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作文 学门教育

国学古籍

周子全书

  • 周子全書序
    --------------------------------------------------------------------------------
    孔孟而後,千有餘年,聖人之道不傳。道非不傳也,以無傳道之人耳。漢四百年得一董子,唐三百年得一韓子,皆不足與傳斯道。至宋周子出,而始續其統,後世無異詞焉。顧當時知其人、知其學者實罕,惟程大中知之,使二程受學。而其書亦未顯也。其後雖有刊本,往往附太極圖於通書之後,又有妄增圖說首句,作「自無極而為太極」,或且以太極圖出於希夷,而疑其近於老子之說。自子朱子大加是正,其所編定,有長沙本、建安本、南康本,最後有延平本,刪去重複,益求精審,而後周子之書之真乃得而見。歷年久遠,無復宋本,為可惜。

    曩睹濂溪志,純雜互載,頗嫌煩蕪,而張清恪公所刻全書,附錄雖多,發明亦半出於朱子之作,無極太極之辨,祠堂書堂之記,自有文集可考。

    是刻大抵不失朱子之舊,而附以注解。文、詩依清恪本增多數篇,年譜、本傳皆不可少,餘亦不敢泛引。讀者茍專力於是書,或有以得周子精要之所在,而上承洙泗,下啟洛閩,綿聖傅於不墜,振道統於中興,所謂不由師傳,再闢渾淪者,於此亦可知矣。光緒丁亥冬月,三原賀瑞麟謹識。
     
    「1-2」  周敦頤集卷一太極圖Omitted「3」

      太極圖說朱熹解附;並附朱熹辯及注後記﹝1﹞無極而太極。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而實造化之樞紐,品彙之根柢也。故曰:「無極而太極。」非太極之外,復有無極也。  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

      太極之有動靜,是天命之流行也,所謂「一陰一陽之謂道」。誠\者,聖人之本,物之終始,而命之道也。其動也,誠\之通也,繼之者善,萬物之所資以始也;其靜也,誠\之復也,成之者性,萬物各正其性命也。動極而靜,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命之所以流行而不已也;動而生陽,靜而生陰,分陰分陽,兩儀立焉,分之所以一定而不移也。蓋太極者,本然之妙也;動靜者,所乘之機也。太極,形而上之道也;陰陽,形而下之器也。是以自其著者而觀之,則動靜不同時,陰陽不同位,而太極無不在焉。自其微者而觀之,則沖漠無朕,而「4」動靜陰陽之理,已悉具於其中矣。雖然,推之於前,而不見其始之合;引之於後,而不見其終之離也。故程子曰:「動靜無端,陰陽無始。」非知道者,孰能識之。

      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氣順布,四時行焉。

      有太極,則一動一靜而兩儀分;有陰陽,則一變一合而五行具。然五行者,質具於地,而氣行於天者也。以質而語其生之序,則曰水、火、木、金、土,而水、木,陽也,火、金,陰也。以氣而語其行之序,則曰木、火、土、金、水,而木、火,陽也,金、水,陰也。又統而言之,則氣陽而質陰也;又錯而言之,則動陽而靜陰也。蓋五行之變,至於不可窮,然無適而非陰陽之道。至其所以為陰陽者,則又無適而非太極之本然也,夫豈有所虧欠閒隔哉!

      五行,一陰陽也;陰陽,一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

      五行具,則造化發育之具無不備矣,故又即此而推本之,以明其渾然一體,莫非無極之妙;而無極之妙,亦未嘗不各具於一物之中也。蓋五行異質,四時異氣,而皆不能外乎陰陽;陰陽異位,動靜異時,而皆不能離乎太極。至於所以為太極者,又初無聲臭之可言,是性之本體然也。天下豈有性外之物哉!然五行之生,隨其氣質而所稟不同,所謂「各一其性」也。各一其性,則渾然太極之全體,無不各具於一物之中,而性之無所不在,又可見矣。

      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氣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生,而變「5」化無窮焉。

      夫天下無性外之物,而性無不在,此無極、二五所以混融而無閒者也,所謂「妙合」者也。「真」以理言,無妄之謂也;「精」以氣言,不二之名也;「凝」者,聚也,氣聚而成形也。蓋性為之主,而陰陽五行為之經緯錯綜,又各以類凝聚而成形焉。陽而健者成男,則父之道也;陰而順者成女,則母之道也。是人物之始,以氣化而生者也。氣聚成形,則形交氣感,遂以形化,而人物生生,變化無窮矣。自男女而觀之,則男女各一其性,而男女一太極也;自萬物而觀之,則萬物各一其性,而萬物一太極也。蓋合而言之,萬物統體一太極也;分而言之,一物各具一太極也。所謂天下無性外之物,而性無不在者,於此尤可以見其全矣。子思子曰:「君子語大,天下莫能載焉;語小,天下莫能破焉。」此之謂也。

      惟人也,得其秀而最靈。形既生矣,神發知矣,五性感動,而善惡分,萬事出矣。

      此言眾人具動靜之理,而常失之於動也。蓋人物之生,莫不有太極之道焉。然陰陽五行,氣質交運\,而人之所稟獨得其秀,故其心為最靈,而有以不失其性之全,所謂天地之心,而人之極也。然形生於陰,神發於陽,五常之性,感物而動,而陽善、陰惡,又以類分,而五性之殊,散為萬事。蓋二氣五行,化生萬物,其在人者又如此。自非聖人全體太極有以定之,則欲動情勝,利害相攻,人極不立,而違禽獸不遠矣。

      「6」聖人定之以中正仁義,聖人之道,仁義中正而已矣。而主靜,無欲故靜。立人極焉。故「聖人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四時合其序,鬼神合其吉凶」。

      此言聖人全動靜之德,而常本之於靜也。蓋人稟陰陽五行之秀氣以生,而聖人之生,又得其秀之秀者。是以其行之也中,其處之也正,其發之也仁,其裁之也義。蓋一動一靜,莫不有以全夫太極之道,而無所虧焉,則向之所謂欲動情勝、利害相攻者,於此乎定矣。然靜者誠\之復,而性之真也。茍非此心寂然無欲而靜,則又何以酬酢事物之變,而一天下之動哉!故聖人中正仁義,動靜周流,而其動也必主乎靜。此其所以成位乎中,而天地日月、四時鬼神,有所不能違也。蓋必體立、而後用有以行,若程子論乾坤動靜,而曰:「不專一則不能直遂,不翕聚則不能發散」,亦此意爾。

      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

      聖人太極之全體,一動一靜,無適而非中正仁義之極,蓋不假修為而自然也。未至此而修之,君子之所以吉也;不知此而悖之,小人之所以凶也。修之悖之,亦在乎敬肆之閒而已矣。敬則欲寡而理明,寡之又寡,以至於無,則靜虛動直,而聖可學矣。  故曰:「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又曰:「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

      「7」陰陽成象,天道之所以立也;剛柔成質,地道之所以立也;仁義成德,人道之所以立也。道一而已,隨事著見,故有三才之別,而於其中又各有體用之分焉,其實則一太極也。陽也﹔剛也,仁也,物之始也;陰也,柔也,義也,物之終也。能原其始,而知所以生,則反其終而知所以死矣。此天地之閒,綱紀造化,流行古今,不言之妙。聖人作易,其大意蓋不出此,故引之以證其說。

      大哉易也,斯其至矣!

      易之為書,廣大悉備,然語其至極,則此圖盡之。其指豈不深哉!抑嘗聞之,程子昆弟之學於周子也,周子手是圖以授之。程子之言性與天道,多出於此。然卒未嘗明以此圖示人,是則必有微意焉。學者亦不可以不知也。  ﹝附辯﹞﹝1﹞愚既為此說,讀者病其分裂已甚,辨詰紛然,苦於酬應之不給也,故總而論之。大抵難者:或謂不當以繼善成性分陰陽,或謂不當以太極陰陽分道器,或謂不當以仁義中正分體用,或謂不當言一物各具一太極。又有謂體用一源,不可言體立而後用行者;又有謂「8」仁為統體﹝1﹞,不可偏指為陽動者;又有謂仁義中正之分,不當反其類者。是數者之說,亦皆有理。然惜其於聖賢之意,皆得其一而遺其二也。夫道體之全,渾然一致,而精粗本末、內外賓主之分,粲然於其中,有不可以毫釐差者。此聖賢之言,所以或離或合,或異或同,而乃所以為道體之全也。今徒知所謂渾然者之為大而樂言之,而不知夫所謂粲然者之未始相離也。是以信同疑異,喜合惡離,其論每陷於一偏,卒為無星之稱,無寸之尺而已。豈不誤哉!  夫善之與性,不可謂有二物,明矣﹝2﹞!然繼之者善,自其陰陽變化而言也;成之者性,自夫人物稟受而言也。陰陽變化,流行而未始有窮,陽之動也;人物稟受,一定而不可易﹝3﹞,陰之靜也。以此辨之,則亦安得無二者之分哉!然性善,形而上者也;陰陽,形而下者也。周子之意,亦豈直指善為陽而性為陰哉。但話其分,則以為當屬之此耳。

      陰陽太極,不可謂有二理必矣。然太極無象,而陰陽有氣,則亦安得而無上下之殊哉!此其所以為道器之別也。故程子曰:「形而上為道,形而下為器,須著如此說。然器,亦道也,道,亦器也。」得此意而推之,則庶乎其不偏矣。

      「9」仁義中正,同乎一理者也。而析為體用,誠\若有未安者。然仁者,善之長也;中者,嘉之會也;義者,利之宜也;正者,貞之體也。而元亨者,誠\之通也;利貞者,誠\之復也。是則安得為無體用之分哉!萬物之生,同一太極者也。而謂其各具,則亦有可疑者。然一物之中,天理完具,不相假借,不相陵奪,此統之所以有宗,會之所以有元也。是則安得不曰各具一太極﹝1﹞哉!

      若夫所謂體用一源者,程子之言蓋已密矣。其曰「體用一源」者,以至微之理言之,則沖漠無朕,而萬象昭然已具也。其曰「顯微無閒」者,以至著之象言之,則即事即物,而此理無乎不在也。言理則先體而後用,蓋舉體而用之理已具,是所以為一源也。言事則先顯而後微,蓋即事而理之體可見,是所以為無閒也。然則所謂一源者,是豈漫無精粗先後之可言哉?況既曰體立而後用行,則亦不嫌於先有此而後有彼矣。

      所謂仁為統體者﹝2﹞,則程子所謂專言之而包四者是也。然其言蓋曰四德之元,猶五常之仁,偏言則一事,專言則包四者,則是仁之所以包夫四者,固未嘗離夫偏言之一事,亦未有不識夫偏言之一事而可以驟語夫專言之統體者也﹝3﹞。況此圖以仁配義,而復以中正參焉。「10」又與陰陽剛柔為類,則亦不得為專言之矣,安得遽以夫統體者言之,而昧夫陰陽動靜之別哉。至於中之為用,則以無過不及者言之,而非指所謂未發之中也。仁不為體,則亦以偏言一事者言之,而非指所謂專言之仁也。對此而言,則正者所以為中之榦,而義者所以為仁之質,又可知矣。其為體用,亦豈為無說哉?

      大抵周子之為是書,語意峻潔而混成,條理精密而疏暢。讀者誠\能虛心一意,反覆潛玩,而毋以先入之說亂焉,則庶幾其有得乎周子之心,而無疑於紛紛之說矣。

      ﹝注後記﹞﹝1﹞熹既為此說,嘗錄以寄廣漢張敬夫。敬夫以書來曰:「二先生所與門人講論問答之言,見於書者詳矣。其於西銘,蓋屢言之,至此圖,則未嘗一言及也,謂其必有微意,是則固然。然所謂微意者,果何謂耶?」熹竊謂以為此圖立象盡意,剖析幽微,周子蓋不得已而作也。觀其手授之意,蓋以為惟程子為能當之。至程子而不言,則疑其未有能受之者爾。夫既未能默識於言意之表,則馳心空妙,入耳出囗,其弊必有不勝言者。近年已覺頗有此弊矣。觀其答張閎中論易傳成書,深患無受之者,及東見錄中論橫渠清虛一大之說,使人向別處走,不若且只道敬,則其意亦可見矣。若西鉻則推人以之天,即近以明遠,於學者日用最為親切,非若此書詳於性命之原,而略於進為之目,有不可以驟而語者也。孔子雅言詩、書、執「11」禮,而於易則鮮及焉。其意亦猶此耳。韓子曰:「堯舜之利民也大,禹之慮民也深。」熹於周子、程子亦云。既以復於敬夫,因記其說於此。乾道癸巳四月既望,熹謹書。

      --------------------------------------------------------------------------------「12」

      周敦頤集卷二通書朱熹解附誠\上第一誠\者,聖人之本。

      誠\者,至實而無妄之謂,天所賦、物所受之正理也。人皆有之,而聖人之所以聖者無他焉,以其獨能全此而已。此書與太極圖相表裏。誠\即所謂太極也。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誠\之源也。

      此上二句,引易以明之。乾者,純陽之卦,其義為健,乃天德之別名也。元,始也。資,取也。言乾道之元,萬物所取以為始者,乃實理流出,以賦於人之本。如水之有源,即圖之「陽動」也。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誠\斯立焉。

      此上二句亦易文。天所賦為命,物所受為性。言乾道變化,而萬物各得受其所賦之正,則「13」實理於是而各為一物之主矣,即圖之「陰靜」也。

      純粹至善者也。

      純,不雜也。粹,無疵也。此言天之所賦,物之所受,皆實理之本然,無不善之雜也。

      故曰:「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此亦易文。陰陽,氣也,形而下者也。所以一陰一陽者,形而上者也。道,即理之謂也。繼之者,氣之方出而未有所成之謂也。善則理之方行而未有所立之名也,陽之屬也,誠\之源也。成則物之已成,性則理之已立者也,陰之屬也,誠\之立也。

      元、亨,誠\之通;利、貞,誠\之復。

      元始,亨通,利遂,貞正,乾之四德也。通者,方出而賦於物,善之繼也。復者,各得而藏於己,性之成也。此於圖已為五行之性矣。

      大哉易也,性命之源乎!

      易者,交錯代換之名。卦爻之立,由是而已。天地之間,陰陽交錯,而實理流行,一賦一受於其中,亦猶是也。  --------------------------------------------------------------------------------「14」  誠\下第二聖,誠\而已矣。  聖人之所以聖,不過全此實理而已,即所謂「太極」者也。

      誠\,五常之本,百行之源也。,五常,仁、義、禮、智、信,五行之性也。百行,孝、弟、忠、信之屬,萬物之象也。實理全,則五常不虧,而百行修矣。

      靜無而動有,至正而明達也。

      方靜而陰,誠\固未嘗無也。以其未形,而謂之無耳。及動而陽,誠\非至此而後有也,以其可見而謂之有耳。靜無,則至正而已;動有,然後明與達者可見也。

      五常百行,非誠\,非也,邪暗,塞也。

      非誠\,則五常百行皆無其實,所謂不誠\無物者也。靜而不正,故邪;動而不明、不達,故暗且塞。

      故誠\則無事矣。

      誠\則眾理自然,無一不備,不待思勉,而從容中道矣。  「15」至易而行難。  實理自然,故易;人偽奪之,故難。  果而確,無難焉。  果者,陽之決;確者,陰之守。決之勇,守之固,則人偽不能奪之矣。

      故曰:「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

      克去己私,復由天理,天下之至難也。然其機可一日而決,其效至於天下歸仁,果確之無難如此。

      --------------------------------------------------------------------------------

      誠\幾德第三誠\,無為;實理自然,何為之有!即「太極」也。

      幾,善惡。  幾者,動之微,善惡之所由分也。蓋動於人心之微,則天理固當發見,而人欲亦已萌乎其間矣。此陰陽之象也。

      德:愛曰仁,宜曰義,理曰禮,通曰智,守曰信。

      「16」道之得於心者,謂之德,其別有是五者之用,而因以名其體焉,即五行之性也。  性焉、安焉之謂聖。

      性者,獨得於天;安者,本全於己;聖者,大而化之之稱。此不待學問勉強,而誠\無不立,幾無不明,德無不備者也。

      復焉、執焉之謂賢。

      復者,反而至之;執者,保而持之;賢者,才德過人之稱。此思誠\研幾以成其德,而有以守之者也。  發微不可見,充周不可窮之謂神。

      發之微妙而不可見,充之周遍而不可窮,則聖人之妙用而不可知者也。

      --------------------------------------------------------------------------------

      聖第四寂然不動者,誠\也;感而遂通者,神也;動而未形、有無之閒者,幾也。

      本然而未發者,實理之體,善應而不測者,實理之用。動靜體用之閒,介然有頃之際,實理發見之端,而眾事吉凶之兆也。

      誠\精故明,神應故妙,幾微故幽。  「17」「清明在躬,志氣如神」,精而明也;「不疾而速,不行而至」,應而妙也;理雖已萌,事則未著,微而幽也。

      誠\、神、幾,曰聖人。  性焉、安焉,則精明應妙,而有以洞其幽微矣。

      --------------------------------------------------------------------------------

      慎動第五動而正,曰道。

      動之所以正,以其合乎眾所共由之道也。

      用而和,曰德。  用之所以和,以其得道於身,而無所待於外也。  匪仁,匪義,匪禮,匪智,匪信,悉邪矣。

      所謂道者,五常而已。非此,則其動也邪矣。

      邪動,辱也;甚焉,害也。

      無得於道,則其用不和矣。  故君子慎動。

      「18」動必以正,則和在其中矣。

      --------------------------------------------------------------------------------

      道第六聖人之道,仁義中正而已矣。

      中,即禮。正,即智。圖解備矣。

      守之貴,天德在我,何貴如之!

      行之利,順理而行,何往不利!

      廓之配天地。

      充其本然並立之全體而已矣。

      豈不易簡!豈為難知!  道體本然故易簡,人所固有故易知。

      不守,不行,不廓爾。

      言為之則是,而嘆學者自失其幾也。

      「19」

      --------------------------------------------------------------------------------

      師第七或問曰:「曷為天下善?」曰:「師。」曰:「何謂也?」曰:「性者,剛柔、善惡,中而已矣。」

      此所謂性,以氣稟而言也。

      「不達」。曰:「剛善,為義,為直,為斷,為嚴毅,為幹固;惡,為猛,為隘,為強梁。柔善,為慈,為順,為巽;惡,為懦弱,為無斷,為邪佞。」

      剛柔固陰陽之大分,而其中又各有陰陽,以為善惡之分焉。惡者固為非正,而善者亦未必皆得乎中也。

      惟中也者,和也,中節也,天下之達道也,聖人之事也。

      此以得性之止而言也。然其以和為中,與中庸不合。蓋就已發如過不及者而言之,如書所謂「允執厥中」者也。

      故聖人立教,俾人自易其惡,自至其中而止矣。

      易其惡則剛柔皆善,有嚴毅慈順之德,而無強梁懦弱之病矣。至其中,則其或為嚴毅,或為慈順也,又皆中節,而無太過不及之偏矣。

      故先覺覺後覺,闇者求於明,而師道立矣。

      「20」師者所以攻人之惡,正人之不中而已矣。  師道立,則善人多;善人多,則朝廷正,而天下治矣。

      此所以為天下善也。

      此章所言剛柔,即易之「兩儀」;各加善惡,即易之「四象」;易又加倍﹐以為「八卦」。而此書及圖則止於「四象」,以為火、水、金、木,而即其中以為土。蓋道體則一,而人之所見詳略不同,但於本體不差,則並行而不悖矣。  --------------------------------------------------------------------------------

      幸第八人之生,不幸,不聞過;大不幸﹐無恥。

      不聞過,人不告也;無恥,我不仁也。

      必有恥,則可教;聞過,則可賢。

      有恥,則能發憤而受教;聞過,則知所改而為賢。然不可教,則雖聞過而未必能改矣。以此見無恥之不幸為尤大也。

      --------------------------------------------------------------------------------

      思第九洪範曰:「思曰睿,睿作聖。」

      「21」睿,通也。

      無思,本也;思通,用也。幾動於彼,誠\動於此。無思而無不通,為聖人。  無思,誠\也;思通,神也。所謂「誠\、衶、幾,曰聖人」也。

      不思,則不能通微;不睿,則不能無不通。是則無不通,生於通微,通微,生於思。

      通微,睿也;無不通,聖也。

      故思者,聖功之本,而吉凶之幾也。

      思之至,可以作聖而無不通;其次,亦可以見幾通微,而不陷於凶咎。

      易曰:「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  睿也。  又曰:「知幾其神乎!」

      聖也。

      --------------------------------------------------------------------------------

      志學第十聖希天,賢希聖,士希賢。

      希,望也。字本作晞。

      「22」伊尹、顏淵,大賢也。伊尹恥其君不為堯、舜,一夫不得其所,若撻於市。顏淵「不遷怒,不貳過」「三月不達仁」。  說見書及論語,皆賢人之事也。

      志伊尹之所志,學顏子之所學。

      此言「士希賢」也。

      過則聖,及則賢,不及則亦不失於令名。

      三者隨其所用之淺\深,以為所至之近遠。不失令名,以其有為善之實也。

      胡氏曰:「周子患人以發策決科、榮身肥家、希世取寵為事也,故曰「志伊尹之所志」。患人以廣聞見、工文詞、矜智能、慕空寂為事也,故曰「學顏子之所學」。人能志此志,而學此學,則知此書之包括至大,而其用無窮矣。」

      --------------------------------------------------------------------------------

      順化第十一天以陽生萬物,以陰成萬物。生,仁;成,羲也。

      陰陽,以氣言;仁義,以道言。詳已見圖解矣。

      故聖人在上,以仁育萬物,以羲正萬民。

      「23」所謂定之以仁義。  天道行而萬物順,聖德修而萬民化。大順大化,不見其跡,莫知其然之謂神。

      天地聖人,其道一也。

      故天下之眾,本在一人。道豈遠乎哉!術豈多乎哉!

      天下之本在君,君之道在心,心之術在仁義。  --------------------------------------------------------------------------------

      治第十二十室之邑,人人提耳而教,且不及,況天下之廣,兆民之眾哉!曰,純其心而已矣。

      純者,不雜之謂,心,謂人君之心。

      仁、義、禮、智四者,動靜、言貌、視聽無違之謂純。

      仁、義、禮、智,五行之德也。動靜,陰陽之用,而言貌、視聽,五行之事也。德不言信,事不言思者,欲其不違,則固以思為主,而必求是四者之實矣。  心純則賢才輔。

      君取人以身,臣道合而從也。

      賢才輔則天下治。

      「24」眾賢各任其職,則不待人人提耳而教矣。

      純心要矣,用賢急焉。

      心不純,則不能用賢;不用賢,則無以宣化。

      --------------------------------------------------------------------------------

      禮樂第十三禮,理也;樂,和也。  禮,陰也;樂,陽也。  陰陽理而後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萬物各得其理,然後和。故禮先而樂後。

      此「定之以中正仁義而主靜」之意,程子論「敬則自然和樂」,亦此理也。學者不知持敬,而務為和樂,鮮不流於慢者。

      --------------------------------------------------------------------------------

      務實第十四實勝,善也;名勝,恥也。故君子進德修業,孳孳不息,務實勝也。德業有未著,則恐恐然畏人知,遠恥也。小人則偽而已!故君子日休,小人日憂。  「25」實修而無名勝之恥,故休;名勝而無實修之善,故憂。

      --------------------------------------------------------------------------------

      愛敬第十五「有善不及」?

      設問。人或有善,而我不能及,則如之何?  曰:「不及,則學焉。」

      答言。當學其善而已。

      問曰:「有不善?」  問人有不善,則何以處之?

      曰:「不善;則告之不善。」且勸曰:「庶幾有改乎,斯為君子。」

      答言。人有不善,則告之以不善,而勸其改。告之者,恐其不知此事之為不善也;勸之者,恐其不知不善之可改而為善也。

      「有善一,不善二,則學其一,而勸其二」。  亦答詞也。言人有善惡之雜,則學其善,而勸其惡。

      有語曰:「斯人有是之不善,非大惡也。」則曰:「孰無過,焉知其不能改?改,則為君子矣。不改「26」為惡,惡者天惡之。彼豈無畏耶?鳥知其不能改!」  此亦答言。聞人有過,雖不得見而告勸之,亦當答之以此。冀其或聞而自改也。有心悖理謂之惡,無心失理謂之過。

      故君子悉有眾善,無弗愛且敬焉。

      善無不學,故悉有眾善;惡無不勸,故不棄一人於惡。不棄一人於惡,則無所不用其愛敬矣。

      --------------------------------------------------------------------------------

      動靜第十六動而無靜,靜而無動,物也。

      有形,則滯於一偏。  動而無動,靜而無靜,神也。

      神則不離於形,而不囿於形矣。

      動而無動,靜而無靜,非不動不靜也。  動中有靜,靜中有動。

      物則不通,神妙萬物。  結上文,起下意。

      「27」水陰根陽,火陽根陰。  水,陰也,而生於一,則本乎陽也;火,陽也,而生於二,則本乎所謂「神妙萬物」者如此。  五行陰陽,陰陽太極。

      此即所謂「五行一陰陽,陰陽一太極」者,以神妙萬物之體而言也。

      四時運\行,萬物終始。

      此即所謂「五氣順布,四時行焉,無極二五,妙合而凝」者,以神妙萬物之用而言也。

      混兮闢兮!其無窮兮!

      體本則一故曰混,用散而殊故曰闢。一動一靜,其運\如循環之無窮,此兼舉其體用而言也。

      此章發明圖意,更宜參考。

      --------------------------------------------------------------------------------

      樂上第十七古者聖王制禮法,修教化,三綱正,九疇敘,百姓大和﹝1﹞,萬物咸若。

      綱,網上大繩也。三綱者,夫為妻綱,父為子綱,君為臣綱也。疇,類也。九疇,見洪範。若,「28」順也。此所謂理而後和也。  乃作樂以宣八風之氣,以平天下之情。

      八音以宣八方之風,見國語。宣,所以達其理之分;平,所以節其和之流。  故樂聲淡而不傷,和而不淫。入其耳,感其心,莫不淡且和焉。淡則欲心平,和則躁心釋。

      淡者,理之發;和者,理﹝1﹞之為。先淡後和,亦主靜之意也。然古聖賢之論樂曰:「和而已。」此所謂淡,蓋以今樂形之,而後見其本於莊正齊肅之意耳。

      優柔平中,德之盛也;天下化中,治之至也。是謂道配天地,古之極也。

      欲心平,故平中;躁心釋,故優柔。言聖人作樂功化之盛如此。或云「化中」當作「化成」。  後世禮法不修,政刑苛紊,縱欲敗度,下民困苦。謂古樂不足聽也,代變新聲,妖淫愁怨,導欲增悲,不能自止。故有賊\君棄父,輕生敗倫,不可禁者矣。

      廢禮敗度,故其聲不淡而妖淫;政苛民困,故其聲不和而愁怨。妖淫,故導欲而至於輕生敗倫,愁怨,故增悲而至於賊\君棄父。

      嗚呼!樂者古以平心,今以助欲;古以宣化,今以長怨。

      古今之異,淡與不淡,和與不和而已。

      「29」不復古禮,不變今樂,而欲至治者遠矣!

      復古禮,然後可以變今樂。

      --------------------------------------------------------------------------------  樂中第十八樂者,本乎政也。政善民安,則天下之心和。故聖人作樂,以宣暢其和心,達於天地,天地之氣,感而太和焉。天地和,則萬物順,故神衹格,鳥獸馴。  聖人之樂,既非無因而強作,而其制作之妙,又能真得其聲氣之元。故其志氣天人交相感動,而其效至此。

      --------------------------------------------------------------------------------

      樂下第十九樂聲淡則聽心平,樂辭善則歌者慕,故風移而俗易矣。妖聲艷辭之化也,亦然。

      --------------------------------------------------------------------------------  聖學第二十「聖可學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請聞焉﹝1﹞。」曰:「一為要。一者無欲也,無欲則「30」靜虛、動直,靜虛則明,明則通;動直則公,公則溥。明通公溥,庶矣乎!」

      此章之指,最為要切。然其辭義明白,不煩訓解。學者能深玩而力行之,則有以知無極之真,兩儀四象之本,皆不外乎此心,而日用閒自無別用力處矣。

      --------------------------------------------------------------------------------

      公明第二十一公於己者公於人,未有不公於己而能公於人也。

      此為不勝己私而欲任法以裁物者發。

      明不至則疑生。明,無疑也。謂能疑為明,何啻千里?

      此為不能先覺,而欲以逆詐、億不信為明者發。然明與疑,正相南北,何啻千里之不相及乎!

      --------------------------------------------------------------------------------

      理性命第二十二厥彰厥微,匪靈弗瑩。

      此言理也。陽明陰晦,非人心太極之至靈,孰能明之。

      剛善剛惡,柔亦如之,中焉止矣。

      此言性也。說見第七篇,即五行之理也。

      「31」二氣五行,化生萬物。五殊二實,二本則一。是萬為一,一實萬分。萬一各正,小大有定。

      此言命也。二氣五行,天之所以賦受萬物而生之者也。自其末以緣本,則五行之異,本二氣之實,二氣之實,又本一理之極。是合萬物而言之,為一太極而已也。自其本而之末,則一理之實,而萬物分之以為體。故萬物之中,各有一太極,而小大之物,莫不各有一定之分也。  此章十六章意同。

      --------------------------------------------------------------------------------  顏子第二十三顏子「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而不改其樂。」

      說見論語。  夫富貴,人所愛也。顏子不愛不求,而樂乎貧者,獨何心哉?

      設問以發其端。

      天地閒有至貴至愛可求,而異乎彼者,見其大、而忘其小焉爾。

      「至愛」之閒,當有「富可」二字。所謂「至貴至富、可愛可求」者。即周子之教程子,「每令尋仲尼顏子樂處,所樂何事」者也。然學者當深思而實體之,不可但以言語解會而已。

      見其大則心泰,心泰則無不足。無不足則富貴貧賊\處之一也。處之一則能化而齊。故顏子亞聖。  「32」齊字意複,恐或有誤。或曰:化,大而化也。齊,齊於聖也。亞,則將齊而未至之名也。

      --------------------------------------------------------------------------------

      師友上第二十四天地閒,至尊者道,至貴者德而已矣。至難得者人,人而至難得者,道德有於身而已矣。

      此峈承上章之意,其理雖明,然人心蔽於物欲,鮮克知之。故周子每言之詳焉﹝1﹞。

      求人至難得者有於身,非師友,則不可得也已!

      是以君子必隆師而親友。  --------------------------------------------------------------------------------

      師友下第二十五道義者,身有之,則貴且尊。

      周子於此一意而屢言之,非複出也。其丁寧之意切矣。

      人生而蒙,長無師友則愚。是道義由師友有之。

      此處恐更有「由師友」字,屬下句。  而得貴且尊,其義不亦重乎!其聚不亦樂乎!

      「33」此重、此樂,人亦少知之者。

      --------------------------------------------------------------------------------

      過第二十六仲由喜聞過,令名無窮焉。今人有過,不喜人規,如護疾而忌醫,寧滅其身而無悟也。噫!

      --------------------------------------------------------------------------------

      勢第二十七天下,勢而已矣。勢,輕重也。

      一輕一重,則勢必趨於重,而輕愈輕,重愈重矣。

      極重不可反。識其重而亟反之,可也。

      重未極而識之,則猶可反也。

      反之,力也。識不早,力不易也。

      反之在於人力,而力之難易,又在識之早晚。

      力而不競,天也。不識不力,人也。

      不識,則不知用力;不力,則雖識無補。  天乎?人也,何尤!

      「34」問勢之不可反者,果天之所為乎?若非天,而出於人之所為,則亦無所歸罪矣。

      --------------------------------------------------------------------------------

      文辭第二十八文所以載道也。輪轅飾而人弗庸,徒飾也;況虛車乎!  文所以載道,猶車所以載物。故為車者必節其輪轅,為文者必善其詞說,皆欲人之愛而用之。然我飾之而人不用,則猶為虛飾而無益於實。況不載物之車,不載道之文,雖美其飾,亦何為乎!

      文辭,藝也;道德,實也。篤其實,而藝者書之,美則愛,愛則傳焉。賢者得以學而至之,是為教。故曰:「言之無文,行之不遠。」

      此猶車載物,而輪轅飾也。

      然不賢者,雖父兄臨之,師保勉之,不學也;強之,不從也。

      此猶車已飾,而人不用也。

      不知務道德而第以文辭為能者,藝焉而已。噫!弊也久矣!

      此猶車不載物,而徒美其飾也。

      或疑有德者必有言,則不待藝而後其文可傳矣。周子此章,似猶別以文辭為一事而用力焉。何也?曰:「人之才德,偏有長短,其或意中了了,而言「35」不足以發之,則亦不能傳於遠矣。故孔子曰:「辭達而已矣。」程子亦言:「酉銘吾得其意,但無子厚筆力,不能作耳。」正謂此也。然言或可少而德不可無,有德而有言者常多,有德而不能言者常少。學者先務,亦勉於德而已矣。

      --------------------------------------------------------------------------------

      聖蘊第二十九「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說見論語。言聖人之教,必當其可,而不輕發也。

      子曰:「予欲無言。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說亦見論語。言聖人之道,有不待言而顯者,故其言加此。

      然則璧人之蘊,微顏子殆不可見。發聖人之蘊,教萬世無窮者,顏子也。聖同天,不亦深乎!

      蘊,中所畜之名也。仲尼無跡,顏子微有跡。故孔子之教,既不輕發,又未嘗自言其道之蘊,而學者惟顏子為得其全。故因其進修之跡,而後孔子之蘊可見。猶天不言,而四時行,百物生也。  常人有一聞知,恐人不速知其有也,急人知而名也,薄亦甚矣!

      聖凡異品,高下懸絕,有不待校而明者。其言此者,正以深厚之極,警夫淺\薄之尤耳。然於「36」聖人言深,常人言薄者,深則厚,淺\則薄,上言首,下言尾,互文以明之也。

      --------------------------------------------------------------------------------

      精蘊第三十聖人之精,畫卦以示;聖人之蘊,因卦以發。卦不畫,聖人之精,不可得而見。微卦,聖人之蘊,殆不可悉得而聞。

      精者,精微之意。畫前之易,至約之理也。伏羲畫卦,專以明此而已。蘊、謂凡卦中之所有,如吉凶消長之理,進退存亡之道,至廣之業也。有卦則因以形矣。

      易何止五經之源,其天地鬼神之奧乎!

      陰陽有自然之變,卦畫有自然之體,此易之為書,所以為文字之袓,義理之宗也。然不止此,蓋凡管於陰陽者,雖天地之大,鬼神之幽,其理莫不具於卦畫之中焉。此聖人之精蘊,所以必於此而寄之也。

      --------------------------------------------------------------------------------  乾損益動第三十一君子乾乾,不息於誠\,然必懲忿窒欲,遷善改過而後至。乾之用其善是,損益之大莫是過,聖人之旨深哉!  「37」此以乾卦爻詞、損益大象,發明思誠\之方。蓋乾乾不息者,體也;去惡進善者,用也。無體則用無以行,無用則體無所措。故以三卦合而言之。或曰:「其」字亦是「莫」字。  「吉凶悔吝生乎動。」噫!吉一而已,動可不慎乎!  四者一善而三惡,故人之所值,褔常少而禍常多,不可不謹。

      此章論易所謂「聖人之蘊」。

      --------------------------------------------------------------------------------

      家人睽復無妄第三十二冶天下有本,身之謂也;治天下有則,家之謂也。

      則,謂物之可視以為法者,猶俗言則例、則樣也。

      本必端。端本,誠\心而已矣。則必善。善則,和親而已矣。

      心不誠\,則身不可正;親不和,則家不可齊。

      家難而天下易,家親而天下疏也。  親者難處,疏者易裁,然不先其難,亦未有能其易者。  家人離,必起於婦人。故睽次家人,以「二女同居,而志不同行」也。

      睽次家人,易卦之序,二女以下,睽彖傳文。二女,謂睽卦兌下離上,兌少女,離中女也。陰柔之性,外和悅而內猜嫌,故同居而異志。

      「38」堯所以釐降二女於媯汭,舜可襌乎?吾玆試矣。

      釐,理也。降,下也,嫣,水名。汭,水北,舜所居也。堯理治下嫁二女於舜,將以試舜而授之天下也。

      是治天下觀於家,治家觀身而已矣。身端,心誠\之謂也。誠\心,復其不善之動而已矣。

      不善之動息於外,則善心之生於內者無不實矣。

      不善之動,妄也;妄復,則無妄矣;無妄,則誠\矣。

      程子曰:「無妄之謂誠\。」

      故無妄次復,而曰「先王以茂對時育萬物」。深哉!

      無妄次復,亦卦之序。先王以下,引無妄卦大象,以明對時育物,唯至誠\者能之,而贊其旨之深也。  此章發明四卦,亦皆所謂「聖人之蘊」。

      --------------------------------------------------------------------------------

      富貴第三十三君子以道充為貴,身安為富,故常泰無不足。而銖視軒冕,塵視金玉,其重無加焉爾!

      此理易明,而屢言之,欲人有以真知道羲之重,而不為外物所移也。  --------------------------------------------------------------------------------「39」

      陋第三十四聖人之道,入乎耳,存乎心,蘊之為德行,行之為事業。彼以文辭而已者,陋矣!

      意同上章。欲人真知道德之重,而不溺於文辭之陋也。  --------------------------------------------------------------------------------

      擬議第三十五至誠\則動,「動則變,變則化」故曰:「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

      中庸、易大傳所指不同,今合而言之,未詳其義。或曰:至誠\者,實理之自然;擬議者,所以誠\之之事也。  --------------------------------------------------------------------------------

      刑第三十六天以春生萬物,止之以秋。物之生也,既成矣,不止則過焉,故得秋以成。聖人之法天,以政養萬民,肅之以刑。民之盛也,欲動情勝,利害相攻,不止則賊\滅無倫焉。故得刑以冶。  意與十一章略同情偽微曖,其變千狀。茍非中正、明達、果斷者,不能治也。訟卦曰:「利見大人,」以「剛得中」「40」也。噬嗑曰:「利用獄」,以「動而明」也。

      中正,本也;明斷,用也。然非明則斷無以施,非斷則明無所用,二者又自有先後也。訟之中,兼乎正;噬嗑之明,兼乎達。訟之剛,噬嗑之動,即果斷之謂也。

      嗚呼!天下之廣,主刑者民之司命也。任用可不慎乎!

      --------------------------------------------------------------------------------

      公第三十七聖人之道,至公而已矣。或曰:「何謂也?」曰:「天地至公而已矣。」  --------------------------------------------------------------------------------

      孔子上第三十八春秋,正王道,明大法也,孔子為後世王者而修也。亂臣賊\子誅死者於前,所以懼生者於後也。宜乎萬世無窮,王祀夫子,報德報功之無盡焉。

      --------------------------------------------------------------------------------

      孔子下第三十九道德高厚,教化無窮,實與天地參而四時同,其惟孔子乎!

      道高如天者,陽也;德厚如地者,陰也;教化無窮如四時者,五行也。孔子其太極乎!  --------------------------------------------------------------------------------「41」

      蒙艮第四十「童蒙求我」,我正果行,如筮焉。筮,叩神也。再三則瀆矣,瀆則不告也。

      此通下三節,雜引蒙卦彖、象而釋其義。童,稚也。蒙,暗也。我,謂師也。噬,揲蓍以決吉凶也。言童蒙之人,來求於我以發其蒙,而我以正道,果決彼之所行,如筮者叩神以決疑,而神告之吉凶,以果決其所行也。叩神求師,專一則明。如初筮則告,二三則惑,故神不告以吉凶,師亦不當決其所行也。

      「山下出泉,」靜而清也。汩則亂,亂不決也。

      「山下出泉」,大象文。山靜泉凊,有以全其未發之善,故其行可果。汩,再三也。亂,瀆也。不決,不告也。蓋汩則不靜,亂則不清。既不能保其未發之善,則告之不足以果其所行,而反滋其惑,不如不告之為愈也。

      慎哉!其惟「時中」乎!

      時中者,彖傳文,教當其可之謂也。初則告,瀆則不告;靜而凊則決之,汩而亂則不決。皆時中也。  「艮其背,」背非見也。靜則止,止非為也,為不止矣。其道也深乎!

      「42」此一節引艮卦之象而釋之。艮,止也,背,非有見之地也。「艮其背」者,止於不見之地也。止於不見之地則靜,靜則止而無為,一有為之之心,則非止之道矣。  此章發明二卦,皆所謂「聖人之蘊,」而主靜之意矣。

      --------------------------------------------------------------------------------

      太極通書後序建安本朱熹右周子之書一編,今舂陵、零陵、九江皆有本,而互有同異。長沙本最後出,乃熹所編定,視他本最詳密矣,然猶有所未盡也。

      蓋先生之學,其妙具於太極一圖。通書之言,皆發此圖之蘊。而程先生兄弟語及性命之際,亦未嘗不因其說。觀通書之誠\、動靜、理性命等章,及程氏書之李仲通銘、程邵公誌、顏子好學論等篇,則可見矣。故潘凊逸誌先生之墓,敘所著書,特以作太極圖為稱首。然則此圖當為書首,不疑也。然先生既手以授二程本,因附書後。祁寬居之云。傳者見其如此,遂誤以圖為書之卒章,不復釐正。使先生立象盡意之微旨,暗而不明。而驟讀通書者,亦復不知有所總攝。此則諸本皆失之。而長沙通書因胡氏所傳篇章,非復本次,又削去分章之目,而別以「周子曰」者加之,於書之大義雖若無所害,然要非先生之舊,亦有去其目而遂不可曉者。如理性命章之類。又諸本附載銘、碣、詩、文,事多重複。亦或不能有所發明於先生之「43」道,以幸學者。

      故今特據潘誌置圖篇端,以為先生之精意,則可以通乎書之說矣。至於書之分章定次,亦皆復其舊貫。而取公及蒲左丞、孔司封、黃太史所記先生行事之實,刪去重復,合為一篇,以便觀者。蓋世所傳先生之書、言行具此矣。

      潘公所謂易通,疑即通書。而易說獨不可見,向見友人多蓄異書,自謂有傳本,亟取而觀焉,則淺\陋可笑。皆舍法時舉子葺綴緒餘,與圖說、通書絕不相似,不問可知其偽。獨不知世復有能得其真者與否?以圖、書推之,知其所發當極精要,微言湮沒,甚可惜也!  熹又嘗讀朱內翰震進易說表,謂此圖之傳,自陳搏、种放、穆修而來。而五峰胡公仁仲作通書序,又謂先生非止為种、穆之學者,「此特其學之一師耳,非其至者也」。夫以先生之學之妙,不出此圖,以為得之於人,則決非种、穆所及;以為「非其至者」,則先生之學,又何以加於此圖哉?是以嘗竊疑之。及得誌文考之,然後知其果先生之所自作,而非有所受於人者。公蓋皆未見此誌而云云耳。然胡公所論通書之指曰:「人見其書之約,而不知其道之大也;見其文之質,而不知其義之精也;,見其言之淡,而不知其味之長也。人有真能立伊尹之志,修顏子之學,則知此書之言包括至大,而聖門之事業無窮矣。」此則不可易之至論,讀是書者所宜知也。因復掇取以係於後云。乾道己丑六月戊申、新安朱熹謹書。  --------------------------------------------------------------------------------「44」

      再定太極通書後序﹝1﹞南康本朱熹右周子太極圖并說一篇,通書四十章,世傳舊本遺文九篇,遺事十五條,事狀一篇。熹所集次,皆已校定,可繕寫。熹按先生之書,近歲以來,其傳既益廣矣,然皆不能無謬誤。唯長沙建安板本為庶幾焉!而猶頗有所未盡也。  蓋先生之學之奧,其可以象告者,莫備於太極之一圖。若通書之言,蓋皆所以發明其蘊,而誠\、動靜、理性命等章為尤著。程氏之書,亦皆袓述其意,而李仲通銘、程邵公誌、顏子好學論等篇,乃或并其語而道之。故清逸潘公誌先生之墓,而敘其所著之書,特以作太極圖為首稱,而後乃以易說、易通繫之,其知此矣。按漢上朱震子發,言陳摶以太極圚傳种放,放傳穆脩,脩傳先生。衡山胡宏仁仲則以為种、穆之傳,特先生「所學之一師,而非其至者」。武當祈寬居之又謂圖象乃先生指畫以語二程,而未嘗有所為書。此蓋皆未見潘誌而言。若胡氏之說,則又未考乎先生之學之奧,始卒不外乎此圖也。先生易說久已不傳於世,向見兩本,皆非是。其一卦說,乃陳忠肅公所著;其一繫詞說,又皆佛、老陳腐之談。其甚陋而可笑者,若曰;「易之冒天下之道也,猶狙公之罔眾狙也。」觀此則其決非先生所為可知矣。易通「45」疑即通書。蓋易說既依經以解義,此則通論其大旨、而不繫於經者也。特不知其去易而為今名,始於何時爾。然諸本皆附於通書之後,而讀者遂誤以為書之卒章。使先生立象之微旨,暗而不明;驟而語夫通書者,亦不知其綱領之在是也。

      長沙本既未及有所是正,而通書乃因胡氏所定章次,先後輒頗有所移易,又刊去章目,而別以「周子曰」者加之,皆非先生之舊。若理性命章之類,則一去其目,而遂不可曉。其所附見銘、碣、詩、文,視他本則詳矣,然亦或不能有以發明於先生之道,而徒為重複。

      故建安本特據潘誌置圖篇端,而書之序次名章,亦復其舊。又即潘誌及蒲左丞、孔司封、黃太史所記先生行事之實,刪去重複,參互考訂,合為事狀一篇。其大者如蒲碣云:「屠姦翦弊,如快刀健斧。」而潘誌云:「精密嚴恕,務盡道理。」蒲碣但云,「母未葬」;而潘公所為鄭夫人志:乃為「水齧其墓而改葬。」若此之類,皆從潘誌。而蒲碣又云:「慨然欲有所施,以見於世。」又云:「益思以奇自名。」又云:「朝廷躐等見用,奮發感厲。」皆非知先生者之言。又載先生稱頌新政,反覆數十言,恐亦非實。若此之類,今皆削去。至於道學之微,有諸君子所不及知者,則又一以程氏及其門人之言為正。以為先生之書之言之行,於此亦略可見矣。然後得臨汀楊方本以校,而知其舛陋猶有未盡正者。如「柔如之」當作「柔亦如之」,師友一章當為二章之類。又得何君營道詩序,及諸嘗遊舂陵者之言,而知事狀所敘濂「46」溪命名之說,有失其本意者。何君序見遺事篇內。又按濂溪廣漢張栻所跋先生手帖﹝1﹞,據先生家譜云:濂溪隱居在營道縣榮樂鄉鍾貴里石塘橋西,濂蓋溪之舊名。先生寓之廬阜,以示不忘其本之意。而邵武鄒敷為熹言:「嘗至其處,溪之源委自為上下保,先生故居在下保,其地又別自號為樓田。而濂之為字,則疑其出於唐刺史元結七泉之遺俗也。」今按江州濂溪之西,亦有石塘橋,見於陳令舉廬山記。疑亦先生所寓之名云。覆校舊編,而知筆削之際,亦有當錄而誤遺之者。如蒲碣自言:初見先生於合州,「相語三日夜,退而歎曰:「世乃有斯人耶」!而孔文仲亦有祭文,序先生洪州時事曰:「公時甚少,王色金聲,從容和毅,一府盡傾」之語。蒲碣又稱其孤風遠操,寓懷於塵埃之外,常有高棲遐遁之意。亦足以證其前所謂「以奇自見」等語之謬。又讀張忠定公語而知所論希夷﹑种﹑穆之傳,亦有未盡其曲折者。按:張忠定公嘗從希夷學。而其論公事之有陰陽,頗與圖說意合。竊疑是說之傳,固有端緒。至於先生然後得之於心,而天地萬物之理,鉅細幽明,高下精粗,無所不貫,於是始為此圖,以發其秘爾!嘗欲別加是正,以補其闕,而病未能也。

      玆乃被命假守南康,遂獲嗣守先生之遺教於百有餘年之後,顧德弗類,慚懼已深,瞻仰高山,深切寤歎。因取舊袞,復加更定,而附著其說如此。鋟板學宮,以與同志之士共﹝2﹞焉。淳熙己亥夏五月戊午朔、新安朱熹謹書。

      --------------------------------------------------------------------------------「47」

      通書後記朱熹通書者,濂溪夫子之所作也。夫子性周氏,名敦頤﹝1﹞,字茂叔。自少即以學行有聞於世,而莫或知其師傅之所自。獨以河南兩程夫子嘗受學焉,而得孔、孟不傳之正統,則其淵源因可概見。然所以指夫仲尼、顏子之樂,而發其吟風弄月之趣者,亦不可得而悉聞矣。所著之書,又多散失。獨此一篇,本號易通,與太極圖說並出程氏,以傳於世。而其為說,實相表裹,大抵推一理、二氣、五行之分合,以紀綱道體之精微,決道義、文辭、祿利之取舍,以振起俗學之卑陋。至論所以入德之方,經世之具,又皆親切簡要,不為空言。顧其宏綱大用,既非秦、漢以來諸儒所及;而其條理之密,意味之深,又非今世學者所能驟而窺也。是以程氏既沒,而傳者鮮焉。其知之者,不過以為用意高遠而已。

      熹自蚤歲既幸得其遺編,而伏讀之初,蓋茫然不知其所謂,而甚或不能以句。壯歲,獲遊延平先生之門,然後始得聞其說之一二。比年以來,潛玩既久,乃若粗有得焉。雖其宏綱大用所不敢知,然於其章句文字之間,則有以實見其條理之愈密,意味之愈深,而不我欺也。顧自始讀以至於今,歲月幾何,倏焉三紀,慨前哲之益遠,懼妙旨之無傳,竊不自量,輒「48」為注釋。雖知凡近不足以發夫子之精蘊,然創通大義,以俟後之君子,則萬一其庶幾焉。淳熙丁未九月甲辰,後學朱熹謹記。儀封張伯行云:此序晦菴先生最後集解圖通書而作也。先生始集通書,莫考其年,據先生序云:「長沙本最後出,乃熹所編定,視他本最詳密,然猶有未盡云。乃於乾道己丑﹙一一六九年﹚覆較舊編,為建安本。至淳熙己亥﹙一一七九年﹚,凡十一年,復加更定,為南康本。又八年丁未﹙一一八七年﹚﹝1﹞,重為注釋,而是編始定。今本一以此為正,而是序特列於首,諸序跋次見於後。

      --------------------------------------------------------------------------------

      又延平本朱熹臨汀楊方得九江故家傳本,校此本,不同者十有九處。然亦互有得失。其兩條此本之誤,當從九江本:如理性命章云「柔如之」,當作「柔亦如之」。師友章當自「道義者」以下析為下童。其十四條,義可兩通,當並存之:如誠\幾德章云「理」曰「禮」,「理」一作「履」。慎動章云:「邪動」,一作「動邪」。化章一作「順化」。愛敬章云:「有善」,此下一有「是苟」字。「學焉」,此下一有「有」字。「曰有不善」,一無此四字。「曰不善」,此下一有「否」字。樂章云:「優柔平中」,「平」一作「乎」。「輕生敗倫」,「倫」一作「常」。聖學章云:「請聞焉」,「聞」一作「間」。顏子章云:「獨何心哉」,「心」一作「以」。「能化而齊」,「齊」一作「濟」,一作「消」。過章,一作仲由。刑章云;「不止即過焉」,「即」一作「49」「則」。其三條,九江本誤,而當以此本為正:如太極說云:「無極而太極」,「而」下誤多一「生」字。誠\章云:「誠\斯立焉」,「立」誤作「生」。家人睽復無妄章云:「誠\心復其不善之動而已矣」,「心」誤作「以」。凡十有九條。今附見於此,學者得以考焉。

      --------------------------------------------------------------------------------「50」

      周敦頤集卷三雜著文

      --------------------------------------------------------------------------------

      養心亭說孟子曰:「養心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予謂養心不止於寡焉而存耳,蓋寡焉以至於無。無則誠\立、明通。誠\立,賢也;明通,聖也。是聖賢非性生,必養心而至之。養心之善有大焉如此,存乎其人而已。

      張子宗範有行、有文,其居背山而面水。山之麓,構亭甚清淨,予偶至而愛之,因題曰「養心」。既謝,且求說,故書以勉。

      --------------------------------------------------------------------------------「51」

      愛蓮說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1﹞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吉州彭推官詩序﹝2﹞敦實慶歷初,為洪川分寧縣主簿。被外臺檄,承乏袁州盧溪鎮市征之局。局鮮事,袁之進士多來講學於公齋。因談及今朝江左律詩之工。坐閒,誦吉州彭推官篇者六七人﹝3﹞,其句字信乎能覷天巧而膾炙人口矣。「52」俄聞分寧新邑宰,尚﹝1﹞未踰月,而才明之譽,已飛數百里。有謂敦實曰:「邑宰太博思永,即嚮所誦之詩﹝2﹞推官之子也。吉與袁鄰郡,父兄輩皆識推官,第為善內樂,殊忘官之高卑,齒之壯老,以至於沒。其慶將發於是乎!」敦實故又知推官之德。暨還邑局,聞推官之詩益多,亦能記誦不忘。十五年,而太博由刑部郎中直史館,益州路轉運\使。敦實自南昌知縣就移僉署巴川郡判官廳公事。益、梓鄰路也。泝流赴局,過渝州,越三舍,接巴川境,閒有溫泉佛﹝3﹞寺。艤舟遊覽,忽睹榜詩,乃推官之作。喜豁讀訖,錄本納於轉運\公。公復書重謝,且曰;「願刻一石,若蒙繼以短序,尤荷厚意。」故序於詩後,而命工刻石,置寺之堂焉。實嘉祐二年正月十五日云。承奉郎守太子中舍僉署合州軍事判官廳公事周敦實撰。

      --------------------------------------------------------------------------------  邵州遷學釋菜文﹝4﹞維治平五年,歲次戊申,正月甲戌朔,三日丙子,朝奉郎尚書駕部員外郎通判永州軍州兼管「53」內勸農事,權發遣邵州軍州事上騎都尉賜緋魚袋周敦頤,敢昭告於先聖至聖文宣王:﹝1﹞惟夫子道高德厚﹝2﹞,教化無窮,實與天地參而四時同。上自國都,下及州縣,通立廟貌。州守縣令,春秋釋奠。雖天子之尊,入廟肅恭行禮。其重,誠\與天地參焉。儒衣冠學道業者,列室於廟中﹝3﹞,朝夕目瞻脺容,心慕至德,日蘊月積。幾於顏氏之子者有之。得其位,施其道,澤及生民者,代有之。然﹝4﹞夫子之宮可忽#!而邵置於惡地,掩於衙門,左獄右庾,穢喧歷年。

      敦頤攝守州符,嘗拜堂下,惕汗流背,起而議遷。得地東南,高明協下。用舊增新,不日成就。彩章冕服,儼坐有序,諸生既集,率僚告成。謹以禮幣藻蘋﹝5﹞,式陳明薦,以兗國公顏子配。尚饗﹝6﹞!

      --------------------------------------------------------------------------------「54」  又告先師文﹝1﹞維治平五年,歲次戊申,正月甲戌朔,三日丙子,朝奉郎尚書駕部員外郎通判永州軍州兼管內勸農事,權發遣邵州軍州事上騎都尉賜緋魚袋周敦頤﹝2﹞敢昭告於先師兗國公顏子:爰以遷修廟學成,恭修釋菜於先聖至聖文宣王。惟子睿性通微,實幾於聖。明誠\道確,夫子稱賢。謹以禮幣藻蘋﹝3﹞,式陳明獻,從祀配神。尚饗﹝4﹞!

      --------------------------------------------------------------------------------「55」

      書  --------------------------------------------------------------------------------

      上二十六叔書﹝1﹞姪男敦頤﹝2﹞啟:孟秋猶熱,伏惟二十六叔、三十一叔、諸叔母、諸兄長尊體起居萬褔。周興來,知安樂,喜無盡。敦頤守官於外,與新婦幸如常,不勞憂念。來春歸鄉,即遂拜侍。未閒,伏望順時倍加保愛,不備。姪男敦頤狀。上二十六叔、三十一叔、諸叔母、諸兄長座前。七月六日夜。

      諸弟、諸姪安樂。好將息!好將息!

      --------------------------------------------------------------------------------

      與仲章姪書﹝3﹞仲章:夏熱,計新婦男女安健。我此中與叔母、季老﹝4﹞、通老、韓姐、善善以下並安。近遞中,「56」得先公加贈官誥,贈諫議大夫,家門幸事幸事﹝1﹞。汝備酒果香茶,詣墳前告聞先公諫議也。未相見,千萬好將息!不具。叔付仲章,六月十四日。

      諸處書,立使﹝2﹞周一父子送去。叔母、韓姐傳語:汝與新婦姪兒姪女各計安好,將息!好將息﹝3﹞!百一、百二附兄嫂起居之間。善善與新婦安安。汝切不得來!汝切﹝4﹞不得來!周三翁夫妻安否?周一父子看守墳塋小心否?周幼二安否?如何也?

      --------------------------------------------------------------------------------  與傅秀才書﹝5﹞敦實頓首:傅君茂才足下:昨日飯會上,草草致書,不識已達否?日惟履用休適。敦實自春來,郡事併多。又新守將至,諸要備辦。稍有一日空暇,則或過客,或節辰,或不時聚會。每會即作詩

作者:周敦頤

嵇康诗全集

  •   嵇康(223~263),三国时曹魏文学家。“竹林七贤”之一。字叔夜。谯国□县(今安徽宿县)人。早年丧父,家境贫困,但仍励志勤学,文学、玄学、音乐等无不博通。他娶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曾任中散大夫,史称“嵇中散”。司马昭曾想拉拢嵇康,但嵇康在当时的政争中倾向皇室一边,对于司马氏采取不合作态度,因此颇招忌恨。司马昭的心腹钟会想结交嵇康,受到冷遇,从此结下仇隙。嵇康的友人吕安被其兄诬以不孝,嵇康出面为吕安辩护,钟会即劝司马昭乘机除掉吕、嵇。当时太学生三千人请求赦免嵇康,愿以康为师,司马昭不许。临刑,嵇康神色自若。奏《广陵散》一曲,从容赴死。嵇康的文学创作,主要是诗歌和散文。他的诗今存50余首,以四言体为多,占一半以上。嵇康著作,《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13卷,又别有15卷本,宋代原集散失,仅存10卷本。明代诸本卷数与宋本同,但篇数减少。明本常见的有汪士贤刻《嵇中散集》(收入《汉魏六朝二十名家集》中),张溥刻《嵇中散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等等。1924年,鲁迅辑校《嵇康集》,1938年收入《鲁迅全集》第9卷中。戴明扬校注的《嵇康集》196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此书除校、注外,还收集了有关嵇康的事迹、评论材料。

      代秋胡歌诗七首幽愤诗四言赠兄秀才入军诗十八首四言诗十一首五言赠秀才诗答二郭诗三首酒会诗与阮德如诗述志诗二首五言诗三首六言诗十首思亲诗琴歌诗游仙诗

      代秋胡歌诗七首

      一富贵尊荣。忧患谅独多。富贵尊荣。忧患谅独多。古人所惧。丰屋蔀家。

      人害其上。兽恶网罗。惟有贫贱。可以无他。歌以言之。富贵忧患多。

      二贫贱易居。贵盛难为工。贫贱易居。贵盛难为工。耻佞直言。与祸相逢。

      变故万端。俾吉作凶。思牵黄犬。其计莫从。歌以言之。贵盛难为工。

      三劳谦寡悔。忠信可久安。劳谦寡悔。忠信可久安。天道害盈。好胜者残。

      强梁致灾。多事招患。欲得安乐。独有无愆。歌以言之。忠信可久安。

      四役神者弊。极欲令人枯。役神者弊。极欲令人枯。颜回短折。下及童乌。

      纵体淫恣。莫不早徂。酒色何物。自令不辜。歌以言之。酒色令人枯。  五绝智弃学。游心于玄默。绝智弃学。游心于玄默。遇过而悔。当不自得。

      垂钓一壑。所乐一国。被发行歌。和气四塞。歌以言之。游心于玄默。

      六思与王乔。乘云游八极。思与王乔。乘云游八极。凌厉五岳。忽行万亿。

      授我神药。自生羽翼。呼吸太和。炼形易色。歌以言之。思行游八极。  七千载长生。歌以言之。徘徊于层城。

      幽愤诗  嗟余薄祜。少遭不造。哀茕靡识。越在襁緥。母兄鞠育。有慈无威。恃忧肆妲。不训不师。

      爰及冠带。凭宠自放。抗心希古。任其所尚。托好老庄。贱物贵身。志在守朴。养素全真。  曰余不敏。好善闇人。子玉之败。屡增惟尘。大人含弘。藏垢怀耻。民之多僻。政不由己。  惟此褊心。显明臧否。感悟思愆。怛若创痏。欲寡其过。谤议沸腾。性不伤物。频致怨憎。

      昔惭柳惠。今愧孙登。内负宿心。外恧良朋。仰慕严郑。乐道闲居。与世无营。神气晏如。

      咨予不淑。婴累多虞。匪降自天。寔由顽疎。理弊患结。卒致囹圄。对答鄙讯。絷此幽阻。

      实耻讼寃时不我与。虽曰义直。神辱志沮。澡身沧浪。岂云能补。嗈嗈鸣鴈。奋翼北游。

      顺时而动。得意忘忧。嗟我愤叹。曾莫能俦。事与愿违。遘兹淹留。穷达有命。亦又何求。

      古人有言。善莫近名。奉时恭默。咎悔不生。万石周慎。安亲保荣。世务纷纭。祗搅予情。

      安乐必诫。乃终利贞。煌煌灵芝。一生三秀。予独何为。有志不就。惩难思复。心焉内疚。  庶勖将来。无馨无臭。采薇山阿。散发岩岫。永啸长吟。颐性养寿。

      四言赠兄秀才入军诗十八首

      一鸳鸯于飞。肃肃其羽。朝游高原。夕宿兰渚。邕邕和鸣。顾眄俦侣。俛仰慷慨。优游容与。  二鸳鸯于飞。啸侣命俦。朝游高原。夕宿中洲。交颈振翼。容与清流。咀嚼兰蕙。俛仰优游。

      三泳彼长川。言息其浒。陟彼高冈。言刈其楚。嗟我征迈。独行踽踽。仰彼凯风。涕泣如雨。  四泳彼长川。言息其沚。陟彼高冈。言刈其杞。嗟我独征。靡瞻靡恃。仰彼凯风。载坐载起。

      五穆穆惠风。扇彼轻尘。奕奕素波。转此游鳞。伊我之劳。有怀遐人。寤言永思。寔钟所亲。

      六所亲安在。舍我远迈。弃此荪芷。袭彼萧艾。虽曰幽深。岂无颠沛。言念君子。不遐有害。

      七人生寿促。天地长久。百年之期。孰云其寿。思欲登仙。以济不朽。缆辔踟蹰。仰顾我友。

      八我友焉之。隔兹山梁。谁谓河广。一苇可航。徒恨永离。逝彼路长。瞻仰弗及。徙倚彷徨。  九良马既闲。丽服有晖。左揽繁弱。右接忘归。风驰电逝。蹑景追飞。凌厉中原。顾盻生姿。

      十携我好仇。载我轻车。南凌长阜。北厉清渠。仰落惊鸿。俯引渊鱼。盘于游田。其乐只且。

      十一凌高远盻。俯仰咨嗟。怨彼幽絷。室迩路遐。虽有好音。谁与清歌。

      虽有姝颜。谁与发华。仰讯高云。俯托轻波。乘流远遁。抱恨山阿。  十二轻车迅迈。息彼长林。春木载荣。布叶垂阴。习习谷风。吹我素琴。

      交交黄鸟。顾俦弄音。感悟驰情。思我所钦。心之忧矣。永啸长吟。

      十三浩浩洪流。带我邦畿。萋萋绿林。奋荣扬晖。鱼龙瀺灂。山鸟羣飞。

      驾言出游。日夕忘归。思我良朋。如渴如饥。愿言不获。怆矣其悲。  十四息徒兰圃。秣马华山。流磻平皋。垂纶长川。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嘉彼钓叟。得鱼忘筌。郢人逝矣。谁与尽言。

      十五闲夜肃清。朗月照轩。微风动袿。组帐高褰。旨酒盈樽。莫与交欢。

      鸣琴在御。谁与鼓弹。仰慕同趣。其馨若兰。佳人不存。能不永叹。

      十六乘风高逝。远登灵丘。托好松乔。携手俱游。朝发太华。夕宿神州。弹琴咏诗。聊以忘忧。

      十七琴诗自乐。远游可珍。含道独往。弃智遗身。寂乎无累。何求于人。长寄灵岳。怡志养神。

      十八流俗难悟。逐物不还。至人远鉴。归之自然。万物为一。四海同宅。与彼共之。予何所惜。

      生若浮寄。暂见忽终。世故纷纭。弃之八戎。泽雉虽饥。不愿园林。安能服御。劳形苦心。

      身贵名贱。荣辱何在。贵得肆志。纵心无悔。

      四言诗十一首  一淡淡流水。沦胥而逝。泛泛柏舟。载浮载滞。微啸清风。鼓檝容裔。放棹投竿。优游卒岁。

      二婉彼鸳鸯。戢翼而游。俯唼绿藻。托身洪流。朝翔素濑。夕栖灵洲。摇荡清波。与之沉浮。

      三藻泛兰池。和声激朗。操缦清商。游心大象。倾昧修身。惠音遗响。钟期不存。我志谁赏。

      四敛弦散思。游钓九渊。重流千仞。或饵者悬。猗与庄老。栖迟永年。寔惟龙化。荡志浩然。

      五肃肃泠风。分生江湄。却背华林。俯泝丹坻。含阳吐英。履霜不衰。嗟我殊观。百卉且腓。心之忧矣。孰识玄机。

      六猗猗兰蔼。殖彼中原。绿叶幽茂。丽藻丰繁。馥馥蕙芳。顺风而宣。将御椒房。吐熏龙轩。瞻彼秋草。怅矣惟骞。

      七泆泆白云。顺风而回。渊渊绿水。盈坎而颓。乘流远逝。自躬兰隈。杖策答诸。纳之素怀。长啸清原。惟以告哀。  八抄抄翔鸾。舒翼太清。俯眺紫辰。仰看素庭。凌蹑玄虚。浮沉无形。将游区外。啸侣长鸣。神□不存。谁与独征

      九有舟浮覆。绋纚是维。栝檝松棹。有若龙微。□津经俭。越济不归。思友长林。抱朴山嵋。守器殉业。不能奋飞。  十羽化华岳。超游清霄。云盖习习。六龙飘飘。左配椒桂。右缀兰苕。

      凌阳赞路。王子奉轺。婉娈名山。真人是要。齐物养生。与道逍遥。

      十一微风清扇。云气四除。皎皎亮月。丽于高隅。兴命公子。携手同车。龙骥翼翼。扬镳踟蹰。

      肃肃宵征。造我友庐。光灯吐辉。华幔长舒。鸾觞酌醴。神鼎烹鱼。弦超子野。叹过绵驹。

      流咏太素。俯赞玄虚。孰克英贤。与尔剖符。

      五言赠秀才诗

      双鸾匿景曜。戢翼太山崖。抗首漱朝露。晞阳振羽仪。长鸣戏云中。时下息兰池。自谓绝尘埃。终始永不亏。何意世多艰。虞人来我维。云网塞四区。高罗正参差。奋迅势不便。六翮无所施。隐姿就长缨。卒为时所羁。单雄翩独逝。哀吟伤生离。徘徊恋俦侣。慷慨高山陂。鸟尽良弓藏。谋极身必危。吉凶虽在己。世路多崄巇。安得反初服。抱玉宝六奇。逍遥游太清。携手长相随。

      答二郭诗三首  一天下悠悠者。不能趋上京。二郭怀不羣。超然来北征。乐道托莱庐。雅志无所营。良时遘其愿。遂结欢爱情。

      君子义是亲。恩好笃平生。寡智自生灾。屡使众衅成。豫子匿梁侧。聂政变其形。顾此怀怛惕。虑在茍自宁。

      今当寄他域。严驾不得停。本图终宴婉。今更不克幷。二子赠嘉诗。馥如幽兰馨。恋土思所亲。能不气愤盈。

      二昔蒙父兄祚。少得离负荷。因疏遂成懒。寝迹北山阿。但愿养性命。终己靡有他。良辰不我期。当年值纷华。

      坎凛趣世教。常恐婴网罗。羲农邈已远。拊膺独咨嗟。朔戒贵尚容。渔父好扬波。虽逸亦已难。非余心所嘉。

      岂若翔区外。餐琼漱朝霞。遗物弃鄙累。逍遥游太和。结友集灵岳。弹琴登清歌。有能从我者。古人何足多。  三详观凌世务。屯险多忧虞。施报更相市。大道匿不舒。夷路值枳棘。安步将焉如。权智相倾夺。名位不可居。  鸾凤避罻罗。远托昆仑墟。庄周悼灵龟。越稷畏王舆。至人存诸己。隐璞乐玄虚。功名何足殉。乃欲列简书。

      所好亮若兹。杨氏叹交衢。去去从所志。敢谢道不俱。

      酒会诗

      乐哉苑中游。周览无穷已。百卉吐芳华。崇台邈高跱。林木纷交错。玄池戏鲂鲤。轻丸毙翔禽。纤纶出鳣鲔。

      坐中发美赞。异气同音轨。临川献清酤。微歌发皓齿。素琴挥雅操。清声随风起。斯会岂不乐。恨无东野子。

      酒中念幽人。守故弥终始。但当体七弦。寄心在知己。

      与阮德如诗

      含哀还旧庐。感切伤心肝。良时遘吾子。谈慰臭如兰。畴昔恨不早。既面侔旧欢。不悟卒永离。念隔增忧叹。

      事故无不有。别易会良难。郢人忽已逝。匠石寝不言。泽雉穷野草。灵龟乐泥蟠。荣名秽人身。高位多灾患。

      未若捐外累。肆志养浩然。颜氏希有虞。隰子慕黄轩。涓彭独何人。唯志在所安。渐渍殉近欲。一往不可攀。

      生生在豫积。勿以怵自宽。南土垾不凉。衿计宜早完。君其爱德素。行路慎风寒。自力致所怀。临文情辛酸。

      述志诗二首

      一潜龙育神躯。跃鳞戏兰池。延颈慕大庭。寝足俟皇羲。庆云未垂景。盘桓朝阳陂。悠悠非吾匹。畴肯应俗宜。

      殊类难徧周。鄙议纷流离。轗轲丁悔吝。雅志不得施。耕耨感宁越。马席激张仪。逝将离羣侣。杖策追洪崖。

      焦股振六翮。罗者安所羁。浮游太清中。更求新相知。比翼翔云汉。饮露餐琼枝。多念世间人。夙驾咸驱驰。  冲静得自然。荣华安足为。

      二斥鷃擅蒿林。仰笑神凤飞。坎井蝤蛙宅。神龟安所归。恨自用身拙。任意多永思。远实与世殊。义誉非所希。

      往事既已谬。来者犹可追。何为人事间。自令心不夷。慷慨思古人。梦想见容辉。愿与知己遇。舒愤启幽微。

      岩穴多隐逸。轻举求吾师。晨登箕山巅。日夕不知饥。玄居养营魄。千载长自绥。

      五言诗三首

      一人生譬朝露。世变多百罗。茍必有终极。彭聃不足多。仁义浇淳朴。前识丧道华。  留弱丧自然。天真难可和。郢人审匠石。钟子识伯牙。真人不屡存。高唱谁当和。  二修夜家无为。独步光庭侧。仰首看天衢。流光曜八极。抚心悼季世。遥念大道逼。飘飘当路士。

      悠悠进自棘。得失自己来。荣辱相蚕食。朱紫虽玄黄。太素贵无色。渊淡体至道。色化同消息。

      三俗人不可亲。松乔是可邻。何为秽浊间。动摇增垢尘。慷慨之远游。整驾俟良辰。轻举翔区外。濯翼扶桑津。

      徘徊戏灵岳。弹琴咏泰真。沧水澡五藏。变化忽若神。恒娥进妙药。毛羽翕光新。一纵发开阳。俯视当路人。

      哀哉世间人。何足久托身。

      六言诗十首

      一惟上古尧舜。二人功德齐均。不以天下私亲。高尚简朴慈顺。宁济四海蒸民。

      二唐虞世道治。万国穆亲无事。贤愚各自得志。晏然逸豫内忘。佳哉尔时可憙。

      三智能用有为。法令滋章寇生。纷然相召不停。大人玄寂无声。镇之以静自正。

      四名与身孰亲。哀哉世俗狥荣。驰骛竭力丧精。得失相纷忧惊。自贪勤苦不宁。

      五生生厚招咎。金玉满堂莫守。古人安此麤丑。独以道德为友。故能延期不朽。

      六名行显患滋。位高势重祸基。美色伐性不疑。厚味腊毒难治。如何贪人不思。

      七东方朔至清。外似贪污内贞。秽身滑稽隐名。不为世累所撄。所欲不足无营。

      八楚子文善仕。三为令尹不喜。柳下降身蒙耻。不以爵禄为已。靖恭古惟二子。

      九老莱妻贤明。不愿夫子相荆。相将避禄隐耕。乐道闲居采{艹/汧}。终厉高节不倾。

      十嗟古贤原宪。弃背膏粱朱颜。乐此屡空饥寒。形陋体逸心宽。得志一世无患。  思亲诗

      奈何愁兮愁无聊。恒恻恻兮心若抽。愁奈何兮悲思多。情郁结兮不可化。奄失恃兮孤茕茕。内自悼兮啼失声。

      思报德兮邈已绝。感鞠育兮情剥裂。嗟母兄兮永潜藏。想形容兮内摧伤。感阳春兮思慈亲。欲一见兮路无因。  望南山兮发哀叹。感机杖兮涕汍澜。念畴昔兮母兄在。心逸豫兮寿四海。忽已逝兮不可追。心穷约兮但有悲。  上空堂兮廓无依。覩遗物兮心崩摧。中夜悲兮当告谁。独收泪兮抱哀戚。日远迈兮思予心。恋所生兮泪流襟。

      慈母没兮谁与骄。顾自怜兮心忉忉。诉苍天兮天不闻。泪如雨兮叹成云。欲弃忧兮寻复来。痛殷殷兮不可裁。

      琴歌

      凌扶摇兮憩瀛洲。要列子兮为好仇。餐沆瀣兮带朝霞。眇翩翩兮薄天游。齐万物兮超自得。委性命兮任去留。

      诗

      鸟羣嬉。感寤长怀。能不永思。永思伊何。思齐大仪。凌云轻迈。托身灵螭。遥集玄圃。  释辔华池。华木夜光。沙棠离离。俯漱神泉。仰叽琼枝。栖心浩素。终始不亏。

      游仙诗

      翩翩凤翮。逢此网罗。

作者:嵇康

柳永词全集

  •   黄莺儿

      园林晴昼春谁主。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观露湿缕金衣,叶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

      无据。乍出暖烟来,又趁游蜂去。恣狂踪迹,两两相呼,终朝雾吟风舞。当上苑柳农时,别馆花深处,此际海燕偏饶,都把韶光与。

      玉女摇仙佩(佳人)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

      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人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雪梅香  景萧索,危楼独立面晴空。动悲秋情绪,当时宋玉应同。渔市孤烟袅寒碧,水村残叶舞愁红。楚天阔,浪浸斜阳,千里溶溶。

      临风想佳丽,别后愁颜,镇敛眉峰。可惜当年,顿乖雨迹云踪。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无□(“缪”换成竖心旁)恨,相思意,尽分付征鸿。

      尾犯

      夜雨滴空阶,孤馆梦回,情绪萧索。一片闲愁,想丹青难貌。秋渐老、蛩声正苦、夜将阑,灯花旋落。最无端处,总把良宵,祗恁孤眠却。

      佳人应怪我,别后寡信轻诺。记得当初,翦香云为约。甚时向、幽闺深处,按新词、流霞共酌。再同欢笑。肯把金玉珍珠博。

      (案此首别又作吴文英《梦窗词集》)

      早梅芳

      海霞红,山烟翠。故都风景繁华地。谯门画戟,下临万井,金碧楼台相倚。芰荷浦溆,杨柳汀洲,映虹桥倒影,兰舟飞棹,游人聚散,一片湖光里。

      汉元侯,自从破虏征蛮,峻陟枢庭贵。筹帷厌久,盛年昼锦,归来吾乡我里。铃斋少讼,宴馆多欢,未周星,便恐皇家,图任勋贤,又作登庸计。

      斗百花

      飒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眼看菊蕊,重阳泪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歹带]纨扇。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

      其二  煦色韶光明媚。轻霭低笼芳树。池塘浅蘸烟芜,廉幕闲垂风絮。春困厌厌,抛掷斗草工夫,冷落踏青心绪。终日扃朱户。

      远恨绵绵,淑景迟迟难度。年少傅粉,依前醉眠何处。深院无人,黄昏乍拆秋千,空锁满庭花雨。

      其三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扛,却道你先睡。

      甘草子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情绪。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其二

      秋尽。叶翦红绡,砌菊遗金粉。雁字一行来,还有边庭信。

      飘散露华清风紧。动翠幕,晓寒犹嫩,中酒残妆整顿。聚两眉离恨。

      「中吕宫」

      送征衣

      过韶阳。璇枢电绕,华渚虹流,运应千载会昌。罄寰宇,荐殊祥。吾皇。诞弥月,瑶图缵庆,玉叶腾芳。并景贶、三灵眷佑,挺英哲、掩前王。遇年年、嘉节清和,颁率土称觞。

      无间要荒华夏,尽万里、走梯航。彤庭舜张大乐,禹会群方。[宛鸟]行。望上国,山呼鳌[扌卞],遥[艹热]炉香。竟就日、瞻云献寿,指南山、等无疆。愿巍巍、宝历鸿基,齐天地遥长。

      昼夜乐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其二  秀香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层波细翦明眸,腻玉圆搓素颈。爱把歌喉当筵逞。遏天边,乱云愁凝。言语似娇荧,一声声堪听。

      客房饮散帘帷静。拥香衾、欢心称。金炉麝袅青烟,凤帐烛摇红影。无限狂心乘酒兴。这欢娱、渐入嘉景。犹自怨邻鸡,道秋宵不永。

      柳腰轻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锦衣冠盖,绮堂筵会,是处千金争选。顾香砌、丝管初调,倚轻风、佩环微颤。

      乍入霓裳促遍。逞盈盈、渐催檀板。慢垂霞袖,急趋莲步,进退奇容千变。算何止、倾国倾城,暂回眸、万人断肠。

      西江月

      凤额绣帘高卷,兽环朱户频摇。两竿红日上花棚。春睡厌厌难觉。

      好梦狂随飞絮,闲愁浓,胜香醪。不成雨暮与云朝。又是韶光过了。  「仙吕宫」  倾杯乐

      禁漏花深,绣工日永,蕙风布暖。变韶景、都门十二,元宵三五,银蟾光满。连云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嘉气瑞烟葱倩。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  龙凤烛、交光星汉。对咫尺鳌山开羽扇。会乐府两籍神仙,梨园四部弦管。向晓色、都人未散。盈万井、山呼鳌[扌卞]。愿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

      笛家弄

      花发西园,草薰南陌,韶光明媚,乍晴轻暖清明后。水嬉舟动,禊饮筵开,银塘似染,金堤如绣。是处王孙,几多游妓,往往携纤手。遣离人、对嘉景,触目伤怀,尽成感旧。

      别久。帝城当日,兰堂夜烛,百万呼庐,画阁春风,十千沽酒。未省、宴处能忘管弦,醉里不寻花柳。岂知秦楼,玉箫声断,前事难重偶。空遗恨,望仙乡,一饷消凝,泪沾襟袖。

      「大石调」

      倾杯乐

      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渐消尽、醺醺残酒。危阁远、凉生襟袖。

      追旧事、一饷凭阑久。如何媚容艳态,抵死孤欢偶。朝思暮想,自家空恁添清瘦。  算到头、谁与伸剖。向道我别来,为伊牵系,度岁经年,偷眼觑、也不忍觑花柳。  可惜恁、好景良宵,未曾略展双眉开口。问甚时与你,深怜痛惜还依旧。

      迎新春

      [山解]管变青律,帝里和新布。晴景回轻煦。庆嘉节、当三五。列华灯、千门万户。遍九陌、罗绮香风微度。十里然绛树。鳌山耸、喧天箫鼓。

      渐天如水,素月当午。香径里、绝缨掷果无数。更阑烛影花阴下,少年人、往往奇遇。太平时、朝野多欢民康阜。随分良聚。堪对此景,争忍独醒归去。

      曲玉管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阻追游。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满朝欢

      花隔铜壶,露[日希]金掌,都门十二清晓。帝里风光烂漫,偏爱春杪。烟轻昼永,引莺啭上林,鱼游灵沼。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

      因念秦楼彩凤,楚观朝云,往昔曾迷歌笑。别来岁久,偶忆盟重到。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

      梦还京

      夜来匆匆饮散,欹枕背灯睡。酒力全轻,醉魂易醒,风揭帘栊,梦断披衣重起。悄无寐。

      追悔当初,绣阁话别太容易。日许时、犹阻归计。甚况味。旅馆虚度残岁。想娇媚。那里独守鸳帏静。永漏迢迢,也应暗同此意。  凤衔杯

      有美瑶卿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想初襞苔笺,旋挥翠管红窗畔。渐玉箸、银钩满。

      锦囊收,犀轴卷。常珍重、小斋吟玩。更宝若珠玑,置之怀袖时时看。似频见、千娇面。  其二

      追悔当初孤深愿。经年价、两成幽怨。任越水吴山,似屏如障堪游玩。奈独自、慵抬眼。

      赏烟花,听弦管。图欢笑、转加肠断。更时展丹青,强拈书信频频看。又争似、亲相见。  鹤冲天

      闲窗漏永,月冷霜华堕。悄悄下廉幕,残灯火。再三追往事,离魂乱,愁肠锁。无语沈吟坐。好天好景,未省展眉则个。  从前早是多成破。何况经岁月,相抛[身单]。假使重相见,还得似、旧时麽。悔恨无计那。迢迢良夜,自家只恁摧挫。

      受恩深

      雅致装庭宇。黄花开淡泞。细香明艳尽天与。助秀色堪餐,向晓自有真珠露。刚被金钱妒。拟买断秋天,容易独步。

      粉蝶无情蜂已去。要上金尊,惟有诗人鸳鸯浦。待宴赏重阳,恁时尽把芳心吐。陶令轻回顾。免憔悴东篱,冷烟寒雨。

      看花回  屈指劳生百岁期。荣瘁相随。利牵名惹逡巡过,奈两轮、玉走金飞。红颜成白发,极品何为。

      尘事常多雅会稀。忍不开眉。画堂歌管深深处,难忘酒盏花枝。醉乡风景好,携手同归。

      其二

      玉[土戚]金阶舞舜干。朝野多欢。九衢三市风光丽,正万家、急管繁弦。凤楼临绮陌,嘉气非烟。

      雅俗熙熙物熊妍。忍负芳年。笑筵歌连席连昏昼,任旗亭、斗酒十千。赏心何处好,惟有尊前。  柳初新

      东郊向晓星杓亚。报帝里、春来也。柳抬烟眼,花匀露脸,渐岘绿娇红姹。妆点层台芳榭。运神功、丹青无价。

      别有尧阶试罢。新郎君、成行如画。杏园风细,桃花浪暖,竞喜羽迁鳞化。遍九陌、相将游冶。骤香尘、宝鞍骄马。

      (案此首别误入陈耆卿《[上竹下员]窗集》卷十)

      两同心

      嫩脸修蛾,淡匀轻扫。最爱学、宫体梳妆,偏能做、文人谈笑。绮筵前、舞燕歌云,别有轻妙。  饮散玉炉烟袅。洞房悄悄。锦帐里、低语偏浓,银烛下、细看俱好。那人人,昨夜分明,许伊偕老。

      其二

      伫立东风,断魂南国。花光媚、春醉琼楼,蟾彩迥、夜游香陌。忆当时、酒恋花迷,役损词客。

      别有眼长腰搦。痛怜深惜。鸳会阻、夕雨凄飞,锦书断、暮云凝碧。想别来,好景良时,也应相忆。

      女冠子

      断云残雨。洒微凉、生轩户。动清籁、萧萧庭树。银河浓淡,华星明灭,轻云时度。莎阶寂静无睹。幽蛩切切秋吟苦。疏篁一径,流萤几点,飞来又去。

      对月临风,空恁无眠耿耿,暗想旧日牵情处。绮罗丛里,有人人、那回饮散,略曾谐鸳侣。因循忍便睽阻。相思不得长相聚。好天良夜,无端惹起,千愁万绪。

      玉楼春  昭华夜醮连清曙。金殿霓旌笼瑞雾。九枝擎烛灿繁星,百和焚春抽翠缕。

      香罗荐地延真驭。万乘凝旒听秘语。卜年无用考灵龟,从此乾坤齐历数。

      其二

      凤楼郁郁呈嘉瑞。降圣覃恩延四裔。醮台清夜洞天严,公宴凌晨箫鼓沸。

      保生酒劝椒香腻。延寿带垂金缕细。几行[宛鸟]鹭望尧云,齐共南山呼万岁。  其三

      皇都今夕知何夕。特地风光盈绮陌。金丝玉管咽春空,蜡炬兰灯烧晓色。

      凤楼十二神仙宅。珠履三千[宛鸟]鹭客。金吾不禁六街游,狂杀云踪并雨迹。

      其四

      星闱上笏金章贵。重委外台疏近侍。百常天阁旧通班,九岁国储新上计。

      太仓日富中邦最。宣室夜思前席对。归心怡悦酒肠宽,不泛千锺应不醉。

      其五  阆风歧路连银阙。曾许金桃容易窃。乌龙未睡定惊猜,鹦鹉能言防漏泄。

      匆匆纵得邻香雪。窗隔残烟帘映月。别来也拟不思量,争奈余香犹未歇。

      金蕉叶

      厌厌夜饮平阳第。添银烛、旋呼佳丽。巧笑难禁,艳歌无闲声相继。准拟幕天席地。

      金蕉叶泛金波齐,未更阑、已尽狂醉。就中有个风流,暗向灯光底。恼遍两行珠翠。

      惜春郎

      玉肌琼艳新妆饰。好壮观歌席。潘妃宝钏,阿娇金屋,应也消得。

      属和新词多俊格。敢共我[京力]敌。恨少年、枉费疏狂,不早与伊相识。

      传花枝

      平生自负,风流才调。口儿里、道知张陈赵。唱新词,改难令,总知颠倒。解刷扮,能[口兵]嗽,表里都峭。每遇着、饮席歌筵,人人尽道。可惜许老了。

      阎罗大伯曾教来,道人生、但不须烦恼。遇良辰,当美景,追欢买笑。剩活取百十年,只恁厮好。若限满、鬼使来追,待倩个、掩通着到。

      (以上《疆村丛书》本《乐章集》卷上,四十首)  「双调」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定风波

      伫立长堤,淡荡晚风起。骤雨歇、极目萧疏,塞柳万株,掩映箭波千里。走舟车向此,人人奔名竞利。念荡子、终日驱驱,觉乡关转迢递。

      何意。绣阁轻抛,锦字难逢,等闲度岁。奈泛泛旅迹,厌厌病绪,迩来谙尽,宦游滋味。此情怀、纵写香笺,凭谁与寄。算孟光、争得知我,继日添憔悴。  尉迟杯

      宠佳丽。算九衢红粉皆难比。天然嫩脸修蛾,不假施朱描翠。盈盈秋水。恣雅态、欲语先娇媚。每相逢、月夕花朝,自有怜才深意。

      绸缪凤枕鸳被。深深处、琼枝玉树相倚。困极欢馀,芙蓉帐暖,别是恼人情味。风流事、难逢双美。况已断、香云为盟誓。且相将、共乐平生,未肯轻分连理。

      慢卷袖

      闲窗烛暗,孤帏夜永,欹枕难成寐。细屈指寻思,旧事前欢,都来未尽,平生深意。到得如今,万般追悔。空只添憔悴。对好景良辰,皱着眉儿,成甚滋味。

      红茵翠被。当时事、一一堪垂泪。怎生得依前,似恁偎香倚暖,抱着日高犹睡。算得伊家,也应随分,烦恼心儿里。又争似从前,淡淡相看,免恁牵系。

      征部乐

      雅欢幽会,良辰可惜虚抛掷。每追念、狂踪旧迹。长只恁、愁闷朝夕。凭谁去、花衢觅。细说此中端的。道向我、转觉厌厌,役梦劳魂苦相忆。

      须知最有,风前月下,心事始终难得。但愿我、虫虫心下,把人看待,长以初相识。况渐逢春色。便是有、举场消息。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

      佳人醉

      暮景尔萧尔霁。云淡天高风细。正月华如水。金波银汉,潋滟无际。冷浸书帷梦断,欲披衣重起。临轩砌。  素光遥指。因念翠蛾,香隔音尘何处,相望同千里。尽凝睇。厌厌无寐。渐晓雕阑独倚。

      迷仙引  才过笄年,初绾云鬟,便学歌舞。席上尊前,王孙随分相许。算等闲、酬一笑,便千金慵觑。常只恐、容易[艹舜]华偷换,光阴虚度。

      已受君恩顾。好与花为主。万里丹霄,何妨携手同归去。永弃却、烟花伴侣。免教人见妾,朝云暮雨。

      御街行(圣寿)

      燔柴烟断星河曙。宝辇回天步。端门羽卫簇雕阑,六乐舜韶先举。鹤书飞下,鸡竿高耸,恩霈均寰寓。

      赤霜袍烂飘香雾。喜色成春煦。九仪三事仰天颜,八彩旋生眉宇。椿龄无尽,萝图有庆,常作乾坤主。

      其二

      前时小饮春庭院。悔放笙歌散。归来中夜酒醺醺,惹起旧愁无限。虽看坠楼换马,争奈不是鸳鸯伴。

      朦胧暗想如花面。欲梦还惊断。和衣拥被不成眠,一枕万回千转。惟有画梁,新来双燕,彻曙闻长叹。

      归朝欢

      别岸扁舟三两只。葭苇萧萧风淅淅。沙汀宿雁破烟飞,溪桥残月和霜白。渐渐分曙色。路遥川远多行役。往来人,只轮双桨,尽是利名客。

      一望乡关烟水隔。转觉归心生羽翼。愁云恨雨两牵萦,新春残腊相催逼。岁华都瞬息。浪萍风梗诚何益。归去来,玉楼深处,有个人相忆。

      采莲令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四征客、此时情苦。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浆凌波去。贪行色、岂知离绪。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秋夜月

      当初聚散。便唤作、无由再逢伊面。近日来、不期而会重欢宴。向尊前、闲暇里,敛著眉儿长叹。惹起旧愁无限。

      盈盈泪眼。漫向我耳边,作万般幽怨。奈你自家心下,有事难见。待信真个,恁别无萦绊。不免收心,共伊长远。  巫山一段云

      六六真游洞,三三物外天。九班麟稳破非烟。何处按云轩。

      昨夜麻姑陪宴。又话蓬莱清浅。几回山脚弄云涛。彷佛见金鳌。

      其二

      琪树罗三殿,金龙抱九关。上清真籍总群仙。朝拜五云间。

      昨夜紫微诏下。急唤天书使者。令赍瑶检降彤霞。重到汉皇家。  其三

      清旦朝金母,斜阳醉玉龟。天风摇曳六铢衣。鹤背觉孤危。

      贪看海蟾狂戏。不道九关齐闭。相将何处寄良宵。还去访三茅。

      其四

      阆苑年华永,嬉游别是情。人间三度见河清。一番碧桃成。

      金母忍将轻摘。留宴鳌峰真客。红[犭龙]闲卧吠斜阳。方朔敢偷尝。

      其五  萧氏贤夫妇,茅家好弟兄。羽输飙驾赴层城。高会尽仙卿。

      一曲云谣为寿。倒尽金壶碧酒。醺酣争撼白榆花。踏碎九光霞。

      婆罗门令

      昨宵里、恁和衣睡。今宵里、又恁和衣睡。小饮归来,初更过、醺醺醉。中夜后、何事还惊起。霜天冷,风细细。触疏窗、闪闪灯摇曳。

      空床展转重追想,云雨梦、任欹枕难继。寸心万绪,咫尺千里。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怜意。未有相怜计。

      「小石调」

      法曲献仙音

      追想秦楼心事,当年便约,于飞比翼。每恨临歧处,正携手、翻成云雨离拆。念倚玉偎香,前事顿轻掷。

      惯怜惜。饶心性,镇厌厌多病,柳腰花态娇无力。早是乍清减,别后忍教愁寂。记取盟言,少孜煎、剩好将息。遇佳景、临风对月,事须时恁相忆。

      西平乐

      尽日凭高目,脉脉春情绪。嘉景清明渐近,时节轻寒乍暖,天气才晴又雨。烟光淡荡,妆点平芜远树。黯凝伫。台榭好、莺燕语。

      正是和风丽日,几许繁红嫩绿,雅称嬉游去。奈阻隔、寻芳伴侣。秦楼凤吹,楚馆云约,空帐望、在何处。寂寞韶华暗度。可堪向晚,村落声声杜宇。

      凤栖梧

      帘下清歌帘外宴。虽爱新声,不见如花面。牙板数敲珠一串,梁尘暗落琉璃盏。

      桐树花深孤凤怨。渐遏遥天,不放行云散。坐上少年听不惯。玉山未倒肠先断。

      其二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案以上二首别又见欧阳修《近体乐府》卷二)

      其三

      蜀锦地衣丝步障。屈曲回廊,静夜闲寻访。玉砌雕阑新月上。朱扉半掩人相望。

      旋暖熏炉温斗帐。玉树琼枝,迤逦相偎傍。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法曲第二

      青翼传情,香径偷期,自觉当初草草。未省同衾枕,便轻许相将,平生欢笑。怎生向、人间好事到头少。漫悔懊。

      细追思,恨从前容易,致得恩爱成烦恼。心下事千种,尽凭音耗。以此萦牵,等伊来、自家向道。洎相见,喜欢存问,又还忘了。

      秋蕊香引

      留不得。光阴催促,奈芳兰歇,好花谢,惟顷刻。彩云易散琉璃脆,验前事端的。  风月夜,几处前踪旧迹。忍思忆。这回望断,永作终天隔。向仙岛,归冥路,两无消息。

      一寸金  井络天开,剑岭云横控西夏。地胜异、锦里风流,蚕市繁华,簇簇歌台舞榭。雅俗多游赏,轻裘俊、靓妆艳冶。当春画,摸石江边,浣花溪畔景如画。

      梦应三刀,桥名万里,中和政多暇。仗汉节、揽辔澄清,高掩武侯勋业,文翁风化。台鼎须贤久,方镇静、又思命驾。空遗爱,两蜀三川,异日成嘉话。  「歇指调」

      永遇乐

      薰风解愠,画景清和,新霁时候。火德流光,萝图荐祉,累庆金枝秀。璇枢绕电,华渚流虹,是日挺生元後。缵唐虞垂拱,千载应期,万灵敷佑。

      殊方异域,争贡琛赆,架[山献]航波奔凑。三殿称觞,九仪就列,韶护锵金奏。

      藩侯瞻望彤庭,亲携僚吏,竞歌元首。祝尧龄、北极齐尊,南山共久。

      其二

      天阁英游,内朝密侍,当世荣遇。汉守分麾,尧庭请瑞,方面凭心膂。风驰千骑,云拥双旌,向晓洞开严署。拥朱[车番]、喜色欢声,处处竞歌来暮。

      吴王旧国,今古江山秀异,人烟繁富。甘雨车行,仁风扇动,雅称安黎庶。棠郊成政,槐府登贤,非久定须归去。且乘闲、孙阁长开,融尊盛举。  卜算子

      江枫渐老,汀蕙半凋,满目败红衰翠。楚客登临,正是暮秋天气。引疏砧、断续残阳里。对晚景、伤怀念远,新愁旧恨相继。

      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雨歇天高,望断翠峰十二。尽无言、谁会凭高意。纵写得、离肠万种,奈归云谁寄。  鹊桥仙

      届征途,携书剑,迢迢匹马东去。惨离怀,嗟少年易分难聚。佳人方恁缱绻,便忍分鸳侣。当媚景,算密意幽欢,尽成轻负。  此际寸肠万绪。惨愁颜、断魂无语。和泪眼、片时几番回顾。伤心脉脉谁诉。但黯然凝伫。暮烟寒雨。望秦楼何处。

      浪淘沙

      梦觉、透窗风一线,寒灯吹息。那堪酒醒,又闻空阶,夜雨频滴。嗟因循、久作天涯客。负佳人、几许盟言,便忍把、从前欢会,陡顿翻成忧戚。

      愁极。再三追思,洞庭深处,几度饮散歌阑,香暖鸳鸯被,岂暂时疏散,费伊心力。[歹带]云尤雨,有万般千种,相怜相惜。恰到如今,天长漏永,无端自家疏隔。知何时、却拥秦云态,愿低帏昵枕,轻轻细说与,江乡夜夜,数寒更思忆。

      夏云峰  宴堂深。轩楹雨,轻压增广低沉。花洞彩舟泛□(JIA3,酒器名),坐绕清浔。楚台风快,湘簟冷、永日披襟。坐久觉、疏弦脆管,时换新音。

      越娥兰态蕙心。逞妖艳、昵欢邀宠难禁。筵上笑歌间发,舄履交侵。醉乡归处,须尽兴、满酌高吟。向此免、名缰利锁,虚费光阴。

      浪淘沙令

      有个人人。飞燕精神。急锵环佩上华[衤因]。促拍尽随红袖举,风柳腰身。  簌簌轻裙。妙尽尖新。由终独立敛香尘。应是西施娇困也,眉黛双颦。

      荔枝香

      甚处寻芳赏翠,归去晚。缓步罗袜生尘,来绕琼筵看。金缕霞衣轻褪,似觉春游倦。遥认,众里盈盈好身段。

      拟回首,又伫立、帘帏畔。素脸红眉,时揭盖头微见。笑整金翘,一点芳心在娇眼。王孙空恁肠断。

      「林锺商」  古倾杯

      冻水消痕,晓风生暖,春满东郊道。迟迟淑景,烟和露润,偏绕长堤芳草。断鸿隐隐归飞,江天杳杳。遥山变色,妆眉淡扫。目极千里,闲倚危樯迥眺。

      动几许、伤春怀抱。念何处、韶阳偏早。想帝里看看,名园芳树,烂漫莺花好。追思往昔年少。继日恁、把酒听歌,量金买笑。别后暗负,光阴多少。

      倾杯  离宴殷勤,兰舟凝滞,看看送行南浦。情知道世上,难使皓月长圆,彩云镇聚。算人生、悲莫悲于轻别,最苦正欢娱,便分鸳侣。泪流琼脸,梨花一枝春带雨。

      惨黛蛾、盈盈无绪。共黯然悄魂,重携纤手,话别临行,犹自再三、问道君须去。

      频耳畔低语。知多少、他日深盟,平生丹素。从今尽把凭鳞羽。

      破阵乐

      露花倒影,烟芜蘸碧,灵沼波暖。金柳摇风树树,系彩舫龙舟遥岸。千步虹桥,参差雁齿,直趋水殿。绕金堤、曼衍鱼龙戏,簇娇春罗绮,喧天丝管。霁色荣光,望中似睹,蓬莱清浅。

      时见。凤辇宸游,鸾觞禊饮,临翠水、开镐宴。两两轻[舟刃]飞画[楫戈],竞夺锦标霞烂。罄欢娱,歌鱼藻,徘徊宛转。别有盈盈游女,各委明珠,争收翠羽,相将归远。渐觉云海沉沉,洞天日晚。  双声子

      晚天萧索,断蓬踪迹,乘兴兰棹东游。三吴风景,姑苏台榭,牢落暮霭初收。夫差旧国,香径没、徒有荒丘。繁华处,悄无睹,惟闻麋鹿呦呦。  想当年、空运筹决战,图王取霸无休。江山如画,云涛烟浪,翻输范蠡扁舟。验前经旧史,嗟漫载、当日风流。斜阳暮草茫茫,尽成万古遗愁。  阳台路

      楚天晚。坠冷枫败叶,疏红零乱。冒征尘、匹马驱驱,愁见水遥山远。追念少年时,正恁凤帏,倚香偎暖。嬉游惯。又岂知、前欢云雨分散。  此际空劳回首,望帝里、难收泪眼。暮烟衰草,算暗锁、路歧无限。今宵又、依前寄宿,甚处苇村山馆。寒灯畔。夜厌厌、凭何消遣。

      内家娇  煦景朝升,烟光画敛,疏雨夜来新霁。垂杨艳杏,丝软霞轻,绣出芳郊明媚。处处踏青斗草,人人眷红偎翠。奈少年、自有新愁旧恨,消遣无计。

      帝里。风光当此际。正好恁携佳丽。阻归程迢递。奈好景难留,旧欢顿弃。早是伤春情绪,那堪困人天气。但赢得、独立高原,断魂一饷凝睇。

      二郎神

      炎光谢。过暮雨、芳尘轻洒。乍露冷风清庭户,爽天如水,玉钩遥挂。应是星娥嗟久阻,叙旧约、飙轮欲驾。极目处、微云暗度,耿耿银河高泻。  闲雅。须知此景,古今无价。运巧思、穿针楼上女,抬粉面、云鬟相亚。钿合金钗私语处,算谁在、回廊影下。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

      醉蓬莱

      渐亭皋叶下,陇首云飞,素秋新霁。华阙中天,锁葱葱佳气。嫩菊黄深,拒霜红浅,近宝阶香砌。玉宇无尘,金茎有露,碧天如水。  正值升平,万几多暇,夜色澄鲜,漏声迢递。南极星中,有老人呈瑞。此际宸游,凤辇何处,度管弦清脆。太液波翻,披香帘卷,月明风细。

      宣清

      残月朦胧,小宴阑珊,归来轻寒凛凛。背银[钅工]、孤馆乍眠,拥重衾、醉魄犹噤。永漏频传,前欢已去,离愁一枕。暗寻思、旧追游,神京风物如锦。

      念掷果朋侪,绝缨宴会,当时曾痛饮。命舞燕翩翻,歌珠贯串,向玳筵前,尽是神仙流品,至更阑、疏狂转甚。更相将、凤帏鸳寝。玉钗乱横,任散尽高阳,这欢娱、甚时重恁。

      锦堂春

      坠髻慵梳,愁蛾嫩画,心绪是事阑珊。觉新来憔悴,金缕衣宽。认得这疏狂意下,向人诮譬如闲。把芳容整顿,恁地轻孤,争忍心安。

      依前过了旧约,甚当初赚我,偷翦云鬟。几时得归来,春阁深关。待伊要、尤云[歹带]雨,缠绣衾、不与同欢。尽更深、款款问伊,今后敢更无端。

      定风波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身单]。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麽。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诉哀情近

      雨晴气爽,伫立江楼望处。澄明远水生光,重叠暮山耸翠。遥认断桥幽径,隐隐渔村,向晚孤烟起。  残阳里。脉脉朱阑静倚。黯然情绪,未饮先如醉。愁无际。暮云过了,秋光老尽,故人千里。竟日空凝睇。

      其二

      景阑昼永,渐入清和气序。榆钱飘满闲阶,莲叶嫩生翠沼。遥望水边幽径,山崦孤村,是处园林好。

      闲情悄。绮陌游人渐少。少年风韵,自觉随春老。追前好。帝城信阻,天涯目断,暮云芳草。伫立空残照。

      留客住

      偶登眺。凭小阑、艳阳时节,乍晴天气,是处闲花芳草。遥山万叠云散,涨海千里,潮平波浩渺。烟村院落,是谁家绿树,数声啼鸟。  旅情悄。远信沉沉,离魂杳杳。对景伤怀,度日无言谁表。惆怅旧欢何处,后约难凭,看看春又老。盈盈泪眼,望仙乡,隐隐断霞残照。

      迎春乐

      近来憔悴人惊怪。为别后、相思煞。我前生、负你愁烦债。便苦恁难开解。

      良夜永、牵情无计奈。锦被里、馀香犹在。怎得依前灯下,恣意怜娇态。

      隔帘听

      咫尺凤衾鸳帐,欲去无因到。□(“假”换鱼旁)须[上穴下卒]地重门悄。认绣履频移,洞房杳杳。强语笑。逞如簧、再三轻巧。

      梳妆早。琵琶闲抱。爱品相思调。声声似把芳心告。隔帘听,赢得断肠多少。恁烦恼。除非共伊知道。

      凤归云

      恋帝里,金谷园林,平康巷陌,触处繁华,连日疏狂,未尝轻负,寸心双眼。况佳人、尽天外行云,掌上飞燕。向玳筵、一一皆妙选。长是因酒沉迷,被花萦绊。  更可惜、淑景亭台,暑天枕簟。霜月夜凉,雪霰朝飞,一岁风光,尽堪随分,俊游清宴。算浮生事,瞬息光阴,锱铢名宦。正欢笑,试恁暂时分散。却是恨雨愁云,地遥天远。

      抛球乐

      晓来天气浓淡,微雨轻洒。近清明,风絮巷陌,烟草池塘,尽堪图画。艳杏暖、妆脸匀开,弱柳困、宫腰低亚。是处丽质盈盈,巧笑嬉嬉,手簇秋千架。戏彩球罗绶,金鸡芥羽,少年驰骋,芳郊绿野。占断五陵游,奏脆管、繁弦声和雅。

      向名园深处,争泥画轮,竞羁宝马。取次罗列杯盘,就芳树、绿阴红影下。舞婆娑,歌宛转,彷佛莺娇燕姹。寸珠片玉,争似此、浓欢无价。任他美酒,十千一斗,饮竭仍解金貂贳。恣幕天席地,陶陶尽醉太平,且乐唐虞景化。须信艳阳天,看未足、已觉莺花谢。对绿蚁翠蛾,怎忍轻舍。

      集贤宾  小楼深巷狂游遍,罗绮成丛。就中堪人属意,最是虫虫。有画难描雅态,无花可比芳容。几回饮散良宵永,鸳衾暖、凤枕香浓。算得人间天上,惟有两心同。近来云雨忽西东。诮恼损情[忄宗]。纵然偷期暗会,长是匆匆。争似和鸣偕老,免教敛翠啼红。眼前时、暂疏欢宴,盟言在、更莫忡忡。待作真个宅院,方信有初终。  [歹带]人娇

      当日相逢,便有怜才深意。歌筵罢、偶同鸳被。别来光景,看看经岁。昨夜里、方把旧欢重继。

      晓月将沉,征骖已备。愁肠乱、又还分袂。良辰好景,恨浮名牵系。无分得、与你恣情浓睡。

      思归乐

      天幕清和堪宴聚。想得尽、高阳俦侣。皓齿善歌长袖舞。渐引入、醉乡深处。  晚岁光阴能几许。这巧宦、不须多取。共君事把酒听杜宇。解再三、劝人归去。

      应天长

      残蝉渐绝。傍碧砌修梧,败叶微脱。偶露凄清,正是登高时节。东篱霜乍结。绽金蕊、嫩香堪折。聚宴处,落帽风流,未饶前哲。

      把酒与君说。恁好景佳辰,怎忍虚设。休效牛山,空对江天凝咽。尘劳无暂歇。遇良会、剩偷欢悦。歌声阕。杯兴方浓,莫便中辍。

      合欢带

      身材儿、早是妖娆。算风措、实难描。一个肌肤浑似玉,更都来、占了千娇。妍歌艳舞,莺惭巧舌,柳妒纤腰。自相逢,便觉韩价减,飞燕声消。

      桃花零落,溪水潺[氵爰],重寻仙径非遥。莫道千酬一笑,便明珠、万斛须邀。

      檀郎幸有,凌云词赋,掷果风标。况当年,便好相携,凤楼深处吹箫。

      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栖。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

      其二  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  夕阳闲淡秋光老,离思满蘅皋。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

      其三

      层波潋滟远山横。一笑一倾城。酒容红嫩,歌喉清丽,百媚坐中生。

      墙头马上初相见,不准拟、恁多情。昨夜杯阑,洞房深处,特地快逢迎。

      其四

      世间尤物意中人。轻细好腰身。香帏睡起,发妆酒酽,红脸杏花春。  娇多爱把齐纨扇,和笑掩朱唇。心性温柔,品流详雅,不称在风尘。  其五

      淡黄衫子郁金裙。长忆个人人。文谈闲雅,歌喉清丽,举措好精神。

      当初为倚深深宠,无个事、爱娇嗔。想得别来,旧家模样,只是翠蛾颦。

      其六

      铃齐无讼宴游频。罗绮簇簪绅。施朱傅粉,丰肌清骨,容态尽天真。

      舞[衤因]歌扇花光里,翻回雪、驻行云。绮席阑珊,凤灯明灭,谁是意中人。

      其七

      帘垂深院冷萧萧。花外漏声遥。青灯未灭,红窗闲卧,魂梦去迢迢。

      薄情漫有归消息,鸳鸯被、半香消。试问伊家,阿谁心绪,禁得恁无□(“谬”换竖心旁)。

      其八

      一生赢得是凄凉。追前事、暗心伤。好天良夜,深屏香被,争忍便相忘。

      王孙动是经年去,贪迷恋、有何长。万种千般,把伊情分,颠倒尽猜量。  其九

      日高花榭懒梳头。无语倚妆楼。修眉敛黛,遥山横翠,相对结春愁。

      王孙走马长楸陌,贪迷恋、少年游。似恁疏狂,费人拘管,争似不风流。

      其十

      佳人巧笑值千金。当日偶情深。几回饮散,灯残香暖,好事尽鸳衾。  如今万水千山阻,魂杳查、信沉沉。孤棹烟波,小楼风月,两处一般心。

      长相思(京妓)

      画鼓喧街,兰灯满市,皎月初照严城。清都绛阙夜景,风传银箭,露[云爱]金茎。巷陌纵横。过平康款辔,缓听歌声。凤烛荧荧。那人家、未掩香屏。

      向罗绮丛中,认得依稀旧日,雅态轻盈。娇波艳冶,巧笑依然,有意相迎。墙头马上,漫迟留、难写深诚。又岂知、名宦拘检,年来减尽风情。

      尾犯

      晴烟幂幂。渐东郊芳草,染成轻碧。野塘风暖,游鱼动触,冰澌微坼。几行断雁,旋次第、归霜碛。咏新诗,手捻江梅,故人赠我春色。

      似此光阴催逼。念浮生、不满百。虽照人轩冕,润屋珠金,於身何益。一种劳心力。图利禄,殆非长策。除是恁、点检笙歌,访寻罗绮消得。

      木兰花

      心娘自小能歌舞。举意动容皆济楚。解教天上念奴羞,不怕掌中飞燕妒。

      玲珑绣扇花藏语。宛转香茵云衬步。王孙若拟赠千金,只在画楼东畔住。  其二

      佳娘捧板花钿簇。唱出新声群艳伏。金鹅扇掩调累累,文杏梁高尘簌簌。  鸾吟凤啸清相续。管裂弦焦争可逐。何当夜名入连昌,飞上九天歌一曲。

      其三

      虫娘举措皆温润。每到婆娑偏恃俊。香檀敲缓玉纤迟,画鼓声催莲步紧。  贪为顾盼夸风韵。往往曲终情未尽。坐中年少暗消魂,争问青鸾家远近。

      其四

      酥娘一搦腰肢袅。回雪萦尘皆尽妙。几多狎客看无厌,一辈舞童功不到。  星眸顾指精神峭。罗袖迎风身段小。而今长大懒婆娑,只要千金酬一笑。

      驻马听

      凤枕鸾帷。二三载,如鱼似水相知。良天好景,深怜多爱,无非尽意依随。奈何伊。恣性灵、忒煞些儿。无事孜煎,万回千度,怎忍分离。

      而今渐行渐远,渐觉虽悔难追。漫寄消寄息,终久奚为。也拟重论缱绻,争奈翻覆思维。纵再会,只恐恩情,难似当时。

      诉衷情

      一声画角日四曛。催促掩朱门。不堪更倚危阑,肠断已消魂。

      年渐晚,雁空频。问无因。思心欲碎,愁泪难收,又是黄昏。

      「中吕调」

      戚氏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飞云黯淡夕阳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氵爰]。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

      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鸣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轮台子

      一枕清宵好梦,可惜被、邻鸡唤觉。匆匆策马登途,满目淡烟衰草。前驱风触鸣珂,过霜林、渐觉惊栖鸟。冒征尘远况,自古凄凉长安道。行行又历孤村,楚天阔、望中未晓。

      念劳生,惜芳年壮岁,离多欢少。叹断梗难停,暮云渐杳。但黯黯魂消,寸肠凭谁表。恁驱驱、何时是了。又争似、却返瑶京,重买千金笑。

      引驾行

      虹收残雨。蝉嘶败柳长堤暮。背都门、动消黯,西风片帆轻举。愁睹。泛画[益鸟]翩翩,鼍隐隐下前浦。忍回首、佳人渐远,想高城、隔烟树。

      几许。秦楼永昼,谢阁连宵奇遇。算赠笑千金,酬歌百[王非],尽成轻负。南顾。念吴邦越国,风烟萧索在何处。独自个、千山万水,指天涯去。  望远行

      绣帏睡起。残妆浅,无绪匀红补翠。藻井凝尘,金梯铺藓,寂寞凤楼十二。风絮纷纷,烟芜苒苒,永日画阑,沉吟独倚。望远行,南陌春残悄归骑。

      凝睇。消遣离愁无计。但暗掷、金钗买醉。对好景、空饮香醪,争奈转添珠泪。待伊游冶归来,故故解放翠羽,轻裙重系。见纤腰,图信人憔悴。

      彩云归  蘅皋向晚舣轻航。卸云帆、水驿鱼乡。当暮天、霁色如晴画,江练静、皎月飞光。

      那堪听、远村羌管,引离人断肠。此际浪萍风梗,度岁茫茫。

      堪伤。朝欢暮宴,被多情、赋与凄凉。别来最苦,襟袖依约,尚有馀香。算得伊、鸳衾凤枕,夜永争不思量。牵情处,惟有临歧,一句难忘。  洞仙歌

      佳景留心惯。况少年彼此,风情非浅。有笙歌巷陌,绮罗庭院。倾城巧笑如花面。

      恣雅态、明眸回美盼。同心绾。算国艳仙材,翻恨相逢晚。

      缱绻。洞房悄悄,绣被重重,夜永欢馀,共有海约山盟,记得翠云偷翦。和鸣彩凤于飞燕。间柳径花阴携手遍。情眷恋。向其间、密约轻怜事何限。忍聚散。况已结深深愿。愿人间天上,暮云朝雨长相见。

      离别难  花谢水流倏忽,嗟年少光阴。有天然、蕙质兰心。美韶容、何啻值千金。便因甚、翠弱红衰,缠绵香体,都不胜任。算神仙、五色灵丹无验,中路委瓶簪。  人悄悄,夜沉沉。闭香闺、永弃鸳衾。想娇魂媚魄非远,纵洪都方士也难寻。最苦是、好景良天,尊前歌笑,空想遗音。望断处,杳杳巫峰十二,千古暮云深。

      击梧桐  香靥深深,姿姿媚媚,雅格奇容天与。自识伊来,便好看承,会得妖娆心素。临歧再约同欢,定是都把、平生相许。又恐恩情,易破难成,未免千般思虑。

      近日书来,寒暄而已,苦没忉忉言语。便认得、听人教当,拟把前言轻负。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词赋。试与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

      夜半乐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渡万壑千岩,越溪深处。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泛画[益鸟]、翩翩过南浦。  望中酒旆闪闪,一簇烟村,数行霜树。残日下,渔人鸣榔归去。败荷零落,衰杨掩映,岸边两两三三,浣沙游女。避行客、含羞笑相语。

      到此因念,绣阁轻抛,浪萍难驻。叹后约丁宁竟何据。惨离怀,空恨岁晚归期限。

      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

      祭天神

      欢笑筵歌席轻抛[身单]。背孤城、几舍烟村停画舸。更深钓叟归来,数点残灯火。被连绵宿酒醺醺,愁无那。寂寞拥、重衾卧。

      又闻得、行客扁舟过。篷窗近,兰棹急,好梦还惊破。念平生、单栖踪迹,多感情怀,到此厌厌,向晓披衣坐。

      过涧歇近

      淮楚。旷望极,千里火云烧空,尽日西郊无雨。厌行旅。数幅轻帆旋落,舣棹兼葭浦。避畏景,两两舟人夜深语。

      此际争可,便恁奔名竞利去。九衢尘里,衣冠冒炎暑。回首江乡,月观风亭,水边石上,幸有散发披襟处。

      (以上《疆村丛书》本《乐章集》卷中,八十六首)

      「中吕调」  安公子

      长川波潋滟。楚乡淮岸迢递,一霎烟汀雨过,芳草青如染。驱驱携书剑。当此好天好景,自觉多愁多病,行役心情厌。  望处旷野沈沈,暮云黯黯。行侵夜色,又是急桨投村店。认去程将近,舟子相呼,遥指渔灯一点。

      菊花新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

      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看伊娇面。

      过涧歇近

      酒醒。梦才觉,小阁香炭成煤,洞户银蟾移影。人寂静。夜永清寒,翠瓦霜凝。疏帘风动,漏声隐隐,飘来转愁听。

      怎向心绪,近日厌厌长似病。凤楼咫尺,佳期杳无定。展转无眠,粲枕冰冷。香虬烟断,是谁与把重衾整。

      轮台子

      雾敛澄江,烟消蓝光碧。彤霞衬遥天,掩映断续,半空残月。孤村望处人寂寞,闻钓叟、甚处一声羌笛。九疑山畔才雨过,斑竹作、血痕添色。感行客。翻思故国,恨因循阻隔。路久沈消息。

      正老松枯柏情如织。闻野猿啼,愁听得。见钓舟初山,芙蓉渡头,鸳鸯滩侧。干名利禄终无益。念岁岁间阻,迢迢紫陌。翠蛾娇艳,从别后经今,花开柳拆伤魂魄。

      利名牵役。又争忍、把光景抛掷。  「平调」

      望汉月

      明月明月明月。争奈乍圆还缺。恰如年少洞房人,暂欢会、依前离别。

      小楼凭槛处,正是去年时节。千里清光又依旧,奈夜永、厌厌人绝。

      归去来

      初过元宵三五。慵困春情绪。灯月阑珊嬉游处。游尽、厌欢聚。  凭仗如花女。持杯谢、酒朋诗侣。馀酲更不禁香醑。歌筵罢、且归去。

      燕归梁

      织锦裁编写意深。字值千金。一回披玩一愁吟。肠成结、泪盈襟。

      幽欢已散前期远,无[“谬”换竖心旁]赖、是而今。密凭归雁寄芳音。恐冷落、旧时心。

      八六子

      如花貌。当来便约,永结同心偕老。为妙年、俊格聪明,凌厉多方怜爱,何期养成心性近,元来都不相表。渐作分飞计料。  稍觉因情难供,恁殛恼。争克罢同欢笑。已是断弦尤续,覆水难收,常向人前诵谈,空遗时传音耗。漫悔懊。此事何时坏了。

      长寿乐

      尤红[歹带]翠。近日来、陡把狂心牵系。罗绮丛中,笙歌筵上,有个人人可意。

      解严妆巧笑,取次言谈成娇媚。知几度、密约秦楼尽醉。仍携手,眷恋香衾绣被。

      情渐美。算好把、夕雨朝云相继。便是仙禁春深,御炉香袅,临轩亲试。对天颜咫尺,定然魁甲登高第。待恁时、等著回来贺喜。好生地。剩与我儿利市。

      「仙吕调」

      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山献]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如鱼水

      轻霭浮空,乱峰倒影,潋滟十里银塘。绕岸垂杨。红楼朱阁相望。芰荷香。双双戏、[溪鸟][敕鸟]鸳鸯。乍雨过、兰芷汀洲,望中依约似潇湘。

      风淡淡,水茫茫。动一片晴光。画舫相将。盈盈红粉清商。紫薇郎。修禊饮、且乐仙乡。更归去,遍历銮坡凤沼,此景也难忘。  其二

      帝里疏散,数载酒萦花系,九陌狂游。良景对珍筵恼,佳人自有风流。劝琼瓯。绛唇启、歌发清幽。被举措、艺足才高,在处别得艳姬留。

      浮名利,拟拚休。是非莫挂心头。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莫闲愁。共绿蚁、红粉相尤。向绣幄,醉倚芳姿睡。算除此外何求。

      玉蝴蝶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其二

      渐觉芳郊明媚,夜来膏雨,一洒尘埃。满目浅桃深杏,露染风裁。银塘静、鱼鳞簟展,烟岫翠、龟甲屏开。殷晴雷。云中鼓吹,游遍蓬莱。

      徘徊。集□[“旗”的“其”换“与”]前后,三千珠履,十二金钗。雅俗熙熙,下车成宴尽春台。好雍容、东山妓女,堪笑傲、北海尊□[上三田下缶]。且追陪。凤池归去,那更重来。

      其三

      是处小街斜巷,烂游花馆,连醉瑶卮。选得芳容端丽,冠绝吴姬。绛唇轻、笑歌尽雅,莲步稳、举措皆奇。出屏帏。倚风情态,约素腰肢。

      当时。绮罗丛里,知名虽久,识面何迟。见了千花万柳,比并不如伊。未同欢、寸心暗许,欲话别、纤手重携。结前期。美人才子,合是相知。

      其四

      误入平康小巷,画檐深处,珠箔微褰。罗绮丛中,偶认旧识婵娟。翠眉开、娇横远岫,绿鬓[身单]、浓染春烟。忆情牵。粉墙曾恁,窥宋三年。

      迁延。珊瑚筵上,亲持犀管,旋叠香笺。要索新词,[歹带]人含笑立尊前。按新声、珠喉渐稳,想旧意、波脸增妍。苦留连。凤衾鸳枕,忍负良天。

      其五(重阳)

      淡荡素商行暮,远空雨歇,平野烟收。满目江山,堪助楚客冥搜。素光动、云涛涨晚,紫翠冷、霜[山献]横秋。景清幽。渚兰香谢,汀树红愁。

      良俦。西风吹帽,东篱携酒,共结欢游。浅酌低吟,坐中俱是饮家流。对残晖、登临休叹,赏令节、酩酊方酬。且相留。眼前尤物,盏里忘忧。  满江红  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临岛屿、蓼烟蔬淡,苇风萧索。几许渔人飞短艇,尽载灯火归村落。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

      桐江好,烟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绕严陵滩畔,鹭飞鱼跃。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约。归去来、一曲仲宣吟,从军乐。

      其二  访雨寻云,无非是、奇容艳色。就中有、天真妖丽,自然标格。恶发姿颜欢喜面,细追想处皆堪惜。自别后、幽怨与闲愁,成堆积。

      鳞鸿阻,无信息。梦魂断,难寻觅。尽思量,休又怎生休得。谁恁多情凭向道,纵来相见且相忆。便不成、常遗似如今,轻抛掷。

      其三

      万恨千愁,将年少、衷肠牵系。残梦断、酒醒孤馆,夜长无味。可惜许枕前多少意,到如今两总无终始。独自个、赢得不成眠,成憔悴。  添伤感,将何计。空只恁,厌厌地。无人处思量,几度垂泪。不会得都来些子事,甚恁底死难拚弃。待到头、终久问伊看,如何是。

      其四

      匹马驱驱,摇征辔、溪边谷畔。望斜日西照,渐沈山半。两两栖禽归去急,对人相并声相唤。似笑我、独自向长途,离魂乱。

      中心事,多伤感。人是宿,前村馆。想鸳衾今夜,共他谁暖。惟有枕前相思泪,背灯弹了依前满。怎忘得、香阁共伊时,嫌更短。

      洞仙歌

      乘兴,闲泛兰舟,渺渺烟波东去。淑气散幽香,满蕙兰汀渚。绿芜平畹,和风轻暖,曲岸垂杨,隐隐隔、桃花圃。芳树外,闪闪酒旗遥举。

      羁旅。渐入三吴风景,水村渔市。闲思更远神京,抛掷幽会小欢何处。不堪独倚危樯,凝情西望日边,繁华地、归程阻。空自叹当时,言约无据。伤心最苦。伫立对、碧云将暮。关河远,怎奈向、此时情绪。

      引驾行

      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是离人、断魂处,迢迢匹马西征。新晴。韶光明媚,轻烟淡薄和气暖,望花村、路隐映,摇鞭时过长亭。愁生。伤凤城仙子,别来千里重行行。又记得临歧,泪眼湿、莲脸盈盈。

      消凝。花朝月夕,最苦冷落银屏。想媚容、耿耿无眠,屈指已算回程。相萦。空万般思忆,争如归去睹倾城。向绣帏、深处并枕,说如此牵情。

      望远行

      长空降瑞,寒风翦,淅淅瑶花初下。乱飘僧舍,密洒歌楼,迤逦渐迷鸳瓦。好是渔人,披得一蓑归去,江上晚来堪画。满长安,高却旗亭酒价。

      幽雅。乘兴最宜访戴,泛小棹、越溪潇洒。皓鹤夺鲜,白[闲鸟]失素,千里广铺寒野。须信幽兰歌断,彤云收尽,别有瑶台琼榭。放一轮明月,交光清夜。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惨,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禺页]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临江仙

      梦觉小庭院,冷风淅淅,疏雨潇潇。绮窗外,秋声败叶狂飘。心摇。奈寒漏永,孤帏悄,泪烛空烧。无端处,是绣衾鸳枕,闲过清宵。

      萧条。牵情系恨,争向年少偏饶。觉新来、憔悴旧日风标。魂消。念欢娱事,烟波阻、后约方遥。还经岁,问怎生禁得,如许无聊。  竹马子

      登孤垒荒凉,危亭旷望,静临烟渚。对雌霓挂雨,雄风拂槛,微收烦暑。渐觉一叶惊秋,残蝉噪晚,素商时序。览景想前欢,指神京,非雾烟深处。

      向此成追感,新愁易积,故人难聚。凭高尽日凝伫。赢得消魂无语。极目霁霭霏微,暝鸦零乱,萧索江城暮。南楼画角,又送残阳去。

      小镇西  意中有个人,芳颜二八。天然俏、自来奸黠。最奇绝。是笑时、媚靥深深,百态千娇,再三偎著,再三香滑。

      久离缺。夜来魂梦里,尤花[歹带]雪。分明似旧家时节。正欢悦。被邻鸡唤起,一场寂寥,无眠向晓,空有半窗残月。

      小镇西犯

      水乡初禁火,青春未老。芳菲满、柳汀烟岛。波际红帏缥缈。尽杯盘小。歌祓禊,声声谐楚调。

      路缭绕。野桥新市里,花农妓好。引游人、竞来喧笑。酩酊谁家年少。信玉山倒。

      家何处,落日眠芳草。  迷神引  一叶扁舟轻帆卷。暂泊楚江南岸。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水茫茫,平沙雁、旋惊散。烟敛寒林簇,画屏展。天际遥山小,黛眉浅。  旧赏轻抛,到此成游宦。觉客程劳,年光晚。异乡风物,忍萧索、当愁眼。帝城赊,,秦楼阻,旅魂乱。芳草连空阔,残照满。佳人无消息,断云远。  促拍满路花

      香靥融春雪,翠鬓[身单]秋烟。楚腰纤细正笄年。凤帏夜短,偏爱日高眠。起来贪颠耍,只恁残却黛眉,不整花钿。

      有时携手闲坐,偎倚绿窗前。温柔情态尽人怜。画堂春过,悄悄落花天。最是娇疑处,尤[歹带]檀郎,未教拆了秋千。

      六么令

      淡烟残照,摇曳溪光碧。溪边浅桃深杏,迤逦染春色。昨夜扁舟泊处,枕底当滩碛。波声渔笛。惊回好梦,梦里欲归归不得。

      展转翻成无寐,因此伤行役。思念多媚多娇,咫尺千山隔。都为深情密爱,不忍轻离拆。好天良夕。鸳帷寂寞,算得也应暗相忆。

      剔银灯  何事春工用意。绣画出、万红千翠。艳杏夭桃,垂杨芳草,各斗雨膏烟腻。如斯佳致。早晚是、读书天气。  渐渐园林明媚。便好安排欢计。论槛买花,盈车载酒,百[王非]千金邀妓。何妨沈醉。有人伴、日高春睡。  红窗听

      如削肌肤红玉莹。举措有、许多端正。二年三岁同鸳寝。表温柔心性。

      别后无非良夜永。如何向、名牵利役,归期未定。算伊心里,却冤成薄幸。  临江仙

      鸣珂碎撼都门晓,旌幢拥下天人。马摇金辔破香尘。壶浆盈路,欢动一城春。

      扬州曾是追游地,酒台花径仍存。凤箫依旧月中闻。荆王魂梦,应认岭头云。

      凤归云  向深秋,雨馀爽气肃西郊。陌上夜阑,襟袖起凉飙。天末残星,流电未灭,闪闪隔林梢。又是晓鸡声断,阳乌光动,渐分山路迢迢。

      驱驱行役,苒苒光阴,蝇头利禄,蜗角功名,毕竟成何事,漫相高。抛掷云泉,狎玩尘土,壮节等闲消。幸有五湖烟浪,一船风月,会须归去老渔樵。

      女冠子  淡烟飘薄。莺花谢、清和院落。树阴翠、密叶成幄。麦秋霁景,夏云忽变奇峰、倚寥廓。皮暖银塘,涨新萍绿鱼跃。想端忧多暇,陈王是日,嫩苔生阁。

      正铄石天高,流金昼永,楚榭光风转蕙,披襟处、波翻翠幕。以文会友,沈李浮瓜忍轻诺。别馆清闲,避炎蒸、岂须河朔。但尊前随分,雅歌艳舞,尽成欢乐。

      玉山枕  骤雨新霁。荡原野、清如洗。断霞散彩,残阳倒影,天外云峰,数朵相倚。露荷烟芰满池塘,见次第、几番红翠。当是时、河朔飞觞,避炎蒸,想风流堪继。  晚来高树清风起。动帘幕、生秋气。画楼昼寂,兰堂夜静,舞艳歌姝,渐任罗绮。

      讼闲时泰足风情,便争奈、雅歌都废。省教成、几阕清歌,尽新声,好尊前重理。

      减字木兰花  花心柳眼。郎似游丝常惹绊。慵困谁怜。绣线金针不喜穿。

      深房密宴。争向好天多聚散。绿锁窗前。几日春愁废管弦。

      木兰花令  有个人人真攀羡。问著洋洋回却面。你若无意向他人,为甚梦中频相见。

      不如闻早还却愿。免使牵人虚魂乱。风流肠肚不坚牢,只恐被伊牵引断。  甘州令

      冻云深,淑气浅,寒欺绿野。轻雪伴、早梅飘谢。艳阳天、正明媚,却成潇洒。玉人歌,画楼酒,对此景、骤增高价。

      卖花巷陌,永灯台榭。好时节、怎生轻舍。赖和风,荡霁霭,廓清良夜。玉尘铺,桂华满,素光里、更堪游冶。

      西施  苎萝妖艳世难偕。善媚悦君怀。后庭恃宠,尽使绝嫌猜。正恁朝欢暮宴,情未足,早江上兵来。  捧心调态军前死,罗绮旋变尘埃。至今想,怨魂无主尚徘徊。夜夜姑苏城外,当时月,但空照荒台。  其二

      柳街灯市好花多。尽让美琼娥。万娇千媚,的的在层波。取次梳妆,自有天然态,爱浅画双蛾。

      断肠最是金闺客,空怜爱、奈伊何。洞房咫尺,无计枉朝珂。有意怜才,每遇行云处,幸时恁相过。

      其三  自从回步百花桥。便独处清宵。凤衾鸳枕,何事等闲抛。纵有馀香,也似郎恩爱,向日夜潜消。

      恐伊不信芳容改,将憔悴、写霜绡。更凭锦字,字字说情[“谬”改竖心旁]。要识愁肠,但看丁香树,渐结尽春梢。

      河传

      翠深红浅。愁蛾黛蹙,娇波刀翦。奇容妙妓,争逞舞[衤因]歌扇。妆光生粉面。

      坐中醉客风流惯。尊前见。特地惊狂眼。不似少年时节,千金争选。相逢何太晚。

      其二

      淮岸。向晚。圆荷向背,芙蓉深浅。仙娥画舸,沾渍红芳交乱。难分花与面。

      采多渐觉轻船满。呼归伴。急桨烟村远。隐隐棹歌,渐被蒹葭遮断。山终人不见。

      郭郎儿近拍

      帝里。闲居小曲深坊,庭院沈沈未户闭。新霁。畏景天气。薰风帘幕无人,永昼厌厌如度岁。  愁悴。枕簟微凉,睡久辗转慵起。砚席尘生,新诗小阕,等闲都尽废。这些儿、寂寞情怀,何事新来常恁地。

      「南吕调」

      透碧宵

      月华边。万年芳树起祥烟。帝居壮丽,皇家熙盛,宝运当千。端门清昼,觚棱照日,双阙中天。太平时、朝野多欢。遍锦街香陌,钧天歌吹,阆苑神仙。  昔观光得意,狂游风景,再睹更精妍。傍柳阴,寻花径,空恁[身单]辔垂鞭。乐游雅戏,平康艳质,应也依然。仗何人、多谢婵娟。道宦途踪迹,歌酒情怀,不似当年。

      木兰花慢

      倚危楼伫立,乍萧索、晚晴初。渐素景衰残,风砧韵响,霜树红疏。云衢。见新雁过,奈佳人自别阻音书。空遗悲秋念远,寸肠万恨萦纡。

      皇都。暗想欢游,成往事、动欷[虚欠]。念对酒当歌,低帏并枕,翻恁轻孤。归途。纵凝望处,但斜阳暮霭满平芜。赢得无言悄悄,凭阑尽日踟蹰。

      其二

      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巾宪]山郊□[左土又同少中间一横]。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傍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上三田下缶]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醒。

      其三

      古繁华茂苑,是当日、帝王州。咏人物鲜明,土风细腻,曾美诗流。寻幽。近香径处,聚莲娃钓叟簇汀洲。晴景吴波练静,万家绿水朱楼。

      凝旒。乃眷东南,思共理、命贤侯。继梦得文章,乐天惠爱,布政优优。鳌头。况虚位久,遇名都胜景阻淹留。赢得兰堂酝酒,画船携妓欢游。

      临江仙引  渡口、向晚,乘瘦马、陟平冈。西郊又送秋光。对暮山横翠,衬残叶飘黄。凭高念远,素

作者:柳永

丹阳词

  •   ☆江神子(初至休宁冬夜作)

      昏昏雪意惨云容。猎霜风。岁将穷。流落天涯,憔悴一衰翁。清夜小窗围兽火,倾酒绿,借颜红。

      官梅疏艳小壶中,暗香浓。玉玲珑。对景忽惊,身在大江东。上国故人谁念我,晴嶂远,暮云重。

      ☆蝶恋花(二月十三日同安人生日作二首)

      雨后春光浓似醉。著柳催花,节物侵龙忌。绣褓香闺当日珮。紫兰宫堕人间世。

      歌管停云香吐穟。碧酒红裳,共祝鱼轩贵。天上阿环金箓秘。龟龄鹤寿三千岁。

      ☆蝶恋花

      共乐堂深帘不卷。恻恻寒轻,二月春犹浅。续寿竞来歌舞院。龙涎香衫鲛绡段。

      画栋朝飞双语燕。端似知人,著意窥金盏。柳外花前同祝愿。朱颜长在年龄远。

      ☆临江仙(尉姜补之托疾卧家作)

      郊外黄垓端可厌,归来移病香闺。象床珍簟共委蛇。耆婆寻草尽,天女散花迟。

      小雨作寒秋意晚,檐声与梦相宜。冷侵罗幌酒烟微。试评书五朵,何似画双眉。  ☆渔家傲(初创真意亭于南溪,游陟晚归作)

      岩壑萦回云水窟。林深路断迷烟客。茅屋数椽携杖舄。人寂寂。侵檐万个琅玕\碧。

      倦客羁怀清似涤。更无一点飞埃迹。溪涨慢流过几席。寒湜湜。凫鹥点破琉璃色。

      ☆渔家傲

      叠叠云山供四顾。簿书忙里偷闲去。心远地偏陶令趣。登览处。清幽疑是斜川路。  野蔌溪毛供饮具。此身甘被烟霞痼。兴尽碧云催日暮。招晚渡。遥遥一叶随鸥鹭。

      ☆鹧鸪天(九月十三日携家游夏氏林亭燕集作,并送汤词)  小榭幽园翠箔垂。云轻日薄淡秋晖。菊英露浥渊明径,藕叶风吹叔宝池。

      酬素景,泥芳卮。老人痴钝强伸眉。欢华莫遣笙歌散,归路从教灯影稀。

      ☆鹧鸪天

      婆律香浓气味佳。玻璃仙碗进流霞。凝膏清涤高阳醉,灵液甘和正焙芽。

      香染指,浪浮花。加笾礼尽客还家。贯珠声断红裳散,踏影人归素月斜。

      ☆点绛唇(县斋愁坐作)

      秋晚寒斋,藜床香篆横轻雾。闲愁几许。梦逐芭蕉雨。

      云外哀鸿,似替幽人语。归不去。乱山无数。斜日荒城鼓。  ☆行香子(愁况无聊作)

      风物飕飕。木落沧洲。渐老人、不奈悲秋。羁怀都在,鬓上眉头。似休文瘦,文通恨,子山愁。  庭梧影薄,篱菊香浮。强招寻、聊命朋俦。穷通皆梦,今古如流。且渊明径,子猷舫,仲宣楼。  ☆诉衷情(友人生日)  清明寒食景暄妍。花映碧罗天。参差捍拨齐奏,丰颊拥芳筵。

      逢诞日,揖真仙。托炉烟。朱颜长似,头上花枝,岁岁年年。☆水调歌头(程良器嘉量别赋一阕纪泛舟之会,往返次韵)

      夜泛南溪月,光影冷涵空。棹飞穿碎金电,翻动水精宫。横管何妨三弄,重醑仍须一斗,知费几青铜。坐久桂花落,襟袖觉香浓。

      庾公阁,子猷舫,兴应同。从来好景良夜,我辈敢情钟。但恐仙娥川后,嫌我尘容俗状,清境不相容。击汰同情赏,赖有紫溪翁。  ☆水调歌头  下濑惊船驶,挥尘恐尊空。谁吹尺八寥亮,嚼徵更含宫。坐爱金波潋滟,影落蒲萄涨绿,夜漏尽移铜。回棹携红袖,一水带香浓。

      坐中客,驰隽辨,语无同。青鞋黄帽,此乐谁肯换千钟。岩壑从来无主,风月故应长在,赏不待先容。羽化寻烟客,家有左仙翁。

      ☆水调歌头

      胜友欣倾盖,羁宦懒书空。爱君笔力清壮,名已在蟾宫。萧散英姿直上,自有练裙葛帔,岂待半通铜。长短作新语,墨纸似鸦浓。

      山吐月,溪泛艇,率君同。吾侪轰饮文字,乐不在歌钟。今夜长风万里,且倩泓澄浩荡,一为洗尘容。世上闲荣辱,都付塞边翁。  ☆木兰花(与诸人泛溪作)

      木阑干外池光阔。午夜乔林迷岸樾。掠船凉吹起青萍,萦水歌声欺白雪。

      檀郎响趁红牙节。胡语嘈嘈仍切切。人生何乐似同襟,莫待骊驹声惨咽。

      ☆满庭霜(任尝尝为西安太守,风流名迹,图经史牒具载,感今怀古作)

      百不为多,一不为少,阿谁昔仕吾邦。共推任笔,洪鼎力能扛。不为桃花禄米,雠书倦、一苇横江。招寻处,徒行曳杖,曾不拥麾幢。  山川,真大好,鱼矶无恙,密岭难双。听讼诉多就,樵坞僧窗。岁月音容远矣,风流在、遐想心降。云烟路,搜奇吊古,时为酹空缸。

      ☆醉蓬莱(天宁节作)

      望葱葱佳气,虹渚祥开,斗枢光绕。析木天津,正灵晖腾照。鹭缀分班,象胥交贡,奉御觞清晓。玉殿寒轻,金徒漏永,瑞炉烟袅。

      万B548均欢,示慈颁燕,寿祝南山,庆均凫藻。缥缈红云,望九重天表。舞兽锵洋,抃\鳌欣戴,度管弦声杳。历草长新,蟠桃永秀,与天难老。

      ☆西江月

      灵观夜燕作二首\\

      羁宦新来作恶,穷途谁肯相从。追攀十日水云中。情谊知君独重。

      寂寂回廊小院,冥冥细雨尖风。凤山香雪定应空。昨夜疏枝入梦。

      ☆西江月  山镇红桃阡陌,烟迷绿水人家。尘容误到只惊嗟。骨冷玉堂今夜。

      莫对佳人锦瑟,休辞洞府流霞。峰回路转乱云遮。归去空传图画。

      ☆南乡子(三月望日与文中诸贤泛舟南溪作)

      柳岸正飞绵。选胜斋轻漾碧涟。笑语忘怀机事尽,鸥边。万顷溪光上下天。

      菰苇久延缘。不觉遥峰霭暮烟。对酒莫嫌红粉陋,婵娟。自有孤高月妇仙。

      ☆浣溪沙(木芍药词)

      可惜随风面旋飘。直须烧烛看娇娆。人间花月更无妖。  浓丽独将春色殿,繁华端合众芳朝。南床应为醉陶陶。

      ☆浣溪沙

      通白轻红溢万枝。浓香百和透丰肌。丹山威凤势将飞。

      玉镜台前呈国艳,沈香亭北映朝曦。如花惟有上皇妃。

      ☆浣溪沙

      斗鸭栏边晓露沾。华堂醉赏轴珠帘。插花人好手纤纤。  遮护轻寒施翠幄,标题仙品露牙签。词人遗恨独江淹。

      ☆西江月(次韵林茂南博士杞泛溪)

      山外半规残日,云边一缕余霞。满城飞雪散苕花。万顷溪连罨画。

      柳惲风流旧国,鹤龄潇洒人家。肯嗟流落在天涯。云水从今起价。☆西江月(三月初六日席上代监酒和)  晚路交游绿酒,平生志趣青霞。霜风时节近黄花。泛宅舟将益鸟画。

      不分两溪明月,夜深只属渔家。今朝清赏寄情涯。肯向萦涂索价。☆蝶恋花(和王廉访)

      风过涟漪纹縠细。十指香檀,惊破交禽睡。野蔌溪毛真易致。风流未减兰亭会。

      击汰千艘供洛禊。映水垂杨,万缕拖浓翠。小海一声波上戏。殷勤留客千金意。☆临江仙(燕诸部使者)

      自古吴兴称冷僻,菰城水浸粼粼。回星难望使车尘。如何三日饮,并有五行人。

      文似枚皋加敏速,记书易若张巡。幕中无用郄嘉宾。他年浮枣会,莫忘两溪春。

      ☆临江仙

      千古乌程新酿美,玉觞风过粼粼。歌声未辨起梁尘。九天持斧客,来作绣衣人。

      夙有辞华惊乙览,传闻献颂东巡。未应握节久宾宾。一封驰诏旨,却醉上林春。

      ☆临江仙(与叶少蕴梦得上巳游法华山九曲池流杯)

      小样洪河分九曲,飞泉环绕粼粼。青莲往事已成尘。羽觞浮玉甃,宝剑捧金人。

      绿绮且依流水调,蓬蓬酹鼓催巡。玉堂词客是佳宾。茂林修竹地,大胜永和春。

      ☆定风波(与叶少蕴、阵经仲、彦文燕骆驼桥,少蕴作,次韵二首)  千叠云山万里流。坐中碧落与鳌头。真意见嬉吾已领。烟景。不辞捧诏久汀洲。

      老去一官真是漫。溪岸。独余此兴未能收。留与吴儿传胜事。长记。赤阑桥上揽清秋。

      ☆定风波

      共喜新凉大火流。一声水调听歌头。况有修蛾兼粉领。佳景。谢公无不碍沧洲。  平昔短檠真大漫。气岸。老来都向酒杯收。云水光中修禊事。犹记。转头不觉已三秋。

      ☆浣溪沙(少蕴内翰同年宠速,且出后堂,并制歌词侑觞,即席和韵二首)

      今夜风光恋渚萍。欲教四角出车轮。金钗离立座生春。

      神文恍惊巫峡梦,飞琼原是阆风人。诏封后院宠儒臣。

      ☆浣溪沙  溪岸沈深属泛萍。倾城容貌此推轮。可怜虚度二年春。  暮暮来时骚客赋,朝朝新处后庭人。天留花月伴羁臣。

      ☆浣溪沙(少蕴内翰同年宠速,遣妓隐帘吹笙,因成一阕)

      东道殷勤玉斝飞。华灯倾国拥珠玑。玉奴嫌瘦玉环肥。

      缥缈幸闻缑岭曲,参差犹隔夏侯衣。放开云月出清辉。

      ☆瑞鹧鸪(和通判送别)  两年人住岂无情。别乘辞华四水清。何事千钟勤饮饯,故知一别未能轻。

      解龟虽幸樊笼出,挂席还愁海汐平。江草江花都是泪,骊驹休作断肠声。

      ☆浪淘沙(将去南阳作)

      步屟对东风。细探春工。百花堂下牡丹丛。莫恨使君来便去,不见鞓红。

      雾眼一衰翁。无意芳秾。年来结习已成空。寄语国香雕槛里,好为人容。

      ☆蓦山溪(天穿节和朱刑掾二首)

      望云门外。油壁如流水。空巷逐朱幡,步春风、香河七里。冶容炫服,摸石道宜男,穿翠霭,度飞桥,影在清漪里。

      秦头楚尾。千古风流地。试问汉江边,有解珮、行云旧事。主人是客,一笑强颁春,烧灯后,赏花前,遥忆年年醉。

      ☆蓦山溪

      春风野外。卵色天如水。鱼戏舞绡纹,似出听、新声北里。追风骏足,千骑卷高冈,一箭过,万人呼,雁落寒空里。

      天穿过了,此日名穿地。横石俯清波,竞追随、新年乐事。谁怜老子,使得暂遨游,争捧手,乍凭肩,夹道游人醉。

      ☆蓦山溪(送李彦时)  出门西笑。千里长安道。不用引离声,便登荣、十洲三岛。画船珠箔,萍末水风凉,随柳岸,楚台人,景与人俱好。  应嗟见晚,玉殿生清晓。正是妙年时,步承明、谋身须早。轺车肤使,新逐凯歌回,恩綍重,彩衣轻,嘉庆知多少。  ☆西江月(二首。一连水东楼燕集、一泛舟)  艳曲醉歌金缕,朱门高耸铜环。中天楼观共跻攀。飞絮落花春晚。

      低映绿阴朱户,斜拖素练沧湾。银钩华榜五云间。奕奕蛟龙字绾。

      ☆西江月

      靺鞨斜红带柳,琉璃涨绿平桥。人在花月见新妖。不数江南苏小。

      恨寄飞花蔌蔌,情随流水迢迢。鲤鱼风送木兰桡。回棹荒鸡报晓。

      ☆西江月(与王庭锡登燕集作)

      清樾已生昼寂,孤花尚表春余。象床筠簟燕堂虚。初过晚凉微雨。  珪璧新来北苑,鲈鱼未减东吴。捧觞红袖透香肤。不浥翔龙烟缕。☆西江月(叔父庆八十会作)  瑞兽香云轻袅,华堂绣幕低垂。人生七十尚为稀。况是钓璜新岁。  登俎青梅的皪,明阑红药芳菲。天教眉寿过期颐。常对风光沈醉。

      ☆浣溪沙(赏芍药)

      楼子包金照眼新。香根犹带广陵尘。翻阶不羡掖垣春。

      不分与花为近侍,难甘溱洧赠闲人。如羞如怨独含颦。

      ☆虞美人(酬卫卿弟兄赠)

      三年曾不窥园树。辛苦萤窗暮。怪来文誉满清时。柿叶书残犹自、日临池。

      春秋新学卑繁露。黄卷聊堪语。家人不用寄龟诗。行看升平楼外、化龙归。  ☆虞美人

      一轮丹桂窅窊树。光景疑非暮。天公著意在兹时。扫尽微云点缀、展清池。

      樽前金奏无晨露。只有君房语。骊驹客莫赋归诗。东道留连应赋、不庸归。  ☆瑞鹧鸪(工部七月一日生辰)

      火风欲避金风至。秀气充闾初降瑞。去家丁令却归来,还燕悬弧当日地。

      金章紫绶身荣贵。寿福天储昌又炽。怪来一岁四迁官,还过当生元太岁。

      ☆鹊桥仙(七夕)  鹊桥仙偶,天津轻渡,却笑嫦娥孤皎。平时五夜似经年,问何事、今宵便晓。

      云车将驾,神夫留恋,更吐心期多少。支机休浪与闲人,莫倚赖、芳心素巧。

      ☆江城子(呈刘无言焘)  浮家重过水晶宫。五年中。事何穷。无恙山溪,鬟影落青铜。欲向旧游寻旧事,云散彩,水流东。

      苔花向我似情钟。舞霜风。雪蒙蒙。应怪史君,颜鬓便衰翁。赖是寻芳无素约,端不恨,绿阴重。

      ☆江城子(和无言雪词)  飞身疑到广寒宫。玉花中。兴何穷。酒贵旗亭,谁是惜青铜。飘瞥三吴真妙绝,银万里,失西东。

      草堂红蜡暖歌钟。卷帘风。赏空蒙。丰颊修眉,鹤氅拥仙翁。欲作氍毹花底客,清漏永,禁城重。  ☆蝶恋花(章道祖悰。生日)

      安石榴花浓绿映。解愠风轻,乍改朱明令。衮绣元臣门户盛。童孙此日悬弧庆。

      夜宴华堂添酒兴。□□除书,远带天香剩。欲浥苕波供续命。不须龙护江心镜。☆南乡子(九日用玉局翁韵作呈坐上诸公)

      晴日乱云收。人在萍香柳惲洲。溪上清风楼上醉,飕飕。共折黄花插满头。

      佳客献还酬。不负山城九日秋。苕碧下青供酩酊,休休。楚客当年浪自愁。  ☆南乡子(九日)  拂槛晓云鲜。销暑楼危竦半天。曾是携宾当荐九,开筵。度水萦山奏管弦。

      黄菊映华颠。千骑重来已六年。楼下东流当日水,依然。更对周旋旧七贤。☆减字木兰花(薛肇明同二侍姬至葛山观梅,薛公会作)  葛山仙隐。尚有余膏留旧鼎。十里梅花。夹道争看衮绣华。

      人间妙丽。并侍黄扉开国贵。僻壤孤芳。羞涩尊前不敢香。  ☆临江仙(上巳日游海昌王氏园,吴宰效及中散兄)

      倦客身同舟不系,轻帆来访儒仙。春风元巳艳阳天。夭桃方散锦,高柳欲飞绵。

      千古海昌佳绝地,双凫暂此留连。通宵娱客破芳尊。兰亭修禊事,梓泽醉名园。

      ☆临江仙(席上和呈中散兄及吴令)

      宝观岧山尧飞雉堞,登临恍欲升仙。野桃官柳衬吴天。春风寒食夜,遗恨在封绵。

      闻道东溟才二里,银涛直与天连。凭谁都卷入芳尊。赋归欢靖节消渴解文园。

      ☆减字木兰花(公弼侄初授官,以此劝酒)

      辛勤场屋。未遇知音甘陆陆。诏录遗忠。一札天书下九重。

      鹅城初命。此去青云应渐近。解褐恩新。今岁吾家第四人。

      ☆减字木兰花(病起不见杏花作)  杏花零乱。拟把百觚来判断。病卧漳滨。不见枝头闹小春。

      吾衰老矣。一醉花前犹不遂。情绪厌厌。虚度韶光又一年。

      ☆虞美人(自兰陵归,冬夜饮严州酒作)

      严陵滩畔香醪好。遮莫东方晓。春风盎盎入寒肌。人道霜浓腊月、我还疑。  红炉火热香围坐。梅蕊迎春破。一声清唱解人颐。人道牢愁千斛、我谁知。

      ☆鹧鸪天(新春)

      玉琯还飞换岁灰。定山新棹酒船回。年时梁燕双双在,肯为人愁便不来。

      衰意绪,病情怀。玉山今夜为谁颓。年时梅蕊垂垂破,肯为人愁便不开。

      ☆西江月(送卫卿弟赴定远簿)

      万卷旧推鸿博,一官且慰蹉跎。升平楼下赐危科。曾对颙昂黼坐。  燕颔从来骨贵,鸾栖尚屈才多。今宵且共入无何。定远功名么麽。  ☆浪淘沙(十月十九夜赏菊)  我爱菊花枝。浥露偏宜。旋移佳种一年期。照眼黄金三径烂,可但东篱。

      秋老摘花吹。敢恨开迟。只愁一夜便香衰。待插满头年大也,且泛芳卮。

      ☆鹧鸪天(赏菊二首)  黄菊鲜鲜带露浓。小园开遍度香风。自篘玉酝酬秋色,旋洗霜须对晚丛

      香在手,莫匆匆。寻芳今夜有人同。黄金委地新收得,莫道山翁到底穷。

      ☆鹧鸪天  采采黄花鹄彩浓。吹开一夜为霜风。已邀骚客陶元亮,不用歌姬盛小丛。  秋易老,莫匆匆。齐山高兴古今同。欲知此地花多少,一眼金英望不穷。

      ☆木兰花(十二月二十日卢姊生辰)  谈围曾蔽青绫帐。林下中年敦素尚。烟波偶趁一帆风,却锁云扃来就养。  自从悟得空无相。身把虚空来作样。大千沙界抹为尘,未比无生真寿量。  ☆醉花阴(次韵印师)

      东皇已有来归耗。十里青山道。冻木卉万株梅,一夜妆成,似趁鸣鸡早。  年时清赏曾同到。先仗游蜂报。抖擞旧心情,一笑酬春,不羡和羹诏。

      ☆浣溪沙(赏梅)

      东阁郎官巧写真。西湖处士妙传神。嫣然一笑腊前春。

      斗好虽无冰骨女,相宜幸是雪髯人。且烦疏影入清尊。  ☆浣溪沙(小饮)

      盘里明珠芡实香。尊前堆雪脍丝长。何妨羌管奏伊凉。

      翠葆重生无复日,白波不酹有如江。壁间醉墨任淋浪。  ☆临江仙(章圃赏瑞香二首)

      二月风光浓似酒,小楼新湿青红。碧琉璃色映群峰。更携金凿落,来赏锦薰笼。

      调客旧留□月旦,此花清软纤秾。未饶兰蕙转光风。赤阑呈雅艳,翠幕护芳丛。

      ☆临江仙

      雪壁歌词题尚湿,春风又见轻红。一枝斜插映头峰。不辞连夜赏,银烛透纱笼。

      白发欺人今老矣,尊前羞见繁秾。清香尤嫪虎溪风。海棠须避席,佳种谩蚕丛。☆浣溪沙(赏酴醿)

      一夜狂风尽海棠。此花天遣殿群芳。芝兰百濯见真香。

      劝客淋浪灯底韵,恼人魂梦枕边囊。一枝插不□□□。

      ☆鹊桥仙(七夕)

      凉飙破暑,清歌萦坐,缺月稀星庭户。瓜华草草具杯盘,喜共浥、初筵零露。

      天孙东处,牵牛西望,劝汝一杯清醑。精灵何必待秋通,为一洗、朦胧今古。

      ☆临江仙(二月二十二日锦薰阁赏花)

      槛外奇葩江外种,娇春未减革呈红。画楼晴日敛云峰。佛香来海岸,蜀锦荐灯笼。

      今夜那忧杀风景,酒花来斗妖浓。江梅冷淡避春风。明朝来纵赏,应醉绮罗丛。☆蝶恋花(次韵张千里驹照花)

      二月春游须烂漫。秉烛看花,只为晨曦短。高举蜡薪通夕看。红光万丈腾天半。

      寄语平时游冶伴。不负分阴,胜事输今段。灯火休催归小院。殷勤更照桃花面。

      ☆蝶恋花  只恐夜深花睡去。火照红妆,满意留宾住。凤烛千枝花四顾。消愁更待寻何处。  汉苑红光非浪语。栖静亭前,都是珊瑚树。便请催尊鸣酹鼓。明朝风恶飘红雨。

      ☆蝶恋花(再次韵千里照花)

      百紫千红今烂熳。举烛辉花,莫厌烧令短。酒里逢花须细看。人生谁似英雄半。

      安得红颜为老伴。妙舞花前,杨柳夸身段。已倒玉山迥竹院。清香不断风吹面。

      ☆蝶恋花

      已过春分春欲去。千炬花间,作意留春住。一曲清歌无误顾。绕梁余韵归何处。

      尽日劝春春不语。红气蒸霞,且看桃千树。才子霏谈更五鼓。剩看走笔挥风雨。

      ☆浪淘沙(九月十八日与千里赏菊三首)

      又见菊花新。色浅香匀。老人衰病卧漳滨。虽是无聊仍止酒,幸有嘉宾。

      不用怨萧辰。不似芳春。请看金蕊照金尊。今夜花前须醉倒,直到黎明。

      ☆浪淘沙

      歌阕斗清新。檀板初匀。画堂新筑太湖滨。好是黄花开应候,聊宴亲宾。

      上客即逢辰。况是青春。上林开宴锡尧尊。今夜素娥真解事,偏向人明。

      ☆浪淘沙

      娱老小亭新。丹垩初匀。万枝金菊绕溪滨。折向华堂遮醉眼,聊用娱宾。  红烛夜香辰。广坐生春。月波新酿入芳尊。好向花前拚烂醉,不负承明。

作者:葛胜仲

兰闺恨

  • 简介暂无

作者:徐枕亚

大宋宣和遗事

  • 简介暂无

作者:

罗锅轶事

  • 版本:南开大学图书馆藏储仁逊抄本小说。二十回。

    作者:卷端下有“醉梦草庐主人梦梅叟志”印,版心下有“莳心堂”印。疑为储仁逊。储仁逊,字拙庵,号卧月子,又号醉梦草庐主人梦梅叟,祖籍章武,世居天津带河门外,生于清同治甲戌(1874)年二月初四,卒于民国戊辰(1928)年十二月。持身狷介,毕生布衣布履。精医卜堪舆之术,设馆沽上,课毕,尝卖卜于金华桥畔,所得卦金,悉以周恤亲故,不使有余。

    内容:叙述乾隆年间刘墉惩办贪官恶霸的故事。刘墉史有其人,字崇如,号石庵,乾隆进士,由编修累官体仁阁大嬴士,加太子太保。善书,名满天下,政治文章,皆为书名所掩。卒谥文清。有石庵诗集。

作者:储仁逊

恨海

  • 简介暂无

作者:吴趼人

第一美女传

  • 简介暂无

作者:素庵主人

幻中游

  • 简介暂无

作者:烟霞主人