风光又新。一部仙韶,九重鸾仗,天上长春。  ☆柳梢青(临安春会,泛舟湖中,胡帅索词,因赋)

      花柳争春。湖山竞秀,恰近清明。绮席从容,兰舟摇曳,稳泛波平。  君恩许宴簪缨。密座促、仍多故情。一部清音,两行红粉,醉入严城。  ☆柳梢青(山林堂席上以主人之意解嘲)

      品雅风流,端端正正,堪人怜惜。因甚新来,眉儿不展,愁情如织。

      倡条冶叶无情,犹为他、千思万忆。据恁当初,真心实意,如何亏得。

      ☆春光好(侍宴苑中赏杏花)

      胭脂腻,粉光轻。正新晴。枝上闹红无处著,近清明。

      仙娥进酒多情。向花下、相闹盈盈。不惜十分倾玉斝,惜凋零。☆春光好(感旧)

      心下事,不思量。自难忘。花底梦回春漠漠,恨偏长。

      闲日多少韶光。雕阑静、芳草池塘。风急落红留不住,又斜阳。

      ☆春光好

      槐阴密,蔗浆寒。荔枝丹。珍重主人怜客意,荐雕盘。  多情翠袖凭栏。晚妆罢、谁与共欢。帘卷玉钩风细细,敛眉山。

      ☆减字木兰花(席上赏宴赐牡丹之作)  一声杜宇。满地落红愁不语。国色春娇。不逐风前柳絮飘。

      珠帘休卷。爱惜龙香藏粉艳。胜友俱来。同醉君恩倒玉杯。

      ☆点绛唇(庆即席上)

      璧月香风,万家帘幕烟如昼。闹蛾雪柳。人似梅花瘦。

      行乐清时,莫惜笙歌奏。更阑后。满斟金斗。且醉厌厌酒。

      ☆点绛唇  细雨斜风,上元灯火还空过。下帘孤坐。老去知因果。

      风月词情,冷落教谁和。今忘我。静中看破。万事空花堕。

      ☆浣溪沙(奉诏次韵张池州赏杏听琵琶)

      艳杏红芳透粉肌。沈香亭宴太真妃。新晴庭馆燕来迟。

      试抹么弦妆半掩,满斟绿醑袖交飞。九重天上捧金卮。

      ☆浣溪沙(郑相席上赠舞者)

      元是昭阳宫里人。惊鸿宛转掌中身。只疑飞过洞庭云。

      按彻凉州莲步紧,好花风袅一枝新。画堂香暖不胜春。

      ☆浣溪沙  绮陌寻芳惜少年。长楸走马著金鞭。玉楼春醉杏花前。

      憔悴如今谁作伴,别离还近养花天。碧云凝处忆婵娟。

      ☆浣溪沙

      一扇熏风入座凉。轻云微雨弄晴光。绿团梅子未成黄。

      渐近日长愁闷处,更堪羁旅送归艎。乱山重叠水茫茫。  ☆清商怨  华灯闹。银蟾照。万家罗幕香风透。金尊侧。花颜色。醉里人人,向人情极。惜惜惜。

      春寒峭。腰肢小。鬓云斜ED51蛾儿袅。清宵寂。香闺隔。好梦难寻,雨踪云迹。忆忆忆。

      ☆诉衷情(夜直殿庐,晚雪,因作)

      建章宫殿晚生寒。飞雪点朱阑。舞腰缓随檀板,轻絮殢春闲。

      愁思乱,酒肠慳。漏将残。玉人今夜,滴粉搓酥,应敛眉山。

      ☆诉衷情(赵德大还延平,因语旧游,作此以赠之)

      半钩珠箔小扬州。春色在重楼。曾醉玳筵歌舞,楚梦苦难留。

      情脉脉,恨悠悠。几时休。大都人世,会少离多,总是闲愁。

      ☆诉衷情

      晚妆初试蕊珠宫。随步异香浓。檀槽缓垂鸾带,纤指捻春葱。

      莺语巧,上林中。正娇慵。暂教花下,帘影微开,多谢东风。

      ☆诉衷情(史丞相宴曲水席上作)

      兰亭曲水擅风流。移宴向清秋。黄花未应憔悴,盏面尚堪浮。  围艳质,发歌喉。细相酬。明年此会,主人还是,在凤池头。☆踏莎行  翠幄成阴,谁家帘幕。绮罗香拥处、觥筹错。清和将近,□春寒更薄。高歌看簌簌、梁尘落。

      好景良辰,人生行乐。金杯无奈是、苦相虐。残红飞尽,袅垂杨轻弱。来岁断不负、莺花约。

      ☆眼儿媚(闺思)  花近清明晚风寒。锦幄兽香残。醺醺醉里,匆匆相见,重听哀弹。  春情入指莺声碎,危柱不胜弦。十分得意,一场轻梦,淡月阑干。

      ☆眼儿媚

      重劝离觞泪相看。寂寞上征鞍。临行欲话,风流心事,万绪千端。

      春光漫漫人千里,归梦绕长安。不堪向晚,孤城吹角,回首关山。

      ☆蝶恋花(惜春)

      翠箔垂云香喷雾。年少疏狂,载酒寻芳路。多少惜花春意绪。劝人金盏歌金缕。  桃李飘零风景暮。只有闲愁,不逐流年去。旧事而今谁共语。画楼空指行云处。

      ☆蝶恋花(三月上巳应制)

      御柳风柔春正暖。紫殿朱楼,赫奕祥光远。十二玉龙迎凤辇。香腾锦绣闻弦管。

      扇却双莺开宝宴。绿绕红围,宣劝金卮满,万岁千秋流宠眷。此身欲备昭阳燕。

      ☆隔浦莲(咏白莲)

      凉秋湖上过雨。作意回商素。暗绿翻轻盖,萧然姑射俦侣。妆脸宜淡伫。红衣妒。步袜凌波去。

      异香度。天教占断,风汀月浦烟渚。纤尘不到,梦绕玉壶清处。多少芳心待怨诉。无语。飞来一片鸥鹭。

      ☆浪淘沙(观潮作)

      一线海门来。雪喷云开。昆山移玉下瑶台。卷地西风吹不断,直到蓬莱。

      羯鼓噪春雷。鼍舞蛟回。歌楼鼓吹夕阳催。今古清愁流不尽,都一樽罍。

      ☆蓦山溪(坤宁殿得旨次韵赋照水梅花)

      催花小雨,轻把香尘洒。帘卷水亭风,梅影转、夕阳初下。靓妆窥鉴,鸳甃湛清漪,浮暗麝,剪芳琼,消得连城价。  玉楼十二,寒怯铢衣挂。曾是绿华仙,眷余情、新词如画。花随人圣,须信世无双,腾凤吹,驻銮舆,堪与瑶池亚。  ☆蓦山溪(暮秋赏梨花)

      凋红减翠,正是清秋杪。深院袅香风,看梨花、一枝开早。珑璁映面,依约认娇颦,天淡淡,月溶溶,春意知多少。

      清明池馆,芳信年年好。更向五侯家,把江梅、风光占了。休教寂寞,辜负向人心。檀板响,宝杯倾,潘鬓从他老。☆感皇恩(重到临安)

      依旧惜春心,花枝常好。只恐尊前被花笑。少年青鬓,耐得几番重到。旧欢重记省,如天杳。

      绮陌青门,斜阳芳草。今古销沈送人老。帝城春事,又是等闲来了。乱红随过雨,莺声悄。☆阮郎归(上苑初夏侍宴,池上双飞新燕掠水而去,得旨赋之)

      柳阴庭馆占风光。呢喃清昼长。碧波新涨小池塘。双双蹴水忙。

      萍散漫,絮飘扬。轻盈体态狂。为怜流去落红香。衔将归画梁。

      ☆鹧鸪天(选德殿赏灯,先宴梅堂,侍两宫,沾醉口占)

      龙驭亲迎玉辇来。江梅枝上雪培堆。东风上苑春光到,更放金莲匝地开。

      腾凤吹,进瑶杯。两宫交劝正欢谐。父慈子孝从今数,准拟开筵一万回。

      ☆鹧鸪天(奉和伯可郎中席上见赠)

      桃李飘零春已深。可怜轻负惜花心。尊前赖有红千叠,窗外休惊绿满林。

      灯灼灼,醉沈沈。笙歌丛里酒频斟。留欢且莫匆匆去,怅望春归何处寻。

      ☆鹧鸪天(了堂净惠师示予寒食感怀二阕,因次其韵)

      每上春泥向晓干。花间幽鸟舞姗姗。年华不管人将老,门外东风依旧寒。

      投簪易,息机难。鹿门归路不曾关。羡君早觉无生法,识破南柯一梦间。

      ☆鹧鸪天

      故乡寒食醉酡颜。秋千彩索眩斓斑。如今头上灰三斗,赢得疏慵到处闲。

      钟已动,漏将残。浮生犹恨别离难。镬汤转作清凉地,只在人心那样看。

      ☆定风波(应制听琵琶作)  捍拨金泥雅制新。紫檀槽映小腰身。娅姹雏莺相对语。欣睹。上林花底暖生春。

      飒飒胡沙飞指下。休讶。一般奇绝称精神。向道曲终多少意。须记。昭阳殿里旧承恩。

      ☆定风波(赏牡丹席上走笔)

      上苑秾芳初雨晴。香风袅袅泛轩楹。犹记洛阳开小宴。娇面。粉光依约认倾城。

      流落江南重此会。相对。金蕉蘸甲十分倾。怕见人间春更好。向道。如今老去尚多情。

      ☆定风波(题续宅江楼)

      极目秋光夕照开。潮头初自海门来。杳杳江天横一线。如练。疾驱千骑鼓声催。

      杰槛翠飞争徙倚。一行新雁去仍回。翠袖半空歌笑回。低映。十分沈醉劝金杯。

      ☆定风波

      天语丁宁对未央。少摅素志向荆襄。C029赫家声今不坠。英伟。风姿飒爽紫髯郎。

      别酒一杯君莫阻。烛前粉艳俨成行。领略大堤花好处。无绪。也应回首水云乡。☆南乡子(文叔开尊席上作)

      霜月晚云收。萧瑟西风满院秋。雅会难期嗟易散,迟留。把酒听歌且劝酬。  万事拚悠悠。只有情亲意未休。后夜扁舟烟浪里,回头。叶叶丹枫总是愁。

      ☆忆秦娥  暗空碧。吴山染就丹青色。丹青色。西风摇落,可堪凄恻。

      世情冷暖君应识。鬓边各自侵寻白。侵寻白。江南江北,几时归得。

      ☆忆秦娥

      西风节。碧云卷尽秋宵月。秋宵月。关河千里,照人离别。

      尊前俱是天涯客。那堪三载遥相忆。遥相忆。年光依旧,渐成华发。

      ☆忆秦娥(赏雪席上)

      暮云蹙。小亭带雪斟醽醁。斟醽醁。一声羌管,落梅蔌蔌。

      舞衣旋趁霓裳曲。倚阑相对人如玉。人如玉。锦屏罗幌,看成不足。

      ☆忆秦娥

      正飞雪。园林一样梨花白。梨花白。画堂帘卷,暖生春色。

      嵇康转轴声幽噎。新来多病娇无力。娇无力。浅红转黛,自然标格。

      ☆忆秦娥(邯郸道上望丛台有感)

      风萧瑟。邯郸古道伤行客。伤行客。繁华一瞬,不堪思忆。

      丛台歌舞无消息。金尊玉管空尘迹。空尘迹。连天草树,暮云凝碧。

      ☆鹊桥仙(同舍郎载酒见过,醉后作)

      菊花小摘,西风斜照,帘影轻笼暝色。玉尊侧倒莫辞空,□满座、宾朋弁侧。

      乡邦万里,北来年少,几个如今在得。扶头一任且留连,叹人世、光阴半百。

      ☆清平乐  松姿不老。独立蓬莱杪。风卷流苏香雾晓。又是江梅开了。  丹青早画麒麟。貂蝉自属王门。闻道碧桃花绽,一枝枝祝千春。

      ☆长相思

      清夜长。泛玉觞。照座江梅花正芳。风传细细香。围艳妆。

      留醉乡。一曲清歌声绕梁。尊前人断肠。

      ☆虞美人(中秋前两夜作)

      芙蓉池畔都开遍。又是西风晚。霁天碧净暝云收。渐看一轮冰魄、冷悬秋。

      闽山层叠迷归路。把酒宽愁绪。旧欢新恨几凄凉。暗想瀛洲何处、梦悠扬。

      ☆采桑子(清明)

      清明池馆晴还雨,绿涨溶溶。花里游蜂。宿粉栖香锦绣中。

      玉箫声断人何处,依旧春风。万点愁红。乱逐烟波总向东。

      ☆朝中措(赵知合生日)

      画堂帘卷兽香浓。花上雪玲珑。平地十洲三岛,蟠桃已试春红。

      清朝旧德,仙姿难老,主眷方隆。烂醉笙歌丛里,年年先占春风。  ☆朝中措(山父赏牡丹,酒半作)

      画堂栏槛占韶光。端不负年芳。依倚东风向晓,数行浓淡仙妆。

      停杯醉折,多情多恨,冶艳真香。只恐去为云雨,梦魂时恼襄王。

      ☆朝中措

      金沙架上日璁珑。浓绿衬轻红。花下两行红袖,直疑春在壶中。

      如今尚觉,惜花爱酒,依旧情浓。无限少年心绪,从教醉倒东风。

      ☆朝中措

      休论社燕与秋鸿。时节太匆匆。海上一番微雨,朱门浓绿阴中。

      主人情厚,金杯满泛,且共从容。莫问莺花俱老,今朝犹是春风。

      ☆朝中措

      西湖南北旧游空。谁料一尊同。回首四年间事,浑如飞絮濛濛。

      林花谢了,明年春到。依旧芳容。惟有朱颜绿鬓,暗随流水常东。

      ☆朝中措(席上赠南剑翟守)  双溪楼上凭栏时。潋滟泛金卮。醉到闹花深处,歌声遏住云飞。

      风流太守,鸾台家世,玉鉴丰姿。行奉紫泥褒诏,要看击浪天池。  ☆朝中措(维扬感怀)  雕车南陌碾香尘。一梦尚如新。回首旧游何在,柳烟花雾迷春。  如今霜鬓,愁停短棹,懒傍清尊。二十四桥风月,寻思只有消魂。

      ☆朝中措(同前代御带作)

      功名虽未压英游。一种旧风流。人世百年须到,如今七十春秋。

      当时帷幄,貂珰贵重,誉蔼朋俦。赢得尊前沈醉,浮华付去悠悠。  ☆南柯子(元夜书事)  璧月窥红粉,金莲映彩山。东风丝管满长安。移下十洲三岛、在人间。

      两两人初散,厌厌夜向阑。倦妆残醉怯春寒。手捻玉梅无绪、倚阑干。

      ☆南柯子(次韵南剑赵倅)

      粉黛娉婷艳,芝兰笑语香。延平春色斗芬芳。不管清宵更漏、听霓裳。

      烛暗人方醉,杯传意更长。可堪回客九回肠。萧瑟一檐风雨、过横塘。

      ☆南柯子(将出行,陆丈知府置酒,出姬侍,酒半索词)

      绿荫侵檐净,红榴照眼明。主人开宴出倾城。正是雨余天气、暑风清。  别酒殷勤竟,危弦要妙声。年年相见岂无情。后日暮云回首、奈乘行。

      ☆南柯子

      姬歌以侑觞,次韵奉酬\\

      共禀阴阳数,谁知造化工。安闲百计总输公。掩映芙蓉花径、郡城东。

      风月三秋兴,尊罍一笑同。新词佳丽见情通。更唤雪儿、低唱慰衰容。

      ☆玉楼春(雪中无酒,清坐寒冷,承观使大尉与宾客酬唱谨和)

      江天暝色伤心目。冻鹊争投林下竹。四垂云幕一襟寒,片片飞花轻镂玉。

      美人试按新翻曲。点破舞群春草绿。融尊侧倒也思量,清坐有人寒起粟。

      ☆江神子(赠章邃道)

      故人情分转绸缪。小窗幽。话离愁。海阔天遥,鸿雁两悠悠。今日相逢谁较健,应怪我、鬓先秋。

      功名淅米在刀头。壮心休。弊貂裘。何事留欢,不竟漾扁舟。桃李春风将近也,如后会、醉青楼。☆踏莎行(和材甫听弹琵琶作)

      凤翼双双,金泥细细。四弦斜抱拢纤指。紫檀香暖转春雷,嘈嘈切切声相继。

      弱柳腰肢,轻云情思。曲中多少风流事。红牙拍碎少年心,可怜辜负尊前意。

      ☆生查子

      温柔乡内人,翠微合中女。颜笑洛阳花,肌莹荆山玉。

      东君深有情,解与花为主。移傍楚峰居,容易为云雨。

      ☆青玉案

      蒲葵佳节初经雨。正栏槛、薰风度。满泛香蒲斟醁醑。故人情厚,艳歌娇舞。总是留宾处。

      榴花照眼江天暮。醉里春情荡轻絮。岂止卷帘通一顾。今宵酒醒,一襟风露。梦指高唐去。

      ☆青玉案

      乘鸾影里冰轮度。秋空净、南楼暮。袅袅天风吹玉兔。今宵只在,旧时圆处。往事难重数。

      天涯几见新霜露。怎得朱颜旧如故。对酒临风慵作赋。蓝桥烟浪,故人千里,梦也无由做。  ☆菩萨蛮(次韵龙深甫春日即事)

      杏花寒食佳期近。一帘烟雨琴书润。砌下水潺潺。玉笙吹暮寒。

      阳台云易散。往事寻思懒。花底醉相扶。当时人在无。  ☆菩萨蛮

      云烟漠漠秋容老。茅檐映水人家好。林叶未凋疏。远山横有无。

      平生耕钓事。若个安身是。劝君早归来。碧香新瓮开。  ☆西江月(元夕醉中走笔)

      焕烂莲灯高下,参差梅影横斜。凭栏一目尽天涯。雪月交辉清夜。

      莫惜柔荑劝酒,从教醉脸红霞。烂银宫阙对仙家。一段风光如画。

      ☆西江月

      桂苑旋生凉思,银河左界秋高。纤尘不动湛清霄。皓月照人偏好。

      诗为情多却减,酒因愁里难销。一声羌管梦魂劳。可惜风光虚老。

      ☆西江月

      醉伴三千珠履,如登十二琼楼。壶天澄爽露华秋。滟滟金波酾酒。

      罗扇不随恩在,佳时须要人酬。麒麟阁画为谁留。只见浮生白首。

      ☆绣带儿(客路见梅)

      潇洒陇头春。取次一枝新。还是东风来也,犹作未归人。

      微月淡烟村。谩伫立、惆怅黄昏。暮寒香细,疏英几点,尽奈销魂。

      ☆卜算子(湖州砖墙吴氏女失身于土山张氏作妾)

      数尽万般花,不比梅花韵。雪压风欺恁地寒,剗地清香喷。  半醉折归来,插向乌云鬓。不是愁人闷带花,花带愁人闷。

      ☆柳梢青(咏海棠)

      雨过风微。温泉浴倦,妃子妆迟。翠袖牵云,朱唇得酒,脸晕胭脂。

      年年海燕新归。怎奈向、黄昏恁时。倚遍琼干,烧残银烛,花又争知。  ☆柳梢青(春祺锡宴)  □杏堂前,清深窗外,宛似蓬瀛。珠翠分行,笙歌争奏,音韵清新。

      玉皇金母情亲。劝醁醑、更酬嗣君。地久天长,花朝月夕,天上长春。

      ☆柳梢青

      小宴清秋。霎时见了,雨散云收。柳絮轻柔,梅花闲淡,宫院风流。

      空教梦绕青楼。待说个、相思又休。无奈情何,不来眼底,常在心头。

      ☆醉落魄

      情深恨切。忆伊诮没些休歇。百般做处百厮惬。管是前生,曾负你冤业。

      临岐不忍匆匆别。两行珠泪流红颊。关山渐远音书绝。一个心肠,两处对风月。  ☆鹊桥仙

      娇波媚靥,尊前席上,只是寻常梳裹。温柔伶俐总天然,没半CF23、教人看破。

      从来可恁,痴迷著相,百计消除不过。烟花不是不曾经,放不下、唯他一个。☆清平乐

      艳苞初拆。偏借东君力。上苑梨花风露湿。新染胭脂颜色。

      玉人小立帘栊。轻习媚脸妆红。斜插一枝云鬓,看谁剩□春风。

      ☆诉衷情

      闲窗静院漏声长。金鸭冷残香。几番梦回枕上,飞絮恨悠扬。

      身在此,意伊行。日煞思量。不言不语,几许闲情,月上回廊。

      ☆浣溪沙(樱桃)

      谷雨郊园喜弄晴。满林璀璨缀繁星。筠篮新采绛珠倾。

      樊素扇边歌未发,葛洪炉内药初成。金盘乳酪齿流冰。

      ☆壶中天慢

      素飚漾碧,看天衢稳送、一轮明月。翠水瀛壶人不到,比似世间秋别。玉手瑶笙,一时同色,小按霓裳叠。天津桥上,有人偷记新阕。

      当日谁幻银桥,阿瞒儿戏,一笑成痴绝。肯信群仙高宴处,移下水晶宫阙。云海尘清,山河影满,桂冷吹香雪。何劳玉斧,金瓯千古无缺。
    作者:
    曾觌
  • 红线传
    唐潞州节度使薛嵩家青衣红线者,善弹阮咸,又通经史,嵩召俾掌表笺,号曰内记室。时军中大宴,红线谓嵩曰:“羯鼓之声甚悲切,其击者必有事也。”嵩素晓音律,曰:“如汝所言。”乃召而问焉,云:“某妻昨夜身亡,不敢求假。”嵩即遣归。是时至德之后,两河未宁,以淦阳为镇,命嵩固守,控压山东。杀伤之余,军府草创。朝廷命嵩女嫁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男,又遣嵩男娶滑台节度使胡章女;三镇交缔为姻姬,使益相接。

    田承嗣常患肺气,遇暑益增,每曰:“我若移镇山东,纳其凉冷,可以延数年之命。”乃募军中武勇十倍者,得三千人,号外宅男,而厚其廪给。常令三百人夜直宅中。卜良日,欲并潞州。嵩闻之,日夕忧闷,咄咄自语,计无所出,时夜漏方深,辕门已闭。杖策庭除,惟红线从焉。红线曰:“主公一月,不遑寝食。意有所属,岂非邻境乎?”嵩曰:“事系安危,非汝能料。”红线曰:“某诚贱品。亦能解主公之忧。”嵩以其言异,乃曰:“我不知汝是异人,诚暗昧也。”遂告其事,曰:“我承祖父遗业,受国厚恩,一旦失其疆土,则数百年功勋尽矣。”红线曰:“此易与耳。不足劳主公忧,某暂到魏境,观其形势,觇其有无。今一更登途,二更可复命,请先定一走马使具寒暄书,其他则俟某却回也。”嵩曰:“倘事或不济,反祸之速,又如之何?”红线曰:“某之此行,无不济也。”乃人闺房,饬其行具。梳乌蛮髻,插金凤钗,衣紫绣短袍,着青丝轻履,胸前挂龙纹匕首,额上书太乙神名。再拜而行,倏忽不见。嵩乃返身闭户,背烛危坐。时常饮酒,不过数杯,是夕举觞十余不醉。忽闻晓角吟风,一叶坠露,惊而起问,红线回矣。嵩喜而慰劳,询事谐否?红线对曰:“幸不辱命。”又问曰:“无杀伤否?”曰:“不至是。但取床头金盒为信耳。”又曰:“某子夜前三刻,即达魏城,凡历数门,遂及寝所。闻外宅儿止于房廊,睡声雷动,见中军士卒,步于庭下,传呼风生,乃发其左扉,抵其寝帐。田亲家翁止于帐内,鼓跌酣眠,头枕文犀,枕前露七星剑。剑前仰开一金盒,内书生身甲子与北斗神名;复以名香美味,压镇其上。彼则扬威玉帐,但其心豁于生前;熟寝兰堂,不觉命悬于手下。宁劳擒纵,只益伤嗟。时则蜡烛烟微,炉香烬委,侍人四布,兵仗森罗。或头触屏风,鼾而者;或手持中拂,寝而伸者。某乃拔其眷洱,褰其裳衣,如病如昏,皆不能寤;遂持金盒以归。出魏城西门,将行二百里,见铜台高揭,漳水东流;晨钟动野,斜月在林。忿往喜还,顿忘于行役,感知酬德,聊副于咨谋。夜漏三时往返七百里。人危邦,一道经五六城,冀减主忧,敢言劳苦。”嵩乃发使人魏,遗承嗣书曰:“昨来暮夜有客自魏中来,云从元帅床头获一金盒,不敢留驻,谨封纳。”专使星驰,夜半方达。正见搜捕金盒,一军忧疑。使者以马捶挝门,非时请见。承嗣遽出,使者以金盒授之,捧承之时,惊绝倒。遂留使者止于宅中,狎以私宴,多其赐赉。明日遣使赉帛三万匹,名马二百匹,及珍异等,以献于嵩,曰:“某之首领,系在恩私。便宜知过自新,不复更贻伊戚。专膺指使,敢议亲姻。循当捧鼓后车来,在麾鞭马前。所置纪纲外宅儿者,本防他盗,亦非异图,今并脱其甲裳,放归田亩矣。”由是两月之内,河北河南,信使交至。

    忽一日,红线辞去。嵩曰:“汝生我家,今将焉往?又方赖汝力,岂可议行?”红线曰:“某生前本男子,游学江湖间,读神农药书,而救世人灾患。时里有妇孕,又患蛊症,某误以芫花酒下之。妇与腹中二子俱毙。是某一举而杀三人。阴司见诛,蹈为女子,使身居贱隶,气禀凡俚,幸生于公家,今十九年。身厌罗绮,口穷甘鲜,宠待有加,荣亦甚矣。况国家平治,庆且无疆。此即违天,理当尽弭。昨至魏邦,以是报恩。今两地保其城池,万人全其性命。使乱臣知惧,列士谋安,在某一妇人,功亦不小,固可赎其前罪,还其本形,便当遁迹尘中,栖心物外,澄清一气,生死长存。”嵩曰:“不然,以千金为居山之所。”红线曰:“事关来世,安可预谋。”嵩知不可留,乃广为饯别,悉集宾僚,夜宴中堂。嵩以歌送红线酒。请座客冷朝阳为词,词曰:
    
    采菱歌怨木兰舟,送客魂消百尺楼。
    还似洛妃乘雾去,碧天无际水长流。
    
    歌竟,嵩不胜其悲。红线拜且位,伪醉离席,遂亡所在。
    作者:
    作者不详
  • 归莲梦
    简介暂无
    作者:
    苏庵主人
  • 西游记
    本书为我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取材于唐朝僧人玄奘西天取经的故事,融入浓厚的神奇、浪漫、怪诞成分,将取经题材编写为神话故事,成功塑造了孙悟空、唐僧、猪八戒、沙僧的形象,读来引人入胜。

    作者简介:吴承恩(1510?——1582?)明代小说家。字汝忠,号射阳山人,怀安山阳(江苏淮安)人。他生于一个有学官沦落为商人的家族,家境清贫。吴承恩自幼聪明过人,《淮安府志》载他“性敏而多慧,博极群书,为诗文下笔立成。”但他科考不利,至中年才补上“岁贡生”,后流寓南京,长期靠卖文补贴家用。晚年因家贫出任长兴县丞,由于看不惯官场的黑暗,不久愤而辞官,贫老以终。

    吴承恩自幼喜欢读野言稗史,熟悉古代神话和民间传说。科场的失意,生活的困顿,使他加深了对封建科举制度、黑暗社会现实的认识,促使他运用志怪小说的形式来表达内心的不满和愤懑。他自言:“虽然吾书名为志怪,盖不专明鬼,实记人间变异,亦微有鉴戒寓焉。”

    吴承恩杰出的长篇神魔小说《西游记》以唐代玄奘和尚赴西天取经的经历为蓝本,在《大唐西域记》、《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等作品的基础上,经过整理、构思最终写定。作品借助神话人物抒发了作者对现实的不满和改变现实的愿望,折射出作者渴望建立“君贤神明”的王道之国的政治理想。小说借助唐僧师徒在取经路上经历的八十一难折射出人间现实社会的种种情况。小说想象大胆,构思新奇,在人物塑造上采用人、神、兽三位一体的塑造方法,创造出孙悟空,猪八戒等不朽的艺术形象。全书组织严密,繁而不乱,语言活泼生动且夹杂方言俗语,富于生活气息。主题上冲淡了故事原有的宗教色彩,大大丰富了作品的现实内容,具有民主倾向和时代特点。作品讽刺幽默。呈现出不同于以往取经故事的独特风格。
    作者:
    吴承恩
  • 论用笔十法
    偃仰向背 谓两字并为一字,须求点画上下偃仰离合之势。

    阴阳相应 谓阴为内,阳为外,敛心为阴,展笔为阳,须左右相应。鳞羽参差 谓点画编次无使齐平,如鳞羽参差之状。

    峰峦起伏 谓起笔蹙衄,如峰峦之状,杀笔亦须存结。

    真草偏枯 谓两字成三字,不得真草合成一字,渭之偏枯,须求映带,字势 雄媚。邪真失则 谓落笔结字分寸点画之法,须依位次。

    迟涩飞动 谓勒锋磔笔,字须飞动,无凝滞之势,是得法。

    射空玲珑 谓烟感识字,行草用笔,不依前后。

    尺寸规度 谓不可长有余而短不足,须引笔至尽处,则字有凝重之态。随字变转 谓如《兰亭》“嵗”字一笔,作垂露;其上“年”字则变悬针, 又其间一十八个“之”字,各别有体。 《翰林密论》云:凡攻书之门,有十二种隐笔法,即是迟笔、疾笔、逆笔、顺笔、涩笔、倒笔、转笔、涡笔、提笔、啄笔、罨笔、赲\笔。并用笔生死之法,在于幽隐。迟笔法在于疾,疾笔法在于迟,逆入倒出,取势加攻,诊候调停,偏宜寂静。其于得妙,须在功深,草草求玄,终难得也。
    作者:
    张怀瓘
  • 兰亭集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作者:
    王羲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